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轮流上了三位女同志老师

号称安山中学五朵花,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关玉玲、庞燕

其中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人是读师范同班同学。

毕业时分发单位,三人自愿到师资严重缺乏的偏远山区学校,并且要在同一所学校,于是就分发到安山中学任教。

偏远山区学校,农家采收期间,大家均相互帮忙,今天甲农户、明天乙农户,需要大量人力劳动,所以十多岁孩子也需帮忙,学校来上课的学生就少了大半,对那些没来上课的同学,基本上学业就跟不上进度,因此恶性循环,每况愈下。

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人是有理想、有抱负;才会自愿下乡,向学校提议,晚上六点半借用学校三间教室,分一、二、三年级三班,让早上没上课的同学,来补上课程;教室夜间照明不足,需要加装电灯,为了学生上晚课的安全,学校周边也需加装路灯来照明,由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位老师负责教学,且无钟点费、津贴。

家长会认为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位老师的提议,立意良善,且自愿无偿奉献无异议通过,专案向上级申请加装学校周边路灯、教室照明,当硬体设备完善之后,开始实施夜间补上课程。

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位年轻老师,无私行为起了抛砖引玉作用,同校年轻的关玉玲、庞燕二位老师也自动加入,号称安山五朵花,平时都穿颜色、样式一样的服装。

当时的校长因先前曾对关玉玲老师有不礼貌的言语骚扰,五朵花讨论后收集相关证据向上告发,校长因而被停职查办。

夜间补上课程,实施后大笔的电费,学校根本无法负担,且学生上午劳动后都已相当疲累,所以上晚课时大半都在打瞌睡,学习效果不彰,新到任的校长想停止夜间课程,但被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关玉玲、庞燕五位老师悍然拒绝,认为学生的受教权是谁都不可剥夺。

新校长分别找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关玉玲、庞燕五位老师沟通协调,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关玉玲、庞燕五位老师口径统一:“校长如果再说,就告校长性骚扰,且马上有四人能帮作证人。”

新校长不想因电费问题,得到(丙)的评比,就申请提前退休,该校校长一职就一直空缺中。

拓笠找县长及县委书记,并提出针对(安山中学五朵花)一事,可行的解决方案,县长及县委书记均认为可行,通知各相关单位配合,原本上级裁示【协调相关人员,勿让事态扩大,避免其他老师效法比照办理。】

是消极压下不作为的心态使然,拓笠却要用积极作为态度来解决问题。

下午上班后,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人敲局长室门。

拓笠道:“三位老师请进,请坐,对不起我拿资料一下。

我是新任局长,你们表现让上级长官很头痛,但是我觉得你们的奉献牺牲,堪为全国教师的表率,杏坛中的楷模,本人不是学教育出身,为借重你们是教育科班专才,想从你们三人择一来担任副局长一职。

一周时间,题目:我国教育革新之展望,报告书经评比选一名任副座,其余两名在局本部二级单位任职,所以你们待会找主任秘书;领取县府教育文化小区宿舍钥匙,利用明后天假日回去搬行李,下星期利用局本部图书室撰写报告书。

三位老师以上有问题吗?”

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人答:“没有!”

拓笠说:“就这结束,如有问题可随时来找我。”

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人答:“谢谢局长,局长再见。”

拓笠心想【一个长发披肩、一个短发浏海、一个绑马尾却都穿着同一款式,怪怪的服装,腰系着大红色中国结,穿着粉红的包仔鞋,金框眼镜,像极庙会时表演的车鼓阵、12婆姐,真是俗气的村姑。

三朵花我看是三朵大喇叭花。】

晚10时许,门铃声;拓笠起来走去开门问:“哪位?”

赵袖娟答:“局长!我是赵袖娟。”

拓笠道:“赵老师!请进,先请坐,刚醒来让我洗把脸。”

赵袖娟说:“局长!抱歉打扰,因为有事想请教您。”

拓笠答:“什么事?”

赵袖娟问:“局长,请问如何评比报告书?”

拓笠道:“选择我的副手,当然由我来评比。”

赵袖娟说:“局长的意思是说您就能决定由谁来担任副座了?”

拓笠答:“是的。”

赵袖娟高兴说:“局长选我,我能让你轻易肏到我们三位姐妹,您先听我说完,再做决定,我交过男友,因他劈腿,使我恨男人,于是诱导张翊芳、王俐莎搞同性爱,三人形成铁三角,她们俩没碰过男人,不知异性爱比同性爱更舒服,可是一旦说到男人就形同背叛,三个女人朝夕相处,总是讨论些生活琐碎,多年来,让我真觉得好累。

所以我帮您带来我的姐妹掏,您帮我让她们体会真正做爱的滋味,那我们姐妹三人之间,也许就只有感恩而无背叛的问题。”

拓笠说:“对不起!听你这么说,让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袖娟说:“局长!我都讲这么明了,你却不敢回答,你还是男人吗?”

