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幽灵邪教

翻了一下里面的内容,龙少军立即面露喜色,那上面记载着龙虎山一些高深的道术、阵法,外面那个阵势名叫五行连环阵,可以利用金、木、水、火、土五种能量注入阵中,非常厉害,如果不是龙少军体具七种能量,就是他的修为达到七级以上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地进来

另外,小册子上还记载了很多其他门派道术的记载,包括这世上的许多辛秘及各个道术门派,其中就有幽灵教的介绍。

龙少军也不客气,开始记起来,龙少军现在是过目不忘,只看了一遍,就全部记下,带着满意的表情,龙少军出了房间,向谷外驰去。

正在飞驰之间,前面传来一声暴喝:“站住!”

龙少军没想到竟被龙虎山的人发现踪迹,身体陡然加快,身体化为一道流光,已经到了出谷的阵法之前。

在出谷的阵法前,四名道长并排站在那里,四人看上去道骨仙风,龙少军立即知道这四位道长就是龙虎山四大长老,其修为在六级左右,四人联手,足可以与他一战。

龙少军哪里敢与四人交手,他倒不会怕这四人,但如果被他们缠住,龙虎山的掌门一旦来到,他要想走就不容易了。

“看超级炸弹!”龙少军低喝一声,手中飞出一件黑乎乎的东西,朝着那四名道士飞去。

那四名道士虽然很少下山,但对于炸弹二字还是明白的,犹其是超级炸弹,现在的科技他们也明白,炸弹威力惊人,可以把一座小山炸平,就是八级高手也不敢在不明情况下以身试炸弹,何况是他们,急忙让到一边。

龙少军趁着对方让开的一瞬间,身体突然加快,从他们身旁掠过去,投入阵法中。

当那四位道长发现龙少军投出的东西只是一个小包袱时,哪里能找到龙少军的踪迹。

天明时,龙少军已经回到S市。

现在,龙少军对于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少女失踪一事也有一定的了解,在龙虎山的介绍上,提到很多邪术,其中就包括用六个阴年阴月阴日生的少女献祭,其目的就是请出地狱魔王,如果此祭祀成功,施法之人就能借助地狱魔王的魔力,功力突飞猛进,不过,此法非常危险,地狱魔王岂是那么好请,在历史上,曾出现过很多次请实力强大的异界生物上身的例子,十次中成功的机会还不到一次,其余大多数都是能量反馈,施法人不是发疯就是爆体而亡,更有甚者被异能生物占据身体,涂炭生灵,给人界和灵异界带来无穷的浩劫。

既然已经知道那些少女失踪的原因,接下的事就好办了,对方必定是一个邪恶的组织,虽然不一定是幽灵教,但作为一个正直热血的青年,这种邪教也不能让它存在,顺便做做好事也不错。

根据龙虎山的记载,要想请出地狱魔王,必须要六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少女作为祭礼,现在只发现失踪四位少女,对方必定还要找到两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少女,所以,他可以先一步找到阴年阴月阴日生阴时的少女,来个守株待兔,到时,就可以来个顺藤摸瓜,找出对方。

龙少军来到一个网吧,再次侵入警局的中央电脑,在那里搜寻全国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少女。

