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金屋藏娇艳母妻房

女人做爱的时候总是闭上眼睛,因为女人是用身体的感觉,不是用眼睛做

做爱。但是,在这张圆床上,慧珊和儿子做爱时,总是张开眼睛。天花板挂了一

面大镜子,好像电影的银幕一样,将儿子在床上摆弄她的过程,尽呈眼前。

她不明白她的儿子为什么会在天花板挂一面大镜,要不是躺卧在床上,不会

发现那面镜子的作用。她没有问过儿子为什么睡房的天花板会装置一面反照床上

风光的镜子。而慧珊做了这个睡房的女主人后,并没有对镜子提出异议。她似乎

也享受镜子给她的乐趣,愿她看得见儿子确是能给她需要的东西。

当然,第一次看见自己赤裸裸的和儿子在床上搂抱,儿子的双手探索她身上

的种种的性反应,她觉得这是伟大的设计。当儿子开始吻她时,她原本就己经闭

上眼睛,不敢看下去。但当儿子一面捏弄她的乳尖,一面以舌尖挑逗她的阴唇时

,在眯眼的缝儿,看到儿子的光屁股翘起来,在空中打圈儿,她问自己一个生命

中最严肃的问题︰这是我真的想作的事吗?

儿子早己说明他的要求,和她做爱时,一定要把她的身体完全裸露,不容许

遮盖她身体任何部位。他说出来的理由是,身材保持得那么好,不让人看就有点

浪费了。但他最终的目的,是要完全得着她的身体。母亲能顺着儿子的要求,赤

身相对,无论是要她自己脱光,或是替她脱的,说明了什么?母亲的身体己经不

是她自己的了,而是属于儿子的了。

儿子要母亲为她裸露,再说下去,最终的目的是做爱。儿子要的是要从她的

身体得到性欲的满足。而慧珊牺牲色相,把大腿开开,让儿子进入她的身体,并

使出混身解数,务要把儿子子留在这张床上?所追求的又是什么?

