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山间失乐园

两天前,现在我应该是在学校上课的,不过……今天不是。什么?你问我

哪?谁知道,应该是台湾某山区吧!

没错~~被你发现了!我翘家了!原因是我家那只老母鸡一天到晚在我耳边

碎碎念:『努力读书啊,现在玩没有用啊……』、『囝仔郎跨电视西爱吃小喔,

嘎拎母关掉,去读书……』

别怀疑~~上面那一句的确是出自一位伟大的母亲嘴巴。

正想着以前那只老母鸡对我的所作所为,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唉~~

叹口气认命吧。我一边把背包卸下来,一边想着有什么东西能吃。翻着背包找了

半天,除了剩下一包泡面外其他都吃完了。

什么?你说泡面好?废话~~我当然知道好。不过你要知道,泡面是需要泡

的,在这种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哪来的水给我泡面!

原本以为会走到大马路之类的,没想到竟然路越走越小,小到现在只剩下一

个似路非路的小径能走。

哼!都怪自己太笨了,刚刚应该跟登山社的拿多点东西的。唉~~算了!再

生气也会肚子饿的。

我四处打量着看看有没有类似嫩树根的东西,嘿嘿~~树皮没看到,却看到

了一只山鼠。想起以前在阿骂家吃山鼠肉的滋味,嗯~~真是肉鲜皮嫩。

心里在想念着以前的味道,动作可没慢了半秒,一手就往草丛边按了下去,

不过这只山鼠似乎不像我家那些肥老鼠好抓,跑得挺快的。

『别跑!你已经是我的了。』

莫说抓老鼠容易,抓只蟋蟀都还不一定抓得到的。像这只山鼠很显然阅人无

数,竟然好几次都差那么一步竟给它逃去。不过它越跑嘛,老子就越生气,老子

越生气就一定要吃它啊!好机会,看我纵身一扑…… 

不过这扑可是乐极生悲的,山鼠没扑到,倒是跌下了山旁的小坡。

『此命休矣!』

虽然我害怕得要死,不过恐惧可没持续太久,这个不是因为我勇气过人,是

因为…… 

因为——我昏了。

…… 

不知道昏了多久,不过我很庆幸自己还活着。突然感觉到背后暖暖的,似乎

有什么东西靠着,待我转身一看,我咧!不看还好,看了真是……真是……让我

有生理反应。

旁边是一个年纪与我相仿、长头发大眼睛的女孩,嗯~~待我细瞧,这女孩

长得还真可爱,皮肤白里透红,透明得连血丝都看得到,像羊脂玉一般似的。睫

毛长长的,真是……赞!

你要知道~~我也是个男人耶……虽然才17岁,不过也算吧!男人都是会

有兽心滴……(叔叔是练滴的,小朋友别学嘿!)真是,那宝贝硬得隐隐作痛。

那女孩似乎发现我醒了,坐起来说:『你醒了,你迷路了吗?』

『呃~~算是吧!』我回答。

『什么叫「算是吧」,你连有没有迷路都不知道吗?』

心里想着要怎么掰个借口,翘家可不能让她知道!

不过这女孩似乎不怎么关心自己问的问题,侧着头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

啊?』

看着她侧头可爱的样子,又是一阵难熬的肿胀感。

我回答:『台中。』

女孩皱了皱眉:『台中?没听过。』

挖咧!没想到有人地理比我还烂。

『不知道就算了,也没关系。』我说。

她哼了一声,表示答覆。

『你叫什么名字啊?』她又问。

这女孩还真开放,我又不认识她,竟然跟我聊起来了,大概是从小在山区长

大的原因吧!

『我叫陈逸风。』我胡诌了个名字。『对了,刚刚你……干吗抱着我?』

女孩又皱了皱眉,似乎对我问的问题有些意见,不过她还是回答了:『不抱

着你,你会冻死啊!』

我咧!还真好心……我现在嘴破喉咙痛,用你舌头帮忙一下呗!

『如果你迷路了,就跟我来吧,我带你来我家。』

想着现在人生地不熟,看着女孩似乎不是什么想诱拐我的坏人,也就跟她去

了。

走了一会小径,前头竟然没路了。正在紧张是否是一个陷阱时,只见女孩将

身旁的树叶撩开,竟是一个足让两三人进入的小洞!

