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嫣然的一笑

床榻之上,少年闭目盘腿而坐,双手在赤裸在外的三寸鸡巴上摆出奇异的手印,那跨下之物,一呼一吸间,肉棒子一抖一抖着,而在淫之气的循环间,有着淡淡的白色气流顺着口鼻,钻入了体内,少年缓缓的用手抡着鸡巴有规律的摆动,锻造着它,此时那三寸的话儿微微有些膨胀

在少年闭目修炼之时,手指上那古朴的黑色戒指,因为顺着右手撮动在鸡巴上,再次诡异的微微发光,旋即沉寂……

「呼……」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少年双眼乍然睁开,一抹淡淡的白芒在漆黑的眼中闪过,那是刚刚被吸收,而又未被完全炼化的淫之气。

「好不容易修炼而来的淫之气,又在消失……我,我操!」沉神感应了一下体内,少年脸庞猛然的愤怒了起来,声音有些尖锐的骂道。

拳头死死的捏在又因此而萎谢的鸡巴上,半晌后,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身心疲惫的爬下了床,舒展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脚腕与大腿,仅仅拥有三段淫之气的他,可没有能力无视各种疲累。

简单的在房间中活动了下身体,房间外传来苍老的声音:「三少爷,族长请你去大厅!」

三少爷,萧炎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位哥哥,不过他们早已经外出历练,只有年终,才会偶尔回家,总的说来,两位哥哥对萧炎这位亲弟弟,也很是不错。

「哦。」随口的应了下来,换了一身衣衫,萧炎走出房间,对着房外的一名青衫老者微笑道:「走吧,墨管家。」

望着少年稚嫩的脸庞,青衫老者和善的点了点头,转身的霎那,浑浊的老眼,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惋惜,唉,以三少爷以前的天赋,恐怕早该成为一名出色的淫者了吧,可惜……

跟着老管家从后院穿过,最后在肃穆的迎客大厅外停了下来,恭敬的敲了门,方才轻轻的推门而入。

大厅很是宽敞,其中的人数也是不少,坐于最上方的几位,便是萧战与三位脸色淡漠的老者,他们是族中的长老,权利不比族长小。

在四人的左手下方,坐着家族中一些有话语权且实力不弱的长辈,在他们的身旁,也有一些在家族中表现杰出的年轻一辈。

另外一边,坐着三位陌生人,想必他们便是昨夜萧战口中所说的贵客。

有些疑惑的目光在陌生的三人身上扫过,三人之中,有一位身穿月白衣袍的老者,老者满脸笑容,神采奕奕,一双有些细小的双眼,却是精光偶闪,萧炎的视线微微下移,最后停在了老者胸口上,心头猛然一凛,在老者的衣袍胸口处,赫然绘有一弯银色浅月,在浅月周围,还有点缀着七颗金光闪闪的星辰。

「七星大淫师!这老人竟然是一位七星大淫师?真是人不可貌相!」萧炎心中大感惊异的撇了老着的裤裆处,只见那地方外表稀松平常,可内里居然隐藏着3寸粗7寸长的巨龙,老者有如此实力,竟然比自己的父亲,还要长出两寸来。

能够成为大淫师的人,至少都是名动一方的强者,那样的实力,将会让得任何势力趋之若鹜,而忽然间看见一位如此等级的强者,也难怪萧炎会感到诧异。

老者身旁,坐有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们的身上同样穿着相同的月白袍服,男子年龄在二十左右,英俊的相貌,配上挺拔的身材,很是具有魅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其胸口处所绘的五颗金星,这代表着青年的实力:五星淫者!

能够以二十岁左右的年龄成为一名五星淫者,这说明青年那锻炼鸡巴的天赋确实很不一般。

英俊的相貌,加上不俗的本钱,这位青年,不仅将家族中的一些无知少女迷得神魂颠倒,纷纷捂着跨下面红耳赤,就是连那坐在一旁的萧媚,美眸中在移向这边之时,也轻轻夹着双腿难耐的磨动。

少女虽然暗送秋波,不过这似乎对青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此时,这位青年正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旁的美丽少女身上……

这位少女年龄和萧炎相仿,让萧炎有些意外的,她的容貌,竟然比萧媚还要美上几分,在这家族之中,恐怕也只有那犹如青莲一般的萧熏儿能够与之相比,再瞧那女字冰冷着面容,却能让人感觉到那若隐若现肆溢的淫之气息,难怪这男子对族中的这些胭脂俗粉不屑一顾。

少女娇嫩的耳垂上吊有着绿色的玉坠,微微摇动间,发出清脆的玉响,突兀的现出一抹娇贵……

另外,在少女那已经开始发育的非常丰满的胸脯上,绘有三颗金星。

「三星淫者,这女孩……如果没有靠外物激发的话,那便是一个绝顶天才!」心头轻轻的吸了一口凉气,萧炎的目光却只是在少女冷艳的小脸上停留了瞬间便是移了开去,不管如何说,在他幼稚的外貌下,也是拥有一个成熟的灵魂,虽然少女很美丽,不过他也没闲心露出流口水的猪哥状来讨人嫌。

萧炎的这举动似乎有些让得少女略感诧异,虽然她并不是那种以为世界围着自己转的女孩,不过自己的美貌与气质如何,她再清楚不过,萧炎的这番随意动作,倒真让她有点意外,当然,也仅此而已!