不会为了一种美感吧?两条肉虫扭在一起在蠕动,喘气。儿子压住她,亲吻

她,爱抚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看得清楚。她看见儿子怎样崇拜她的乳房,把两团

柔软和肉,捧在手中,不任亲吻,爱抚。乳头含在儿子口?,不住吸吮,并用牙

齿轻轻的咬,让她觉得有点痛,哎呀一声的叫出来的时候,她看见自己脸出泛出

红晕。而她看见自己的两条腿就缠绕在儿子的大腿之间,像蛇一般把儿子紧紧的

缠住。她觉得儿子弓着身子,翘起屁股和与她交缠的做爱姿势都很优美,美得像

摄影大师咸美顿的电影镜头。

因为,那面挂在头上天花板的镜子,不会是室内设计的一个念头。慧珊就算

是不做爱时也会仰视着镜子,有些晚上,儿子会夜归。他的工作多忙也好,他会

给慧珊一个电话,告诉她,什么时候一定会回来,并且预先告诉她,那个晚上要

不要做爱,让她能作好做爱的准备。儿子在床上的要求也挺讲究的,他会说明,

要她怎样打扮,要睡房有什么气氛。慧珊当然能办得到。

做爱规定要预早通告这是个同居男女罕有的协议。慧珊也有权提出性事的需

要,儿子不能拒绝。慧珊很可能在一个晚上有兴致作两三个爱,但她也要约朿自

己。慧珊有自知之明,她没可能抗拒儿子他在坚挺的乳峰的亲吻。不过,儿子射

过精,鸡巴从她的小屄一滑脱出来,慧珊就转身背向着儿子。任凭他在自己的颈

背轻吻多久,或揉搓她的乳尖至坚硬如石也不让,慧珊就是不张开腿。她心?明

白,她要省着用她的身体,省着用,恐怕儿子玩厌了。

慧珊是一个世故的女人,她懂得怎样获得一个年轻的男人的宠爱。他爱妳的

时候,会等到明天晚上。她以身体的本钱,来交换的儿子的眷恋和对她一切的供

应。在物质生活的层次上,女人往往是给包养的。慧珊的弱点是,她接受了儿子

给她物质的好处而失了身,令她处于下风。和儿子辈份不配的结合,令她更没有

讨价还价的余地。她唯一尚可恃的,是儿子仍尊重她是母亲的身份。她必须要儿

子明白,在性欲上其实并未失控。

慧珊的想法,是自欺欺人,她当然己经是情欲失控了。她有时会后侮,那么

容易就和儿子上床。她骂自己之后,也骂那面镜,当她看见儿子凑近她,在她的

颈窝上吻下去,并且把她的连身裙拉练拉下,就全身就麻软了,和儿子双双倒在

床上。全身的衣服很快就给身子脱光了,并且不无她的协助。一夜之间,她就把

妈妈的身份和地位丢了,变成了儿子的女人。

那个晚上,整晚己经彼此打量着,在思想上早己跨越界线。慧珊意识到自己

一开始就是不利的那一方,一进入儿子的家,就明白儿子己经用他的想像,把她

脱个精光了。她嗅到空气中弥漫着诱惑,她盘算着儿子会如何借故凑近她和吻她

她知道,儿子要脱她的衣服并不困难,她在心理上早就己经在儿子面前赤裸

了。

而这些都在她预料之中,除非儿子不是个男人。

那个尚未踫她的身体︳其实己经给脱光了的感觉,是儿子的眼睛叫她相信的

。透视力并不只属于「超心理学」或红外线高科技。每一双色迷迷的男人的眼睛

就己经有能力看透衣服布料,见到女人的身材。她对儿子说,为什么这么看她?

他说,妳现在才发现,我是这么的看妳吗?

慧珊说,你带我回家有什么企图?儿子说,妈,为什么不加上「不轨」两个

字来形容我心?想的东西?慧珊说,第一次约会我,就看得出你心怀不轨了。你

很善于经营刻意的浪漫,如果我是别的女孩子,早就己经跟你上床了,是吗?告

诉我,为什么会打妈妈的主意?

他说,因为妳是个女人,一个有没法抗拒的吸引力。不过,因为我是男人,

我会承认勾引妳的。

慧珊说,还没告诉我,你想些什么?儿子说,你答应不跑掉才告诉妳。慧珊

顿了顿,点头答应。儿子说︰我厌倦了猎艳的生涯,想改变一下。慧珊说,和我

有什么关系?儿子说,那个感觉是妳给我的。我有一个痴心妄想,为什么还要追

逐别的女人,我最想得到的女人已经出现在眼前。自从第一次约会妳,是的,我

有这个的动机,而妳也应我约会,以后,再留意过别的女人了。

「要我替你煮饭洗衣服吗?」慧珊说着,朝着儿子的睡房看过去。问他,真

的没有别的女人,我一看你的房间就知道有没有说谎。推门一看。正中央放了张

大圆床。慧珊坐在床沿,仰首一看,镜子照到她低V领口下呼之欲出的乳房和深

深的乳沟。儿子站在她面前,对她说︰妈,如果妳喜欢,这张床就是妳的了,公

寓也是妳的。唯一的条件是妳要让我和妳同睡。

儿子直截了当的一说,慧珊愣住了。她预计会经过一些挑情的动作,如索吻

、爱抚。她可以在未给脱至赤裸前逃走。现在,慧珊只能把话题暂时拉开,说,

你在这张床睡过几多个女孩子?

儿子说︰「有几多个妳介意吗?如果妳告诉我妳吃她们的醋,我会逐一数一

数。并把我在床上如何和她们交欢的细节告诉妳。不过,妳比谁都清楚,她们在

我心目中有多重要。自从回来了,我的心?只有一个女人。妳知道她是谁?」他

的气息,在慧珊裸露的肩膀上,如微风吹拂,令慧珊有一阵凉意,透进她裙底下

,微微张开的大腿之间。

慧珊警觉,事情发展比她想像的快。她开始对自己的定力有所怀疑。一个年

轻男子的同在,会令她生命有充实的感觉,但是同时会令她失去方向。和儿子一

个礼拜几晚约会,她己经在行动上接受了儿子对她的应许。他说要把她变成一个

快乐的女人,他能给女人所要的虚荣—房子,车子,戒指和爱情。

慧珊是想知道儿子曾有过几多个情人,但她口?却说︰你的过去不干我事?

但儿子抢着说,妳不要骗自己了,妳介意。慧珊说,母亲会介儿儿子有几个

情人?

我只是关心儿子的生活。儿子说,但我不介意妳是谁?因为,我觉得,如果

要和一个女人相依为命的话,那个女人就是……妳。

儿子说,妈,妳得相信爱情,没有爱情我们不能走在一起。妳穿得漂亮和我

拍拖固然可爱,没穿衣服上厕也不会讨厌。妳想一想,我们就这样一起生活,我

的东西都是妳你—房子、车子都给妳。还有这颗钻石戒指。让我替妳戴在指头上

,作为我对妳的爱情的保证。

慧珊太相信爱情了,让她的感情一片空白。有个儿子每个礼拜跟她约会,让

她再给爱情一个考虑,但必须给爱情一个新的定义—母子之间,需要彼此的同在

,是爱情的一种吗?和他的手也没拉过,吻也没接过,就叫他相信爱情,慧珊也

给搞糊涂了。不过,每一次的约会,似是母子,又像情人之间无拘无束地倘佯,

惹起的悬疑,终于有了枚戒指做结论了。儿子在等待着,慧珊抬起头来,向她嫣

然一笑,就伸出手来,对他说,拿来看看。儿子却执住她的手,把戒指套上。她

从儿子紧握的手,抽回她的手,把戒指凑近看清楚,果然光芒耀目。儿子说︰妈

,妳看怎样?能收下吗?

