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极乐乐土

依附在血天君的怀里,龚美香听着他讲述的一些江湖上的故事,渐渐的入睡了起来,看着她甜美的笑容在脸上,血天君起身下了床

陡然的气息顿时一起,房间里突兀的多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一身青衣着身,挽起的长发略显贵美,婉约的面孔,更是带着一丝媚笑。

“夫君,唤我来何事?”此女娇声问道。

血天君平静道:“麟儿,去天下会,让断浪来这里,另外,带着一些精干的手下来。” 

麟儿,这正是火麟剑中所困的剑灵萧麟儿,与之以前相比,萧麟儿更多了一分小女人才有的妩媚,也有了一些乖巧。

看着血天君如此平静,萧麟结儿点头道:“是,我这就去。” 

“等等……” 

萧麟儿疑惑的看着血天君,等待着他的继续吩咐。

血天君一脸凝重道:“通知巧媚她们,让她们都到皇城集合。” 

“夫君,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吗?”萧麟儿疑声道。

浅声笑了笑,血天君摆手道:“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现在是多事之秋,她们不在我的身边,我不放心。” 

多事之秋,萧麟儿不明白血天君所说,更不敢去问,因为她知道,血天君要是想说,自然会告诉自己。

待萧麟儿消失在自己面前,血天君眼中放出了精光,喃喃自语道:“女娲,不管是不是你在和我作对,搜神宫的人是不是你的杰作,我都要把你揪出来。” 

从穆家庄到此,越来越多的事情,是血天君始料不及的,穆念慈和包惜弱等人的复活,绝不是偶然,巧媚和九剑女的出现,更是足以证明,女娲一直都存在这个世界里。

但是她到底要做什么?和血天君作对,似乎不是,还是她想用妲己对付商朝大王那样,用美女来让自己走向失败的道路。

血天君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女娲不出现,倒是也让他有充分的时间准备,套用血岚的话说,女娲已经超出了神一般的存在,不死不灭,造人补天的女娲,如果征服她,又是何等的滋味。

还没到傍晚,魏府上下已经忙碌了开来,魏明已死,这宅邸有些晦气,端云自当听从血天君的意见,要离开这回到自己的公主府去住。

“夫君,你难道真要带着她们一起,去我的公主府住吗?”庭院内,端云一脸的不理解。

血天君点头道:“是,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看着面前的血天君,端云娇嗔道:“我知道,你是想让龚美香和孟子晴,都像我一样,成为你的女人,可是这是皇宫,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在宫里掀起滔天巨浪,林江海和羽家,都想夺这天下……” 

摆了摆手,血天君脸上带着冷意道:“这天下是他们想夺就夺得嘛,端云,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就是好好做我的女人,争权夺势的事,是男人做的。” 

轻嗯了一声,端云靠在了血天君肩头,不知不觉间,端云已经对血天君的话深信不疑,就算他说,明日皇上驾崩,他要上去坐龙椅,端云也会相信。

看着魏府的下人,将一些必带的物品带着,有端云和龚美香在这,血天君也没事可做,交代了一番,他才出了皇宫。

一间客栈,已经被全包了下来,血天君的来到,也让整个一层都热闹了起来。

“夫君,我还以为你进到皇宫里,就被那些美女迷住不回来了呢。”颜盈娇笑的调侃道。

银雪和血岚几人也都是如此表情,因为她们都知道,血天君被那些官兵带走,可不是被强行,而是他自愿的。

环顾了一圈,除了乌桓娘等人在场,还有几十个女人围在一起,为首的女子,待血天君和血岚等人打完招呼,才拉着于楚楚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干什么啊?”血天君忙扶住了要跪下的司马玉娇,挑眉道。

牵着于楚楚手的正是司马玉娇,眼中闪着晶莹的泪光,她娇声说道:“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是你救了我们,让我们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于楚楚也在旁说道:“天君哥,我娘是对你太感激了,你就接受我和我娘的一拜吧。” 

“是啊,请英雄接受我们的拜谢。”在她们身后的司马家女人,也都跟着起哄要感谢。

血天君摇头苦笑道:“楚楚,她们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嘛,各位美女,你们就不要说客套话了,我血天君今日搭救你们,一个是为了楚楚,第二个就是为了玉娇姐。” 

“嗯”了一声,于楚楚娇笑道:“娘,天君哥的为人,就是直接开朗,他不喜欢俗套的。” 

司马玉了点头,江湖上的男儿,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他不喜欢跟女人如此客套,也是很正常的。