「父亲,三位长老!」快步上前,对着上位的萧战四人恭敬的行了一礼。

「呵呵,炎儿,来了啊,快坐下吧。」望着萧炎的到来,萧战止住了与客人的笑谈,冲着他点了点头,挥手道。

微笑点头,萧炎只当做没有看见一旁三位长老射来的不耐以及淡淡的不屑,回头在厅中扫了扫,却是愕然发现,竟然没自己的位置……

「唉,自己这三寸鸡巴,在这家族中的地位,看来还真是越来越低啊,往日倒好,现在竟然是当着客人的面给我难堪,这三个老不死的啊……」心头自嘲的一笑,萧炎暗自摇头。

望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萧炎,周围的族中年轻人,都是忍不住的发出讥笑之声,显然很是喜欢看他出丑的模样。

此时,上面的萧战也是发现了萧炎的尴尬,脸庞上闪过一抹怒气,对着身旁的老者皱眉道:「二长老,你……」

「咳,实在抱歉,竟然把三少爷搞忘记了,呵呵,我马上叫人准备!」被萧战瞪住的黄袍老者,淡淡的笑了笑,「自责」的拍了拍额头,只是其眼中的那抹讥讽,却并未有多少遮掩。

「萧炎哥哥,坐这里吧!」少女淡淡的笑声,忽然的在大厅中响了起来。

三位长老微愣,目光移向角落中安静的萧熏儿,嘴巴蠕了蠕,竟然是都没有敢再说话……

在大厅的角落处,萧熏儿微笑着合拢了手中厚厚的书籍,气质淡雅从容,对着萧炎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望着萧熏儿那微笑的小脸,萧炎迟疑了一下,摸着鼻子点了点头,然后在众多少年那嫉妒的目光中,走了过去,挨着她坐了下去。

「你又帮我解围了,晚上我会报答你的……」嗅着身旁少女的淡淡体香,萧炎低笑道。

萧熏儿俏脸顿时羞红,浅浅一笑,小脸上露出可爱的小酒窝,纤细的指尖再次翻开手中那本古朴的书籍,小小年纪,却有一种知性的美感,眨动着修长的睫毛在书中徘徊了片刻,忽然有些幽幽的道:「萧炎哥哥在昨天之前三年没和熏儿单独坐一起了吧?」

「唉……现在熏儿可是家族中的天才了,想要做旁边的男人还不简单吗?」

瞧得少女有些幽怨的光洁侧脸,萧炎干笑道。

「在熏儿四岁到六岁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有人溜进我的房间,然后用一种很是笨拙的手法以及并不雄厚的淫之气,温养我的骨骼与经脉,每次都要弄得自己大汗淋漓后,方才疲惫离开,萧炎哥哥,你说,他会是谁?」熏儿沉默了半晌,忽然的偏过头,对着萧炎嫣然一笑,少女独有的风情,让得周围的少年眼睛有些放光。

「咳……我,我怎么知道?那么小,我们都还在地上爬呢,我哪知道。」心头猛的一跳,萧炎讪笑了两声,旋即有些心虚的将目光转向大厅内。

「嘻嘻……」望着萧炎的反映,萧熏儿小嘴泛起了柔和的笑意,目光转移到书籍之上,口中似乎是自喃般的淡淡道:「虽然知道他是好意,可熏儿不管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吧?哪有偷偷摸女孩子身体的道理,若是熏儿寻出了那人,哼……」

嘴角裂了裂,萧炎嘴里小声都囔着「不知昨晚谁挨操的哭爹喊娘的还提小时候……」

「你说什么?」萧熏儿脸色一片羞红声音颤抖怪叫道

「没什么!没什么!」

大厅中,萧战以及三位长老,正在颇为热切的与那位陌生老者交谈着,不过这位老者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每每到口的话语,都将会有些无奈的咽了回去,而每当这个时候,一旁的娇贵少女,都是忍不住的横了老者一眼……

倾耳听了一会,萧炎便是有些无聊的摇了摇头……

「萧炎哥哥,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就在萧炎无聊得想要打瞌睡之时,身旁的熏儿,纤指再次翻开古朴的书页,目不斜视的微笑道。

「你知道?」好奇的转过头来,萧炎惊诧的问道。

「看见他们袍服袖口处的云彩银剑了么?」微微一笑,熏儿道。

「哦?」心头一动,萧炎目光转向三人袖口,果然是发现了一道云彩形状的银剑。

「他们是云岚宗的人?」萧炎惊讶的低声道。

虽然并没有外出历练,不过萧炎在一些书籍中却看过有关这剑派的资料,萧家所在的城市名为乌坦城,乌坦城隶属于加玛帝国,虽然此城因为背靠魔兽山脉的地利,而跻身进入帝国的大城市之列,不过也仅仅只是居于末座。