拓笠答:“就是因为你已经讲得这么明白,而且还经过仔细装扮,显然诚意十足。

所以不知该如何婉拒,你才不会受到伤害,但还是可讨论其他方法。”

袖娟说:“对不起!打扰了!”

起身要走,被拓笠按压在沙发上。

袖娟心想【原来是故意刁难。】

问:“您想不想先看看内容,再来做决定好吗?”

拓笠头如捣蒜般猛点说:“真的可以吗?我想看、我要看。”

袖娟说:“你将我压着不让我起来,我怎么让你看。”

拓笠立马起身让开,袖娟站了起来,抚媚看着拓笠,慢慢地自己将衣物一件一件脱下,只剩下奶罩和内裤没脱。

袖娟笑说:“柳下惠,先把你的口水擦一擦,都快滴下来了。

你想抱抱我吗?”

拓笠叫:“哇!好棒的身材,前凸后翘的魔鬼比例!”

袖娟说:“可能中学是体操队的缘故。”

拓笠问:“是体操队!怎么没去参加奥运拿金牌呢?”

袖娟答:“那时,奶奶忽然变成像现在一样大,无法顺利在平衡木上做动作。”

拓笠说:“什么!奶奶不一样大?无法在平衡木上动作,两边差很多吗?可是外观看不出来。

来吧!让我帮你解开它?”

拓笠伸手想解下袖娟的奶罩!袖娟自己双手护胸说:“干嘛?刚才已经婉拒了,还想看什么?”

拓笠答:“说的也是,一边大;一边小,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袖娟气得自己脱下胸罩说:“你看人家哪有一边大、一边小!”

拓笠说:“看起来白皙又坚挺,至少是35D罩杯,乳晕大小合适,小小乳头满红嫩的,接近满分的极品。”

袖娟听拓笠说完,用双手掌交叉抱着,不给看。

拓笠说:“你现在摸着它们,触感如何?可以告诉我吗?”

袖娟笑说:“感觉真好,你想摸摸看吗?”

拓笠大叫:“我要吸奶!”

说完用身体压着袖娟在沙发上,一边用手摸,一面舔。

袖娟双手推不开拓笠的头。

袖娟迷人的娇哼更加刺激了拓笠的性欲,拓笠舔着袖娟红嫩的小奶头,袖娟被舔的乳头立刻变得硬硬的。

袖娟扭动着身体想摆脱,拓笠回头把袖娟另一个乳头含在了嘴里,用舌头快速的舔弄。

袖娟叫:“啊~不要这样!嗯~好难受不要!求你了!”

这时拓笠另一手放开了袖娟的乳房,慢慢伸到了袖娟的大腿上,隔着小三角裤,摸着她最神秘的下体。

拓笠发现袖娟的内裤湿了一大片,要脱袖娟的内裤,袖娟同时发现拓笠的企图,连忙双手拉着内裤叫着:“局长你还未承诺,不可以喔!”

这时袖娟躺在沙发上,两个乳房高高的耸着,两条玉腿紧紧的并拢,拓笠用力拉开袖娟的大腿,把头伸进去,将内裤拉开,细细的看着小面积的阴毛,下面小阴唇两片黏着,包覆着阴蒂和阴道口,是个美丽迷人的苞珠穴。

淫水顺势流下,湿润着黑褐色凸出的屁眼。

拓笠用舌尖挑开袖娟的小阴唇,让如豆大的粉红阴蒂挺出来,拓笠大举用舌头舔、吸阴蒂。

舔到袖娟双腿紧夹着拓笠的头,挺起屁股猛摇。

袖娟叫:“局长;快点动作,我撑不住了!”

袖娟越夹越紧,拓笠越舔越大力道,袖娟高潮了淫水如泉水涌出,拓笠迅速将自己的衣裤脱掉。

拓笠一手抓着炽硬如火的鸡巴伸向早已泛滥的小穴,拓笠握着龟头在阴道口撩了几圈,淫水已经多到流到阴囊那里,将龟头抵住阴道口道:“不可以,我尚未承诺给你!还是不要插进去算了!”

袖娟按耐不住说:“局长;我不需要你承诺什么?只求你动作快点!”

拓笠看着袖娟问:“你确定?”

袖娟猛点头。

拓笠运用腰力往屄一顶,袖娟也顺势轻摆柳腰迎合,将早已张开的小穴直直的挺上去。

袖娟大叫:“嗯!啊~局长你插什么进来?”

