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坐北朝南借东风

秋,一个代表着丰收的季节,承载着春夏的交替,让人们心中充满了盼望

而这个季节恰恰又是学校中最热闹的时候,假期归来,新人入校,带着五味

的情感,让大学的校园又一次换得新生。

我叫庄尔东,很拉风的名字吧,可惜,这拉风的名字背后,却是老爸老妈随

意得来的,老妈姓陈,而我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俩个老尖就这么轻易的把这充

满文艺的大名赐予了我。

庄尔东,小国字脸,浓眉大眼,短发,不瘦,微胖,无肌肉,不高不矮,虽

是有着文艺的大名,却是一颗屌丝的心。虽是继承了老妈那明亮硕大的双眼,可

惜的是,鼻梁上夹着一副黑色钛金眼睛,微厚的镜片,完全的遮盖了这动人的双

眸。

就这么一个平凡的人,却是有着不平凡的机遇,让他本已经古井无波的生活,

变得多姿多彩起来,那完全无法想像的奇遇,让他渐渐褪去了男孩的青涩,一点

点的成长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第一章??课堂邂逅

高数,这是让多少人无比痛恨的名词,在这个大学的校园里,这个名词好像

代表着痛苦的原力,只要被提起,都会让听者怨声载道,其实,并不是这课有多

难,作为可以进入这个大学的人们来说,高数虽然是难,但也不至于怕。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教高数的老师,那是学校的一个传奇,神一样的人物,