萧炎的家族,在乌坦城颇有份量,不过却也并不是唯一,城市中,还有另外两大家族实力与萧家相差无几,三方彼此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也未曾分出胜负…

如果说萧家是乌坦城的一霸,那么萧炎口中所说的云岚宗,或许便应该说是整个加玛帝国的一霸!这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也难怪连平日严肃的父亲,在言语上很是敬畏。

「他们来我们家族做什么?」萧炎有些疑惑的低声询问道。

移动的纤细指尖微微一顿,熏儿沉默了一会,方才道:「或许和萧炎哥哥有关……」

「我?我可没和他们有过什么交集啊?」闻言,萧炎一怔,摇头否认。

「知道那少女叫什么名字吗?」熏儿淡淡的扫了一眼对面的娇贵少女。

「什么?」眉头一皱,萧炎追问道。

「纳兰嫣然!」熏儿小脸浮现点点古怪之意,斜瞥着身子有些僵硬的萧炎。

「纳兰嫣然?加玛帝国狮心元帅纳兰桀的孙女纳兰嫣然?那位……那位与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萧炎脸色僵硬的道。

「嘻嘻,爷爷当年与纳兰桀是生死好友,而当时恰逢你与纳兰嫣然同时出生,所以,两位老爷子便定了这门亲事,不过,可惜,在你出生后的第三年,爷爷便因与仇人交战重伤而亡,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萧家与纳兰家的关系也是逐渐的浅了下来……」熏儿微微顿了顿,望着萧炎那瞪大的眼睛,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接着道:「纳兰桀这老头不仅性子桀骜,而且为人又极其在乎承诺,当年的婚事,是他亲口应下来的,所以就算萧炎哥哥最近几年名声极差,他也未曾派人过来悔婚……」

「这老头还的确桀得可爱……」听到此处,萧炎也是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纳兰桀在家族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说的话,一般都没人敢反对,虽然他也很疼爱纳兰嫣然这孙女,不过想要他开口解除婚约,却是有些困难……」熏儿美丽的眼睛微弯,戏谑道:「可五年之前,纳兰嫣然被云岚宗宗主云韵亲自收做弟子,五年间,纳兰嫣然表现出了绝佳的修淫天赋,更是让得云韵对其宠爱不已……当一个人拥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力量时候,那么她会想尽办法将自己不喜欢的事,解决掉……很不幸的,萧炎哥哥与她的婚事,便是让她最不满意的地方!」

「你是说,她此次是来解除婚约的?」

脸色一变,萧炎心头猛的涌出一阵怒气,这怒气并不是因为纳兰嫣然对他的歧视,说实在的,对面的少女虽然美丽,可他萧炎也不是一个被下半身支配心智的色狼,就算与她结不成秦晋之好,那萧炎也顶多只是有些男人惯性的遗憾而已,可如果她真的在大庭广众下对自己的父亲提出了解除婚约的请求,那么父亲这族长的脸,可就算是丢尽了!

纳兰嫣然不仅美丽娇俏,地位显赫,而且天赋绝佳,任何人在说起此事时,都将会认为他萧炎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成,却反被天鹅踏在了脚下……

如此的话,日后不仅萧炎,就算是他的父亲,也将会沦落为他人笑柄,威严大失。

轻轻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萧炎那藏在袖间的手掌,却已是紧紧的握拢了起来:「如果自己现在是一名淫师,谁又敢如此践踏于我?」

的确,如果萧炎此时拥有淫师实力,那么,就算纳兰嫣然有着云岚宗撑腰,那也不可能做出如此行径,年仅十五岁的淫师,嘿,在淫气大陆这么多年的历史中,可唯有那寥寥数人而已,而且这几人,都早已经成为了淫气修炼界中的泰山北斗!

一只娇嫩的小手,悄悄的穿过衣袖,轻轻的按着萧炎紧握的手掌,熏儿柔声道:「萧炎哥哥,她若真如此行事,只是她的损失而已,熏儿相信,日后,她会为今日的短浅目光后悔!」

「后悔?」嗤笑了一声,萧炎脸庞满是自嘲:「现在的自己,有那资格?」

「恩,日后她必定后悔,因为昨晚萧炎哥哥的表现即使连我都败下阵来……」熏儿羞答答的小声道。

「额!」萧炎尴尬的摸摸鼻子。

「熏儿,你对他们似乎知道得很清楚?你先前所说的一些东西中,或许就是连我父亲,也不知道吧?你是如何得知的?」轻摆了摆手,萧炎话音忽然一转,问道。

熏儿一怔,却是含笑不语。

望着熏儿的躲避态势,萧炎只得无奈的撇了撇嘴,熏儿虽然也姓萧,不过与他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而且熏儿的父母,萧炎也从未见过,每当他询问自己的父亲时,满脸笑容的父亲便会立刻闭口不语,显然对熏儿的父母很是忌讳,甚至……惧怕!