『这该不会是你家吧?』我细声问着。女孩没回答,只是往前走。

洞里虽然不亮,不过却有着外面透进来的丝丝光线,倒也诗情画意。

走了差不多几十分钟,眼前豁然开朗,又是一片青山绿水,不过却多了几间

座落在山脚的小屋子。

我随着女孩进了屋子,『姥姥,我带客人回来了!』女孩大叫。

随着女孩的叫声平息,有个宏亮的声音回覆:『就来了。什么客人啊?』

往女孩的目光看去,看到一个腰虽半驼、却仍然健步如飞,年纪在六、七十

上下的一位老人。女孩搬了张椅子让姥姥坐下,又搬了张椅子让我坐下,自己则

站在姥姥身后。

我察觉到姥姥自从见到我后,就一直看着我,望了望姥姥明澈的目光,知道

她在鉴定我。或许用『鉴定』这个词很奇怪,不过我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辞措来使

用。姥姥的目光依然紧盯着我,那是种能看穿一切而又带着一点风霜的眼神。

显然姥姥想看穿我的心思,但不知道这个臭老太婆为何对我有兴趣?所以我

装着男孩应该有的羞涩模样。

『你……是男孩吧?』姥姥问。

『是的。』呃……什么屁话嘛!难道我看起来像女的?我边回答边想。不过

又看到了姥姥睿智的目光,『还是小心点好。』我在心里默默念着。

姥姥又问:『什么名字?』

『陈逸风。』我回答她我胡诌的名字。

『嗯,小馨,带风哥进去休息吧。』

那女孩原来叫小馨,这么菜市场的名字实在跟她的美貌搭不上。

小馨领我进了屋子,问我:『你要先洗澡么?瞧你脏的!』

我回答:『我没有替换衣物,算了吧!』

『用我姐的吧,她身材跟你差不多。』小馨作了明智的决定。

『呃……我是男的耶,穿你姐的太……』

『男的?那是什么东西?』

我咧!这女孩耍白吃啊?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跟她解释:『男的就是……就

跟你刚刚叫我风哥的「哥」那个字的意思。』

小馨很显然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不是你的名字吗?』

算了,我服了她了:『好吧!那~~我先洗澡吧!』

她带我到了间「浴室」前,虽然我根本不认为那是浴室。为什么呢?

第一、没门,

第二、连个水龙头都没有,

第三、没马桶,

第四、没肥皂,

总之,浴室该有的东西都没有。

小馨把我推了进去:『快洗吧!我等等拿衣服给你,还得烧水呢!』说完就

离开去帮我拿衣物了。

我发呆似的看着我面前的东西,要怎么说呢?首先,前面是一个类似水管的

东西从墙壁延伸出来,就像我们的水龙头一样,不过它似乎无法控制水量,水不

断地从那管内流到了一个石制大桶子内。那桶子真的很大,差不多有两个人那么

高,应该要好几人合抱才抱得起来;那大石桶上方和底部都凿了一个洞,让水流

出来到一个较小的石浴缸内。

我观察了一阵子,发现从底部流出来的水都是热的,而上方所流出来的水是

冷的,流到石浴缸以后冷热混合自然就成了温水。不过这下方的水为什么是热的

呢?我摸了摸石桶的下方,妈呀!差点没给烫死。想到小馨刚刚说要去烧水,我

想应该是下面有火炉之类的东西吧!

虽然弄懂了这个『浴室』的构造,不过我还是不敢洗,倒不是因为这里给我

的陌生感,而是……这『浴室』没门啊!我还没试过在没门的浴室里洗过澡呐!

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过了几秒后,小馨出现在我身后。她似乎对我现在还

没开始洗澡很不谅解;『怎么还没开始洗?』

『呃……能不能把门关起来?』

『门?大门就有门啦,不会有人跑进来的。』

『不过……会被人看到耶!』

『看到?看到有什么关系?』

我沉默了几秒钟,想想应该要怎么跟她说,不过突然间小馨恍然大悟的说:

『喔~~你怕一个人自己洗澡?』

挖操!我干吗怕,谁在家里不是自己洗澡?