不久后,计算机就统计出来,总共有二十五名少女,其中S市有两名。

龙少军看了一下所有人的资料,大部分少女都住在很远的地方,他也不可能去寻找,最后,他的目标定在S市的两名少女身上。

这两位少女一位名叫段婉芸,父母是一般职员,现在一个技工校读书。

第二位名叫程玉娇,身份却不一般,她父亲就是S市有名的大豪程威龙,家产上百亿,在Z国也属有名的大富翁。而且程玉娇竟与他是同校,F大学管理学院二年级学生。

在龙少军的想法中,程玉娇的父亲是大富豪,必定有保镖,暂时是安全的,而最危险的则是段婉芸,她出身普通人家,根本没有一些自保之力。

记下两人的长相、家庭住址及一些情况,龙少军从警局的中央电脑中退出。

走出网吧,龙少军就开始寻找段婉芸的踪影,可是,当他找到段婉芸家时,却发现她父母在哭泣,因为段婉芸已经失踪了。

龙少军虽然没有找到段婉芸,但却是暗暗高兴,段婉芸失踪,就说明这个邪派的人正在S市,他们很有可能在近期内掳走程玉娇。

龙少军来到学校里,准备先见一见程玉娇。

龙少军打探到程玉娇今天上课,在她快下课时就来到管理大楼,等着程玉娇出来。

随着下课铃响,一群同学从管理大楼的大门处涌出来,渐渐远去。

龙少军耐心等待着,不久后,他就见到了程玉娇。

从照片上看,龙少军就知道程玉娇是一个美女,从本人看上去,却更美,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修长苗条,长发披肩,一张瓜子脸白净如玉,弯弯的细眉下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明如秋水,流露出一丝端庄,殷红小嘴犹如熟透的樱桃,身穿一件翠绿色的长裙,使身材显得更加修长苗条,由于出身富贵人家,整个人显得气质高雅、雍容华贵,其美丽竟不在赵如雪、孙玉环与何丽莎之下。

在她身边,围着几名男生,那几名男生穿着高档,个个挺胸收腹,面带微笑,争先向程玉娇献媚,可想,他们都想引起程玉娇的注意,赢得美人的芳心。

龙少军当然不会上前去认识程玉娇,这样过去,必定会被美人认为是好色之徒,这对于他这个见到美女就想弄到手的人来,是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要见面,也必须选择时机,要给美人儿留下一个深刻印象,最好是一见钟情,而这个机会最好莫过于在程玉娇危险关头自己挺身而出,来一个英雄救美,故事虽然老套,但却非常管用。

程玉娇在一众男生的簇拥下出了校门,一辆奔驰轿车停在那里,两个身穿西装的保镖来到程玉娇面前。

程玉娇对两位保镖点头致谢,从保镖拉开的车门进了汽车。

两名保镖上车后,汽车朝远方驶去。

看着远去的小车,龙少军也感到无奈,他不可能在大白天与汽车赛跑,所以只能坐出租车向程玉娇所住的地方奔去。

出租车停在万光花园别墅区外,这里,是S市有名的富人别墅区,保安措施非常好,不过,对于异能高手来说,却等于没有设防,龙少军下了车,寻视一番,觉得邪派的人白天不可能出现,要掳人应该是晚上,决定晚上再来。

晚上,龙少军直接来到程玉娇所住别墅的上面,坐在别墅顶部的黑暗角落,意识打开,只等掳人的人到来。

可是,一晚过去了,掳人的人却没有出现,龙少军只得又跟着程玉娇到F大去,守在教学楼附近。

第二天晚上,龙少军再次来到程玉娇所住的别墅上,守护着程玉娇。

凌晨两点过,一道黑影从远方掠来,躲过别墅区别的各个探测器,直达程玉娇所住的别墅顶部。

龙少军已经看清了此人,来人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干瘦的脸看上去犹如晒干的干柑皮,一对眼神竟透出丝丝绿光,身材矮小,身穿一件黑袍,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诡秘的气息。

看到那个老头的长相,龙少军立即明白此人定是幽灵教的教主魏业延,因为他那对发出绿光的眼睛和一身的黑暗能量就是活招牌。

魏业延直接进入程玉娇的卧室,不一会儿,就挟着一个长形包袱向远方掠去,龙少军立即跟上。

魏业延的异能达到六级下层,在灵异界已属高手,但在龙少军手下却只属低手,虽然他非常小心,偶尔还会故意绕着圈子,或者飞驰之中突然直接从前进变为后退,但也无法发现龙少军在跟踪他。

对于魏业延反跟踪的办法,龙少军也是佩服不已,难怪幽灵教的实力不强,却没有人能找得到他们的踪迹,就凭他今晚上的表现,不是他身具数种能量,在关键刻把能量变成与身边的物体的属性一样,两者溶为一体,不然,早就被他的黑暗能量查觉到了。