两人四目相对,拓笠说:“应先让你认识一下我弟弟,没碰过大家伙,就这样直接闯进去,吓到你了吗?”

袖娟笑说:“是没碰过这么大的,扺怕是中看不中用。”

拓笠笑笑说:“看你还能嘴硬多久?”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您真厉害…”

拓笠压住袖娟,大鸡巴一下一下地在湿滑的阴道里频频抽插,龟头传来的难言快感,袖娟也跟随着节拍,用阴户一吞一吐,大量淫液顺着流下来喊:“…啊…啊啊…好啊!快肏死人了…”

一边抽插,拓笠一边低头欣赏着,春色无边的场面,见一条大鸡巴在袖娟鲜艳欲滴的两片小阴唇中间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流出外的淫水给带得飞溅四散。

袖娟整个阴部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小阴唇紧紧地夹着青筋毕露的大鸡巴,阴蒂早已充血变硬,但经反复揉磨,使它越来越涨,越来越硬,变得有如花生米般的大小。

“啊…我的亲哥哥…啊…您真会弄…啊…我的小屄舒服极了…啊…我要泄了…嗯…啊…啊…”

听到袖娟的淫词浪语拓笠更加兴奋了。

加快了速度,而袖娟还在不断摆动的腰部,下体一耸一耸地高低套弄着,小脸儿红红的仰得高高的,微张着性感小嘴,舌尖在唇上撩舔着,双手紧抱拓笠的颈,一头乌黑的秀发也随着左右甩着,突然袖娟一声大叫:“我完了啊…”

一大股阴精狂泄出来,也达到了高潮。

拓笠问:“袖娟你是体操队,身体应很柔软,一字马会吗?。”

袖娟站到沙发下,左脚抬高弯曲慢慢向上伸直,形成左右双腿180度一直线。

拓笠走到袖娟左侧,面向袖娟,拓笠握着鸡巴半蹲,龟头抵住袖娟的屄口,顶了几下,终于插了进去。

拓笠的大鸡巴猛插猛捣,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屄洞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则是不撞到花心不停。

速度极快!力量极足!袖娟右脚踮起脚尖支撑整个身体,片刻;身子直抽蓄倒在沙发上。

拓笠躺坐沙发,指示袖娟跨坐身上,倒插莲花式,袖娟用淫穴套吞拓笠的大屌袖娟套上慢慢吞食整只鸡巴,袖娟两颗奶奶正好在拓笠眼前晃来晃去。

拓笠用口舔袖娟的奶头,一手勾着袖娟的腰。

龟头在袖娟的屄中,向上用力猛往上挺。

冲击顶撞袖娟的花心,袖娟双脚半蹲着颤抖,淫水一股接一股,顺拓笠的屌流下来,拓笠阴毛一片水汪汪,难怪这姿势也称为倒插蜡烛,袖娟颤抖的双脚一软,淫穴坐吞大屌到底,使得拓笠的龟头直栽入花心心蕊,引发袖娟喷射潮吹,两腿抽蓄,拓笠的鸡巴被袖娟的淫穴紧紧夹着,无法拔出。

须臾;袖娟大喘一口气,如释重负般看着拓笠幸福微笑。

拓笠问:“怎么了?”

袖娟依畏着拓笠说:“谢谢你!你让我很有把握,若将张翊芳、王俐莎两人带来,她们俩肯定会感激我,但是不知怎么来说服她们。”

拓笠心想【有此一箭三雕的好事,怎能错过,应打蛇随棍上。】

随即抱起袖娟说:“我教你吧!”

走入卧室,将袖娟放在床上。

再教导袖娟如何播放A片。

拓笠说:“你先回去带一个来,播放A片和她一同观赏,不久之后,假意忍不住想搞了,我会先待在客房,当你们上床后,我就来这床的下边,你在床上尽快脱光她,舔湿她的屄屄。

再换我上床接手舔她的屄,你快舔湿我的鸡巴,让我干她。

你就可以准备去带另一个来。

当你带另一个回来前,我还是会先在客房等你们。

再用同样方式进行干第二个,是否了解。”

袖娟点头说:“了解,局长先等我一下,我现在马上去。”

说完穿好衣服离开去带人来。

不久之后~袖娟带了俐莎回来,袖娟说:“很好看的片,你会喜欢的。”

俐莎问:“这是谁的家?”

袖娟说:“全家去旅行都没人在家,只有我们两人,来快进来吧。”

片刻之后~俐莎说:“袖娟你舔的我好爽了,你看洋人的鸡鸡好粗大,插入不知什么滋味?”