“岚儿,盈儿,她们可都安排妥当了?”血天君转身看向了血岚和颜盈,朗声问道。

血岚嗯道:“安排好了,这间客栈和左右的酒楼都被我们包下来了,住房够用的,就是她们都没带些衣裳。” 

这点倒是难不住血天君,那司马家的院子现在已经没人看守,虽然被查封了,可是要想回去自然很简单。

走在路上,血天君斜眼看着身边的司马玉娇说道:“玉娇姐,你要是想继续回去住也可以,我可以随时安排。” 

“不用了,那宅子虽好,却沾了不少晦气,我正打算低价卖给别人了。”司马玉娇一脸红红的,低声说道。

和血天君单独在一起散步,司马玉娇心情怎么也无法平静,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难道真如他说,于狱是他的旧相识,因为于狱,血天君才救了她们司马家仅剩的这点人。

血天君笑了笑说:“也对,那宅子日后没什么用了,以后你们住的,比那宅子要好太多了。”

两人步入了一个胡同小巷子里,虽然此时已是深夜,但是家家户户大门都有灯笼,可以照明,而这胡同小巷里却没有。

看着前面黝黑的路段,司马玉娇犹豫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血天君轻声问道。

司马玉娇摇了摇头苦笑道:“可能是在宅子里别关押久了,对这黑暗,我有种莫名的惊恐。” 

听她这么说,血天君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轻声道:“那是你没有安全感,如果你从这条小黑胡同都走不过去,那你永远都不能忘记以前的惊恐和往事。” 

没有抗拒挣脱,司马玉娇被那只大手握住自己手的刹那,感到一股让她很舒服的奇怪气息,就连她劫后余生的兴奋感也被冲淡了。

跟着血天君踏进了黑黑的胡同里,司马玉娇虽然没有了害怕,但是那心肝还是扑扑的跳个不停,那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好像她和身前的男人不是在走路,而是想进到黑暗的胡同里,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走到了一半,血天君突然停了下来,这么突然的举动,让司马玉娇来不及停住身形,一下撞了上去,两团硕大顶住了血天君的肩膀上。

“现在还怕吗?”血天君只是暗叹这两团圣女峰的酥软弹力,脸上却现出关心道。

司马玉娇看不清此时血天君的面容,但是如此近的距离,她可闻到男人呼吸出来的味道,还有就是这么近距离,手还握在一起,让她有些羞怯。

挣脱了血天君的手,司马玉娇娇声说道:“谢谢你,我……我好多了。” 

血天君看着她抽回手,不禁摇头笑了笑,突然出声问道:“玉娇姐,你说话算话不算话的?” 

“当然算话了,虽然我是个女人,可是我也知道信义二字。”司马玉娇脱口而出道。

点了点头,血天君直视着司马玉娇笑道:“在法场上时,你说过,如果我救了你,你就做我的妻子,此话可当真?”

司马玉娇全身一颤,怔怔迷茫的眼神看着血天君,她确实这么说过,但是她哪知道自己真的会被解救。

“天君,我那时以为自己死定了,才会说那样的话……”司马玉娇刚要解释。

血天君伸手按在了她的肩头上,轻语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且人在死亡来临前,是不会说假话的,我不用下辈子才跟你一起做夫妻,我要这辈子就跟你在一起。” 

被血天君猛地搂在了怀里,司马玉娇脑袋嗡的一下,这……自己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她不是不喜欢血天君这样的好男人,只是她早就有了另一个计划。

扭动着娇体,推开了血天君,司马玉娇急喘着说道:“天君,我们……不能,我知道楚楚对你的心思,我想把楚楚嫁给你的。” 

“哦?其实不用你说,她也会成为我的女人,我不会放弃我身边的任何一个美女……”血天君挑眉说道。

司马玉娇看到月光映衬下的那张脸,嘴角带着的邪笑,他血天君到底在想什么,看着他一步步紧逼上来,司马玉娇不禁有种错觉,难道刚出虎窝,又进狼口了。

靠在了墙壁上的司马玉娇退无可退,血天君紧紧的贴在她的身前,感受着那硕大两团圣女峰带来的柔软,血天君轻语道:“玉娇,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会知道我的野心,为什么会这么大了。” 

司马玉娇一愣,但是就在下一秒,眼前突然闪了一道微微刺眼的光芒,当她在睁开眼时,却被眼前的一切都震撼住了。

此时她和血天君都身处在一个高山上,在高山之下,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庞大建筑群,这建筑群比起皇宫来,还要壮观的许多。

