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盘丝洞中风光好

秦风及四十一名手下失踪之事迅即惊动招贤庄,大批人马立即出动寻他,城民也热心地寻找着

不久,民宅的六具尸体已经被找到,现场只有-些足印,尸体皆是一指毕命,凶手显然又高明又狠毒。

侯昭贤赶到现场,便仔细的检查着。

半个时辰之后,有人发现清水湾旁的倒痕迹,接着毁尸之痕迹亦被人找到啦!

侯昭贤一赶到,便下令掘土。

不久,他们由尸水的渗透范围研判尸体甚多,他们进一步勘察林中之痕迹,便发现来过不少人。

而且靴印之中有类似民宅内之靴印哩!

他们立即小心的检查及研判着。

天黑之后,他们一返庄,立即秘密会商着。

一阵喜事变成此种局面,真够他们头疼的。

戌中时分,丐帮弟子递传告知朱天民诸人在二百里外之黑洞镇用膳,侯总管立即道:“他们似乎走得太慢些?”

侯昭贤沉声道:“若是他们之杰作,他们必会由山道赶路,带派人沿清水湾北上之山道搜查。”

“是!需否查查他们尚剩多少人?”

“对,他们原有七十人,若是他们下的手,必会减少人员。”

侯总管立即亲自带人离去。

立见侯氏道:“甄强公子曾离庄两次,他是否有嫌疑?”

“这……咱们再研究一下吧!”

立听侯佩仪道:“不可能吧!他离庄之时间皆不符拚斗之日时,而且他离庄这时间也甚为短暂呀!”

“有理!”

侯氏道:“秦风若死,朱边章又离庄,甄强该夺魁吧?”

“暂搁此事吧!?

三人立即忖着。

甄南仁却悠哉的用膳及品茗着。

天亮之后,侯总管返庄道:“禀庄主,山道的确有足迹,而且人数颇多,更延伸过二座山头哩!”

侯昭贤沉声道:“据丐帮覆告朱天民只带四十二人投宿于黑河镇,他们的嫌疑已经更明显啦!”

“禀庄主,咱们该如何向秦家堡交代”

“吾已托丐帮函告春堡主,内容包括秦风带人不告而别及清水湾畔之拼斗和灭尸痕迹哩!”

“你今日就会同官方勘察两处现场,不过,暂时别提及朱家涉嫌之事,以免同时得罪朱秦二家。”

“是!”

“比武之事,今日吾集甄强诸人作个了结,你通知他们于辰初在大厅侯吾,吾自有对策。”

“是!”

“下去吧!辛苦啦!”

侯总管立即应是离去。

辰初时分、甄南仁十一入在厅中坐侯不久,侯昭贤立即入内道:“有劳各位久侯,且容吾先致歉一番。”

说着,他立即拱拱手。

众人立即起身还礼。

侯昭贤:“据报,城内民宅有六人遭杀,凶手判系武林人物,若清水湾亦发生杀人灭尸之事,亦系武林人物之杰作。”

“秦公子及其亲人自昨天离庄之后,一直不见人群,吾已函告秦堡主前来,故请各位公子稍留一段时日。”

立见赵魁道:“在下无意问魁,可否先告辞?”

“公子何不稍留数日。”

“抱歉!”

“凭心而言,此二处凶杀案可能和敝庄比武招亲有关,更可能和朱秦二位公子昨日之冲突有关。”

“吾希望各位留下来向秦堡主作证,以免秦堡主日后任意迁怒,甚至会波及各位公子哩!”

秦雷之火爆举世闻名,赵魁立即同意留下。

其余之人亦同意啦!

侯昭贤道过谢,方始离去。

甄南仁一返房,便研究玉扇公子及秦风之招式。

午后时分,侯总管一逼庄,立即向侯昭贤道:“禀庄主本城今早即谣传甄公子杀人,属下循线追查,竟是青城弟子所述。”

“属下见过祝荣海,据其表示民宅内之靴印及清水湾林中之靴印和断木痕迹,颇似甄公子所为。”

“会有此事,你睢过现场吗?”

“瞧过,墙内及宅内确有相似之靴印,不过,尚须比对,至于清水湾畔之断木痕迹则难以确定。”

“若真是如此,他为何会和朱家合作?”