袖娟说:“俐莎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俐莎依旧躺在床上,两脚开开让袖娟舔淫穴,不过已悄悄换成拓笠接手,袖娟舔拓笠鸡巴,拓笠挺屌插入俐莎穴中。

俐莎大叫:“袖娟你拿什么插我,啊!你是谁?”

想挣扎却动也动不了。

拓笠保持一秒插一下的速率,采九浅一深慢速抽插着俐莎的小穴。

俐莎叫:“啊…啊…我的亲哥哥…啊…啊…您真会弄…啊…啊…我的小屄舒服极了…啊…啊…我快要死了…嗯…嗯…啊啊~”

拓笠说:“俐莎!你的小穴如处女般好紧,淫水一波接一波,泼到我龟头上。”

俐莎问:“你到底是谁?怎知我名字!”

拓笠道:“亲哥哥我是你的上级领导,教育局长。”

俐莎说:“教育局长!你怎能强奸我这良家女呢?”

拓笠说:“良家女会三更半夜,来我房间看A片,搞同志做爱。

刚刚还淫叫着:“亲哥哥您真会弄,我的小屄舒服极了,我快要死了…敢说你没有吗?”

俐莎说:“对不起!局长我真的是良家女,不知为何?第一次跟男人做爱就让我有种很幸福的感动,随口叫了几声,奇怪袖娟带我来这儿,怎么不见她人呢?”

拓笠说:“她去带张翊芳老师来,我们先到客房去。”

将俐莎从床抱起,鸡巴依然插着。

俐莎像八脚章鱼般紧挂拓笠身上,双手环颈而抱,双脚夹紧拓笠腰部说:“局长!我好怕掉下去。

先让我下去好吗?”

拓笠说:“你四肢现在紧夹我身体,下面骚屄有我大鸡巴撑在里面,真爽,我才舍不得让你下来。

还要边走边肏你。”

拓笠双手托着俐莎的屁股准备走向客房。

俐莎惊恐说:“局长你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我会一辈子恨你!啊啊~插太深了~啊~小屄会被搞破~啊~破掉了~”

拓笠说:“我都还没踏出半步,你就喊破掉了,我知道你们女同志最爱乱拿条状物当作阳具,互相塞入阴道、屁眼取乐,久而久之,越拿越大支,所以阴道、屁眼就比正常做爱的女人宽松了许多。”

说完随即上路。

俐莎声嘶力竭喊:“啊~我没有…不要!”

客房就在主卧室旁,拓笠边走边肏屄,走没几步就感到一股欲射精的冲动,赶紧双手抬高俐莎的屁股,让鸡巴从俐莎的屄内脱离,快走到客房床边将俐莎放在床上,拓笠双手撑在床上,俯瞰下面俐莎苍白的脸蛋,紧闭双眼,流下两行泪水。

拓笠喘了好几口气,双手抬起俐莎的双腿扛在肩上,后将鸡巴插入俐莎已满出淫水的小穴中,由慢而渐渐加速肏屄。

肏了片刻之后,俐莎闭着双眼:“嗯~嗯…啊─”

的呻吟叫床。

拓笠加强力道抽插叫:“宝贝!”

俐莎睁开泪眼婆娑的双眼看着拓笠。

拓笠低头亲了一下俐莎的嘴问:“还好没受伤!肏起来好爽,你舒服吗?”

俐莎摇摆着屁股,示意拓笠继续肏,双手抱着拓笠的头向下压,自己嘟着嘴要跟拓笠亲嘴。

边亲嘴边说:“不要停,我好喜欢现在这种感觉。

良家女快被你肏成荡妇了。”

拓笠看俐莎未施胭脂的樱桃小嘴,低头看被自己鸡巴抽插的小穴说:“宝贝!听说女人嘴和小穴是相对映,你的小穴和樱桃小嘴简直是一个模样,你那两片小阴唇,当我插入时,两片小阴唇就随着我的阴茎卷入你的屄内而不见,当我抽出时,两片小阴唇又随着阴茎被扯出而向外翻。

左右两片小阴唇像极了你的樱桃小嘴上下两片嘴唇~”

边肏屄边叙述给俐莎听。

俐莎大叫:“啊~不要再说了…”

整个身体僵硬发抖,双腿直抽蓄,拓笠见此状况,挺直腰杆持续猛肏屄。

俐莎叫:“啊啊…局长你好会肏喔…我快受不了…喔…我快尿出来了啊……啊…已经尿出来了…啊…被你肏到要死了…啊…我又要死了…我死掉了…”

俐莎像虚脱一样,躺在床上喘着气。

拓笠看着俐莎张口喘气,樱桃小嘴实在可爱,拔出鸡巴,跨坐在俐莎的奶奶上,用龟头抵着俐莎的樱桃小嘴,再直插入俐莎口中。

这时,拓笠听到开门声。

拓笠抽出俐莎嘴里的鸡巴说:“袖娟好像带张老师来了!俐莎你快去帮袖娟,我随后就到。”

俐莎问:“局长要我帮袖娟什么事?我全身无力请帮忙拉我一把。”

拓笠将俐莎抱起说:“帮忙搞定张老师。”

翊芳已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袖娟舔翊芳的乳头,一只手摸阴户。

翊芳说:“袖娟我忘了带工具来,这里有工具吗?”

