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118

正所谓人要靠衣装,他是深知这一点啊。还有泡妞也要考装扮的,这个等他再长大点我自会跟他说清楚的,这点技巧都不传授给自己的亲生儿子,未免也说不过去了。  很快,我和小漫还有奇骏一行三人就整装待发了,门口居然碰到了杨微,她也已经离职了,不过又在准备找工作,她现在跟杨倩住在一块。  于是我们三人浩浩汤汤的向儿童游乐场出发,今天不是周末,可游乐场的人照样很多。奇骏其实已经来过游乐场很多次了,可每次来都是乐呵呵的,不玩到尽兴不会走。  看到他玩的兴奋的样子,我忍不住开始觉得自己这么早起来是对的,小孩子童真的笑颜是最能打动人心的,能博得自己儿子一笑,又有何惧呢。“这两天去哪了?”趁着小漫带奇骏玩耍的空当,杨微走到我身边问我。  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大手里,手心传来一股温软的感觉,在夏日微风的轻拂下,感觉异常的舒服。“我去办了点事情,你怎么样?最近没有人烦你们吧”我也担心的问道。  我当然不可能把遇到秦羽墨的事情都一一的讲给她听,女人是天生的醋坛子,可能她不介意和自己的姐妹分享爱人。可如果换做了别的女人,未必就会如现在一般风平浪静,所以我不敢冒这个险,再说她们知道了也一定会为我担心的。  “一个电话也没有,应该是挺要紧的事情吧。”杨微就是杨微啊,天生的敏锐洞察力,这点小漫就远远比不上了。她话里话外都是意有所指,我心里有愧,故也不与她争辩了,只默默的不做声。  “秦,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你一走就是两天,然后一点音信都没有。你叫我们怎么能不担心呢,再说上次的黑道事件你总跟我们说可以解决,但到底解决了没有,怎么解决的我们是一概不知,你要瞒着我们么?”杨微的表情异常的严肃。  我有苦说不出,冷颜玉答应我的事情,说短期内会找属下假扮杀害我,然后让我受点小伤,假装住进医院以消了卓一凡的这口怨气。可这些事情我怎么才能跟杨微说的清楚呢?  肯定是不能跟她们说的,那样的世界不是她们所能想象到的,参与进来有害无益。我心七上八下,深恐一个应付不当,杨微就蹬鼻子上脸的离我而去。虽然她不是那样性格的人,可女人都是善变的,我早已深知了。  “你真是不愿意告诉我们知道么?我们可是你身边最亲近的认了。秦,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不说我们就不知晓,可能也是我们愿意做个糊涂人罢了。”杨微这么一说,我突然不知作何反应了,她到底知道了什么?事情到底是怎样的经过呢?  想了想,我索性当起了聋子,她说什么引诱我开口的话都一概不回。几次试探后,杨微都是徒劳无返,最后无法治好跟我说,“你如果是这态度,那我也不跟你说了,我走了,你跟小漫说一声。”  我怎么没有想到她这么的绝情啊,说走就走,翻脸跟翻书一样,真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我赶忙拉住她,然后好言相劝了一番,最后还拉住她在她小嘴上啄了几口,这样才算是消了她心头的怨气,哎,原来要这样,早知道就不浪费那么多口水了。  女人都是要哄的,连一向天仙般的微微也不例外,男人在这方面真是占尽了先机啊。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和了,我最后跟杨微保证:等事情结束就马上告诉她们结果,一有状况发生就立马打电话跟她们汇报,这样的双重保证之下,杨微才勉强的放过了我。  “你看奇骏多开心啊,以后我们要常常带孩子出来玩,老是闷在家里都会闷出病来的。”杨微转过头看着我轻轻的说,她的香肩紧挨着我的肩膀,只差没让我拥入怀里了。  我读懂了她的暗示,便伸出一只胳膊把她牢牢的圈在怀里,她果然偷偷的笑了。这厢我们正甜蜜着,那边奇骏大呼小叫的,“爸爸,微微姨,你们快过来这边玩啊,不准在那边偷懒哦。”  这小子自己跟妈妈玩还不够,还要把我们拖下水啊,我和微微对视一眼,然后齐齐朝摩天轮那边走去。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股被人注视的感觉,这份感觉很准,仿佛这个人就躲在我们的身后。  我突然想起了冷颜玉说的话,这次假装的刺杀行动大约就是这几天动手,莫不是这么快的就来了吧?我心里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前方是我的女人和孩子,身边也有一个女人,这要出点闪失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连迈步的勇气都没有了,我跟杨微说,“你先过去那边跟奇骏玩,我出去买包烟就回来。”她冲我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句,早去早回,便迈步朝摩天轮那边走去。  我见杨微走远,已经跟奇骏他们在一起了,这才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如果我走开后面注视的人也跟着我走,那么就说明目标是冲我来的,我一走,她们就安全了,所以那样我就不必担心她们几个了。  我离开了一段距离后,后面紧跟的注视的人果然也跟着我来了,我故意绕开人群来到一处僻静处,静等对方的出手。我原以为对方会速战速决,可谁知道等了差不多一分多钟都么有见到动静。  我有点不耐,只想快点结束然后回去看看我的孩子和女人是否安好。突然我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对方拖着我,既不动手,又不离开,莫不是调虎离山之计?