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十六乳房

在牛马喝水的水槽边,泥土潮湿且松软,或许其中真的隐藏了许多的蚯蚓

古代的恶童,曾对无知的百姓,撤下这种漫天的大谎:只要有蠕动的蚯蚓,躲到人类的“小便”中,便会带给人无穷的疼痛痉挛。但是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就是信者众多,竟然蔚为一时风气。

当然,导致彦兵卫阴茎疼痛的,并不是那些迷信中的蚯蚓。

傀儡女——用她一双巧妙的素手,撒下毒性甚强的粉末,这对忍者而言,只是另一种歹毒的暗器而已,中毒者甚至有失去视力的可能。彦兵卫的躯体被包围在一阵强烈的激痛中,如火焚、如刀割,他口中哀嚎般狂叫着。

“快点呀!你们动作怎么那么慢呢?快点踩死这些蚯蚓我就有救了!”

“不要乱叫呀!彦兵卫,一个勇敢杀敌的战士是不应该失控狂叫的。”

“我快死了!真的痛死了,快点踩烂那些该死的东西!”

在狱卒三人忙乱之际,傀儡女已走进土牢。

(——小弓——)

她由土牢的格木间四处张望。

“啊!……”

黑暗中仿佛有一个依稀的影子。

(是我啊!)

“……”

(你振作一点!我是兔女啊!特意来救你的。)

她细细地思索,心知必须趁三人无暇旁顾之时,救出小弓。

对于此点,她有充分的自信。

小弓似乎身受很重的伤。

似乎在低低的呻吟着。

土牢格木间的间隔只有八吋。旁人连个头都别想钻进去,但是这是难不倒忍者的。对忍者而言,八吋已经足够了。

免女一转身,迅速的紧缩自己的四肢,轨……轨……她的骨骼发出倾轧的声音。

除了两肩的关节外,她连腰部都可缩小。终于免女像软骨动物般,挤进了只有八吋广的格子木土牢。

(小弓!)

有一个薄薄的影子靠近她。

影子似在悲苦的呻吟着。

(小弓!是我呀!啊!)

小弓抬起头来。

不是小弓。是一张陌生女子的脸!而且这张脸还展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说时迟、那时快!这张脸快速地,由一张变为两张,再变为四张。

外面的篝火淡淡地映入土牢,给人一种薄暗阴冷的感觉。

眼前这个叫人毛骨悚然的影子,由一而二、而四,正在迅速分身。

影子发出如妖魔般鬼魅的笑声。

(不!不是小弓——)

“咍咍哈哈,想不到你这么愚笨,你真是个没用的傀儡女。”

女人一笑起来,容颜丑陋至极。

女人现在共有八张脸,八张嘴巴,都在裂开狂笑着。

同样的话,同样的声音,在土牢中不断回响着,将兔女重重包围。

“知道吗?这就是甲贺著名的忍术“八叶莲华”哈哈哈哈……”

(原来这女人是甲贺的……人。)

免女敏感的意识到自己被“八叶莲华”忍术重重包围住了。

恐怖的湿气浸入她雪白的肌肤。女人一体分身,这层秘法变化八体,如一道白壁屹立着。那是白色的墙壁,上面挂着巍巍颤颤的乳房。

免女目前的处境既困惑又绝望,她被围在八具白色的胴体中——

“嘿嘿嘿嘿,你害怕甲贺的忍术吗?忍法“八叶莲华”将带你走入地狱。

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会感到满心欢娱,你看这八朵芙蓉是不是很美呢?”

八体女忍,慢慢围向兔女,叫她无法透过气来。

女体尚称年轻。由年轻的肌肤所发出的温气与体臭,令兔女呼吸急迫。

但是兔女是不肯轻易服输的,她仍然顽强抵抗由八个肌肤发生的无形力量。

然而外围的力量愈来愈强了,兔女不能上天,也不能下地,她被紧缚其中。

兔女尽量采低姿势,趁机伸出快速的长腿,踢中一具女体,然后火速窜起。

“啊!”

“吃我一腿!”

她打倒了两具女体。

在蓦然转身的刹那间,她不觉踢中了背后女体的乳房,这是一对多么丰满、柔嫩晕红的肌肉啊!