魏业延每一个起落都在一两百米外,直接从高楼大厦上掠过。

不久后,两人已经出了S市,向远方奔去,一个小时后,两人已经进入山区,魏业延奔过几座山峰,来到一个山峰上。

龙少军在远入伏下来,看着那道魏业延把掳来的程玉娇放在一个祭坛上。

魏业延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啸声,立即,整个山峰顿时冒出无数火把,照得山峰一片光明,两排火龙从另一面的山下宛延而上,渐渐的,来到这个祭坛前。

龙少军抬头望去,那些人个个身穿黑色的长袍,脸上戴着黑巾,根本看不到面容,他们来到祭坛前,排队成两列站定,留出一条火把组成的道路。

远处,传来声乐声,一队乐队渐渐行来,他们的装束与先前的众人一样,都是身穿黑色长袍,手拿各式乐器,一路吹吹打打,在他们后面,一队人抬着担架,在担架上,躺着五名少女,以龙少军的想法,定是以前失踪的五位少女。

魏业延低沉的声音响起:“亲爱的子民们,本教主终于聚齐了六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少女,今晚,本教主将唤醒魔王,魔王的能量将附在本教主身上,本教主就能借用魔王的力量,打败一切对手,称霸灵异界,让我们迎接这伟大时刻的到来吧!”

祭台下,所有人立即趴下,高声颂道:“教主神威、称霸地球、福如东海、寿与天齐!”

龙少军暗暗好笑,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某小说中出现过。

抬着五名少女的蒙面人带着少女来到祭坛上,把少女按六角芒星阵排列好,然后退下祭坛。

魏业延身体一晃,已经站在六名少女组成的六角芒阵外面,手中出现一把长剑,念念有词,整个山峰上被一片咒语笼罩着。

龙少军并没有出手,魏业延的修为与他比起来差一大截,随时都可以收拾他,他想看一下魏业延到底能否唤出地狱魔王,对于道术,他只听说过,却没有见过,所以想见识一下。

随着魏业延的念念有词,天空变成更加阴沉,祭台上阴风阵阵,低沉的阴风发出呼呼的声响,整个祭台涌起淡淡的黑雾。

一阵轧轧的声响,在六名少女中间出现一个大洞,洞口冒出一丝丝黑光,一个黑色的人形影子从地面冒出,越来越高。

龙少军大惊,他的意识锁定那个渐渐冒出的黑影,只感到它充满着令人窒息地力量,以他七级以上的修为也感到颤悚。现在,绝不能让那家伙冒出来,一旦让他出来,以他的修为根本抵挡不住。

龙少军的身体无声无息地腾空而起,阴阳和合神功的阳气发出体外,整个人变成一把闪着紫光的长剑,对着那个渐渐冒出的黑影刺去,他知道那道黑影是黑暗能量组成的能量体,只有用光明系能量才能最大程度重创他,如果用其他能量,可能没有用处。

那道黑影由于刚到人界,力量被大量削弱,龙少军本来并不放在他眼里的光明系能量现在却成了他最大的威胁,勉强举起爪子,迎上龙少军转化的紫光剑。

“轰!”大地犹如响起一声雷鸣,整个山峰震动不已,漫天的尘埃包围了整个祭坛,从中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响声。

良久后,祭坛上的尘埃慢慢消失不见,刚刚冒出的黑影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龙少军的身影。

不过,龙少军现在的形象也不好,身体烂褛,脸色苍白,嘴角还挂着一丝血渍,唯独不变的则是他那闪着冷芒的双眼。

魏业延大惊失色,惊恐地望着站在六名少女中间的龙少军,道:“你是谁?”

龙少军淡淡一笑,道:“记着,本人乃是赏金猎人龙绝杀,乃是社会正义的使者、公理的代表,其理想就是揪出人间败类、打倒邪恶人渣,而你,正是我打倒的对象!”

魏业延眼见自己的法术只使出一半就被龙少军破坏,气急攻心,大吼道:“他亵渎神灵,罪不可赦,杀了他!”