而最让司马玉娇惊叹的是,刚刚可是黑昼,而这里却是满天红霞,大地呈现着金黄色,如此之地,她从未见过。

“我是在做梦吗?”司马玉娇喃喃的说。

看着她脸上激动和狐疑的表情,血天君坦然道:“不是,这里是极乐界,是我血天君创造的一个世界,在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勾心斗角,只有无尽的欢乐,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和外面一样的生活,当然这里不会出现男人,这里唯一的男人就是我,进入到这里的女人,都是我的老婆……” 

司马玉娇已被如此美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在听血天君说,这个世界是他创造的,司马玉娇差点一头晕倒过去。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司马玉娇难以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血天君拉起了她的手,柔声道:“你可以把这一切当成是一场梦一样。” 

就在司马玉娇娇羞脸红时,却觉双脚离开了地面,她低头惊骇的看到,自己和血天君竟然都飞了起来,而且更向着前面偌大的城池飞了过去。

徜徉在天空中的飞翔,那是只有会飞的鸟类才可以做到的,而司马玉娇已经难以理解,现在搂着自己腰肢的男人,到底是神还是魔?

“喜欢这里吗?” 

司马玉娇轻嗯了一声,她更多的是害怕,这飞翔是很美妙的事,可是她很害怕,万一掉下去怎么办,那一定要摔了个粉身碎骨吧。

继续向前向下飞着,血天君轻声介绍道:“这里就是极乐城,为了让我的女人们在这里生活的一点都不单调,她们可以在这里,像在外面一样,做生意,种田……” 

“这里有很多女人?”在如此高度,司马玉娇视线模糊,也看不清城池里的一切。

血天君朗声笑道:“应该过万人了吧,下去看看吧。” 

嘴上说着,血天君陡然加速,向下俯冲而去,如此极致的飞翔,让司马玉娇很是刺激,她已知道,这样是毫无危险的,于是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劲风吹袭长发的舒畅感。

只是片刻,司马玉娇听到了下面的尖叫声,在她睁开眼时,看到的场景却让她大吃一惊,在她视线里可看到的女人,竟全都赤着身子,在大街上行走。

这就是极乐界,这就是血天君口中,他最想要的世界…… 

“夫君……” 

“哇……夫君来了……” 

在两人落到地上的刹那,周围顿时四起了尖叫声和呼喊声,司马玉娇作为一个女人,也是有些受不了,看着血天君被围起的时候,她不禁感叹,要是自己也是一个男人,到了这个世界,也会有如此待遇。

“呵呵,玉娇,你可都看到了。”和一众美女打了招呼,血天君自然不会当街与她们。

虽然这里只有他一个男人,但血天君的每次一来,都会让所有女人满足到几天不用同房之乐,也会很快乐,这也是这些女人会这么甘愿,每日在这里过着如此的生活的原因。

司马玉娇脸上红艳无比,她就算想掩住眼睛不看,也是不可能的,街道各处,每个角落都会有女人,而且她们皆都赤着身,最让司马玉娇震撼的是,这些女人的美貌,随便拉一个到皇城,那都是倾国倾城的漂亮女人。

“天君,你为什么要创造出这样一个世界?这么多女人,你一个男人,怎么能……”司马玉娇有太多疑惑了。

血天君笑了笑,指着不远高耸的龙凤宫道:“因为这个世界我就是主宰,当你可以驾驭这里的一切的时候,当你可以让这些女人都臣服在你身下的时候,那种感觉让我很享受,我的一切都是个谜,想要揭开谜底,你就要和我多接触了。” 

世界的主宰?

司马玉娇已经看到了,这个世界多大她不知道,这里的子民却全是女的,与自己所在的世界相比,这里更过的无忧无虑,她们相处的都很融洽,卖菜的也会和买菜的讨价还价,然而钱最终还是在这里,所以这只不过是极乐界里女人们的一种消遣生活。

带着司马玉娇在城中逛了一圈,血天君才带着她来到了龙凤宫,与之以前的龙凤宫比,现在的龙凤宫更加庞大壮观,其实住在这里,再好的建筑也只不过是个摆设,但是血天君在看到风云里得皇宫后,将这里立刻改变了一番。

住得好,心情更好,还未进到龙凤宫的大门,就可听到里面传来的声乐和女人的歌舞声,血天君暗叹,这里的一切,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轨迹,自己抢来得带来的女人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

