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诛仙之苏雪琪-淫女

吴昊一头雾水地被田灵儿拉到了思过崖,最近娇妻的行为真是越来越让他难

以理解了。且不说前阵在床上变得如此热情似火,现在又天天粘在思过崖不肯回

家。如今居然硬拉着自己来到思过崖——真是莫名其妙。

思过崖除了在这里软禁的陆雪琪外还有什么人么?吴昊嘟囔着,抱怨着,但

是还是被田灵儿生生拉来了。

「陆师姐!我回来啦……」田灵儿欢快地推开沉重的铁门,伴随着「吱啦」

一声,陆雪琪衣不蔽体地暴露在了吴昊的眼前。

「啊……」陆雪琪慌忙拉起身边的薄毯,裹在了身上,这种楚楚可怜的姿势,

反而更加映衬出她美妙的身体曲线,使之更为诱人了。吴昊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青云门的绝色女侠前面居然赤身裸体地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作为男人,定力再强

也难免想入非非。

更何况室内的空气中漂浮着令人心神动荡的香味,吴昊的下体不自觉地鼎立

了起来。好在田灵儿「咯咯」的笑声把他拉回了魂,他干咳了一声,颇为尴尬地

说道:「陆师妹……近来可好……」

陆雪琪尽力缩到墙角的阴影之处,低声道:「还好……」房间里又陷入了令

人尴尬的沉默。

就在吴昊思索着如何脱身的时候,田灵儿突然一把扯过吴昊的手,安抚在自

己丰满的双乳之上。

「灵儿!?你干什么!唔……」田灵儿用樱桃小嘴堵住了吴昊的质问,白葱

般的玉手不安分地抚摸着吴昊的下体。当着其他人的面和爱妻亲热,吴昊做梦都

没有想过。从小师尊教导的礼义廉耻里面也没有出现过比这更加荒诞的情景了。

慌乱之中,吴昊感到自己吞下了什么东西,但是他没有在意,反而一把猛力

推开娇妻,气愤地吼道:「你干什么!」田灵儿丝毫没有怒意,仍然咯咯媚笑着,

转而把丰满的身子贴了上去,一下把手伸入了吴昊的裤裆之内,手握阳具套弄起

来。

「你……啊……」吴昊突然感到一阵热流从下体涌了上来,催动着高昂的情

欲,居然一下使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你给我吃了什么?灵儿…… 」

吴昊勉强运动真气,想把药力压下去,但是贴身女体的诱惑,加上阳具的刺

激,让他一时难以得逞。

「当然是『欲春利刚丸』啦……」田灵儿娇声回应着,一边用手扯弄着自己

身上的衣服,将肉体更紧地贴住了吴昊,「吴师兄,你就好好爱我吧……」

吴昊觉得自己正在失去意识,屈从于肉体本能的欲望。一边的陆雪琪因为没

有穿衣服只能傻傻地看着这莫名的一幕,灵儿到底要干什么!?疯了不成?等她

回过神来再看吴昊的时候,陆雪琪发现吴昊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边双手抓弄着田

灵儿的双乳,一边撕碎她的衣服。

「啊!陆姐姐快来救我啊……」田灵儿看似很痛苦地向陆雪琪求助,出于本

能地,陆雪琪站起身向前迈了一步。就这么一步,她一把被田灵儿拉到了吴昊的

怀中,身上的薄毯随之滑落到地上。

此时的吴昊就像一头发情的野兽紧紧抱住了陆雪琪,双手疯狂地在陆雪琪的

全身抚弄和揉捏,而田灵儿却顺势解脱出来,在一边嬉笑着看着狼狈的陆雪琪。

「你到底要干什么……灵儿……」

「陆姐姐,我想过了……」田灵儿用一种飘忽的语气说,「我们之间亲热终

究不如男人给你的快乐巨大,我拥有什么,作为好姐妹你也应该拥有什么……我

要和你一起分享我的丈夫!」

自从被换了魂魄之后,陆雪琪一直陷入金瓶儿的淫术之中,唯有最近虽然日

日与田灵儿缠绵,但是淫术对陆雪琪的控制却不如往日那般强烈,陆雪琪也慢慢

回复了几分神智。在这种情况下,陆雪琪立刻感到了田灵儿的异样。

同样身为女人,陆雪琪知道对于自己深爱之人的爱恋是不可能和另一个女人

分享的,田灵儿怎么可能会说出这么荒谬的主意!?