在萧炎心中,熏儿的身份,极为神秘,可不管他如何侧面询问,这小妮子都会机灵的以沉默应对,让得萧炎就算有计也是无处可施。

「唉,算了,懒得管你,不说就不说吧……」摇了摇头,萧炎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因为对面那在纳兰嫣然不断示意的眼色下,那位老者,终于是站起来了……

「呵呵,借助着云岚宗向父亲施威么?这纳兰嫣然,真是好手段呐……」萧炎的心头,响起了愤怒的冷笑。

……

第二天早晨萧家硕大的练淫气院中汇集了全家族的精英弟子,萧家每天早晨都会有早课,便是修炼体内淫之气,每代皆然如此,传到这里也不知道是第几代了……

族长对族人来说总是象征着绝对的权威,甚至比远在天边的皇帝都要尊敬。

所以当萧战宣布与纳兰家的结果前是没人会有意义的,这人情冷暖萧战早以司空见惯,撇了家族众人眼便离去了。

「喂,怎么办族长好象很生气啊!」萧媚对旁边另一个族中女生说:「这次好难,族长如此生气肯定不会让我们出外历练淫之气的?」

「确实很麻烦诶。」那女生说:「要是不出外历练,萧媚姐姐如何能成为家族的骄傲呢?」

「那怎么办……?」萧媚转向站在一边姐姐道:「萧玉姐姐,你一定有办法吧?毕竟你才是家族年轻一代最强者。」

「办法是有一个!」萧玉微红着脸说:「但是不晓得有没有用?」

「真的没?快告诉我,什么办法?」萧媚兴奋的握着后者的手撒娇道:「好姐姐,你就告诉人家嘛。」

「出去历练不会自己去吗?」此时纳兰嫣然走了进来冷冷地道:「想靠裙带关系?!咳咳……」

萧媚和萧玉面面相觑,萧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萧媚等纳兰嫣然离开后,对着她的背影作了要打的动作,小声说:「最讨厌这小钮了!笨蛋,不就是淫之气高点做了云岚宗的弟子嘛,有什么了不起!」

纳兰嫣然因为这两天水土不服,云岚宗与乌坦镇颇远路上染了风寒,咳个不停。

刚才坐在萧媚旁的女生也走过来,说:「别理她,人家可是云岚宗的弟子…

…与我们萧家确实没的比,唉唉,对了,我有听别的弟子说啊,我们这个萧战族长,过几天可能会封闭宗门啊……」

「啊!封闭宗门……你别吓我!」萧玉很担心。

「真的!」那女生说:「人家说的,他被云岚宗的家伙气的不轻啊,说要闭关苦修淫之气来年再出这口恶气,族长都闭关了当然封闭宗门啦,我们又怎么出外历练呢?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不是,听说被纳兰家气的啊……」又有人说。

这种小道消息女孩子可有兴趣了,马上绘声绘影地交换起情报,自然免不了加油添醋,无事生非一番。

「好了!好了!」半天没吭声的萧炎实在听不下去:「好好做早客吧,做完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三少爷你应该知道的最清楚吧?令尊到底闭关吗?」那女生问。

「唉。」萧炎一时语塞,顾左右而言他:「这个……还真不清楚。」

「一点诚意都没有。」那女生说:「别老黏着人家萧薰儿,我们这些女弟子其实也不错的!偶而约约我嘛……」那女孩骚浪的抛了个眉眼,心想鸡巴虽然小,但怎么说也是族长的儿子,勾搭上总比没有强。

萧炎赧涩的看了看萧媚和萧玉,赶紧收起正锻炼的三寸的小鸡鸡,萧媚机灵的很,提议说:「好了,一起吃饭吧!顺便再讨论下历练之事。」

这最后一句是问萧玉的,毕竟萧玉才是众弟子的首领,此时后者微点头说:「嗯。」

众人纷纷收起淫之气,到家族中的食堂胡乱吃了些东西。

萧媚拉住萧玉:「萧玉姐姐,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行不?」

她将她的想法告诉萧玉,萧玉听着,时而摇头,时而点头,萧媚说完了,问道:「我们就这样干……呵呵?」

「这样不好吧?」萧玉很迟疑,萧媚是提议去拜访萧战。

「放心吧,我的好姐姐!」萧媚说:「族长虽然严谨些,但是没人的时候嘛……哼哼,包准妥当。」

「但是……但是……」萧玉微沉着脸说:「为什么非要与我一起去?」

「哎呀!」萧媚挽住她的手:「你是弟子中的领头人,你说起来比较有说服性嘛……」

「不过……不过……」萧玉不放心。

「没关系的。」萧媚拉她:「去啦!天好黑哦,好像要下雨,我们快点走吧。」

天真的很黑,乌云压顶,空气十分沉闷。萧玉向来是有主见之人,可被萧媚连哄带骗,将她拖着走,来到族长的房间外。

「好像是这一间。」萧媚跳上门阶,轻敲房门。

「还是不要去啦……」萧玉心里七上八下的想反悔。

「都来了啦!」萧媚又敲了一阵。

「这样说不定……族长反而不高兴呢……」萧玉苦着脸。

「不会的。」萧媚再敲了第三次门。

「好像要下雨唉……不如……就怎么回去吧!」萧玉随便找藉口。

「谁在外面?」可是来不及了,门已经打开来:「唔,你们……」

「族长大人!」萧媚本就娇媚人如其名般露了个笑脸。

「找我什么事吗?」萧战穿着单薄的练功服,裤裆处顶的老高。

「族长大人。」萧媚拉着萧玉的手轻撇了下萧战的裤裆处:「对不起,您在修炼啊?真抱歉……是这样,我们刚刚在修炼上有一两处地方搞不懂,两个人又讨论不出结果,可以……问问族长大人吗?」

