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家春秋之借名篇

郑县有条姚江,沿岸风景幽雅,江水曲折环绕,两旁仪木成林,土地肥美,出产丰富。到了夏天,凉风蝉鸣,绿叶红菱,倘佯其间,竟和西沽差不多。故有钱人家均在此附近建筑大厦,作为避暑之用

抗战胜利后第三年间,有一退休达官,王士明者,在此买下了一幢巨宅,修造花园,朱门。华丽堂皇,取名“柳江别馆”准备欢娱晚年。

王某一妻三妾,虽自仕途退下,惟仍讲究官场习气,四出造访、游历。加上年老精衰,虽有四房妻妾,独结发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取名“王明详”,余妻妾均无生育。因此家中大小十分珍爱明详,当作宝贝一样,故均呼其“宝贝”而不叫其名。

明详生来皮肤白嫩,聪明直率,相貌俊秀,有点女孩子气味,因此各房姨太及丫环们,个个视为命根,但明详却独对服侍他的贴身丫环文倩具有好感。

文倩是个近二十岁的女孩,长得眉目清秀,玲珑可爱,小家碧玉的样子,从小就到王家当丫头,本来在夫人处使唤,平时做事细心,性情温柔,善体人意,深得夫人喜爱,直到了明详十七、八岁时,便叫与明详同住西厢服侍。

(二)

一日晚上,文倩被夫人叫去,明详一人在西厢书房读书,正感到闷闷不乐时候,便起身往花园走去,一边散步一边赏月看花。忽听到三姨太房子有声音,心想这是什么叫声,好像是人正在痛苦所发出的,好奇之下便走近些,靠近屋子,仔细一听,像是三姨太在叫,一阵一阵,频频传出。

明详心想到,平时三姨太是最疼爱他的,嘘寒问暖,非常关心,现在她生病了,理应进去探望探望,看看是否要紧也略表作晚辈的心意,不枉平时三姨太对他的疼爱。

想着,便走至门口,推门进入,经过客厅,又听到并不像是痛苦的声音,而好像是一种满足,快乐的笑声。好奇之下,靠近窗口,偷偷往里看,一看之下,便本能的起一种异样感觉,眼光被吸引住了。

只见得父亲和三姨太两人浑身一丝不挂,脱得精光,三姨太躺在床上,浑身雪白,两腿跷得半天高。父亲爬在她的身上,混身使劲,一上一下,忽左忽右,时急时缓的恍动。三姨太两腿勾在他的腰上,双手抱着身体,屁股正用力的往上抬。

明详两眼直瞪着那阴阳交接处,阳具的抽插,一进一出,那红红的阴唇,正在一掀一合的迎接着,白白的屁股,中间一条红沟,流着淫水,一阵一阵,像小河流般,流得床铺,这一块湿,那一块湿的。

“噗叱……噗叱……”肉与肉的打击声,“吱吱!吱吱!”床铺的作响声与那“嗯、嗯”的呻吟声,构成一幅风雨交际的乐曲。

忽听三姨太大叫着:“喔……喔喔……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快点用力啊……用力啊……用力的干……妹妹舒……舒服极了……”

“哥……快……美……好美啊……从来没……没有想到……你这么会干……是什么……仙丹……使你这……样会插……喔……美死了……”

这种浪叫声,鸡巴在阴道里翻、搅、滚的声音,布满全室,令明详听得昏沉沉、乐淘淘,胯下阳具猛胀,顶着裤子高高的,很不舒服,浑身难过。

“宝贝,宝贝你在哪儿啊!”忽听到文倩呼叫。

明详急忙忙的走出去,一出房门,碰到文倩。

“宝贝!你不在房里读书,跑到三姨太那儿作什么?”文倩问。

“没……没……没什么!”明详结结巴巴的回答。

“胡说!看你急得脸红红的,满头大汗,还说没什么,鬼才相信。”

“真……真的没什么嘛!”明详脸更红的说。

“那有谁在房子里面?作什么?”文倩笑着问道。

“是……是……是三姨太和爸爸在里面作……作……”明详不知如何回答。

文倩忽然见到明详的胯下,顶得高高的,再将眼光移到他的脸上,恍然的明白什么似的,脸上红云忽升,虽然她只比明详大两、三岁。由于女人早熟之故加上平常在服侍明详起居时,偶而碰到明详身体,浑身便飘起了一股荡漾的感觉,常引出一种生理上的需要,现在见到明详如此这般情形,而老爷和三姨太正在房里,刹时明白什么回事,好奇心之下便要求明详。