「吴昊是你丈夫啊!他是你的丈夫!」陆雪琪在吴昊粗野的怀抱中挣脱不过,

她甚至恐怖地感到吴昊的下体正坚硬地顶在自己的臀部,紧急之中,陆雪琪只能

向田灵儿高叫起来。

被陆雪琪这么一喊,田灵儿原本迷茫的眼神仿佛清澈了几分:「吴昊……吴

师兄……」

「唔……」苏茹又一次感觉自己临近了高潮,但是任她如何抽弄下体,也无

法再进一步。自从被秦无炎内射之后,她体内的淫蛊好似尝到了甜头,催促般地

增大了媚药和挑逗的频率。

又经过了5天的忍耐,苏茹感到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达到了极限。即便

是手淫也已经无法达到任何轻微的高潮了。刚开始只是整个身体发狂般地要求性

交,而现在肉体的欲望已经彻底控制了精神,她觉得只要有任何一个男人在场,

她都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更残酷的是,只有秦无炎的精液才可以解性欲之苦!

苏茹彻底绝望了,再这么下去,宋大仁肯定会发现的。唯有找上秦无炎,先

解除目前的窘境再说,到时只要稍有缓解,与他拼一场,看看能不能弄到解蛊的

方法。抱着这种想法,苏茹打开了秦无炎留下的包裹。

包裹里面是一封信和一件黑色网状的紧身衣。信的内容只有寥寥几句:「裸

身穿衣,后山竹林。」

苏茹勉强克制着肉欲,红着脸穿上这淫乱的紧身衣时,除了羞耻之外,她还

感到一种兴奋……这是件怎样的衣服啊,细密的网状蕾丝,套装的样式,但是上

面却拉不到肩部,只能露出半个胸部和粉肩。

因为裸穿的关系,前面两个乳头陷入网格之中,呼之欲出,而下体处却被一

块皮革牢牢遮住。被淫蛊改造过的美艳肉体,在紧身衣的村托之下,不仅曲线毕

露,还增添了诱人的性感。

苏茹在镜子前面犹豫了半天,最终仍然抵制不了性欲的催促,略微打开窗子

看了看外面没人,便夺门而出,径直向竹林跑去。隐伏在竹林相反方向的秦无炎

缓然踱入门内,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放在苏茹房内的石桌上,恻恻一笑:「好戏就

要开演了……」

田不易自从下山之时就感到一阵阵的不安,近期来魔教行动越发诡异,多个

分舵早已人去楼空。田不易急行了几百里,仍然没有发现任何魔教中人。于是他

御剑至小村里,欲借宿一晚,来日回山与众人商议。

刚准备踏进客栈,后面有个冰冷的女声叫道:「田不易!」

「你怎么也在这里?」田不易收了赤炎,淡淡地说道。「有弟子禀报说,大

竹峰出了事,自从你走后,苏茹师姐一直闭门不出,里面还传来痛苦的呻吟之声……」

「什么!?」爱妻有什么闪失都会深深牵动着田不易的心,「我立即启程回

去……」

田不易说完,转身便走。水月冷笑一声:「苏茹有什么事,我定然不会放过

你……我这里事情也了了,我和你同去!」

田不易转念一思,这水月虽然和自己长年不和,但是和自己的妻子却是从小

到大的姐妹,就和她同去吧。于是,也不答话,飞身上剑,直奔青云山而去。

田灵儿痴痴地看着吴昊,全身开始颤动起来,仿佛受到什么术的禁锢,她抱

住自己的脑袋蹲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要……不要……我不是淫乱

的女人……不是……」

陆雪琪目瞪口呆地看着行为异常的田灵儿,在她背后的吴昊却仍然被欲火控

制着,两个大手搓弄这陆雪琪的双乳,食指疯狂地挑逗着她的乳头。不可抑止地,

陆雪琪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感觉,自从身体被「回颜」浸淫过之后,身体上下仿

佛都变成了敏感带,稍有挑逗便会迅速发情。

陆雪琪感到自己仿佛又要陷入淫欲中去,对这种感觉她已经无法说清是爱是

恨,她勉强守住最后的一丝清明,叫道:「灵儿!灵儿!」然而,灵儿仍然没有

苏醒过来,只是深深地跪倒在地上,喃喃着。

「唔……」陆雪琪被推倒在地,后面的吴昊拉出自己早已坚挺多时的阳具,