萧媚说得好像跟真的一样,萧战很难推辞,身为家族师长者所谓传道授业解惑者,他抓了抓脑袋说:「好……好啊……好是好……但别待太久!」

萧媚的第一招成功了,她对萧玉使了个眼色,俩人手牵手一起跟在萧战后面走进屋里。

「恩。」萧战老脸一红说道:「屋子里有点凌乱吧?」

「噗嗤……」萧媚和萧玉笑的花枝招展。

这屋里哪是乱了一点,简直是乱了七八九十一百一千点。

屋子本来就很旧,可是一进门,就有一种单身男人特有的臭味,门旁是乱成一堆的杂物,大厅里衣服和杂物到处散堆,桌子上有修炼书籍有床单还有杯盘碗筷,唯一的小空位放着一碗素面,正在热腾腾的冒着白烟。

「你中午吃这个啊?族长。」萧媚问,而且和萧玉转头四下打量这不可思议的房子。

「呵呵……」萧战除了傻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啊!」萧媚说:「那你先继续吃啊,我们等一下再问。」

「唔……这个……」萧战变得傻呼呼的,和平时在人前做为族长的权威的模样完全不同。

「吃啦吃啦。」萧媚牵着萧玉的手:「萧玉,来……」

她们往屋后灶房走去,萧战呆了一会儿,坐下来继续吃他的素面,不过眼睛还是不安的瞄着灶房那边。灶房传来隐约的水声,还有叮叮冬冬的其他声音,不久萧玉出来了,提着一只竹篮子来捡零零落落的那些碗筷。

「唉……那个……」萧战觉得很不好意思,正想说些什么。

「吃你的面,族长。」萧媚也出来了,提着一只更大的篮子。

萧战像是幼稚的小书童般,乖乖地夹起他的面,做错了事般默默的吮着。

萧玉端了篮子回去灶房,萧媚则站到桌子旁边,把带着汗味的衣服一件件丢进篮子里。

萧战边吃着面,边看着萧媚,萧媚专心的收拾连瞧都不瞧他。萧战眨着眼,心头酸酸的。

萧媚侧蹲在那儿,不盈一握的柳腰和挺俏的小臀成一条完美的曲线,萧战盯着这充满青春活力的族人,有些发愣。

「吃面啦,族长是大笨蛋。」萧媚羞红了脸下意识对族长到说。

萧战大梦初醒,这族中的小辈居然叫自己笨蛋,要是以前早就大发雷霆了,而此刻被叫作笨蛋反而有点脸红,恰好萧玉又拎着竹篮子出来,冲他淡然一笑有些尴尬。

「轰隆……」外面猛的打起一道响雷,吓得萧玉「呀」的缩了一下,接着就听到哗啦啦的雨声。

「下雨了呢……」

萧媚问萧战:「族长大人挫衣扳在哪里呢?」(龙肆:古代是用这个吧?哈哈)

「灶房后门出去就看到了……」

萧媚对他嫣然一笑,转身往后头去,萧战心头又是一阵失落。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族中的小辈自己居然有这种情绪,萧玉把桌子上剩余的杂乱东西一扫,都推到竹篮子里,也回到屋后头去了。

雨下得很大很大,萧战心神不宁的又捞起他的面来吃,却听到「叮当」几声脆响,还有两个小辈的惊呼声,他连忙将将素面吐出来,站起呼啸而出:「萧媚!萧玉?」

「没……没事……」这是萧媚的回答。

萧战的身影已经在灶房之外,萧媚和萧玉就从灶房走出来了,两人身上都湿透了半边。萧媚吐了吐红舌笑道:「开后门的时候撞在一起了,打翻了木桶……」

她们拍着身上的水,萧玉白色的修炼服还有一大片泥渍。萧媚和萧玉正在整理间,敲门声又突然响起。

萧战望了望她们俩,又望了望门,才放下筷子,往大门走去。

「何人?」萧战将门打开。

门口站的是纳兰嫣然,她被雨淋得全身都湿淋淋的。

「萧伯伯……」她才开口,又闭上嘴,原来她看见屋里的萧媚和萧玉。

气氛一下子僵硬起来。

萧战眼神中有些恼怒,昨天在大殿上为了儿子与他们不愉快的谈话,现在还耿耿于怀,可是毕竟是后辈也没说什么,此时才想起应该叫纳兰嫣然赶快进来,萧媚就开口了:「啊,纳兰小姐,怎么淋得这么湿,快进来!」

萧玉先是瞪着萧媚,像似在说她怎么来了?不过马上也反应过来,随着说:「是啊,纳兰小姐快进来吧,别着凉才好?」

她跑到门口拉着纳兰嫣然走进来:「哎,你不是还在咳嗽吗?淋成这样……」

萧战让开位子,还真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今个来的都是年轻貌美的小辈?