“带我去看看,好吗?”文倩温柔问道。

“使不得!使不得!”明详更是害羞的说。

“怎么使不得!难道说你做了什么坏事?”文倩道。

“不是啦,是我不敢带你去。”明详道。

“有什么不敢,如不带我去的话,我就去告诉夫人。”文倩故意说着,转身假装要去的样子。

明详急急上前,便拖住她的手说道:“好姐姐,我求你,不要去告诉我妈,我听你的就是了。”

“这才听话,姐姐喜欢你,走吧!”文倩说着便急急拉着明详,轻轻的到三姨太房间窗口,偷偷的往里看。

“亲哥哥……左……左边一点……喔……对……对用力……就是那里……快……快用力……”三姨太浪叫道。

“哼……看你讨饶不!平时你总是不过瘾,今天朋友,送我一瓶春药才吃一颗,专门特地来插你这小浪屄,要你这浪屄讨饶叫不敢,哼!”

“哥……你好会干……喔……插死我了……浪屄好舒服……喔……子宫捣烂了……痛快死了……哟……我的亲哥哥……不……我的……祖宗……你真……真会干……要……要升天了……”

“浪屄……舒服吗?……哼……”边问着边加紧抽。

“舒服……太舒服……小浪屄……太舒服了……喔……真美……美……美死了……美得……要上天了……”

她一面浪哼,一面也疯狂的扭转屁股,极力迎凑,两手紧抱他的屁股,帮助他抽插。

里面战况越来紧凑,外面两人看得浑身发软,尤其文倩更觉意乱情迷,心猿意马,芳心热烘烘的,内裤不知什么时候被淫水湿润了一大片。

“嗳……噢……亲……哥哥……亲丈夫……啊……好……舒服……你真……了不……起……大……鸡巴……又……粗……又长……又硬……又大插得……真舒服……唉……唉……真……过瘾……大鸡巴……真好……”

三姨太混身一阵颤抖,有气无力的浪叫,下面阴户,忽然不断摇动,屁股拚命后摇。

老爷知道她就出精了,赶忙不顾命的用劲抽送不停。一阵热流如汤的阴精,喷射而出,三姨太口中娇喊:

“哎喔……丢了……浪屄……丢了……上天了……浪……屄……上天了……你给我……痛快……嗯嗯……好舒……服……啊……”

老爷的龟头被热精一洗,心神震颤,猛然打了个冷襟。

“噗叱!噗叱!”一股阳精,冲出马眼,射进了三姨太的子宫内。

“喔……美……美……”三姨太紧紧的抱住老爷,满足的说:

老爷射精后,那股药力一消,便浑身乏力趴在三姨太身上,一动也不动,拥着她,两人便精疲力尽睡着了。

(三)

文倩和明详两在窗外,明详正用着手措抚她的胯底,隔着三角裤,这样挪过来,挪过去的摸着。

“好弟弟,我们回房去好吗?”文倩浑身被抚摸着,软绵绵无力的说。

“好!”

明详见文倩满脸通红,阴户里外都是淫水,浑身娇软无力,便扶着她,慢慢地走回房间,把门关好。

文倩春心荡漾,气息短促地倒在床上,一双微红美目,俯视明详,那眼神深含着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双峰一迥一低的颤动着。

明详深情激动的歪倒在她的身上,给她一个甜蜜的长吻。

文倩此时热情如火,双手抱紧明详的脖子,伸出舌头来。她的火热嘴唇,干燥欲裂。

明详被文倩这样的热情拥抱,本能地伸出双手,也紧紧的抱住文倩。

两人这样紧紧相拥,一面热吻,而他胜出右手去揉摸文倩的双峰。

且说文倩正是豆蔻年华,正好刚成熟,况刚才瞧见到了老爷和三姨太表演一幕精彩无比的活春宫,早就心猿意马,意乱情迷了。现在又经明详甜蜜的拥吻、抚摸,此时更加芳心鹿撞,春情荡漾,媚眼如丝,娇媚的俯望着明详。