刹时间,二十多个站在最近的信徒向祭坛冲来,龙少军只见眼前出现一片刀山,对着他猛扑而来。

冷笑一声,龙少军手一挥,不远处的地面一颗人头大小的石头飞到空中,爆裂开来,化为无数颗小石击中他们的穴道,那些信徒们立即栽下地面,再也无法动弹。

身影一晃,龙少军已经站在魏业延的面前,魏业延大惊,由愤怒变成惊骇,大喝一声,一道青光对着龙少军射去。

龙少军手一伸,一个冒着火光的盾牌出现在身前,那道青光射中火盾,发出一声巨响,青光与火盾消失不见。

魏业延也知道龙少军的修为远在他之上,哪里还敢停留,大喝道:“信徒们,杀了他!”剩下的信徒们呐喊着向龙少军冲过来,那其中竟有几名三四级的异能者,还有一定的实力。

面对着几百个不顾性命的信徒,龙少军也顾不得找魏业延的麻烦,身体连连闪动,那些信徒们全都站立不动。

当龙少军想找魏业延的踪迹时,他已经消失不见。

龙少军冷哼一声,魏业延虽然施展遁术逃走,不过,与他的修为比起来却差得远,龙少军的意识在他逃走时就锁定他,几里之内,他休想逃出他的意识锁定。

短促的啸声响起,龙少军一瞬间已经起过两百多米的距离,再一闪,已经到了五百多米之外,一跃到了空中,一把抓出,一个冒着金光的爪影从手掌前延伸出去,越来越长,越来越大,正中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

“轰!”平地响起一声炸雷,巨树从中折断,无数残枝残叶布满整个天空,一道黑影混在树枝树叶中,向远方遁去。

“想逃!”龙少军冷哼一声,身体落回地面,脚尖在地面一点,闪电般射出,两个起落,就到魏业延的身后。

魏业延知道逃不掉龙少军的追击,手中出现一面小旗,那面小旗的旗杆只有一尺长,旗面呈三角形,呈黑色,上面画着一些白色的符咒。

一阵咒语声,魏业延大吼一声:“疾!”

“招魂幡!”龙少军也惊了一下,没想到魏业延竟炼制出了招魂幡,据传招魂幡乃是当年封神榜里殷洪所拥有,连神的魂魄都可以收掉,非常厉害,虽然封神榜不知是真是假,但在异能界,的确有人利用阴毒的手段炼制一些法器,其中就包括这种招魂幡,具说可以利用死人的阴气对敌,也可以说是尸毒,如果不小心中了尸毒,就是功力其高的人也会死于非命,无比厉害,但要炼制这种招魂幡必须用活人作祭祀,杀死的人越多,招魂幡的威力越大,非常邪恶。按魏业延手中这面招魂幡发出的阴森之气来看,魏业延不知用多少人作为了祭旗的祭祀,可说是罪大恶极。

魏业延一咬舌,一口鲜血喷中招魂幡,对着龙少军挥出。

龙少军刚好在龙虎山看过一些法宝的介绍,其中就有这种招魂幡,哪里敢正面与招魂幡相抗,身体朝地面一伏,整个身体已经沉入地面,土系能量发出体外,把身体包裹在里面,破开泥土,一瞬间就从地底潜到魏业延的脚下,然后破土而出。

魏业延哪想得到龙少军能轻而易举从地下潜过来,他先前见龙少军使出火盾,知道他是一个火系异能者,万万想不到龙少军还是一个土系异能者,本来他可以利用招魂幡脱身,但遇到龙少军这种别出心裁的打法,哪里不中招。

眼见龙少军从地面冒出,魏业延惊恐莫名,刚想拉开两人的距离,龙少军手一伸,这只手已经变成一把火剑,洞穿了他的胸膛。

魏业延惨叫一声,身体倒飞而出,发出噼噼啪啪的破响声,落地后,全身骨骼已经被龙少军透入他身体内的火系能量烧毁。

魏业延吃力地抬起头,怨恨地望着龙少军,嘴中发出一连串的咒事,然后大声念道:“吾用吾之灵魂,奉献给伟大的魔神,愿化作怨灵,永世不得超身,用以诅咒面前之人!”说完,全身爆炸开来,强大的能量没有朝四面扩散,而是全被那面招魂幡吸收。

刹时间,无数黑色的轻烟从招魂幡中冒出,奇形怪状,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叫嚣声,向着被施法的对象龙少军猛扑而去。