“属下亦纳闷,按理说,朱公子趁危取胜,甄公子不会和他们合作,属下亦以此种理由驳斥祝荣海。”

“此事若传入秦家耳中,必对甄公子不利,宜早谋对策。”

“可否派人四处驳斥祝荣海之言?”

“也好,反正大家皆知祝荣海记恨在心及多次挑战哩!”

“是的!不过,若是甄公子所为,本庄反恐不妙。”

“吾不相信他会如此做。”

“是!”

“辛苦了,歇息吧!”

侯总管立即行礼退去。

侯氏低声道:“我不相信甄公子会和朱家合作。”

“是呀!”

他们在此地研究,月狐却和田欣、田娃各带五十名少女分批南下,因为,她们打算截杀秦家堡之人,俾了断此事。“五天之后,她们已经率一百人投宿于镇甸中,她们会合之后,便在深夜展开行动。

秦家堡之人分别投宿三家客栈,她们集中进攻秦雷夫妇及-子二女,同时扑杀三十名心腹。

月狐、田欣及田娃集中猛攻入秦雷房中,立即宰掉秦雷夫妇,她们的手下则攻向其余之人。

惨叫声立即引来投宿另外二处之秦家堡人员,田欣及田娃立即带八十名迅速的拦截扑杀着。

她们有备而来,又施展毒钉,立即占了上风,不到半个时辰,秦家堡之人已经全部死去。

她们迅速的以化尸毁去尸体及兵刃。

十二名少女的之尸体亦毁于化尸水之中。

良久之后,她们方始离去。

她们为了瞒入耳目便奔向相反的方向。

半个时辰之后,她们便调头掠来。

沿途跟踪之好奇人立即作了掌下亡魂及惨遭毁尸。

她们绕了一大圈,方始趋夜由山道离去。

翌日黄昏时分,丐帮函告秦雷诸人于镇甸被宰及毁尸之事,侯昭贤当场瞧得锁上剑眉了。

侯总管道:“朱家之人继续北上,判非他们之杰作,看来本城那二起案也不是他们之所为。”

侯氏道:“或许是朱家扰人耳目之措施。”

“是!是!”

侯昭贤叹道:“吾不该举办比武招亲矣!”

侯氏道:“事已发生,何须反悔,何不择日拜堂冲洗?”

“也好,就择在中秋佳节吧!”

“好吧!”

不久,侯昭贤诸人已经被邀人大厅,侯昭贤夫妇一入座,他立即道:“吾意已决,甄公子是吾婿美。”

赵魁诸人立即含笑道贺。

甄南仁立即含笑行礼道:“铭谢庄主厚爱。”

“吾择吾于中中秋拜堂。请通知尊亲,”

“在下失怙多年矣!”

“令师生前曾指点过先父,咱们尚沾些渊源哩!”

“荣幸之至!”

“贤婿宽心待在庄内,吾会安排妥拜堂主事。”

“是!”

“赵公子,欢迎你们前来喝杯喜酒。”

赵魁含笑道:“在下返家一趟,届时再来致贺。”

“也好!”

不久,赵魁诸人收妥行李,优聊离去。

甄南仁和佩仪中秋完亲之红贴迅速的张贴于各处。

致贺之人潮立即一波波而来。

甄南仁便陪着侯昭贤夫妇接待宾客。

黄昏时分,甄南仁和侯脂贤一家四口欣然用膳,膳后,他们又聊了一阵子,甄南仁才被带入一座独立庄院。

二名侍女立即欣然送来俗具及请安。

甄南仁各赏给她们一锭元宝,方始欣然入浴。

浴后,他便欣然品茗。

翌日起,侯佩仪兄妹天天采陪他聊着。

第四天起,侯佩仪单独来陪他啦!

郎有情,妹有意,两人的感情激增着。

光阴似箭,一年一度之中秋佳节在城民期待之中来临,贺客在一天早便涌入招贤庄。

甄南仁早已盛装在房中隔窗瞧着贺客,他想起以前之落魄及如今之春风得意,他不由暗生感慨。

他不由忆起柔似水的田欣。

吉时一到,甄南仁跟着喜娘迎出侯佩仪,便入厅拜堂。

厅中冠盖云集。拜堂便在悠扬乐声及众人祝福中完成,甄南仁一返房,便依礼和新娘喝过合香酒。

接着,二人返厅宴客。

侯昭贤春风满面招呼之下,宾客皆大欢喜。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一送走贺客,便欣然返房。

房中龙风喜烛高燃,阵阵香味,顿使甄南仁心中一畅,他以王尺掀开红纱,便为侯佩仪卸下凤冠。

霞帔跟着一卸,喜服便一件件的卸下。

不久,她羞赧的穿着中衣钻入锦被内。

他剥得一丝不挂,便搂住她。

没多久,她含着醉人微笑进入梦乡啦!