准备从后面一股脑地捅入。就在此时,一股劲风袭过,硬是把吴昊挡在了陆雪琪

的身后不能动弹半分。

从门外传来苏茹的声音:「陆师妹先保护灵儿退下……吴昊由我来抵挡!」

苏茹虽然身中淫蛊,但是功力却不减半分,对付一个被春药迷乱心智的吴昊应该

绰绰有余。于是陆雪琪马上把灵儿连拖带拉地缩到墙角。此时的吴昊已经彻底陷

入欲望之中,看苏茹坏了自己的好事,立刻向屋外的苏茹追去。

苏茹看着屋里的吴昊跑出来,先是松了口气,但是看到吴昊的胯下之物,瞬

时呆立在了那里。受到淫药的影响,吴昊的肉棒高高翘起,向着苏茹飞扑而来。

苏茹想移动手脚却是不能的了。

原来正是这黑色丝网惹得祸!秦无炎所特制的这种黑丝其实是用淫蛊所吐之

丝制成,因为淫蛊是至淫奇物,所吐之丝也异常坚忍,一旦穿上便很难脱下。并

且可以感知异性所散发的气息,一旦感知到,这黑丝便会引发受主体内淫蛊一起

运动,同时束缚穿着之人的真气。

换言之,穿上了这件暴露的黑色丝衣,一旦受到异性的攻击便毫无还手之力,

而且还会因此动情,唯有淫蛊的主人才可以解开。苏茹感觉身体里的欲望又一次

炙热起来,当吴昊粗暴地揉捏着她乳房的时候,她就已经无法遏止地陶醉其中。

很快,苏茹就开始呻吟起来,在里屋的田灵儿仍然失神地喃喃自语着,陆雪

琪听到苏茹动情的呻吟声不由心起疑惑,苏师姐怎么可能打不过失去理智的吴昊?

白玉柔看田灵儿暂无性命之忧,于是起身向外屋走去。

「啊……」看到这样的场景白玉柔不由叫出了声。苏茹,苏师姐怎么会穿着

这么淫邪的衣服!?现在映在苏茹脸上的表情充满着对与肉欲的贪求和陶醉,小

嘴里妩媚的娇声仿佛挑逗着进一步的侵犯。

难道!?苏师姐也和我一样中了魔教的奸计么?可怕的是,看着这样香艳的

场面,陆雪琪觉得自己的身体居然开始火热起来,下体传来了阵阵瘙痒。天啊!

我怎么了……你不是很想要么?看看苏茹快乐的样子,加入他们,加入他们…… 

心里突然产生这种想法,连陆雪琪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不行……我不能这样,陆雪琪反抗着这种诱惑,然而,苏茹的叫声开始越来

越大,里面甚至带了一些不堪入耳的淫语:「好棒……喔~~~ 」苏茹紧紧揉住吴

昊的脖子,熟美的肉体妖艳地紧贴吴昊的身体,彻底沦陷在情欲之中。

啊……怎么……怎么可以这样?陆雪琪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他们交合的地

方,应该很舒服吧……当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手开始不自觉地攀上自己丰满的

乳房,无意识地自慰起来。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陆雪琪知道这是手淫,但是已

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我也好想要……身子就这样慢慢移动了过去,火热地

投入到三个人的淫戏之中…… 

「什么!?」田不易看着信爆叫了起来,「水月,速速联系各峰首座,苏茹

发现了魔教踪迹,他们正向思过崖赶去,企图破坏天机锁后劫走陆师妹!」

「啊,魔教居然如此大胆!这可是苏茹的笔迹? 」

「正是!我先赶去……你召集弟子之后也速速赶来吧……」

「好!」虽然田不易与水月不合,但是真到了这种时候,反而异常地有默契。

此时的青云门并不知道,魔教最大的陷阱就是在这里设下的。冷眼看着里面疯狂

乱交的三个人,秦无炎不由泛起了微笑。

还没有到30日,淫蛊就把一个英气逼人的女侠变成了不能抗拒肉欲的荡妇,

恐怕苏茹以后都不能回到以前的状态了吧。陆雪琪加入战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由三妙夫人亲自操控的魔音,果然效力非凡。只是为什么田灵儿没有出现?根据

最早布下的暗示,她应该也会加入才是啊!