龙少军大惊,刚想避开,那些黑色的鬼灵在空中变幻成各类形本,已经把他紧紧包围住,身体四周的气温陡然下降,阴风阵阵,伴随着凄惨的叫声,确实令人毛骨悚然,远远看去,龙少军的身体已经被无数变幻着的黑烟淹没。

龙少军只感到自己头痛如裂,那些轻烟竟是被魏业延炼化的怨灵,它们没有肉体,全是能量体,不能给他肉体上造成损害,但精神力却无比强大,直接瓦解他的精神力,如果在与这些怨灵们的斗争中失败,他将会变成一个白痴。

龙少军拼命运转体内能量,一股股阴阳二气和五行真气从内丹中涌出来,护住全身经脉,不过,却无法抵挡鬼魂们的精神攻击,因为精神力与他所具有的七系能量是两回事。

随着意识的模糊,龙少军已经快绝望,没想到他自己会被这一面小小的招魂幡收拾,空自拥有一身强绝的七系能量,却无法化解当前危急,只能说走了霉运。

突然,龙少军想到了黑暗能量,那些招魂幡内的怨灵应该是受到黑暗能量的影响才迷失了心智,见人就侵蚀,自己不是具有黑暗能量吗,而是比较纯正的那一种,也许能对付那些怨灵。

想到这里,龙少军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收敛其他六种能量,只运用阴阳和合神功的阴气。

果然,阴气正是黑暗能量的变种,虽然比起纯正的黑暗能量质量差得远,但对付这些怨灵却足足有余,那些透入他体内的黑暗能量立即被他的黑暗能量吸收。

龙少军这一着走对了,那些怨灵的存在是因为黑暗能量支持,一旦黑暗能量消失,他们根本无法独立存在,现在,它们的黑暗能量被龙少军吸走,立即离开龙少军的身体,朝着招魂幡投去,因为,只有那里面的黑暗能量才能保住它们不灰飞烟灭。

龙少军立即明白了原因,手一伸,一个紫色的光球出现,正是阳气聚集成的光明球,手一挥,光明球已经重重击中招魂幡。

“轰!”招魂幡充满黑暗能量,正好与光明能量相克,龙少军发出的光明球立即与黑暗能量中和,发出一声巨响,招魂幡立即变成粉末,那些怨灵没有存身之处,立即化为乌有。

眼见危机解除,龙少军这才擦擦头上的冷汗,阴阳和合神功再一次救了他的命,不是他拥有黑暗能量,把那些怨灵的黑暗能量吸收了,今晚就是他的末日。

“唉,这种血汗钱挣起来真不容易啊,差一点又完蛋,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自己现在可是有家有室的人,如果挂了,留下孤儿寡母怎么办,那些等待自己双修的美女们怎么办,钱重要,小命更重要啊。”龙少军心有余悸地想道。

运转一下体内五行真气和阴阳和合神功,龙少军顿时大喜,先前在死亡线上走了一圈,没想到他的修为竟又得到突破,招魂幡内的黑暗能量被他吸收,全部转化成他的阴气,让他的阴阳和合神功再次增长,以龙少军的估计,现在,只是阴阳和合神功,他就达到了七级半左右,如果再加上五行神功的五种能量辅助,他的实力将达到七级上层,就是对上灵异界青年榜第一高手逆啸天也有一拼之力。这个结果,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差得狂笑起来。

检查一番,确定自己的修为增长了,龙少军这才兴冲冲地返回到祭台处。

对于那几百名倒在地上的信徒,龙少军并没有兴趣,来到六名昏迷不醒的少女前,先检查一番,见她们只是受到黑暗能量的禁制,一股阳气发出,已经透入她们的身体,很快,六名少女就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六名少女好像才从睡梦中清醒,一见这里的情景,立即又有三名少女昏迷过去,剩下的三名少女也好不到哪里去,个个惊惶失措。

最终,还是程玉娇出生大家,最先镇静下来,来到龙少军的面前,行礼道:“多谢先生相救,不知先生高姓大名?”