这个老教授据说很多高官见到他都会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喘,但,这只是个传

说,很少人可以证实,所以,也就成为了一个笑谈,不过,当人们看到学校领导

对于这个老人那种极尽献媚一样的态度,便开始慢慢的相信了。

而这个教授上课从来不点名,不拖课,并且从来没有迟到过,即使生病,有

时候打着吊瓶,他都会把课讲完,所以很多人从开始只是屈服于谣言来上课,到

后来就是演变为钦佩了。

可惜的是,即使非常的敬慕这个老人,但绝大多数的同学还是对他敬而远之,

教授身上散发的气势,让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会感觉亚历山大,甚至有的胆小

的,在他面前都喘不过气。所以,每当一周2次的高数课到来的时候,不论头天

到底干什么了,同学们都会自觉的非常准时的来到教室,这也是学校中非常壮观

的一景,本来平时显得很是空旷的大堂,只有在高数到来的时候,才会显得有点

人声鼎沸。

虽是人多,但教室的左侧总是会被空出很多,人们都习惯的做到中间或者右

侧,而这个主要的原因,只是因为教授讲课的时候会习惯的看向他的右侧方向,

为了避免和这个充满威严的老人对视,绝大多数的人,认可站着,都不想去左侧

听课。

作为一个平凡的学生,其实我也非常想和他们一样,可惜,我不喜欢人多,

而且,我非常喜欢那种被一次次解答出答案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很是平凡的生

活好像有了活力一样,所以,我就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奇葩。

而和我一样很是奇葩的,还有几个,但这之中却是有两个妖孽一样的美女,

她们就是顾小北和易晓楠。也许是我太过普通,让她们感觉不到威胁,所以,每

次这个两个美女都会做到我的右侧,但中间会空出一个或者两个座位。

顾小北,高级萝莉型,165左右的身高,有点略显单薄,长发双马尾,粉

嘟嘟的小脸,明亮的大眼,而胸前的两个小兔子非常的扎眼,以我阅片无数的经

验来说,这2个肉球至少有C,细细的腰身,细长细长的双腿,每次的出现,都

会让我感觉看到了一个动漫的人物,是谁来着……对初音,真好像就是初音未来

的真人版,而且,她要比初音更加多姿。

? ???身高不是很高的顾小北,应该是因为身体的比例问题,让她显得很是高挑,

她的出现每次都会让很多男性不自觉的流出口水,尤其是被称为死宅的男人,都

会带着一种兽欲死死的盯着,而顾小北好像每次都感觉不到一样,完全的忽略了

周围,但她那双灵动的大眼,歪头看向你的时候,总是带着好奇,每一次眨动,

都好像在放电一样,让人满身麻酥酥的,心中总是痒痒的。

顾小北的家庭应该很好,据说她身上的一件衣服,都可以让我吃几个月的饭,

虽然不认识那些名牌,但心中还是很是失落,毕竟对于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来说,

我只是一个非常平凡的旁观者,不要说搭讪,就连说话,我都找不到话题。

让我感到庆幸的是,就这这么一个小美女,竟然做在我的旁边,虽然总是空

出一两个座位,但她身上不时传出来的那种少女特有的味道,总是让我很是痴迷。

而顾小北的旁边总会伴着另外一个美女,那就是易晓楠。易晓楠,至少有1

75左右的身高,即使不去考虑她那完美的身体比例,在人群中很多时候也会是

显得是鹤立鸡群。短发,丹凤眼,双眼皮,飒爽的面容,好像带着一种高傲的气

场,让人总是感觉她是军人家庭出身,相对顾小北的穿着来说,易晓楠的衣服总

是那么普通,但在她的身上总是好像会发光一样,她喜欢穿纯色的连衣裙,尤其

对天蓝,白色和紫色更是非常钟意。同是纤细的腰身,但带来的却是那种女人的

柔美,而在连衣裙下,更多的时候只能看到那雪润修长小腿,即使就是裸露出这

么一点,就完全可以让人联想到她的双腿非常性感。

? ???如果说顾小北给人们的感觉是想要推倒的话,那易晓楠就是让他们只能仰望

了,那种无形的有点冷冷的气势,即使她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还是让人有点感

觉无法靠近。连衣裙的上身同样是鼓鼓的挺立着两个肉球,不过和身边的卡通美

女比起来,有点微不足道了,相对老练的人,都可以直接分辨,这两个肉球最多

是B,而且连衣裙的衬托下,更是无法真实的表现出大小。

易晓楠,家庭应该是个迷,有人说她是军队大院长大,但也有人说她是农村

来的,具体,知之者甚少。如果你可以无意的触碰到她那不是很大的双眸时,就

会感觉里面非常的深邃,就好像碧蓝的大海一样,非常漂亮,但无法看到内心的

一切。

作为大二的老生,每次我都会很早的来到教室,虽然自己知道自己的座位不

会被人占领,但是我还是喜欢教室中那种空旷的感觉。习惯性的做到了第七排最

边的位置,然后放好书,带着某种期待,看着窗外。

这个位置是正好是在窗边,所以,每次感觉疲乏的时候,我都会扭头看下外

面的景色,微微摇晃的梧桐树叶,带着点点阳光,而远处校内的湖水,湛清碧绿,

随着一阵阵的小风吹过,总是让我感觉到神清气爽,而比这让我更加享受的就是

那无意中传来的少女的香气,每当这时,我就会知道,要上课了,而那两个妖孽

一样的美女已经坐到了我的旁边,虽然还是空着一个座位。

『你脸怎么这么方呢,喂,问你呢』趁着教授中间喝水休息的时候,顾小北

好像终于知道了她的旁边还有个人存在,就这么斜着脑袋,眨着大眼,好奇的问

着我。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说实话,我真方了,但她这问题弄的我很难回答,

这小美女的问话,让我直接有点发傻,扭头直愣愣的看着那闪动的双眼,竟然看

痴了。我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一样,心中说不出来的激动,脸已经开始发烫

了。

随着教授的一声轻咳,刚刚有点混乱的教室再一次安静了下来,顾小北很是

无聊的又看了我几眼,然后,瞥了瞥小嘴,有点不甘心的又去听讲了。