我赶紧撒开脚丫子往来时的方向冲去。  这个时候我也拨通了丁亮的电话,此时只有他能救我了。电话接通后,我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然后告诉他游乐场的地址,让他赶紧来。等我紧赶着到了奇骏他们玩耍的地方,果然是人去楼空,歹徒奸计得逞了,我的孩子和女人都不见了。  这个时候我感觉身后的注视一直跟着,此时心里的愤怒掩盖了我的理智,我直接朝着注视我的地方扑过去,擒贼先擒王,只有捉到敌人,才能问出事情的端倪。  敌人很狡猾,等我扑到的时候,他居然想逃,我看到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影在我面前一晃,接着就重新钻入了人堆里。  我开始恨今天选的这个地方,这么多的人,高矮胖瘦,一个人只要钻进了这个地方,别说是我,就是再多上几百个我,估计也难找到对方。我怒火冲天的在人堆里找了一刻钟,直到丁亮到来打通了我的电话。  见面后,我们都相对无语,他一看我的表情就直到我中计了,对方已经得逞了。“现在怎么办?小漫和杨微还有孩子一起都被掳走了?”我无言的点了点头,然后试着拨通杨微和小漫的电话,可全都是关机。  歹徒这次是有备而来,只是不知道这次又是要什么。冷颜玉的话至今还在耳边回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方一上来就不是对我动手,而是绑架了我的孩子女人?  “暂时先不要惊动大家,看看对方会有什么行动,毕竟绑走我的孩子和女人无非是针对我,只是不清楚对方是很么来路之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我说出来后,丁亮也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回我住的地方,一起等对方的消息。过了整整一晚都毫无音信,我实在坐不住了,一夜未眠,我的脸上满是沧桑憔悴的神情,这种担心和煎熬我是一刻都不想再受,这该死的歹徒不要让我找到,否则一定千刀万剐方泄我心头之恨。  丁亮在后半夜补了一觉,他精神看起来比我好很多,“你先休息一下吧,有事情我再叫醒你。看这样子,歹徒不会这么快联系你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进去房间里面休息,睡了不到一个钟,做了几个噩梦,不是小漫和微微被人凌辱,就是奇骏遭人杀害。梦里的情景都那么的逼真,差点把我逼疯。  几次三番的被噩梦吓醒后,我索性不睡了,坐在床头开始抽烟。其实我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抽烟,尼古丁可以排解我一时的压力和郁闷,所以男人都迷上这玩意也不无道理。  我的孩子和女人有万一的闪失,伤害了他们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我发誓。  就在我左等右等都没见歹徒跟我联系之际,突然就意外的收到一个包裹,我和丁亮拆开一看,居然是一张地图,上面详细的叙说着从哪里到哪里,什么时间,还写明了必须是我一个人前往。  我仔细看了下,发现对方这么做有点奇怪,如果是想我一个人前去跟他们见面,电话告知已经足够。为何要画一张地图,这么明显的证据,他们就不怕我带人把这最终的目的地给铲平了么?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我并没有那么做,既然歹徒有把握画出这张地图并且快递给了我,就一定有他们的原因,在不清楚他们下一步想做什么之前,我都不会轻举妄动了。  跟丁亮商量一下,决定还是由我独自前去,但我可沿途留下一些记号,他会注意有没有人跟踪我,然后沿着记号找到我。为今之计也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了,虽然不能引蛇出洞,但至少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到贼匪的窝藏地。  地图上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开始出发,从东边一个叫雨季的酒吧处开始。我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半,表示我至少还有将近五个小时时间来准备或者筹划。  丁亮回警局去调派人手了,我在屋子里四处走了一圈,发现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发我剩余的时间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我此时也最想见到的女人。  “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是不是有点怪我?”冷颜玉看着我冷冷地说。  丫的,我心里确实很大的怒气,很多质问都想对着冷颜玉亲口说出。可看着她表面上冷冷地表情但眼睛里透漏出来的担心神情,我就什么责怪的话都骂不出来了。  “我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女人和孩子去了哪里,你能告诉我么?”我盯着冷颜玉一字一句的说道。  其实在问她之前我已经知道了答案,这次刺杀行动绝对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之外。如果她知道我的杨微她们在哪里,现在也不会只单身一人出现在我面前了,她一定会把他们一并带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