「族长大人还在用午饭,我们刚好帮他收拾一下……」萧媚转头对萧战说:「你看,我们三个都湿透了,有没有衣服让我们换呢?」

「炎儿他娘都死这么久了,我怎么会有衣服让你们换……」萧战关上门,搔着头说。

「您的衣服可以嘛?我们先把湿衣服换下来。」

「修炼服倒是有几件……」

「要乾净的哦。」萧媚想起搓衣扳上那一堆臭衣服。

「干净的干净的。」萧战说:「在房间里,我带你们去。」

萧战拉开了自己的卧室把手,里面虽然也没整齐到哪里,不过比起大厅是好多了。萧媚走进去,萧玉拉着纳兰嫣然,纳兰嫣然有一点扭拟,还是一起进去了。

萧战在衣橱里翻出几件修炼服,果然都是乾净的,萧媚相当满意。

「族长有烧碳的暖炉吗?」萧媚又问。她和萧玉只是衣衫湿了,这暖炉显然是替纳兰嫣然要的,纳兰嫣然嘴唇动了一下,好像要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

「有有……」萧战点着头:「等一下,我去拿。」

说着将练功服摆在床头,他就走出房间。

房间因为萧战的离开而安静下来,连外面也安静下来,萧玉看着床边的窗户说:「雨变小了……」

「咳……」纳兰嫣然说:「你们……在这里作什么?」

「那你又来作什么?」萧媚甜甜地笑着,用手去轻抚纳兰嫣然的发稍。

纳兰嫣然偏过头冷声道「哼,你们果然是来羡殷勤的,我是来……我来作什与你们何干!?」其实纳兰嫣然是为昨天的卤莽来道歉的,毕竟纳兰家和萧家怎么说以前也是世交。

「啊,我们赶快换衣服吧!」萧玉说。

萧媚应了一声,自然大方的脱去湿衣服,萧玉比较含蓄一点,背对着两人,也解开衣扣,纳兰嫣然则动也不动,甚至不看俩人。

「萧媚,你身材真好。」萧玉说。

萧媚将外衣裤及修炼袜脱下,正要脱亵衣时,见到萧玉已经要穿修练服了,不禁问说:「你里面还穿着湿衣服作什么?」

「哦!」萧玉便又将青裳脱下,也正要脱亵衣,俩人都只剩下小小的三角裤,露出白嫩嫩的乳房。

「姐姐你身材也不错啊!」萧媚趁萧玉穿回修炼服的空档,顽皮地伸手在萧玉粉淡的乳头上拨了一下。

「唉育!」萧玉连忙闪身躲避,却一家伙撞进萧战的怀里。

刚才房间门也没关,萧战抵着头将暖炉放在脚边,抬起头站在门口:「暖…

…暖炉……」

「谢谢……」萧媚修炼服扣子也没扣,跳过来将水桶般的暖炉拉了进来,然后将满脸通红的萧玉拉出萧战的怀抱,「碰!」一声将门关上。

萧战的鼻子和门板只差两公分,他还没来得及走开,房间门又拉开了,萧媚探出半个身体问:「还有手绢吗?」

萧媚这小魔女,衣扣同样没扣,圆滚滚的半边酥乳颤巍巍的抖着,萧战的喉头困难地吞咽着口水。

「我……我去拿……」他说。

「碰」的,门又关上了。

萧玉红着双颊,把衣扣一一扣好,萧媚拿着提着暖炉走到纳兰嫣然旁边,她还是穿着湿衣服动都没动。

萧媚说:「好了,别别扭了,来,坐这里把衣服换了烘一下吧,云岚宗的人可不能在我们这出事……」

纳兰嫣然虽然听她的话在床头坐下来,却没有要脱衣服的意思。

「扣扣」门上传来敲门声,萧战在外面说:「手绢……」

萧玉看了萧媚一下,萧媚对她使眼色,萧玉赤着脚走去开门,接过毛巾拿去给萧媚,回头看见萧战还傻在门口,就说:「族长大人,你的面不是还没吃完吗?」萧媚抛了个媚眼,果然叫萧『媚』这媚眼抛的相当给力,她似笑非笑道