至于这后面到底讲了什么,我完全就没有听进去,虽然是看着前面的投影,

但脑海中全是刚刚顾小北那可爱的形象,我没有想到这个被万人追捧的美女,竟

然和我说话了,那感觉,又激动,又失落,激动的是,我终于被注意了,失落的

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呀,我为啥这么方,你让我问谁去呀。

就这么一直到下课,我都没有完全的回过神来,当我感觉到周围的冷清后,

教室中只有老教授还在了,他笑着看了我下,然后,又一次坐到了和我一列的位

置,不过,他的座位是在第三排,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每次下课都要坐在那里,开

始还认为是为了方便我们去问问题,但是经过了这么久,我发现,这是他的一个

习惯而已。

刚刚涨红的脸,现在慢慢的恢复到了正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合上了书

本,今天是要惨了,因为下半节课我完全没有听到,而这本来笔记的习惯,就被

这个小魔女给打破了,为啥叫小魔女呢,我也不知道,顾小北给我的感觉就好像

一个天使外壳下的小魔头,外表虽是非常的可爱,但我总感觉这个女孩不那么简

单。

『老师好,我叫庄尔东,不好意思,刚刚上课走神了,有点问题我能请教下

您吗?』胆胆惊惊的走到了老教授的面前,我又一次成为了奇葩,虽然大家感觉

这老人很是可怕,但那种求知欲还是让我鼓足勇气提出了问题。

老教授先是一惊,但也只是眼中一闪而过,不过,那脸上带出来的笑容确实

非常的真实,我可以看出他非常的高兴,本来还是非常紧张的我,看到这样和父

亲一样的关爱的笑容,终于也可以正常的交流了。

因为很多的东西我完全没有听,所以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但是眼前的老人

好像越来越高兴,并没有因为我问出那些很是愚蠢的问题而感觉生气。时间至少

过了一个小时,已经到了中午,我从开始的站立,到之后的蹲下,最后,双手扶

到桌子上,认真的听着教授的讲解,那本来已经是非常清晰的话语,在这么进的

距离我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震动,一字一句的好像和铜钟发出的声音一样,次次敲

打到我的脑海里,而且深深的印了进去。

『咕咕咕』我的肚子里发出了一阵阵的声响,这才让我感觉到了饥饿,因为

早上起的太早,所以,我没有吃早点的习惯,最多也就是啃一口饼干,喝一口凉

水,所以,在这么高强度的认真听讲下,让我身体出现了疲乏,但因为完全沉浸

在求知中,所以,完全没有感觉到,只有这身体的自然反应,才让我恢复了正常。

『老师,谢谢您,我耽误了您这么久,真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不走神了,您

吃饭去吧』『爸~,讲完了吧,高兴了吧,今天真稀奇哦,这么多年了,终于又

有人提问了,您今天可以多吃点了!』

? ???一阵清脆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刚刚反应过来的我,吓了一跳,原来,刚

刚教室里不只是我和老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高挑清纯的女孩,我

只是稍稍的扫了一眼,就被那带着笑意的双眼电了一下,赶快又把头扭了过来。

沉雨烟,沉教授的独生女,也在我们大学,今年大三,后来我才知道,每天

下课后,沉教授都要在教室中坐很久,也和我一样,对着外面的景色发呆,而且

不论春夏秋冬,都是如此,至于原因,现在的我无从知晓。所以,每次下课后,

快要吃饭的时候,沉雨烟就会过来,把她的老爸接走,因为都在学校的住宅区,

所以,每天父女都是回去吃饭的。

这个平时充满威严的老教授,在自己的闺女面前好像犯了错一样,很是尴尬

的笑了笑,也用手挠了挠头,这样的反差,让我完全有点吃不消了,这还是那个

神人一样的教授吗,这完全就是一个居家的小老头而已呀,原来,平时的沉教授

也是这么平易近人,不过那种无形的气势,还是没有被完全的掩盖,只是少了很

多。

『好好好,听丫头的,我吃饭去,吃饭去,小庄呀,今天就先这样,如果有

问题呢,可以到家里找我,一会把小烟的电话让她给你,有问题你可以先联系她,

她不懂的可以再找我,你也去吃饭吧!』

? ???我愣在原地至少十分钟,最终还是在震撼中苏醒了过来,刚刚沉教授被沉雨

烟连搀再拽的身影,让我感觉很难相信是真的。

而且,我手中也多了一张纸条,这纸条是在我做笔记的本上撕下来的,虽然

平时我把这个本当成了宝,但这次,我完全没有在意,就被人撕下来了一块,这

纸条上只有一串数位,但那字体非常的清秀,真是字如其人。

就这么小心翼翼的把那字条夹到了笔记本中,然后也不知道为啥,还用力的

压了几下。完全恢复了正常后,我感觉到了全身无力,五脏六腑都好像被掏空了

一样,这才想起来看下时间,掏出手机一看,我擦,十二点四十五,我晕了,这

个时间学校的食堂应该也没有啥可吃的了,虽然有私人承包的,但那里还是太贵

了,好吃是好吃,但是这钱也是真多,所以,平时我很少去那些私人的,大部分

时间都选择和众人一起挤学校的食堂。

感觉到饥饿的我,就好像脱缰的野狗一样,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宿舍,也没有

顾上和其他人打招呼,然后又飞奔到食堂。食堂中很少再有人影晃动了,有点空

旷的大厅里,就那么稀稀拉拉的坐了一点人,而现实的骨干又深深的刺激到了我,

残羹剩饭,所有的视窗都所剩无几了,用饭卡随意的刷了点饭菜,坐下垂头搭脑

的吃了起来。

水足饭饱的我,又一次躺倒了上铺,终于可以安静了下来,但是早上的一幕

幕让我感觉到好像在梦中一样,美到不可方物的顾小北竟然和我说话了,满身威

严的沉教授竟然也有普通老头的表情,清纯神秘的沉雨烟竟然冲我笑了,这一切

的一切都让我大脑有点短路,就这么纠结着,慢慢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