在一声声欢呼下,血天君拉着司马玉娇的手踏进了龙凤宫的大门,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司马玉娇,第一次感到心跳加速,不是因为这些女人都赤身迎接,而是因为血天君,他为什么可以拥有这么多女人,还可以满足她们。

“哟,夫君,又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姐妹啊,看看这妹妹长得,还真不赖。”一个全身洁白的妖娆女子,扭着柳腰迎了上来,看到司马玉娇,她立刻媚笑着娇滴滴的说道。

司马玉娇一阵奇怪,这女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左右,怎么还唤自己妹妹,难道她以为自己新来的,就叫自己妹妹。

血天君搂住了眼前女子的腰肢,朗声笑道:“玉娇,这是珠儿,你看她比你年轻,实则她比你要年长几岁。” 

听血天君这么说,司马玉娇连忙躬身道:“姐姐好。” 

“莫要这么客气,我叫上官珠,你在这里要叫姐姐那可多了,这里的姐妹们都是容颜永驻,看起来都跟十八九的小姑娘似的。”上官珠娇笑道。

三人上了二楼,司马玉娇对上官珠的话略感震撼,什么叫容颜永驻,难道这里人都不会老吗?

“玉娇妹妹,那几位正在抚琴奏乐的姐姐们,加起来可都有几千岁了。”上官珠指着正在演奏的逍遥琴几人说道。

司马玉娇这才鼓起勇气问道:“姐姐说的容颜永驻是长生不老?”

在旁点了点头,血天君大笑道:“这就是极乐界法则,不死不灭,容颜永驻,即使是一个初生的女婴,到了这里,也是十几天,便可成长成一个大姑娘来,而你在这里呆上几柱香的时间,容颜就会衍变得华润红俏。” 

不忍打断逍遥琴几人的演奏声乐,血天君拉着司马玉娇做到了看台上,与一众美女老婆,一起欣赏起了声乐表演。

在血天君身边的司马玉娇,越发的感到不自在,因为这里只有她和血天君都穿着衣服,而其他人全都赤着身。

“夫君,今天怎么有空回来啊?”抚琴完毕的逍遥琴站起了身,娇笑着走了过来。

跟在她身边的逍遥兰嘟嘴嗔怪道:“是啊,夫君,好几都不来,人家都急了。” 

和妖媚几人一起留守龙凤宫的韩燕更是双手环住了血天君的脖颈,毫不在乎司马玉娇在旁,张口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呵呵,你们啊,才几日不见,眼睛都快变绿色了,就这么饿啊。”血天君轻声笑道。

上官珠娇真道:“夫君,我饿了,饿的还不轻了,不信你摸下看。” 

嘴上说着,她已经拉着血天君的手到了她的腿根,在血天君另一边的司马玉娇,顿时低下了头,她到底没有接触过如此场面,但是低下头时,却还是看到血天君的手指,竟然钻进了上官珠的粉缝里。

原来她说的饿,不是肚子,而是下面的粉缝。

在上官珠上手的刹那,韩燕也没有失去抢占先机的机会,整个人趴伏在血天君身后,用两团硕大的圣女峰,在他背上敲打了起来。

“天……这些女人……”司马玉娇简直羞得想找个地缝藏起来,可是这里到处都是光着身子的女人,她又能藏到哪里去。

血天君亦感到身边司马玉娇的浑身娇颤,立刻朗声说道:“好了,通知其他人,到三楼集合吧。” 

“好啊……” 

“夫君,好棒……”

听着欢呼四起,司马玉娇一阵疑惑,刚才还都像母老虎的女人,怎么全都跑掉了。

“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也可以随我上去一看。”血天君站起了身说道。

司马玉娇没有多问,只是站起身点了点头。

当她随着血天君上到了三楼,她才感到一种澎湃的心情,这壮观的场面也再次升级,可见这三楼的大厅,简直就是三五个武斗场那样大,在周围的椅子上,竟然全都已经坐满了赤身的女人。

“啊……”随着血天君的出现,顿时大厅里尖声四起。

司马玉娇捂住了耳朵,她终于明白,这极乐界为什么只有血天君一个男人了,因为他这样做,所有女人都会是他自己的,但是这样做,未免也太邪恶了。

不容她多想,血天君回头轻笑道:“找个位置去看吧,在这里她们都统称姐妹,不用担心。” 

点了点头,司马玉娇找了个离中心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她倒是很好奇,这里会有什么样的表演,让这些女人都开始鱼贯而入的来到这大厅。

只是片刻,偌大的大厅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司马玉娇没有仔细数过,但是视线里,却可见的就有七八千左右女人。

只见血天君漫步到了场中心,只是此时的他已经全身赤着,那精硕高大的身材,和他那腿根昂起的超大号凶器,再次点燃了女人们的沸腾之火。

“老婆们,我要让你们享受到极乐,我要让你们成为最幸福快乐的女人,来吧,五十个。”血天君双臂高举的大喊了起来。

什么五十个?