「怎么了?」一个娇媚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耳边,「田不易他们已经从大

竹峰火速赶来了……」

秦无炎淡然看了看身边的金瓶儿:「田灵儿没有出来!」

「什么!?」一阵香风飘过,金瓶儿已进了内室,外面传来苏茹和陆雪琪妖

媚的浪叫声,他们已经无暇察觉了。

只见赵灵儿正缩在墙角,仍然在喃喃自语,眼神空洞。

「原来受了刺激么……」金瓶儿嘿嘿一笑,「忆!淫!媚!」金瓶儿对着田

灵儿的天灵深深一指。

田灵儿浑身颤了颤,立刻清纯的脸上浮现出淫荡妖媚的笑容:「拜见妙公子!」

「你完成的很好!这是赏你的,小狐狸精……」金瓶儿只是弹了个响指,田

灵儿立刻瘫倒在地,全身痉挛地高潮了。

「好~~棒……」田灵儿感受着身体里涌现出的强烈快感,是的,我要服从,

更加服从。

「好了,起来吧,好好去伺候你的母亲和师姐吧……让她们充分感受到性的

乐趣吧……」

「是的……是的……」田灵儿立刻向外室走去。

「等等!把这个带上!如果你的父亲来,就把它给你的父亲戴上。哈哈哈……」

「是……」田灵儿顺从地接过一个黑色的戒指,然后迫不及待地走出内室,

加入了三人的淫戏团。

田不易御着赤炎,很快就来到了思过崖。他警觉地握紧赤炎,慢慢逼向紧逼

的洞门。没有任何的埋伏,但是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到了门口,隐隐听到里面

有人声传来,有男人的声音也有女人的声音,隔着厚重的石门听不真切。

不是魔教的人!或者里面正在厮杀?念及娇妻和女儿都在里面,田不易也管

不了许多,为自己念了一个护身真诀就推开门冲了进去!「这……怎么会这样!」

眼前的情形让田不易实在难以接受:苏茹、田灵儿、陆雪琪正跪在吴昊的身

前,争先恐后地舔弄吴昊的肉棒!而吴昊却一脸狂热的按着苏茹的头,揉捏着她

的乳房!这怎么可能!小茹不是这样的人啊!为什么灵儿不阻止她?陆雪琪怎么

会加入其中?这些都远远超出了田不易的想像。

这时,三个女人才发现田不易闯了进来。苏茹贪婪淫媚的表情突然凝固了,

陆雪琪也羞耻地停了下来,只有田灵儿仍然毫不理会地吞吐着吴昊的肉棒,吴昊

血红的双眼仍然表明他沉醉在春药的淫威之下。

田不易大喝一声,立刻突出一口血来。他肥大的身躯向后倒退了几步,依着

墙停了下来。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只有田灵儿舔弄肉棒的声音。

「苏茹,你说!」田不易低沉的男声让苏茹全身一阵,虽然此时的苏茹羞愧

难当,简直就想死在丈夫的面前,但是,她在浓郁的异性气息的旁边,什么也做

不了。被淫蛊不断挑逗的成熟肉体,仍然饱受着情欲的煎熬,双腿之间的蜜穴里

还是无法控制地流出蜜汁。

「我……」苏茹低低抽泣着,「我……中了淫魄丧魂蛊……」

「啊!」田不易又吐出一口血,他喘着粗气急急问到,「已经几日了?」

「已经……过了30日了!」

「……」田不易也沉默了。这时,吴昊高声叫着在田灵儿的嘴里射了精,田

灵儿美美地吞食了下去,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爹爹……」田灵儿突然用拥抱的姿势冲向田不易。田不易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被套上了戒指。

「你……」田不易还没有说出话,他就发现下体立刻坚挺了起来!全身真气

外泄!田不易仿佛用双手在驱赶什么,但是魅惑的女体已经牢牢贴上了他的身体,

并且把他的肉棒含入口中,正是他的女儿田灵儿!