他却专心的欣赏迷人的能色哩!

良久之后,他方始欣然入寐。

翌日上午,两人联袂入厅向侯昭贤夫妇请安,他们早已由睡夜之战况及现场转播获悉爱女之满足。

此时,他闪一见爱女之妩媚,更是欣慰。

他们便愉快的聊着。

黄昏时分,他们用过膳,她立即陪他在庄内散步。

没多久,他们-返房,她立即羞赧的宽衣。

此时的月狐诛女各扛一袋米掠到五指山峰之半山腰木屋附近因为,她们要弥补死去之灵敏千名黎人。

她们一见黎民已经重返故居,便将-包包的米放在门前。

她们来回忙了六趟,每家屋前各有一包米,她们已经卸下背上的包袱将黄金放在米袋上。

丑中时分,她们心安的离去啦!

她们便又分批搭车前往招贤庄。

月狐和田欣同车,立见她取出一张存单道:“你保管这三干五百万两银子及印章,别弄丢了。”

“是!恩师为何不留下?”

“目前派不上用场,你想不想他?”

“想,不过,徒儿不会去打搅他。”

“对,先成全他,他会出来找你的。”

“是,咱们是否仍赴招贤庄?”

“不错,咱们得暗中保护他。”

“是!”

她们各自闭目养神。

九月十五日一大早,甄南仁便被呕吐声吵醒,他一见爱妻弯腰在内室,立即问道:“仪妹,你怎么啦?”

“我……好似有喜啦!”

“天……天啦!”

他完全怔住啦!

他摇头忖道:“不可能,欣妹三人和我在一起那么久,她们并无喜讯,她只和我在一起一个月呀!”

他立即上前扶她道:“当真?”

“嗯!我的月信一向准时的于每月二十八日抵达,它已经拖了半个多月,我可能有喜啦!”

“天啦!我……我好高兴喔!”

“她又呃了一声,慌忙偏头凑向小盘。

他立即温柔地为她顺气。

不久,她漱口拭嘴道:“我去让娘瞧瞧!”

“我陪你去。”

“嗯!”

房门一开,侯氏已经在门前道:“仪儿,你……”

“孩儿可能有喜啦!”

“太好啦!快坐下!”

二人一入座,侯氏立即为爱女切脉。

甄南仁乐得为之坐立不安啦!

侯氏含笑道:“贤婿,未来这一个月,仪儿必须安胎,她不便再侍侯你,我会吩咐小仙来侍候你。”

“不!不!免啦!”

侯佩仪含笑道:“小仙六岁便入庄,我一向视她为妹,她也长得甚为秀丽及乖巧,你就收了她吧!”

“我……另日再叙友!娘,仪妹该进补口巴?”

“是的,我会安排,你放心。”

“谢谢娘!”

侯氏一离房,他不由搂吻着爱妻。

“相公,我要多为你生些儿子,好吗”

“好,越多越好。”

两人立即依偎着。

不久,小仙送入早膳及行礼道:“恭喜姑爷,姑娘!”

“小仙,谢谢你。”

“姑娘,夫人吩咐小婢送来这包点心,你留着用吧!”

说着,她已送出蜜饯。

她一离去,甄南仁二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侯氏带小仙入房,小仙一送上一碗补汤,侯佩仪立即羞喜的取匙轻啜着。

立见侯昭贤哈哈一笑的入内。

他一入房,立即含笑道:“喜事重重,太好啦!”

“爹,听说德弟明春要成亲啦!”

“是的!新娘是赵魁之妹赵敏哩!”

“太好啦!恭喜!”

“哈哈!谢啦!吾下月将赴华山为桂老贺寿,贤婿同行吧!”

“好!”

“桂老年八十,乃是当今武林辈份最尊者,上次有一名华山弟子前来参加比武,足见桂老对咱们之支持。”

“是!”