她的跳跃力还是相当惊人的。女体白壁居然被她攻出一丝空隙。

免女一纵上天,身子紧贴着天花板。但是,她还是屈着身子。危难还是没有结束,六具女体如飞般向她袭来。

有几多只手同时袭向她,有人抓头发,有人牢牢绑住她的双脚,甲贺女忍用一种撒网的方式将她捕获了。

她已无法动弹、任凭他人宰割。女忍抓住她的头发拖向土牢深处。那是一个拘留所。

这是一个无处可遁逃的地方,也是逼供的刑场。

在那里小弓被绑在一旁。

“啊!小弓……。”

“免女,请原谅我……。”

小弓仿佛经过地狱的苦难,只有微弱的气息

要绑住一个得道的忍者,是一件非常艰难的工作。

因为她们可以缩小全身的关节,由绳索的缝隙中逃脱。唯一的弱点就在毛发。

中国自古就有“系毛之刑”。专门用来对付犯通奸之罪的奸夫淫妇。

通奸之罪,虽然不分轻重,但是,若是有夫之妇勾引汉子,那么这名妇女的罪恶要来得深重,因为她是有夫之妇。

在行刑之际,由官衙的差人,先强迫两人交合,然后再进行系毛,也就是耻毛。将两人的耻毛一根一根紧密地纠结在一起。

在中国的宫廷,这是一种十分神秘的游戏。很多的宦官曾经被选为这一类的人选,他们不仅仅是阉割的男人而已,他们常常会被招至王妃的闰房,以口或手云雨一番,帮助那些因荒淫而失去正常机能的王妃,达成肉体上的快感,这叫做口淫或手淫。

在官府中,差人将犯人的耻毛用手指一根一根纠结着,然后逼女人咽毒死亡。

对先死的人这是无上的慈悲。

因为官府的人,他们主要的目的不在系毛。

将一对通奸男女紧紧缚在一起。即使是绳子松了,系毛也永远不解。女体因鸩毒而出现紫斑,很快地就会腐化。

偷香的汉子,手中抱着一具日夜腐坏的女尸,其滋味如何,可想而知。

等到怀中的女体血肉因腐烂而脱落,则系毛缓慢可解。

这并不是说两人的毛发各自解开。而是尸体的毛发由根部整个拔起,虽然上面附着可怕的尸蜡,但是终于他的耻毛可获解救了。

二人之间的绳索也渐渐松弛了,虽然他可以由尸臭的桎梏中脱出,然而经过长时间与死尸的日夜相处,他的神智几乎要由恐怖而转为发狂了。与这般的苦刑相比,早死的人可说是幸福的。

系毛之刑,就是这般地残酷。

不过,甲贺女忍并非用“系毛之刑”来对待小弓与兔女。

因为她们的耻毛都太短了。除非是宦官用他们的指头搓磨而成,连忍者都无法将两人的毛发纠结起来。

兔女由天井跌下,被女忍一把抓起头发走进来。

女忍将她和小弓的头发紧紧相缚着。

即使是缚合头发,也有特殊的方法。两人须背靠背地站着,然后在两腕关节外,用绳子绑住。

那是在骨头与骨头的凹陷处。并且以爪立的姿势相缚,这么一来无论是多高明的女忍,也是无法脱逃的。

将军义熙听到这个消息。

“明天可真有好戏看了。”

他躺在寝宫的床上,用手揉着陪侍女子的乳房,阴阴地笑着。不久他便昏沉睡去,平稳的气息吹在女人脸上。

(这是一张满足的脸。)

蜘蛛丸说道。

蜘蛛丸的眼睛望向天花板,发出逼人的光亮。

(他一点也不明了我们的辛劳。)

大介的声音回答。

(也许天下的将军,都喜欢高枕无忧吧!)

(如果我们能有这般好梦……)

(我们也得到相对的报酬。因此绝不能失败,一旦失败就是首领的耻辱,别人会嘲笑我们的。不仅使信乐一党,也令甲贺忍法蒙羞。)

当然,这些话只有忍者才能听得见,他们是以忍者独特的发音传话的。

第二天早晨,当义熙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高挂在天上了。

他一张开双眼,立刻就想到那个有趣的牛裂之刑。

(今天,我会观赏到一出好戏呢……)

至少今天,他是不会感到无聊的。

那个赌命的女忍者,作梦地想不到会成为将军的玩物。

“怎么样,她们没有越狱吧?”

“土牢坚固得很啊!”

“你们要小心,不要让傀儡师渗透进来。”

“放心,一只蚊子也飞不进来。”

“哈哈哈哈,你们不要一副自大的样子。甲贺的地蜘蛛是否都准备妥当?”

他低头望了尚沉睡的女人胸部一眼。

“这个女人,知道自己不会被“牛裂”,还是一张天下太平的睡脸。”

“报告大人……。”

近侍的金谷传藏惨白着一张脸说道。

“发生什么事?”

“御鹰部屋……。”

“什么?”

“小三郎失踪了。”

“啊……”

小三郎是个曾勾引小妾的待罪侍卫。

“只有他失踪吗?”

“是的,御方夫人,正在低头哭泣呢。”

“真是混帐,那些甲贺忍者都在做些什么事呢?”