司马玉娇还没明白过来时,却见在第一排的女人们,突然站出了几十个女人,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五十个整,但是却不会少了。

“夫君……夫君……极乐之王……”周围的女人开始了高呼。

这时司马玉娇看到了五十个女人,竟然全都到了场中,只是她们竟然都或趴或站或躺在了地上,而最最让司马玉娇难以忍受的是,血天君竟和一个女人,站着就开始了激吻。

“新来的吧,妹妹,感觉如何啊?” 

司马玉娇看着身边容貌的年轻女子,不禁低声道:“她们到底要做什么?” 

“哈哈,夫君是这里的极乐之王,他当然要满足我们所有女人了,每次来,我们都会集合在这里,让夫君轮流的宠幸,直到所有人都满足。”这个女子轻笑道。

听到这话,司马玉娇差点没晕过去,全部满足,这里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女人啊,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和这么多女人,还能保持不败的,难道这一场下来,自己要在这观看数个月,甚至成年的时间?

眼前的一幕幕,和场中女人阵阵的高呼,一,一组组的女人败下阵来,都让司马玉娇震撼无比。

“呵呵,这就是夫君的厉害之处,在你看来,她们几下就下场,其实早就享受到了无尽的快乐。”在司马玉娇身边的女人笑着说。

这让司马玉娇很是郁闷,每个女人似乎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坚持到,为何还能享受到快乐,然而眼前的一切却可不是假的啊。

几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司马玉娇看到原本还座无虚席的场中,已剩下了不到二十个女人,而座位上却只剩下了她一个。

“哈哈,玉娇,你可看到了……”血天君看着逍遥琴最后几人都落败,不禁扬声大笑了起来。

司马玉娇颤巍巍的站起身,部眼红红的看着场中的血天君,看着他那匪夷所思的巨大凶器,一声娇呼疾步向他走了过去。

到了血天君身前,逍遥琴几人轻声笑道:“夫君,我们先出去了。” 

“嗯,好生休息,几日后我带你们出去转转。”血天君点了点头。

逍遥琴三姐妹和韩燕、三剑媚几人都退出了这龙凤欢合殿,看着眼前的司马玉娇,血天君柔声道:“可喜欢这里的极乐生活,每周我都会让她们聚集在一起,用这样的方式,喂饱她们。” 

司马玉娇轻咬着嘴唇,呢喃道:“你真的那么强吗?” 

说着话,她的手扬起放在了血天君的肩膀上,迷离媚意十足的眼神挑起,如此放媚的一面,实则让血天君感到兴奋不已。

他知道司马玉娇不会在忍得住,显然现在的她已经到了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的地步,血天君揽起她的腿,身子向前一贴,俯身笑道:“你试试就知道我有多强了。” 

司马玉娇面上羞红无比,却没有一丝羞怯的犹豫,左手撩起裙摆,她身下竟早已空空如也,粉缝如流水般,不断汩汩的冒出热液。

看到那一张一合的粉缝,血天君朗声笑道:“是不是很急?” 

“那还用说,天君,我要你像对她们一样对我,快点,来吧。”司马玉娇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说,但是如果血天君在不进来的话,她感觉自己都快被小腹里的热火烧死了。

血天君亦不想折磨司马玉娇,看了这么久,她能不急成这样才怪。

说时迟那时快,血天君突然向前一顶,巨大的凶器陡然扎入了她的粉缝,毫无阻拦的障碍,加上湿滑够足,凶器噗嗤一声灌入进了很深。

司马玉娇仰头娇吟了一声,满足的表情布满了绯红的俏脸,然而这只是刚开始,血天君双手环住她的翘股,硬生生将她抱了起来,竟用如此姿势,抱着她在场中转起了圈圈。

“原本我以为,她们只是在说笑,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场中心,司马玉娇浑身无力的卧在血天君怀里,那粉缝依旧夹着血天君的凶器。

只是她再不敢乱动,血天君的强大,让她见识到了,为何进万的女人,会在他几柱香的时间后,全部满足的畅意离开。

血天君轻搓着她身前硕大的圣女峰,轻声笑道:“在这极乐界,这就是我定下的极乐法则,这里没有大小之分,没有贫富之分,没有勾心斗角,所以她们才会甘心在这里生活。” 

“夫君,我也可以留下来吗?”司马玉娇仰头凝视着血天君。

“当然,不止你要在这极乐界住下,我还会让你的姐妹全都住在这里。”血天君毫不隐瞒的说。

一旦住到这极乐界里,那自然就已经被血天君认同了是自己的女人,听到他的话,司马玉娇没有吃惊,反而娇嗔道:“那楚楚和我另外的两个女儿呢? ” 

血天君捏了捏她的鼻梁,反问道:“那你觉得呢?” 