袖娟笑笑答:“这里没有工具只有阳具。”

俐莎说:“两位姐姐都不等我,袖娟我们一起处罚慢来的翊芳。”

翊芳觉得好多只手摸得她好舒服,忽然双腿被抬起,淫穴被不明巨物插入,睁开眼睛大叫:“啊!有个男人,你是谁?”

拓笠说:“翊芳,快点叫我亲爱的老公,你们两人,一人一边舔奶奶,我要干到你叫我亲爱的老公为止。”

用每秒两次的速率,采三浅一深,抽插翊芳的淫穴说:“翊芳,你真好干、淫水一波波,用我被你淫水淋湿的龟头,撞击你的花心。”

翊芳紧闭双眼,强忍都不出声。

袖娟说:“俐莎你看咱们翊芳真是好样!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局长,我看你要请8人抬的大花轿,将咱们翊芳明媒正娶回来,翊芳才有可能称呼你亲爱的老公。”

翊芳张开双眼一看说:“局长?真的是教育局长,啊~我亲爱的老公,你插得好深,啊…啊…我的亲…老公…啊…啊…你真会肏…啊…啊…肏得我小屄真是舒服极了…啊顶我花心…嗯…顶到我心花朵朵开…啊…”

到达第一波高潮。

拓笠停着说:“你们两个该学学,翊芳的叫床声,尤其叫春的内容,真经典,全都正面表列。

翊芳为何先前要你叫我亲爱的老公,却都不吭声,一听到袖娟要我请8人抬的大花轿,将你明媒正娶回来后,才开始叫床!真想要嫁给我吗?”

翊芳说:“人家原不知是阿猫还是阿狗,就想要我叫他老公,门儿都没有!听说是局长,一看,果然是局长,情不自禁,就把当时的感觉说出来而已,怎就说人家小女子叫床好听又有内容的。

小女子觉得局长您真会干,干得小女子我欲仙欲死,真要命,若小女子真嫁给您了,恐怕会被您给活活肏死!”

袖娟说:“肉麻当有趣!听不下去了!俐莎走我们看影片去,让他们自己搞。”

说完自己走到电视机前的床边,坐在床缘看影片。

拓笠伸手去拉住俐莎,不让俐莎跟袖娟走。

拓笠问:“袖娟你说翊芳、俐莎都没碰过男人,为何两人都没落红?”

翊芳、俐莎同时说:“早就被袖娟给搞破了。”

拓笠小声说:“你们俩睡梦中被袖娟叫醒带来,所以素颜、穿着睡袍。

你们看袖娟穿着套装、浓妆艳抹的精心打扮,她来直接说她愿给我肏,换取副局长一职,被我婉拒后。

袖娟将自己衣物一件接一件脱到只剩奶罩、三角裤对我说:“柳下惠,先把你的口水擦一擦,都快滴下来了。

你想抱抱我吗?”

翊芳、俐莎听了大笑说:“局长,袖娟真的称呼你柳下惠。”

拓笠点头说:“气死我了!”

一阵笑声引起袖娟注意,袖娟起身走过来。

拓笠知道袖娟在后面故意加码说:“后来经双方同意做一场无关交易的性爱交流。

袖娟说被男人干,比起你们三女玩同性爱,感觉实在太棒了,要我帮她那两位未经人事的好姐妹,也能体验被男人肏到欲仙欲死的感觉。

见我没回答,袖娟又说愿献出她的处女屁眼,所以当我干她屁眼时,不仅自己将屁眼掰开,连叫都没叫一声。”

站在拓笠背后,袖娟听到局长乱掰,说她为让姐妹幸福而牺牲献出处女屁眼的事迹,感觉十分尴尬。

袖娟说:“局长,已经午夜12点了,我先走了。”

俐莎说:“袖娟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回去。”

回头看翊芳。

翊芳说:“你们先走不用等我。”

拓笠说:“等一下你们别走,才刚要开始而已。”

袖娟、俐莎两人走后。

拓笠被翊芳紧紧抱着问:“亲爱的老公想同时要我们姐妹三人吗?”