「啊!对了!」萧战被挑逗的面红耳赤,灰溜溜转身就想走

「族长大人,我也还没把碗洗好呢。」萧玉走到门口,把萧战拉走开,同时将门带上了。

房间里就只留下纳兰嫣然和萧媚。

萧媚将手绢摊开,蹲在床上,从背后替纳兰嫣然搓洗着头发,替她擦去满头的雨水,然后猛然伸手到纳兰嫣然的胸前,把她的胸衣解开,轻轻的褪下来,俩人都默默无语。

「云岚宗的人果然不凡,好细腻的皮肤哦。」萧媚拉下纳兰嫣然亵衣时说。

纳兰嫣然甩了甩头发,还是没有说话。萧媚将一件修炼服披到纳兰嫣然身上,跳下床来要去脱她的长裙,纳兰嫣然突然一张俏脸涨得通红道「萧媚小姐,这样不好,还是我来吧……」

萧媚不理她,仍然将她的裙子脱去,纳兰嫣然把手掌遮在亵裤上,这内裤是宗们上层的修炼材料,屁股那一面是透明细纱。

萧媚格格笑着,伸手摸在她的屁股上,说:「哎呀!云岚宗的人真厉害诶,连这里都湿掉了啦!」

说着又要去脱她的亵裤,纳兰嫣然这回死活都不肯了,萧媚站起身来,笑着脱掉自己的亵裤:「傻丫头,我的也湿了,穿着多难过啊。」

失去了亵衣的遮盖,纳兰嫣然明显是看见萧媚黑幽幽的山谷,萧媚将亵衣往腰间掀开,娇艳欲滴的曲线全部露出来。她对纳兰嫣然说:「怕什么?虽然不是云岚弟子,但是我们萧家女子身材可不比你差哦!」

纳兰嫣然忍不住咳了两下,咬着牙,但紧紧的拉住亵衣遮住身体。

萧媚没再笑她,只是蹲下来替她脱去布靴,又缓缓将暖炉取来,煤炭早以烧红,蹲坐到纳兰嫣然背后,帮她烘着头发。萧媚如此献着殷勤也有些小目的,跟纳兰家搞好关系总是有好处的。

温暖的炉火热浪烘烤在纳兰嫣然冰冷的发丝上,俩人不再说话了,直到萧媚将她的头发完全烘乾,纳兰嫣然猛的又咳起来,而且咳个不停。萧媚替她拍着背,她轻轻摇摇手表示不要紧。

萧媚走下床,随便扣上两颗扣子,抓起地上那一堆湿衣服,轻声地离开房间,过了一会儿,她又进来,手上端着一杯温水。

「族长这里有治寒药诶,一定是城里的淫药师大人们做的!你要吃吗?」萧媚摊开手掌,有一颗红色的散发着淫气的药丸。

纳兰嫣然点点头,也不做作接过来吞下,并喝了一口水。

萧媚坐到纳兰嫣然旁边,对着她的脸一直看。

「萧玉呢?」纳兰嫣然被看的俏脸微红顾左右而言他的问。

「还在整理灶房吧?这丫头总是那么认真的」萧媚又道:「说真的,纳兰小姐你可真漂亮,与我们家萧炎很配呢!」

纳兰嫣然随即冷下了脸,眼睛撇像窗外沉没不语。

「好象雨停了诶……」萧媚吐吐舌头,也不多说眼睛望着窗外说:「来窗头坐坐吧!」

萧媚拉着纳兰嫣然,打开窗户,肩并肩在床上跪着,双肘架在窗台上,窗外是一片很小很小的园子,围着密密麻麻的木兰花,雨过之后满园春色煞是好看。

「嗯……纳兰小姐我们这边的空气比云岚山清晰吧?。」萧媚说。

「萧媚。」纳兰嫣然轻声道:「那个……对不起!」

「什么?」萧媚问。

纳兰嫣然摇摇头,没有再说。萧媚白眼瞪她,一招回马枪手掌轻拍在她的屁股上。

纳兰嫣然惊呼一声,才记起她只穿着几乎是透明的亵裤,而萧媚连裤子都没穿,两人还翘着屁股在这里看窗景,萧媚搂着她的肩,一起笑得花枝乱颤。

「自从你来萧家后,我们都没说过话哦……」萧媚说。

「嗯。」

「唔,你如此对待萧炎,难道你有心仪的对象了吗?」萧媚突然问。

「……」纳兰嫣然想了半天还是没有那么一个人,又红了脸:「干嘛问这个?」

「有没有嘛?」

纳兰嫣然一下子答不上来,她有心仪的男子吗?好象是没有,可是回答没有又好像有点儿丢脸。

「算是有吧!」纳兰嫣然望回远方。

「算是?」萧媚沉吟着:「那是什么?……」

「什么什么啊?」

「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是你心儿太高了吧?还是你喜欢女生啊?」

「别瞎说了,给人听了去,岂不是要羞死……」

「我哪瞎了……」萧媚将头靠在纳兰嫣然肩上。

「……」纳兰嫣然说:「喂,你不要这样……」

「我怎样?」萧媚说:「怎么云岚宗的人儿,靠一下也不行啊?」

「不是啦……我不是说这个啦……我是说……」纳兰嫣然说:「你不要这样嘛!」

「我怎样了?」

「你别偷偷摸人家啊!」

「我哪有偷偷摸你啊?」萧媚摇着双手满脸疑惑:「我的手在这里啊!」

纳兰嫣然狐疑地回过头,发现自己屁股后面,除了薄薄的亵裤外,还有一团毛绒绒的黑影,并且在上下左右蠕蠕移动。

「啊……」纳兰嫣然突然倒抽了一口凉气。

「啊……」萧媚随着也看见了那东西,她往连忙运起淫之气,七段淫之气澎湃而出,飞快地向那东西拍去,那黑影被抛出床外,落到地上,原来是只肥大的黑色老鼠,简直有两个巴掌大,萧媚趴落床缘,检起一只鞋子,「啪」的一声酝酿淫之气下的一只鞋,生生拍扁了那只灰毒鼠。