「灵儿!你做什么!」苏茹不由叫出了口,她挣扎着直起身子。然而,她的

身体立刻被吴昊抱住,吴昊又一次挺起肉棒准备往苏茹的肉穴插进去。

「不要!」苏茹大声叫起来,「不易!!!救我!!!」

此时,田不易已经失去了理智。那个黑色的戒指,正是合欢派宝物之一—— 

合欢戒。带合欢戒的人会突然性欲高涨失去理智,一旦获得高潮,那么会导致真

气外泄不止,最后干枯致死。

真正的合欢戒只有一个,但是却可以幻化出很多个赝品。这些赝品根据制作

者的能力而发挥威力。现在的这个合欢戒正是赝品,如果田不易正常的状态下,

或许依靠意志可以轻松撑过去,然而田不易却是在心神大动的情况下戴上了这个

戒指。

田灵儿年轻妩媚的肉体又成为一种催化剂,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女体香,更是

让他深陷其中。田不易最终狂暴地抱起灵儿的将硬挺的肉棒狠狠插入她的下体!

「哦~~~ 」田灵儿淫乱地高叫起来。

「不要啊……」苏茹悲鸣道,终于……不可挽回了。这是吴昊也从后面硬生

生地插入了苏茹的小穴。

「唔……」身体不自觉地又火热起来,不行,不能这样,苏茹心里不停呼喊

着,然而肉体却越来越火热,没有秦无炎的阳精,任何性的接触对苏茹而言都是

一种催淫。陆雪琪彻底被眼前的情形惊住了,为什么?为什么堂堂的青云门变成

了如此的淫乱之地,这里的2个掌门正深深陷入情欲无法自拔。

「大家快一点!」水月冲在队伍的最前面进入了洞内。

「哦~~~ 」一声极为满足的娇声灌入众人的耳朵,大家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田不易正操着他的女儿田灵儿,并且居然在她的体内射了精!而一向清纯可爱的

灵儿居然淫荡地陶醉着!

「田不易!你……」水月刚想上前将他们分开,她却看到了在靠近内室正和

吴昊媾和中的苏茹!苏茹用几乎绝望的眼神看着水月,在吴昊的高叫声中获得了

苏茹的欲望达到了顶点,但是却没有高潮。

一阵阵性冲动淹没了苏茹,她痛苦地叫道:「秦无炎!!!」更多的弟子涌

了进来。田不易的身体开始如枯木般萎缩起来,田灵儿跪在他的面前痴痴地笑着,

仿佛是看着什么很好玩的东西。吴昊的药效终于快到尽头了,刚硬的阳具开始软

化。

却是苏茹疯狂地舔弄他的阳具,嘴里还浪叫着:「不要……给我……给我……」

还是水月最早反应过来,她一步踏上前去,搭住田不易,转手输入真气,企图在

最后关头救他性命。

就在此时,一直在黑暗里的秦无炎、金瓶儿现出了真身,秦无炎抱起迷乱的

苏茹,金瓶儿强行掳起一边呆看的陆雪琪,立马往内室的窗外跳了出去!水月只

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悬崖逃走,而无法脱开双手…… 

今夜,青云的风特别得冷…… 

******************* ****************

不好意思,最近非常忙,不过我说到做到,一定会更新。这次让大家久等了。

年关难过,只要我有空我就肯定会写。有点可以很确定的说,就是此文不会太监,

这点大家放心!我会尽力保证质量。由于《诛仙》体系庞大,我决定把相关内容

稍微铺开,主线支线并为2条,现在已经合流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

会继续努力!谢谢!最后剧透一下,最后的最后,我会放出全文下载的txt,

可能会根据部分读者意见形成最终的增强版!谢谢各位!

***********************************

决战前夕(中)

「哦~~好棒~~~ 」小白媚眼如丝地看着身后努力抽插的鬼王,发出勾人魂魄

的浪叫。

「啊……高潮了……」小白瘫倒在鬼王粗重的胸口,「我好多了……」只是

轻轻地低语却让人自然而然地感到一种爱怜。

鬼王长叹了一口气,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小痴。一样是狐族的女子,

小痴却没有能像小白一样获得如此长久,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千年的狐妖幻

化成女子就像一汪春水,让世间千千万万的男子痴迷,然而,如此自信的小白在

鬼王的面前却失去了魅力,这样痴情的男人居然还存活在世界上。

被锁在焚天谷几百年的光阴让小白忍受了多少痛苦,狐族女子一旦不能交合,

即使功力也会损失殆尽。千年的道行也只有在以后多次的交合中慢慢恢复了。

「你有把握?」鬼王看着怀里的小白,再一次问到。

「如果是有现成的魂魄或许可以一试。」

「现成的魂魄不是问题,只是……瑶儿如果真的醒来,那仅存的一魄能够顺

利召回那本来的七魂二魄么?还是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小白微微一笑:「只要她能忆起来,就不会迷失自己,只要有鬼厉在,你以