拓笠说:“只有你真懂我心。”

翊芳说:“非也!如果她们没走,我也一样无法继续做下去,实在是太尴尬了。”

拓笠说:“可能一时还无法适应吧!”

翊芳说:“亲爱的老公你的好大,和电视上洋人的差不多,还是真实的比较好,感觉就是不一样,舒服多了。”

拓笠问:“不然你们都拿什么东西来替代?”

翊芳说:“和袖娟试用过好多东西像小黄瓜、红萝卜、酒瓶甚至球棒,但通通都不太理想。

还是男人的较有感觉。”

拓笠说:“我还听说有人塞橡皮嚓,结果塞得太深而拿不出来,到医院求助。”

翊芳说:“喔!是俐莎笔抽太快,笔盖掉在里面差点拿不出来,从此俐莎都只敢用手指。

亲爱的老公刚才肏俐莎没觉得她穴比较紧吗?”

拓笠问:“笔盖最后是怎么拿出来?”

翊芳说:“越想拿越是拿不出来,搞得大家精疲力尽,睡了一觉之后,笔盖竟然自己跑出来。

亲爱的老公宝贝借我摸摸看好吗?以前从不曾见过。”

拓笠躺在床上,翊芳握着大屌说:“亲爱的老公我想学电视用嘴吃它。”

拓笠说:“好吧;让你先帮我吹一吹。”

翊芳说:“好!”

对着大屌用嘴使劲大口地吹风。

拓笠问:“你在干什么?”

翊芳说:“吹啊,亲爱的老公你没看到我正在吹吗?”

拓笠说:“你现在看一下电视,就像那样。”

翊芳说:“我原本就要吃了,是你要我先帮你吹一吹的。”

拓笠说:“好吧!要吃就快吃吧!”

翊芳的口技实在欠佳,拓笠要翊芳坐在床上看A片学习,双手撑在后面,两个乳房高高的挂着,双腿张开成M字,中间那片黑黑的阴毛却暴露在他面前。

拓笠兴奋的喘着气,用力拉开翊芳的大腿,把头伸进去,细细的看着这个美女迷人的屄。

拓笠看到两片卷曲的小阴唇紧紧的缩着,用双手拇指和食指分别拉着左右两片小阴唇向两边翻开,原本卷曲的小阴唇被拉撑开后,有如蝴蝶之双翼,唇边缘呈黑色,屄口为暗红色。

亮晶晶淫水从屄里面流出来向下流到屁眼,菊花呈放射状,中心点屁眼内凹,聚集些淫水于此,使暗红色的屁眼油亮反着光。

翊芳的蝴蝶屄两片小阴唇用手指塞入穴口里,沾满淫水后,再挖出来向两边展开,拓笠用舌头去舔食小阴唇上的淫水。

让如红豆大的粉红阴蒂挺出来,拓笠大力用舌头舔、吸阴蒂。

舔到翊芳双腿紧夹着拓笠的头,挺起屁股猛摇摆。

拓笠阳具一挺,滋一声插进了早已湿透的阴道,一进去后只觉周围软软的暖暖的肉壁贴了过来,把阳具包得紧紧的,舒服无比,立即大抽大送起来。

翊芳脸上骚意盈盈,双手搂住了拓笠腰部,底下屁股轻轻扭动起来,配合拓笠的抽插有节奏地挺动着,粗大的阳具大插大抽,阵阵麻酥的快感似波浪般涌上来,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口中禁不住浪叫起来。

翊芳叫:“啊~我亲爱的老公,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啊…我的亲老公…啊…啊…你真会插…啊…啊…插得我小屄真是舒服极了…啊您真会干,啊…啊…干得小女子我欲仙欲死,真是要我命,啊…啊…会被您给活活肏死。”

翊芳说:“亲爱的老公好好躺着,让小女子好好服侍亲爱的老公。”

翊芳先舔拓笠乳头,舔右乳头时,右手捏拓笠左乳头。

一会儿换边。

舔拓笠的龟头时,边舔眼睛都看着拓笠,看拓笠爽的表情,就加强力道。

舔的整只都湿透,翊芳跪着开始深喉咙,努力吞食。

翊芳头上上下下吞食拓笠的大屌,双手手指捏两边乳头轻揉,三管齐下,拓笠连忙制止翊芳动作,起身抱住翊芳。

在翊芳耳边说:“亲爱的老婆,你好棒,让我好想肏你。”

翊芳说:“亲爱的老公好好躺着,让小女子来。”