龙少军立即有一种身处古代的感觉,怎么程玉娇也学着文皱皱的,打量六名少女,这六名少女年龄都在十八岁,自然带着一股青春气息,看上去都是无比美丽,其中最美的就是程玉娇了,而且,现在,她还穿着睡衣,虽然睡衣不是那种情趣内衣,但相对较薄,以龙少军的眼力,也能隐约看见她衣内娇躯一些特殊部位。

不过,这个时候,本是色狼的龙少军在程玉娇这种身穿睡衣的超级美女面前却变成了清高的柳下慧,脸色一正,挺胸收腹,提肩翘臀,侧头看着远方,神态是那么专注,就好像那里有东西一般,一边回答道:“这位小姐不用多礼,我叫龙绝杀,是一名疾恶如仇的侠士,除魔卫道乃是我辈人应该做的事,你们不用放在心上。”不过,虽然龙少军的目光专注地看着远方,但眼睛的余光却在程玉娇几处要害部位扫视不定,一边暗暗吞着唾液,心中开始想象把她压在体下大干特干的美好情境。

程玉娇突然发现自己正穿着睡衣,低叫一声,双手护在要害的地方,抬头看了龙少军一眼,却发现他的目光正眺望远处黑暗中的一点,她立即明白龙少军之所以那么专注地看着远方,并不是那里有东西,而是严守正人君子的道德,非礼勿视。立即,龙少军的形象从英雄上升为正直、热血、洁身自好的当代仁义大侠。再看着龙少军挺拔的身躯、刀刻一般的面庞、忧国忧民的神情,程玉娇只感到一股莫名的冲动在心底滋长,虽然还没有达到一见钟情的地步,但也相差不远了。

龙少军走到一名幽灵教徒身边,把他的黑袍脱下,走回来,反手递给程玉娇道:“你先穿上吧。”

程玉娇心中又一阵感动,这位坚守情操的英雄加仁义大侠还具有一颗细致、体贴的心灵,啊,真是太完美了,感激道:“谢谢你。”接过黑袍穿在身上。

看着黑袍把程玉娇美好的娇躯掩盖住,龙少军开始后悔不该冒充仁义大侠给她黑袍,而是让她一直穿着睡衣让自己饱餐秀色。

程玉娇正要说话,突然看到那些不能动弹的人,惊讶道:“龙先生,那些人怎么了?”

见美女相问,龙少军当然不会隐瞒,道:“他们都是邪教信徒,被我困住了,他们的首领已经被我消灭,哦,不能让他们再去害人,就交给警察去解决吧。”说着,看了看四周远处,发现这附近根本没有人烟,想了想,拿出龙绝杀使用的那部手机报了警。

报警后,龙少军对三名昏过去的少女发出一丝能量,让她们醒过来,道:“这附近没有人烟,我们只好等警察到来,你们受惊了,来,都坐下。”

龙少军等六女坐下后,也坐在一边,问道:“你们都是S市的人吗?”

程玉娇与廖晓红点点头,其余四女则摇头。

龙少军本来想问问她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想了想,觉得她们应该不知道,也就作罢,开始与她们闲聊起来。

六女中,程玉娇出身富贵家庭,比起其他五女来大方得多,几乎是她与龙少军在对话。

有美女主动与自己讲话,龙少军当然是兴趣高涨,美言妙语不停地冒出来,同时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鼓吹自己的机会,把自己树立成一个正直热血、乐善好施、不畏强盗、博学多才、武功高强的仁义大侠,还不时编出一段除暴安良的经历来,听得六女惊叹连连、佩服有加,双眼放光、异彩飞扬,如果不是这里还有其他人,可能就会投怀送抱、以身相许了。

远处传来警笛声,龙少军放眼看过去,几辆警车正朝这里开过来,站起身,对六女道:“警察来了,我不愿意别人知道我的事迹,就不与他们相见,如果他们问起,你们就说是一位无名大侠救了你们,再见。”

龙少军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高尚情操再一次感动了六女,程玉娇依依不舍道:“龙先生,我们还能见面吗?”