『呵~~长那么大了还那么孩子气。』小馨用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要

不是现在人生地不熟,成套的脏话就出口了。

『我跟你一起洗吧!』说完,小馨把我的衣物放下也走进了浴室。

『嗄?』我差点认为我的耳朵有问题。

『我跟你一起洗澡吧,反正我也要洗了。』小馨又重复了一次。

我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不会吧?还好我是年轻人,如果是我们家那两个老番

癫听到这种事,一定会心脏病发作。

我呆呆的看着小馨把头发给束了起来,她转过头来看我说:『快啊!你还怕

啊?』

我吞了吞口水,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耶~~我可还没有跟一个女孩共浴

的经验,而且还是跟张从容完全不同的典型。

看着小馨把外衣褪下,又一柱擎天了。『没办法,不能怪我,是她自己叫我

跟她洗的。』我自言自语着。

我也脱下了衣服,这时小馨已经把衣物都脱光了,看到她那副洁白的身躯和

那……简直可以说是极品的小屁屁,是最好看的心型,虽俏而无赘肉。

又脱下了裤子,正在迟疑要不要把内裤也给脱了的时候,发现小馨似乎一直

在注视我的下体。她似乎发现了我看着,连忙害羞的将脸转开。

算了,豁出去了!我将内裤也脱了,让那已经一柱擎天的阳具直接跟小馨面

对面。

小馨看到了我的下体,脸上泛上了红晕说:『难怪姥姥说你不一样。』

『嗄?』我不解的问。

『我终于知道男孩子是什么意思了。』

不会吧,难道刚刚她是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在给我增笑。

『洗吧!』小馨说。我看着她背对着我舀水,喔~~她那胯下的桃花园吸引

着我,真想过去插她个两把,虽然我没有经验,不过我相信我能胜任的。

她突然转了过来:『怎么了?还不洗,等一下水会凉掉喔!』

这时我眼光注视的地方依然没有改变,不过前后位置调换罢了。小馨阴户上

的毛还未长齐,只有稀疏几根野草覆盖着。她看到我注视着她的身体,既没有躲

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这时我真的是完全相信她刚刚不是在增笑了。

她舀了一盆水当头冲下去,拔了浴室边边的草搓揉了几下,立时出现了白色

的泡沫,她就拿了白色的泡沫在身上涂涂抹抹。我学着她的样子也舀了一盆水,

冲了冲身体,也拔了几根草搓揉着,一样也出现了白色的泡沫,我就将它当作肥

皂来擦。

突然感到背后有人在帮我搓揉,我转过头去,看到小馨在帮我抹背。

小馨大概是看到我眼神有异,问:『怎么了,帮你擦背不好么?你自己应该

洗不到吧!』

『没有,没什么……』我回过头去,不想让她发现我的窘困。

『你别高兴,等等你也要帮我洗。』小馨笑着说。

『嗄?』

『我也洗不到自己的背啊,你当然要帮我洗。』

『嗯。』我应诺着。

就在我正享受着如天仙般感受的时候,小馨停止了动作,拿着小凳子坐到我

前面说:『换你了。』

『喔……』我懊恼的说。不过看到她那白皙的背脊,一切愁云惨雾皆化为清

风了。

我拔了几株草帮她刷背,嗯~~真滑啊!眼角余光瞥到了她还未发育完全的

胸部,跟屁股一样,虽然不大,不过却很挺,而且脂肪和血管相当丰厚。这是我

第一次那么近看女孩的胸部,真的是很透明,连血管都看得到。

刷着刷着,手下意识的往下滑去。离禁地越近,我的心就跳得越快……终于

皇天不负苦心人,让我初次感受到女孩子臀部的魅力,看到那摄人的纯白色和享

受到柔软的触感。

这时小馨突然讲话,吓了我一跳:『你……那个地方能借我摸一下吗?』

不会吧?我在心里暗暗念着,她说的『那个地方』是哪里啊?

我故做镇定的问:『哪里?』

『你身体跟我不一样的地方。』小馨羞着脸说。

『我不知道你说哪里,你自己来吧!』我骗说。

小馨转过身来,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果然,她手停留的地

方真的是我的阳具,她轻轻摸着我的阳具,我忍不住发出了一股呻吟声。小馨

头看着我紧张的问:『会痛吗?』

开玩笑,爽都来不及了,哪来的痛……我连忙回答:『不会。』

听到了我这样说,她放下了心,继续抚弄着我的阳具,『啊~~』我又忍不

住叫出了一声。

眼角余光看到她那粉红色的阴户闪着波光,没想到长那么清纯的小女孩会这

么淫,这么小就会流淫水!

她似乎想要仔细观察我的大可恶,她的头越来越靠近我的阳具。喔~~天啊!