慧珊点点头。儿子就坐在她身边,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慧珊觉得应该把身

子向儿子那方靠过去。儿子在她耳边悄悄地说︰要我替妳把衣服脱下吗?慧珊不

好意思说不。儿子小心翼翼地替她把连衣裙的拉链拉下,并解开乳罩。把袖子从

膀臂褪下,见到慧珊健美的胸。儿子说了一声,说︰妈,妳身材比我想像的好,

皮肤比许多少女还要细滑。我们以后做爱,妳都要给我都看一遍。然后就在她肩

头,颈弯吻下去,吻她的背和乳房外侧。

慧珊帮忙把阻碍着他吻乳房的乳罩和裙子都剥下,两臂交叠胸前,把乳房一

挤,更见丰满。儿子略为抚弄一下她的乳房,和她赤条条的大腿。慧珊现在身上

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条宝石项链和指头一颗耀眼的钻戒。项链是生日礼物,而戒

指是定情的信物。

儿子站起来,自己也脱衣服。慧珊低着头,说︰ 

「你说要做爱,是真的吗?」

儿子说︰「就算我们今晚不作,早晚也要作的,对吗?如果你害羞,我们可

以先爱抚,等妳认为可以和我做爱,我们才作。」慧珊抬头一看,看见镜子?儿

子抚触着她敏感之处,在她唇上亲吻着,并轻抚她的脸。耳边尽是如何爱她的情

话。

她对自己说,这个大胆的选择,可能是对的。这张开膀子,环抱着儿子,让

一对乳尖抵住儿子的胸口。儿子说︰「妈,妳己经是我的吗?」慧珊没回答,只

仰脸迎上儿子的一吻。儿子就顺势压在她身上。她看见,那个以舌头打通门路,

快要挺进她身体?的男人,就是她爱的人。

儿子顾着吻她,爱抚她,却顾不着进入她。儿子的手忙脚乱让她怀疑儿子所

谓的风流史是捏造的。或者和母亲做爱有些不同,令她无法一插即入。但慧珊只

用指头把住儿子的肉棒,就找到方向,长驱直入,填满了她。阴道肉壁替她在想

像中形状和尺寸。她上身的两团肉和下身的另外两团肉,在儿子手中拥压了几下

,比一比那个结实,那个有弹力。慧珊会心微笑,她相信儿子是满意的。随后,

儿子捧住她的屁股,想要再挺进深入。但她的子宫己给顶到尽头,实无法再挤进

一点。那是个好现象。慧珊心?己明白,只要两条腿把儿子盘住,就会为儿子制

造一种有如进了处女的阴道的效果。

做过爱之后,儿子把慧珊她像个婴儿紧紧的抱住,令她透不过气。她偎依在

儿子的怀?。这就是结合成为一体吗?慧珊想,看见镜子?两个赤裸的身体骨肉

匀称,是配得上的。

儿子说,妈,妳不单看起来比想象的好,做爱也比想像的好。不要害怕,妳

把自己交给我,我会每个晚上和妳做爱,带妳环游世界,把名家的时装,最贵重

的首饰,香水,都卖给妳,只要妳愿意做我的女人。

慧珊说,你这些话,对多少个女人说过?但我不介意你的过去。但你要答应

我,只有我一个。你在外边到底有几多个女人,不要让我知道就好了。但是,你

不能要你的妈妈为你独守空帏。明白吗?

「我不会的,我的多疑妈妈。」儿子说。我会只爱妳一个,每个晚上穿着性

欲的睡袍内裤,涂上香水,躺在床上,等着我回来。我要看见我的妈妈是世界上

最娇艳、最性感的情人。

不过,慧珊应该也会料到,男人是天生的多妻主义者,自己的儿子也不例外

慧珊的衣橱?挂满了各名家的时装,高跟鞋和手袋。她戴着的宝石项链也愈

来愈珍贵,法国的香水也遍室幽香。她也有几张白金信用卡,要刷就刷。这是男

人最容易供应给他的女人的。有几个晚上,没有电话回来,人也回来得晚,慧珊

仍然会为着一个做爱的场面作好最好的准备。

而她渐渐明白,那面镜子真正的作用,是给在下面的女人看的。让女人看见

她的男人或儿子如何和她做爱,或是还未回来时,看见见己如何和自己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