龙少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好像才发现她是一个大美女,呆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思维,最后把龙杀绝的电话号码传声告诉她,又道:“程小姐,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就打这个电话,能为你效劳乃是我的荣幸。”

程玉娇脸上立即绽开笑容,闪过一丝得意,最终那位正直热血、坐怀不乱的仁义大侠还是抵挡不住她的美丽,说出了的电话号码,以后就可以联络了,以她的美丽,只要有机会,定能把他的心俘虏。

这一边,龙少军心中也得意无比,程玉娇看自己的眼神充满着崇拜,这可是一个好兆头,小女生只要崇拜上某位英雄,跟着就会芳心失守,再后身体失守,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

今晚上虽然凶险无比,但得到的好处却是更多,首先是异能大幅度增长,如果不是吸收了招魂幡的黑暗能量,依靠他自己修炼,可能用十年时间阴阳和合神功也不可能从七级下层达到七级中层,这简直就是一笔意外横财。第二则是俘获了程玉娇这个天之娇女的芳心,这就是冒险得到了额外奖励,当然要好好接受,以自己的本事,不久后,定能让她变成自己的女人,龙少军得意地想着。

龙少军看了看越来越近的警车,对六女道:“有缘再见。”挥挥手,身体腾空而起,在空中滑翔近百米,落回地面,脚尖在地面一点,再次腾空而起,在空中做了几个高难度动作,引起六女一阵惊呼,再一闪,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龙少军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回到S市,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过,一时间竟不知该到哪里去,干脆在大街上漫步,最后看见路边有一个小吃摊,卖的是汤元,不过,说它是小摊也不对,因为小摊是一辆货三轮车改成的,也就是是一个流动的摊位,摊主是一个老头,大约六十多岁,身材干瘦,脸色有点带黄,额头上堆满皱纹,应该是长期劳累所致,在货三轮旁边还摆着一张折叠桌和几个小凳子,现在却没有顾客,觉得老人家一把年纪这么早就出来卖汤元,应该照顾一下他的生意,走到那里,坐下后,对老头道:“老人家,来一碗汤元。”

老头答应一声,开始煮汤元。

看着老头干瘦的身躯,龙少军问道:“老人家,你多大岁数了?”

老头道:“我今年六十五岁。”

龙少军道:“你这么大的岁数,每天还这么早来卖汤元,身体挺得住吗?”

老头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家里穷,我的孙儿今年读大学,学费又高,他父母只是一般的工人,工资又低,我只好出来卖点小吃,还能挣点钱。”

龙少军感到一阵伤感,想起自己,不久前,他家的情况与老头一家情况也差不多远,当然知道个中的心酸和无奈,点点头道:“老人家,你家在S市吗?”

老头道:“是啊,只是在郊区。”

龙少军问道:“你的孙儿叫什么名字,考上的是哪所大学?”

老头脸上闪过一丝自豪道:“我孙儿叫赵自宇,成绩可好了,考上了B大,虽然为他读书我们用光了所有的钱,还借了一笔债,不过,我的孙儿有出息,不久,他就能挣大钱了。”

龙少军又叹了一口气,这年头,大学生遍地都是,一百个大学生,只有那么几个可以挣大钱,其余的能挣点小钱就不错了,更惨的连工作都找不到,还要靠家里供养,家里条件好的还没有什么,但像老头这样的家庭,盼望的就是后代能挣钱,如果连工作都找不到,到时,一家人就会陷入困境。

不过,龙少军也不好打击老头,点头道:“不错,只要你们孙儿毕业,一定可以挣大钱的,到时,你们一家就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

老头脸上绽开欣慰的笑容,一时间那些皱纹好像也少了大半,整个人显得年青了十岁。

龙少军再次叹息起来,可怜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乃是每一个做长辈最大的心愿,Z国的传统之一就有这种望子成龙的心态,上辈不强下辈强,只有这样,才有希望,有了希望,才有动力,才能无怨无悔地奉献一切,才能延续家庭,延续一个民族。

老头盛满一碗汤元,放在龙少军面前的桌上,道:“小哥,你的汤元。”

龙少军对老头点点头,拿起筷子吃起来,同时,与老头有一句没有一句地闲聊着。

正吃着,一行人朝这边走来,龙少军侧头看了一眼,来人共有四人,当先一人,身高约有一米七六,长得雄壮魁梧,留着平头,穿着一件T恤,露出粗壮的胳膊,整个人显得杀气腾腾,凶悍无比,而跟在他身后的三名青年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上的小混混,穿着与众不同的衣服,头发也染成非黑色,走起路来一顿一顿,虽然不像书上写的那种黑社会小弟衣衫不整、斜眉歪眼,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老头一见那四人,身体一颤,脸上出现一丝惊慌。

龙少军问道:“老人家,他们是什么人?”