为她会忘记原来的自己么?」

鬼王松了一口气:「正是如此!」

「放心的话,我们再来次吧……」小白献媚地把鬼王的肉棒含入口中…… 

「嗯~~~不要……」苏茹软绵绵地倒在秦无炎的怀里被他淫玩着身体,从青

云出来已经有五天了。秦无炎和金瓶儿把苏茹与陆雪琪带到了鬼门宗的地下密室

中开始调教。

在最后的决战时刻,熟悉地形的向导不可或缺,能够熟悉敌方一切信息的人

才当然也是不可或缺的。而陆雪琪、苏茹正是最佳的人选。把田灵儿放在青云只

是为了进一步破坏青云门在正道中的影响,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让陆雪琪、苏茹

彻底沉沦,变成忠实的奴仆才是当务之急。

为此,秦无炎和金瓶儿选取了这个隐秘的场所亲自进行调教。其实,对于已

经深陷淫蛊的苏茹和淫魂荡魄的陆雪琪而言,这种调教只是促成结果早日发生的

手段而已。

「哦~~~ 」苏茹性感地仰起头。

「想要么?想要就求我操你……」

「嗯~~唔~~~ 」苏茹倔强地摇着头。

「昨天还趴在地上求我操,今天就开始嘴硬了么?」秦无炎嘿嘿一笑,又一

次操纵淫蛊进一步发作。

苏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渴求着秦无炎的抚摸,眼神迷离起来。玉手不自觉地

游离到秦无炎的胯下,好粗壮好坚硬……秦无炎从背后握住苏茹的乳房,有技巧

地挑逗她的乳头。

「看呀……对面好火热哦……」金瓶儿将一个香鼎置于被捆成大字的陆雪琪

的面前,从香鼎里散发出怡人的香气,缭绕在空气中。

金瓶儿随即开始对着香鼎念咒,香雾越聚越浓,很快陆雪琪就被环绕在香雾

里面,而外面却已然闻不到任何香气了。

这正是合欢派的四宝之二——媚女鼎。每个合欢派的弟子都曾陷入媚女鼎的

香气之中以求获得魅惑之气,通过媚女鼎不断地熏陶,会让深陷其中的女子从气

质上变得妩媚放浪,这种改变对本人而言却几乎是没有感觉的,然而对他人而言

却非常明显。

一般合欢派的弟子只是陷入此雾三炷香的时间,这样可以获得令人迷醉的气

质,有利于媚功的施展。但是时间过长则会适得其反,过于妖媚过于放浪的气质

就算走在大街上也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合欢派是禁止门徒过于沉醉于媚女

鼎的。

但是,这次金瓶儿却决定让陆雪琪陷入此雾九支香的时间!即使不能让她成

为性奴,起码也能让她在外人看来变成了荡妇,这样的话,她百口莫辩,想回去

也是不能了。

苏茹终于再也经受不住挑逗,匍匐在秦无炎的面前,企图含入他的肉棒。秦

无炎硬是运起真气让她无法靠近。苏茹急得冒出了香汗,左手揉捏着肥大的乳房,

右手伸入下体手淫起来。

「真是淫乱的女人啊……」秦无炎继续刺激着苏茹,「你的丈夫已经死了,

淫乱点也没有人会知道的。」

「啊……」迷乱在情欲中的苏茹突然听到田不易的名字,不由心中一颤。秦

无炎把肉棒放在苏茹的面前,强烈的男性气味传过来,打断了苏茹的悲痛。她不

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忘记那个死胖子吧……我就给你肉棒……」

「啊……不易他不是……」苏茹艰苦地忍耐着,肉棒的气息像是一种毒瘾让

她感到非常的兴奋和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