(请原谅——)

不知由何处,朗声传来一句。

(傀儡忍者到底还是潜入了!他一定是乘隙而入的。)

“不要狡辩了!”

义熙大声怒吼。

(大人,我们不是狡辩……)

“你们想告诉我,背后没有长眼睛是吗?”

(身为一名忍者,如果不能八面玲珑面面俱到,就太惭愧了。)

“快搜……”

(我会派出行动最快的两人,进行搜索……)

“千万不可让他们逃之夭夭!”

他好似已经忘记了小三郎的事情。

“准备首挂松原。”

(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蜘蛛丸的声音中满含自信。

所谓“首挂松原”,即是由钩里到西方里,在琵琶湖的东岸,连接数个小镇的松原。至于“首挂”则传说纷云,一直是人民茶余饭后的话题。

预定处刑的地点,是由松原到沙渚之间的白滩。也许现在在琵琶湖的沙渚海岸,已经寻不到白滩,甚至连松原也十分稀少。

那是因为多水田的缘故,现在的地形不知已更换过多少回了。

在松原与沙渚之间,筑了一个暂时的竹围,正面张起华丽的帐幕,这是预备给将军及高官近臣坐的位子,上面都铺了七彩的席子。

黑鸦鸦的人群,挤在竹围外,等待好戏上场。

有人用竹筒盛着清水准备解渴,有人怕时间的枯等而带了饭盒,然而最今人惊讶的是,没有一个人忘了戴上斗笠,也许他们早已决心要和天候对抗,无论是炎炎太阳或是倾盆大雨,他们都不离开占有的位子。因为“牛裂”之刑是一种多么稀奇残忍的刑法啊,他们之中也许真有人看见血腥的死刑,却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牛裂之刑”。

围观的百姓不仅只是壮年男子,还包括老人、女子及孩童。

每一个人的心情都是一般兴奋,这是一场活生生的血肉“生死秀”啊!

关于这次的行刑,风声远播至睿山,因此有数十位慈悲的僧侣,列队来到竹围旁,手中捻着念珠,口中喃喃颂经。但是没有人听得清他们究竟在念些什么,因为四周的人潮声早将一切都淹没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开始呢?我好想睡觉啊。”

“去湖边用清水洗一把脸。”

“不行,我一旦离开,马上就有人来抢我的位置。”

在竹围的中央,士兵们正忙着打坑。

每打上一个大坑泂,便用粗粗的圆木架住。

共用十数根圆木,终于建成一个高约三尺的窄小槛栅。

“难道要用这个来关牛?”

“这一定很有趣,想像一头凶猛的公牛,在栅栏中横冲直撞的情形。”

“吓死人了。”

“好戏快上场了。”

“这些人声真是吵死人了。”

围观的人潮等待长长的一天。

过了晌午之后,开始下起蒙蒙细雨。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人潮的继续涌来。

不久听到一阵马蹄的声音,数十名骑马的守卫和抬轿轿夫的身影隐约可见。

“将军到了!”

群众们交头接耳地说。

是义熙来了,今日,他穿得十分威武体面。披着一件鲜色的大铠甲,坐在用熊皮铺陈的豪华美轿上。

他的侍卫(小姓)为他捧着黄金所铸的大刀。

轿子前后共有六名脚夫,抬轿的工具是十分简单的白木。

并不是他的手脚有任阿问题或缺陷。

在战场上他是无法特显排场来坐轿的,只有这个时候他保有无尽的天子特权。

当仪熙坐在特地为他准备的席上时,天边的云低垂着,大地吹起一阵阵恼人的凉风。

湖水之上,比睿群峰全部隐身在重重的云层之下。

看来沉重的暮霭,将使天色暗得更早一些。

幔幕是由四张鹿皮拚成的。

这四头鹿生前必是十分巨大,甚至垂至床几。

义熙缓缓地坐下,张开双眼瞪视着竹围下的人潮,再望向建好的栅栏,满意地捻了捻胡须。

“开始吧!”

他点了一个头。

近习将命令传给大将,大将再传给军头。

哇!真是令人吓出一身冷汗。一头如庞然大物的巨牛出现了。

它也许重达两百贯吧?是一只前所未见的超大牛只,它的躯体强健刚猛,弯曲的牛角看来闪闪发光,十分可怖。

它饥饿而狂乱,拚命在地上寻找食物,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地上的白沙。

角的双端各有十人、紧紧拉着连接的网绳。它勇猛有力,十名士兵似乎无法负荷。

牛只在竹围中央奋力绕着圈子,想要挣脱脚上的束缚,它的躯体漆黑,有如地狱的煞星。

就在众人屏息视看它的动静时,太阳悄悄破云而出,大地有了一丝的暖意。

群众的情绪愈来愈高昂,他们竟然欢呼起来,在喧闹中一匹瘦马驮着两名女子缓缓走来。

义熙,仿佛是头一次看见这种景象,有一种轻微的兴奋感。好似有一个陌生的裸女裹在诱人的薄褥中,送来给他当点心一般,他的喉头升起一种焦渴的感觉。

“应该先做那一道料理才好呢?”