老头脸色发白,道:“他们是饿狼帮的人,收这几条街的保护费,我听一些人给我说过,他们收的保护很高,我一天收入并不多,想多攒一些钱给孙儿缴学费,所以一直都是很早就来卖汤元,这样,他们就碰不到我,我也不用缴保护费。”

龙少军点头,饿狼帮,他没有听说过,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帮派,在他眼里只算几只蚂蚁,不过,对于普通人,他们就是令人恐怖的大人物,谁也不敢惹他们。

“好啊,我说老家伙,你竟敢不经过我们饿狼帮的允许就在这里设摊卖东西,简直是找死!”四人已经来到摊位前,那名看上去是头目的青年并没有说话,说话的是后面一位小弟。

老头身体颤抖一下,道:“我,我只是趁早晨卖一两个钟头,并不知道要经过你们的允许。”

那名小青年狠声道:“老家伙,你不要在那里狡辩,你已经在这里卖了近半个月的汤月吧,一直瞒着我们,幸好昨天有人告诉我们,我们才能找你,嗯,按你这个流动摊位,先激一年的宣传费,哦,说明一点,缴的宣传也不是我们得,而是帮你在各处作宣传,让大家知道你早晨在这里卖汤元,这样,你的知名度有了,生意将会是蒸蒸日上,财源也将是滚滚而来,以后,你定会感激我们的。”

“啊!”老头傻眼了,本来强制被缴纳的黑社会保护会竟变成了宣传费,对他还有很大的好处,这从何说起。

另一名小弟走出来,道:“老家伙,现在,我们来算算你应该给多少宣传费,本来,按你这个小摊位,一个月给一百元就够了,现在,由于你有意隐瞒,就必须罚款,就多给一个月的宣传费,也就是一百元,另外,现在才五点过,我们为你们专门起来这么早,耽搁了我们的睡眠,这折失费就算一百元吧,一共三百元,立即交出来,不然,我们就砸了你的摊位!”说到这里,那名小弟的声音变成凶狠。

老头身体一个踉跄,差一点栽倒在地,声音沙哑道:“你们,你们简直是目无法纪,这是抢人,我不给!”

那名头领冷哼一声,身后两名小弟突然射出,一左一右挟住老头,另一名青年走到货三轮旁边,一脚踹出,货三轮已经栽倒一边,上面的炉灶、锅碗瓢盆、面粉芯子、糖、筷子全部飞了出去。

“你们这群恶贼,你们想干什么!”老头挣扎着,嘶叫着。

那名看上去是头目的青年道:“老家伙,这一带是我们饿狼帮说了算,你个快进火葬场的老家伙竟敢挑战我饿狼帮,简直是找死!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条是顽抗到底,我把你的家当全部砸烂,让你再也做不成生意,另一条路,就是给三百元钱,以后每月一百元的宣传费,我们放过你,并允许你在这里摆摊,你想选哪一条?”

“我,求求你们不要砸我的东西,我给你们钱!”老头也醒悟过来,三百元钱虽然多,但比起货三轮和一些做生意的家当来还差一点,他很明智地选择了给钱。

“老人家,这样才对嘛,你们两个还不快放开老人家,以后,他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不能对他不敬,另外,小张,你怎么这样鲁莽,把老人家赚钱的工具推倒了,这些家当也是我们赚钱的工具,砸烂了岂不是给我们自己过不去。”那名头目立即变得和蔼可亲。

那两名挟着老头的青年立即松手,一边赔罪,一边帮他整理衣服,那神态,简直就是在孝敬长辈一般。另外那个叫小张的小弟则扶起被推倒的货三轮,一边叫道:“老人家,对不起,是我错了。”一边开始整理那些还能用的东西。

两分钟后,老头的汤元小摊已经恢复如常,看上去,又可以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