「唉……唉……那是灰毒鼠,1阶魔兽」纳兰嫣然吓得直哆嗦:「它……它……它咬了我……」

「咬到哪里?这种灰毒鼠没什么攻击力,但是身有巨毒来的。」萧媚弯下腰来。

「咬我……咬我屁……屁股……」纳兰嫣然快要哭出来了。

「啊?纳兰小姐别怕,让我瞧瞧……」萧媚安慰她:「上身低下去点啦!」

纳兰嫣然伏回窗台,将屁股翘高,萧媚看了一下看不出异样,便将她的亵裤褪到大腿,纳兰嫣然本来想阻止,又不知那该死的灰毒鼠到底对她作了什么,只好让萧媚将它脱下。

「有一条线诶……」萧媚看着那里认真的说。

萧媚俏皮的撇撇嘴,吐吐舌头,将手在纳兰嫣然晶莹的小肉穴上磨了一把,娇「媚道感觉到没有,就是这条肉缝诶!」

「要死啦,这条缝你没有吗?」顿时纳兰嫣然额头挂下了无数黑线。随即连忙道「快认真帮人家看看嘛……」

有一条红红细丝的般的抓痕从纳兰嫣然的臀摆斜划到右边屁股,萧媚猜测那是她将灰毒鼠拍开时,被它的尖爪抓出来的。

「怎么办?好象有毒诶?屁股热起来了啦!」纳兰嫣然都快要急哭了。

「我运功再帮你检查看看……」

萧媚再仔仔细细的检查一翻,没有红肿也没有破皮。

「有没有痛啊?」萧媚用指头沿着细痕轻轻摸着。

「那里……没……没有。」纳兰嫣然说。

「那这里呢?」萧媚又将手指在她阴户上摸了一把

「废话……那里哪里会痛啊!那里只是痒啦……」

萧媚又来回问她两次,纳兰嫣然都不会痛,萧媚觉得那倒霉的灰毒鼠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就放了心,看着纳兰嫣然挺翘滑腻的香臀,嘴角不免起了顽皮的笑容。

「可是你这里很红唉……」萧媚故意说,同时用指头在其阴户上缓缓陷进那泥泽。

「笨蛋啊……人家是少女那里当然红啦……难不成是黑色的嘛?……」纳兰嫣然大羞。屁股连连扭动,想将那阴户中的指头抽离说。

「糟糕……纳兰小姐……」萧媚说,食指和中指动个不停:「这儿也有。」

她将指头挑逗着纳兰嫣然屁眼皱摺的边缘地带,纳兰嫣然毛骨悚然起来,浮出阵阵鸡皮疙瘩。

「萧媚……你……」

「别动,云岚中的小姐,屁眼要被咬了怎么办?」萧媚有些好笑又吓唬道:「乖,让姐姐我再看看……」

纳兰嫣然的屁眼周围长着几支细细的耻毛,萧媚猜纳兰嫣然自己也不知道,她轻抽着其中一根,纳兰嫣然忍不住哼出来,脸蛋儿红得娇艳欲滴。

「哎哟,好奇怪哦!女生的屁眼还长毛的?以前帮男生口交时发现,他们的屁眼才长毛的呢!」

「嗯……哎哟……你到…底…在做什么啦?你这个小骚货帮男人口交,干嘛对我说啦!」

「姐姐在帮你检查啊。」她说:「嫣然别怕我在往下看看……」她笑着又说此时不知不觉间称呼也亲密了许多。

再往下看,就要到那桃源胜地了,纳兰嫣然的脸红得几乎可以蒸个蛋。

「不……不要……那该死的老鼠……不会咬到我小穴吧?」

「谁知道呢?」萧媚调皮的说:「还是看看比较妥当。」

萧媚猫伏在纳兰嫣然肉臀后,用食指指头,轻柔的拨动贴在阴唇边上的阴毛,而纳兰嫣然的阴唇因为刺激的缘故,漫漫的充血起来一片娇嫩,而银色的水滞也点点晶莹。

「纳兰嫣然……」

「什……什么。」

「阴户有被人摸过吗?」

「恩?摸过啊!」

「什么?被谁摸过啊?」

「你现在不是在摸吗?」

「哈哈…好好笑哦!我问你不是这个啦…那我也该得意了……你淫之气的根本小嫩穴居然被我摸了!」萧媚把她的毛儿拨开了重重的在她阴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