信乐的蜘蛛丸舔了一下舌头,望向两女。

小弓与兔女,都是年纪很轻的少女。

不仅年纪轻,而且貌美。

也许所有的傀儡女忍都是美人胚子吧!因为他们是外来种。近年来很流行混血女子,不是纯粹大和民族的“天平美人”,眼浅鼻塌嘴小。

傀儡女不但具有东洋特征,她们还混有法国血统,因而个个长了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悬胆般高耸的鼻梁,甚至有的还配上火艳艳的黑红色头发,这些在当时的朝代都是异端。

此种血统,不仅被视为出生卑贱,而且傀儡的子女,终生不能改变志向,但是很奇怪的,即使在这排外的岛国根性中,傀儡族仍旧伺机大放异彩。

不但如此,她们往往还是淫乐中的必要宠儿,久而久之,养成地方豪族一种可怕的嗜好。

当然将军义熙也不能例外。

当他望向小弓及兔女时,双眼满含淫欲。

“这个嘛……”

小弓由于曾受酷刑,曾经丰满的肌肤呈现退缩的现象,原本澄澈的双眸,此时也毫无生气。

而兔女则不同,由于刚遭捕获,肌肤尚无损伤。

年轻的、富有弹性的皮肤,双乳在绳下更显突出,她的胴体很奇怪的刺激男性的情欲。她的双手被紧缚于后,她挣扎地扭动腰肢,给人一种缠绵床褥的连想。

狱卒们连连吞着唾沫,在场中十分困窘。

“就由这名女子先开始吧!”

义熙点点头。

“我想大人还是喜欢活生生的吧!应由美味先上场才对。”

语尾中带着暧昧的深意。

“先吃美食,再来嚼蜡……”

“好了,不要再啰嗦了,快点开始吧!”

“是!遵命。”

蜘蛛丸拜领将令。

甲贺忍者三人,先将兔女拖至栅栏边。

此时场中已有二头牛,巨大的躯体使得那些自许大力士的士兵都无法驾御。

在众人的环顾中,兔女的裸身是如此非凡的美丽。

破云而出的阳光,照在白色的沙滩上。

那是一种微黄的,闪亮的光线。兔女一头乌黑般长发,此时全部披挂在肩上,而回旋于腰部,她的裸身竟如佛画中的佛像,四周是慈悲的光芒。她的赤裸掀起一股不可言喻的震撼力。

“啊!这女犯真美!”

“就像天仙下凡一般。”

“足啊!是观世音再世呢!我们要跪下来对她叩拜。”

“我只要一见到她就销魂了。”

“让我摸一下,死了也风流,真美……”

她两只手被缚于背后,两腿的腿茎上结着牢不可破的枷锁。蜘蛛丸十分清楚,以受缚的程度而言,是无法在倾刻间逃脱他去的。

兔女架势已定,但是巨牛却不易对付,牛只不断后退,不愿入栏去,实在难以控制。

此时场中弥漫着前所未有的紧张气氛。

数十位身强力壮的士兵,拖着巨牛怒张的躯体,粗糙的绳索深入牛背,最后这两头咆哮的野兽,终于驯服地被拖入栏中。

两头恶狠狠的野兽紧紧锁住每一个人的呼吸。

晨光慢慢沉在比睿的山脊。

“这场行刑可能要拖至入夜时分吧?否则他们准备火把做什么?”

近侍久米岛定亲,命令每一个士兵准备好应用的火把,夕阳的速度比刚才更快了。

士兵突然飞也似地奔回传递消息。

“发生什么事了。”

金谷传藏低着双眸,倾听来人的报告。时间不断地过去,义熙的焦急愈来愈高涨。

“啊!”

传藏不知是否该向将军据实以报。

“快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义熙催促着。

“事实上,是夫人她……”

“什么……是阿万?她怎么了?”

“是的,她不在御鹰部屋中,她失踪了……”

传藏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颤抖。

起先是小三郎,现在又是阿万夫人,明显的失职,心中畏罪已极。

“什么?混帐!”

义熙大怒之下,丢下手中的酒杯。

“快去再探消息!”

“是!遵命。”

“要是抓到阿万,我一定要惩罚她。”

他的话声未完之际,突然好似整个地心都要爆炸似地,起了一阵霹雳暴响!火柱向天冲去,形势十分险恶。

发生的地点就在义熙的幕后,松林之中。

虽然只是一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