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114

我摆了摆手让她稍安勿躁,然后说,“对于冯俊伟的事情交给我去处理,你现在只需要帮我一个忙,你必须答应我。”  “什么事情,你快说!”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要听我说什么事情了。  “现下秦羽墨还在酒店里,她不能天天住在那,况且冯俊伟的人一定会想到从酒店里下手寻找的。她现在在这边没有一个亲人和朋友,所以几乎是没地方去。这也是这一年来她就算再怎么痛苦也没有办法逃离冯俊伟身边的主要原因。”  “哦,我明白了,你是想让秦羽墨住到我家去?”余婷真是一点就透,我就喜欢跟这样直率的人交朋友。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她继续说,“目前来说只能住在你家里,我身边的危险还没有解除,所以不能去我家。杨氏三姐妹那边也不可能,她们都不知道这个事,我也不打算让她们知道。”  “哦?你不让她们知道,却告诉我了,这代表你把我看的比较重要么?”余婷突然贼笑着说,这丫的,得了便意就卖乖,看来以后跟她说话也要小心,长两个心眼了。  “你们在我心目中都很重要,哎,你是不是不肯帮忙啊,不肯帮忙就算了,我再想办法吧,”我假装要离开,成功的转移了话题。果然余婷急了,连忙拉着我坐下。  “好了,刚跟你开玩笑呢,这点小事我还能不帮忙啊,再说是见义勇为的事情。你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了,到时候一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美人儿。”余婷拍着胸部跟我保证。  这丫头几日不见日渐丰满了,这胸前的两团倒是很有料啊,我色迷迷的估测着,还在考虑要不要下手摸两把看看是不是名副其实的份量。  “你看什么?你这个色鬼,不理你了。”余婷状似害羞的恼怒到。  切,还害羞呢,该看的该摸的该进的我一样没漏,这会倒知道害羞了,这女人啊,就是心口不一的时候多。“要不,我们不看了,该摸吧?”我像狂魔一样的扑到她身上,她果然惊叫起来。  这可了不得,人家餐饮店还有其他客人呢,我们玩过了头,赶忙结了帐抱头鼠窜了出来,算是体会一把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心情了。  “在哪呢,怎么还没到,你至于藏这么深嘛,走的人腿都酸了,早知道就开我的宝贝出来了。”余婷陪着我走了十分钟就喊累。  唉,我这也不是为了安全起见嘛,选了一家很少有高级人士入住的酒店,不仅位置偏连出租车也很少经过,没办法啊。  “快到了,你再坚持一下啊,”我安慰她道。  余婷突然停下来,然后手伸向了我的脸,捧住了仔细端详起来,“看你这认真的模样,不会真喜欢她了吧,应该是个绝色美人啊。能入的了你秦少眼里的那不是一般的女子可以比拟的。”  余婷该死的说的真没错,自问如果是一个姿色平庸的女人,即使在我面前遇到什么困难我最多也就是帮忙报警,绝对不会以身犯险的四处找人搭救了。可能人真的是第一眼视觉动物吧,这不仅体现在男人身上,估计女人也是吧。  平心而论,如果是一个女人遇到一个帅哥和一个要饭的都有困难,绝对是两种不同的待遇,甚至逼我更过之吧。所以我坦白地说,“秦羽墨是很美,可打动我的是她那份特别的气质,你呆会见了就能体会我的意思了。”  “哦,是这样?那我倒等不及要仔细的瞧瞧了。”余婷放下在我脸上的双手,她的小手柔若无骨,我倒想她能放在我脸上多抚摸一阵子,呵呵。  我们到了我昨晚订的房间,却发现秦羽墨并没有在房间内。我心一惊:难道冯俊伟已经先我一步把她带走了?想到她回去后冯俊伟会如何的对待她,此时我的头都快要裂开了,真怨自己出去那么久。  “人呢?秦天穷,你不会是糊弄我玩吧?”余婷突然看着我,然后语出惊人的说了一句,“要拐我上床也不用想这损招啊!”  我噗嗤一声,差点笑出来,本来是挺害怕的事情,经她这么一调侃,气氛都变了。我转过身,正欲解释,突然看到余婷看着我身后两眼圆瞪连眼珠都不会转了。  “羽墨?你是羽墨?”余婷居然自动自发的走上前去,在秦羽墨身上四处乱摸,“天,我们多少年没见了,差不多十年了,你这坏女人,想死我了,是你么?羽墨?”  秦羽墨先是愣了一会,接着也惊叫起来,悲喜交加的看着余婷,她可能是没有想到能在这个地方遇见旧相识。现场只剩下我一个人呆站在当地,不知道作何反应。她们只顾着互相问好,然后抱头痛哭。  怎么女人再次相逢除了拥抱和眼泪就没有别的了呢,真是千遍万遍的看都看厌了。没有人给我讲解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好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坐到旁边的凳子上看着眼前这精彩的一幕。  “羽墨,你可回来了,想死了我,你出国那么久,怎么都没有回我信啊?”余婷又哭又笑的说道。  “前几年我有回的,只是后来家里发生了变故,双亲都意外离去后,我就没再回来了。