“各派掌门人久仰你之大名,他们多次函邀吾陪你赴访,趁着为桂老贺寿之机会,你好好结识他们吧!”

“是!”

“对了,你可听过甄南仁?”

“挺陌生的,他怎么啦?”

“此人原是斩情客的传人,他为了替斩情客复仇,多方乞求药求艺,却因为屡遭拒绝而失踪甚久。”

“据大内密旨所知、他在官方银庄存了三十五百万两银子,官方托本庄暗访他的金钱来源及用途。”

“爹和官方有来往吗?”

“咱们以和为贵,未曾得罪过黑白两遭及官方,尤其,咱们甚能守密,所以,官方派人密托咱们查此人。”

“爹打算如何进行?”

“官方已提供他存钱之处,我已派人循线调查。”

“爹若查出,会告诉官方吗?”

“会,反正也无碍!”

“既然无碍,官方为何要查呢?”

“可能因为有人好奇吧?事实上,以现今之利钱计算方式,他每年可以领二百一十万的利钱哩!”

“真骇人,他如果不领呢?”

“连奉带利一起计息,挺可观的。”

“是呀!朱家有何动静?”

“他们返洛扬之后,便罕和外界连络。”

“朱家富可敌国吧?”

“是的!他们仗售盐发达,近三十年业已经占有洛阳一半的各行各业店面,其财力可谓骇人。”

“官方查过她们吗?”

“查过,他们已和大内高官达贵建立妥良好的关系,他们在这些年来,便仗这种关系发财哩!”

甄南仁忖道:“我敲这种财,可以安心啦!”

“爹!他们之财富有没有引起黑道人物之凯视吗?”

“当然有,不过,他们自有摆平之道。”

“爹若和他们结亲,必可……”

“哈哈,良缘天注定呀!”

“是的!”

“你最近得恬动一下筋骨,俾应付华山盛会。”

“有动武之必要吗?”。

“可能有人会和你砌磋哩!”

“我不会失爹之颜面。”

“哈哈,很好,你陪陪仪儿吧!”

说着,他立即欣然离去。

立见侯佩仪低声道:“我方才问过小仙。她愿意侍候你。”

“我……我得练武呀!”

“练武也得调节身心呀!”

“别误了她的青春。”

“傻瓜,她能跟你,乃是天大的福份。”

“我……我……”

“她已经住进对面房内,你随时可以去找她。”

“好,我去练武啦!”

说着,他便行入邻房。

他吁口气,立即忖道:“要命!月狐她们怎会以我的本名存下那些银子呢?朱家一定会怀疑啦!”

他立即在房内排徊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定心练招。

接连十天,他皆日夜在书房绦招,一直到亥初时分,他方始返房陪侯佩仪歇息,日子过得既平静又规律。

这天晚上,他宽衣沐浴之后,他掀起床幔,便嗅到异香,他仔细一瞧,立即瞧见小仙羞赧的躺在床上。

秀发披在枕上,雪白酥肩半露,倍添撩人气息。

“贱……贱妾侍侯……公子……”

他只好逆来顺受啦!

她羞赧的立即闭上双眼。

他轻轻-搂,立即:“小仙,我不会负你。”

“谢谢!谢谢!”

她的紧张立即使他爱怜的搂入怀中。他便轻吻及爱抚着。

九九重阳,侯昭贤率子女及甄南仁祭祖之后,立即启程赴华山,另有二十名庄中高手随行安排食宿及保护着。

月狐及田欣、田娃便带六名遥跟而去。

当天晚上,他们投宿之后,甄南仁藉词外出逛逛,他离开客栈不久,便瞧见一名中年人含笑传音:“姐,是你吗?”

中年人双目一亮,便含笑点头及转身行去。

不久,两人已经进入镇外林中,两人加速掠向林中深处,中年人倏地止步,立即转身张开双臂。

甄南仁立即上前紧搂着她。

“弟,搂紧些。”

“姐,我好思念你们喔!”

“真的?我还以为你乐昏了头哩!”

“我那敢呢!”

“欣儿她们在附近守着,咱们乐一乐吧!”

“好呀!”

二人闪电般宽去衣衫,立即展开肉搏战,她一跨坐上去,立即如狼似虎贪婪的发泄着哩!

他立即爱抚胴体为她助兴。

良久之后,两方始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