已经肿胀到痛了。她好像是因为太『专心』在研究我的可恶,嘴唇不小心沾到了我

的阳具,『嘶~~』我又呻吟了一声。

她似乎发现了我语气中的兴奋,于是把我的整只阳具吃到了嘴里,『啊…… 

啊……』虽然我已经尽量忍住,不过还是…… 

她将我的阳具吐出来又吃进去,吐出来又吃进去……又不断地用她的舌头翻

搅我的阴茎,再加上她含糊的呻吟声,在多管其下的威力下,我终于忍不住了。

兴奋感越来越甚,看到了小馨看着我的眼神再偷看了一眼她的小穴,发现淫

水已多得潺潺流出了。『啊~~』我终于忍不住,精门一开就射在小馨的嘴里。

看着小馨嘴角流出来的精液,刚软下来的阳具又有一份兴奋感。

小馨似乎不觉得我的精液脏,径自全数吞下。哇!还真有胆量,她大概不知

道哪是什么吧?

小馨吐出阳具,对我说:『果然跟姥姥说的一样。』

『什么?』我皱了皱眉问她。

小馨又红了脸:『我去帮你拿衣服时,顺道问了姥姥,「男孩子」是什么意

思?姥姥沉默了一下,好像在想怎么回答我比较好,我就知道这绝对是一个正经

的问题。之后姥姥就说:「像风哥那样的人就是男孩子,他们天生就比我们女人

强壮,而且他们的身体也跟我们不一样,当男人与女人的身体能完全融合时,就

有了诞生生命的力量,那种力量就在男孩子与我们不一样的地方。」』

我沉默了一下,走出浴室穿上衣服,其实这套衣服也不难看,看起来像是自

己编织的。

小馨紧张的走过来问:『风哥……你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很复杂。』我给她一个微笑说。

小馨用她的大眼睛望着我,这时她的眼神跟她一开始见到我的眼神很明显的

不一样,就像……有一点爱意和崇拜的眼神吧!

『小馨,别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我把脸装得很庄重的告诉她。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会的,我不会把风哥赐给我力量的事情告诉给任何人

的。』小馨说。

原来是因为姥姥把我说得太神圣了喔!哈哈~~『拥有诞生生命的力量』。

算了,也不用那么快说破,反正这种感觉也满好的…… 

随后小馨也把衣物穿上,领我到了一间一样没门的小房间前,对我说:『风

哥,你睡这吧,这是我妹的房间。』

我本来想问这样会不会不方便,毕竟这是女孩的房间,不过想想她们根本就

没什么男女观念,也就算了。

『嗯,谢谢,不过你妹睡哪呢?』我问。

『跟你一起睡啊!』小馨回答。

脑袋又是一阵晕眩~~不好吧,孤男寡女耶~~

小馨见我不说话,又说:『我本来想您一起睡的,不过我妹房间最大。』

我咧!还用您。这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回答『你有这个心就好了』?

我望了望房内没人,又问:『嗯,谢谢,你妹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耶!出去玩怎么会有一定的时间呢?』小馨笑说。

『你妹几岁?』我又问。

『比我小一岁,刚满17。』小馨回答。

『你只有一个妹妹?』我问。

『还有一个姊姊,大我一岁。』

『嗯~~谢谢,你也去休息吧!』

『好,我房间在隔壁,有事情能叫我。』小馨说。

说完小馨就离开了。我独自走到房内,打量着房间的四周,房间很单纯,就

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挂了个煤油灯。

『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人用煤油灯的。』我想着,独自坐到了床沿边,没什么

睡意,倒不是因为想家,也不是因为认床睡不着,而是这房间内少女的气息让我

很不习惯。

坐在床沿边发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了走廊上响起了阵阵脚步声,想想

应该是妹妹回来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一个小女孩站在门口说:『你就是那个客人啊?』

『嗯。』我边回答,边打量着小女孩。

跟小馨长得蛮像的。(废话,姊妹嘛!)不过身材比小馨矮了一点,脸蛋也

娇小了一些,看起来更是可爱。

留着俏丽的长短发,刘海中分,身材也比姊姊匀称些,姊姊看起来太瘦了。

小女孩自我介绍:『叫我雅郁就行了。』

想想她们姊妹的名子最后一个字都跟香气有关系,不知道大姊会叫啥?

『嗯~~你好,我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