翊芳跨坐拓笠身上,倒插莲花式,翊芳用淫穴套吞拓笠的大屌,翊芳套上慢慢吞食整只鸡巴,翊芳两颗奶奶正好在拓笠眼前晃来晃去。

拓笠用口舔翊芳的奶头,一手勾着翊芳的腰。

龟头在翊芳的屄中,向上用力猛往上挺。

冲击顶撞翊芳的花心,翊芳双脚半蹲着颤抖,淫水一股接一股,顺着拓笠的屌流下来,拓笠阴毛一片水汪汪。

拓笠躺在床上,翊芳趴在拓笠身上,两人紧紧抱着,喘着大气。

翊芳说:“亲爱的老公原来跟男人相干真爽快,小女子以后天天都给亲爱的老公肏。”

拓笠说:“那恐怕不行,我无法天天都肏好几个女人。”

翊芳说:“亲爱的老公,我知道你结婚了,但不必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翊芳舔拓笠右乳头时,右手捏拓笠左乳头轻揉,眼睛看着拓笠含情脉脉。

拓笠用大屌抽插,向上猛顶。

翊芳大叫:“亲爱的老公,变得好大。

我的小屄好爽…你快肏啦…啊啊…我就快要升天了啊…我快爽死了啊……嗯…!”

拓笠抱紧翊芳说:“你把我乳头舔的好爽,继续舔,我快不行了,不要停。”

翊芳叫:“我安全期,射进来,我从没被射过,拜托射死我。”

拓笠喊:“你不要再说了,快舔我乳头。”

拓笠、翊芳同时喊叫:“啊~亲爱的老公(婆),爽死了。”

上午拓笠到局本部图书室,张翊芳、王俐莎、赵袖娟三位老师穿相同的服装却都分开各自正在写报告书,拓笠进去故意问:“三位今天要去参加庙会表演吗?”

没人回答,气氛凝重,只有王俐莎抬头对拓笠笑笑,拓笠就到书架拿本书坐到俐莎旁。

拓笠在纸上写【怎么回事?】给王俐莎看。

俐莎写【袖娟骂翊芳是个花痴,对男人阿谀谄媚,翊芳反讥袖娟想出卖灵肉去换取职位,被干后职位没换到还拖人下水,且都要我说公道话,已形同水火。】

拓笠写【舌战、口水战以前都三人一起玩?这次为何不加入。】

俐莎写【此战非彼战。

刚刚在宿舍两人几乎大打出手。】

拓笠写【是为了我这个男人争风吃醋吗?若真打起来你压谁会赢。】

俐莎写【无可奉告!】拓笠写【今天要去参加庙会表演吗?】俐莎写【NO】拓笠写【良心的建议,把服装设计者~车裂。

BYE?】俐莎看后,拓笠就离开了。

拓笠回局长室,不久,敲门声“局长,是我赵袖娟。”

拓笠说:“请进。”

袖娟关门后,走到拓笠旁叫:“亲爱的老公。”

拓笠捉袖娟的手摸自己下面说:“要献慇勤昨晚还盛装打扮,现在的装扮看得我都硬不起来。”

说完放手。

袖娟说:“晚上去找你?”

拓笠说:“对不起,今晚有事要办,可惜一流身材却配不入流的服装。”

袖娟笑笑说:“亲爱的老公,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再见。”

袖娟走后,拓笠拨电话到图书室通知王俐莎要绕道来局长室。

不久之后,敲门声“局长,是我王俐莎。”

拓笠说:“请进。”

俐莎问:“局长,为何要我绕道而来呢?”

拓笠说:“怕你被袖娟遇到。”

俐莎说:“局长您要我来,为何怕我被袖娟遇到,有不可告人的事吗?”

拓笠看着俐莎穿这服装,看起来满可爱配着俏丽的短发说:“昨晚几乎没睡,现在要补眠,请你下班时来叫醒我,再来讨论如何让她们和解,钥匙你拿着。”

拓笠和俐莎回到家,打电话到何记点食物请蕙馨要回家时,顺便送来。

拓笠问:“她们目前状况如何?”

俐莎说:“持续冷战中,都认真写报告书,想取得职位来修理对方。”

拓笠说:“赵袖娟上午一进门叫我亲爱的老公,看她穿的服装,真倒胃。”

俐莎说:“我也穿相同的服装,局长让你倒胃了。”

拓笠说:“不会,你穿这样很可爱。”

俐莎笑笑说:“局长,没想到您人前说人话,鬼前讲鬼话。”

拓笠说:“是因为你脸蛋漂亮,笑起来很甜美。不管穿什么都好看。”

俐莎答:“花言巧语。”

拓笠说:“赵袖娟主动出击,要别人依她的模式走,可是主导权在我,专走旁门,怎能把副局长给她呢?张翊芳虽不耍心机,直肠子,但副局长职务常常需负责沟通协调,恐怕翊芳是无法胜任。而俐莎你…”