然后又遇到一些别的事情,所以……不说了,你这些年还好么?”秦羽墨难得的情绪激动起来,久未展露笑颜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我很好,就是非常想你,我们可是从小到大十几年的好玩伴啊,你,”余婷顿了顿,想起了什么,然后看向我,她的表情很犹豫,大概是不知道要不要开口询问秦羽墨的旧事。  我一见赶紧站起来,然后朝她们走去,“你们都太多愁善感了,这久别重逢的值得大家庆祝,都傻愣在这里干嘛,走,吃饭喝酒去。”我成功的一手一个把她们带出了这间酒店。  正好是午餐时间,于是我们就选了一家自助餐吃饭,这里离余婷的家很近,我们是准备吃完饭直接把秦羽墨送回她家了。  “这里的炒玉米还不错,你尝尝。”余婷夹了自己碗里的玉米粒给秦羽墨,然后笑着看着她吃。  “嗯,你也尝尝我的青瓜火腿,我记得你是最爱吃这个的。”秦羽墨嫣然一笑,然后把青瓜夹到余婷的碗里。  看着眼前这两美丽风情的女人互相夹着菜,笑哈哈的说话,我感觉自己没来由的有点多余。于是只好四处张望,避免尴尬了,虽然美女养眼,可是两美女互相欣赏就足够了。  “还记得我们在学校那会,多少男生追着你屁股后头转啊,那情书都堆到老师讲台上去了,哈哈,我们那个插眼睛的年轻男老师也是你的爱慕者呢,你不知道吧,转学后我听同学说的,他还难过了好几天呢。”余婷说的活灵活现,是不是真的啊?师生恋?  “瞧你说的,追你的人都排到校外去了你怎么不说啊,光说我,让秦大哥见笑了。”秦羽墨在不久的刚刚已经随余婷一起叫我秦大哥了,虽然听着有些亲切,可我更喜欢她叫我的名字。  “他敢笑,我打断他的牙,哼,女人说话,男人一般都靠边的。”余婷得意的看着我,笑哈哈。  这丫的,真是越发长进了,谁给她胆子的,居然在面前放肆起来了。要换作以前,我立马一个大耳光子抽过去,打的她趴下。哎,想想罢了,我什么时候这么威风过啊,怕只是在梦里了。  于是我佯装听不见,然后继续东张西望。“你看你,秦大哥一定是被你欺负惯了,都眼不见为净了,可见你有多刁蛮。”秦羽墨柔柔的笑着,然后又道,“你们关系一定很不一般吧?是男女朋友那种么?”  “什么?”我和余婷都差点把口里的东西喷出来,然后同时惊呼一声。这女人果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主啊,这一句话把两人都雷倒了。  照理说,我和余婷连床都上了,最后亲密的事情也经历过了,是可以称得上男女朋友关系。但是那都是发生在我们心照不宣的情况下,这要让人真的当面戳破了,怎么说都有点挂不住脸啊。  “你,你乱说,说你归说你,干嘛扯到我头上来,还是你喜欢秦大哥,想做他女朋友?”余婷突然把话题又转到了我和秦羽墨身上。  我冤啊,这事招谁惹谁了,怎么两人谈论哪个都能想到我这里,我欲哭无泪啊。  “不跟你说了,越说越离谱,我跟秦大哥怎么可能啊,他是我的救命恩人,”秦羽墨跺了跺脚,然后害羞的说。  “怎么,就不兴你以身相许报答秦大哥的救命之恩啊,羞羞。”余婷故意逗弄秦羽墨,我在一旁看的是冷汗直下,多想这个时候能出现一个打怪兽的正主,把这两小妖都捉到净水瓶子里去啊。  我这愿望才许下没过两秒钟,居然真的有回应了。  “秦天穷?你这小子失踪这么些天,总算是出现了啊。”我一抬头,张一顺?这小子正睁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看着我,一副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表情,天,这是怎样的孽债?我抚着额头感觉头更痛了。  “这两位美女是?”见我不搭腔,他又主动开口说道,然后居然自我介绍了,“你们好,我是张一顺,弓长张,一横的一,顺顺利利的顺,没请教两位美女芳名?”  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他真以为这是相亲大会呢,不带这样介绍自己名号的。可人家张一顺偏不这样想,他满脸堆笑的看着二女,似乎是不问出个究竟誓不罢休。  “你这小子别掺和进来了,不要怕人家给吓着。”我打趣道。“喂,我人模人样的,怎么就吓着别人了。你别是心虚,想金屋藏娇,所以给兄弟认识的机会都不给吧。”张一顺不死心的继续游说道。  “行,那你问她们吧,我不说话,省的人家把我不当好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我这厢感叹世风日下,那边张一顺又使劲的卖力着。  “两位美女,至少把芳名告诉我一下啊,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可是这小子的死党兼好朋友,那可是共过患难的。”这小子指了指我,不过二女显然并不领情,只顾埋头苦吃。  我道张一顺这说的倒是实情,想当年我们一起指正二股东的阴谋,那可是生死悬之于一线啊。这么艰难的时刻都挺过来了,所以还是记得他的好的。只不过这小子脸皮太厚,得让他翅几回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