这倒是问住了司马玉娇,她现在和血天君如此的关系,要是自己的女儿也被牵扯进来,那这关系岂不要乱了套。

就在司马玉娇准备摇头说不时,却听到一声娇呼。

“爹爹大人……” 

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一路小跑了过来,而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美妇人,让司马玉娇有点晕的是,这看起来已有十七八的女孩,竟然也是赤着身子。

“芸儿,呵呵,快过来……”血天君站起了身,那女孩小跑到了血天君身前,一下跃起,像只猴子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

“夫君……”跟着过来的美妇娇呼了一声。

血天君笑了笑道:“瑶迦,刚才怎么没见你过来?” 

挂在他身上得芸儿娇真道:“爹爹,你还说呢,我娘把我生下来,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她来了,被你折腾的会更难受的。” 

“芸儿,别瞎说。”程瑶迦娇嗔道。

“呵呵,芸儿说的对,你刚生下她几天,身子还没恢复,是夫君的错,今日啊,我就带亲离开极乐界,到外面好好吃点好吃的。”血天君朗声笑道。

他亦是感慨万千,现在极乐界里,陆无双和李莫愁加上程瑶迦,还有孙不二一众女人,全都生的生,怀的怀,可是生下来了十几个,却全是女娃。

这难道是老天故意折腾自己的,还是在眷顾自己,让自己可以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家种田自家吃。

“爹爹就是嘴会说,芸儿可是刚从龙山下来,现在长大了,爹爹要兑现诺言了。”芸儿娇声说道。

程瑶迦拉过芸儿,娇斥道:“芸儿,你年纪尚小,难道忘了爹爹定下的极乐法则?” 

芸儿摇头道:“我才没忘,可是爹爹说过,在龙山呆上十日,我就是大人了,就可以像其他姐姐们一样,跟爹爹在一起了……” 

眼见芸儿的模样,在听到她的话语,司马玉娇简直有点错愕,她没有听错,更没有看错,芸儿竟然说完话,扑到了血天君的怀里,双手抓住了他那丝毫没有疲软下去的凶器。

而血天君亦没有推开芸儿,反而笑看着面前的程瑶迦,浅声道:“瑶迦,孩子大了,你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 

程瑶迦点了点头,遂即退了出去,她才生李芸十天而已,自然不能和血天君,不然身体的损害,要让她受点苦。

低头看着芸儿张启的小嘴,血天君轻笑道:“你倒是学的很快。” 

芸儿看着眼前硕大的蘑菇头,娇笑道:“我娘教我的,就等爹爹回来,让我好生服侍爹。” 

嘴上说着,她的脑袋向前一送,小嘴已将血天君的凶器吞到了嘴里,这让在一旁的司马玉娇更感震撼。

这时血天君伸出手指,指向了司马玉娇的额头,她一愣,却觉一股温热从额头进到了脑子里,瞬间一些信息传递到了她的脑海里。

司马玉娇一阵震撼,原来血天君给她传递的正是极乐法则,却完全不是用文字传递,而是一幅幅让她心情澎湃的场景,好像这极乐界从开始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里重复了一遍。

过了许久,司马玉娇才娇吟一声,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而和她一样瘫软在地上的芸儿,却在这时发出了一声荡人心魂的长呼。

看到她脸上满足的表情,司马玉娇冲她微笑了一下。

“这就是极乐法则的真正定义。”血天君此时坐在了芸儿的身边,一手在她身上抚撩着。

司马玉娇感到口干舌燥,但是再无力气起身,光是那极乐法则的轮番场景,已让她有如和血天君疯狂了不下十次一般。

“那我可以回答你了,楚楚她们,也要在这极乐界里住下。”司马玉娇肯定的说道。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好,玉娇,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这里是我血天君的世界,这里我就是主宰,在这里,所有的女人都可以享受到极乐,我要让这里,成为欢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