俐莎说:“我是一个笨蛋,面对色狼巧言令色,却畏于权势,不敢夺门而出,脱离狼窝,既然认命不逃,只好化被动为主动。”

门铃声,拓笠去开门付钱拿餐点。

拓笠笑笑说:“小笨蛋先吃饭,再看看你如何化被动为主动。”

俐莎说:“我想看A片学习、学习。”

拓笠说:“跟我来我教你操作,影带自选。”

俐莎边吃边看,拓笠客厅吃后到卫浴室泡澡。

拓笠洗完澡躺在床上,换俐莎洗。

不久之后~俐莎围着浴巾坐到拓笠身旁,拓笠将浴巾拿掉,把俐莎抱着。

俐莎说:“局长,你已成功分化我们,而且3人都被你给上了,我本应唤醒我姐妹们,但如您说的主导权在您,孤女已无力可回天,恳请钧长核准贱妾担任您忠心的座骑,听从您的差遣,如蒙恩准,深感德泽。”

拓笠说:“准你当我马子,不愧是当老师的,用词遣字真精准。”

拓笠一双大手紧紧握住耸挺白嫩的乳房,用力地揉摞着,不时用拇指挑逗着俐莎那充血勃起的乳头,乳头被拨动地不停颤动着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俐莎的大阴唇中央凸出两片粉嫩小阴唇,是标准的鲍鱼屄,须用手掰开,方能看到中间的小溪正泛滥成灾,淫水溢到外面,把整个淫穴洞弄得湿糊糊的。

拓笠用手指去抠俐莎的花蕊,俐莎马上升起激烈的反应,然后用嘴堵在俐莎的淫穴洞上面,伸长舌头去剥开阴唇找到上面那颗珍珠,然后就用嘴去含着阴蒂,拓笠才拨弄一下,俐莎马上就用大腿紧紧夹住拓笠的头,腰部快速地上下起伏得到高潮了。

俐莎在拓笠的舌攻之下,接连来了好几次高潮叫:“啊啊……喔…了……别……别……啊啊……不好啊……啊啊……局长你好会舔喔……我快受不了……喔……我要尿出来了啊……啊……啊……尿出来了……啊……被你舔到要死了…啊……我又要来了……我来了……我要死掉了……啊……啊……啊……”

巨大水柱喷向拓笠的脸,大力冲击使拓笠一阵晕眩,拓笠摇摇头意识恢复清醒。

四周看看兴奋大叫:“俐莎,我知道笔盖是怎么跑出来了。”

俐莎说:“什么跑出来?”

拓笠说:“潮吹时大量淫水喷出连同将笔盖冲刷出来。”

俐莎说:“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拓笠说:“翊芳告诉我说你拿笔自慰,笔抽插得太快,笔盖掉在屄里面差点拿不出来。

你再假装听不懂,看我如何修理你。”

俐莎说:“主子,贱妾欲求不满,祈求主子您的蹂躏、惩治。”

拓笠把阴茎慢慢提起又慢慢插入,让粗大的肉棒摩擦到俐莎内壁的每一处皱褶,龟头在俐莎的敏感点上不停地捣动着,随着上百次的抽送,俐莎开始发出淫荡的声音,最后一点残余的理智让俐莎死咬住枕巾,用鼻子发出了激情急促的喘息声,两手在拓笠背上不住的抚摸,两腿紧紧地缠绕着拓笠的腰部,纤柔可爱的小脚尖随着抽插在空中飞舞踢荡着。

拓笠慢慢地提高频率和力度,每一次都提到洞口再猛地顶到屄底,由九浅一深,三浅一深,次次深入。

排出的爱液随着抽送不止地流注,阴囊击打在会阴部位发出啪啪响的水渍声,阴茎根部一次次撞击着阴蒂头,肉体的欢悦,弥漫的性味,让俐莎摒弃了端庄秀丽的表象,开始一步步走向狂野。

拓笠把俐莎咬住的枕巾抽出,俐莎害羞地用手捂住了嘴,发出时而低沉时而高亢的呻吟。

用双手插入俐莎的腿弯把俐莎下身提起,拓笠蹲着低马步依然稳健地蹂躏着俐莎敏感的花心。

俐莎看到自己丰腴滑腻的阴唇随着阴茎出入不停地开合放,挤出丝丝白色的淫液,俐莎最后的防线终于溃堤,开始像个荡妇一样娇声呼喊起来。

俐莎喊:“哎哟~哎哟~痒~啊!痒~啊!啊!太美了啊!妈妈!我要死了!我被玩死了!”

拓笠看俐莎擦有胭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