明详血气方刚,平日对文情,就非常喜爱,加上才和她一起偷窥了那一幕,生理上本能的变化,此时虽然他尚未经人事,不知个中滋味,但美色当前,娇躯在抱,哪能不欲火如焚。

原来轻抚双峰的右手,不由自主的便逐渐滑下,经过平原小腹,探向那女人最神秘的幽谷。

“嗯!好弟弟!我好难过。”文倩一边晃动身子一边娇媚的说。

“姊姊!把衣服脱掉好吗?”明详急忙问道。

“嗯!”文倩嗯了一声,点点头,算是默许。

明详如奉玉旨,迅速替她脱下衣裙、褪掉她的亵衣,赤裸裸的玉体刹时横陈眼前。洁白而透红、细腻的皮肤,无一点瑕疵可寻,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胸前起伏不定,均匀而有曲线的身材、滑溜溜的平坦小腹、修长浑圆的大腿,真是上帝的杰作。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充满神秘,像未开发的幽谷,令人向往。只见得黑细阴毛中深藏着阴户,忽隐忽现,微微露出阴唇,红都都,就像婴儿张着小嘴,一开一台,还正流着口水呢!淫水沾着阴毛、阴户、屁沟、大腿根部及床铺。在灯光照耀下,一闪一闪,亮晶晶,刹是好看极了。

看得明详眼里射出欲火,虎视眈眈的望着那可爱的地带。

“弟弟,把你的衣服脱了嘛!”文倩有气无力的说。

明详恍然大悟,急急忙忙的把自己也脱的精光,并疯狂的搂住她曲线玲珑的娇躯,吸吮着她那鲜红的乳头,右手往那神秘的阴户抚摸。

这时文倩的淫水更像缺堤的江水,直往外流。

明详伸出中指,顺着淫水慢慢的往里面插,插进一点时,文倩皱着眉头叫:

“啊……痛……弟弟……慢点……”

明详便按住不动,但手指她的阴道紧紧夹住,四壁软绵绵,暖杏很舒服,就这样将手指插在里面,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文倩感到阴道里,痒、麻、酥酥地,非常难过。

“好弟弟,里面好痒。”说着,便将屁股用力的往上抬。

明详一见,就将手指再往里插,便不时地将手指抽出,在她的阴核上挖弄。

文倩的淫水更是越流越多。

“好弟弟……嗯嗯……喔……”

说着文倩伸出手,去握明详的阳具,一抓之下,那原有七寸长的阳具,刹时更君暴胀龟头一颤一颤,像是欲冲出重围的猛兽似的。把握不住。

“啊!弟弟你的那么大,我怕……”文倩有点畏惧的说:

“好姐姐,不要怕,我会慢慢的弄,你放心好了。”明详见她恐惧的样子,便安慰的说着。

在她的玉手拨弄下,明详更是觉得欲火冲天,浑身火热热的,本能的便抽出手来,翻过身子,搬开她的双腿,用手扶着阳具,在她的桃源洞口一探一探的,徐徐将阳具插进玉门。

“好弟弟!这么大……有点痛……”文倩略疼痛,反手挽住阳具,娇羞轻声的道。

明详一翻身,把她的娇躯弄平,炽热的龟头,抵着洞口,一面深吻香唇,紧吭香舌,两手更不停地揉燃乳头。

经过这样不停的挑逗,直到她全身轻抖,桃源洞口更似黄河犯滥,终于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痒,娇喘呼呼的道:

“弟弟……好弟弟……你可以慢慢的……轻经的弄……”

说话间,又把双腿八字分得更开,挺起臀部,迎接龟头。

明详知道她此时芳心大动,便微微一用力,鸡蛋大的龟头,就套了进去。

“啊!痛死我了……”

此时龟头已抵处女膜,明详感到有一层东西阻碍。又见文倩头冒着汗,眼睛紧闭,眼角边挤出泪水,便按兵不动,不再往前推进。再说自己也不忍心使她痛苦,便用右手举起龟头,不停地在阴户口插送,左手却仍按在她孔尖上,一阵揉捏,一面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好姐姐,现在觉得如何了?痛得利害吗?”

“弟弟……就这样……等一会再慢慢的动……姐姐此时有点胀痛……而里面痒得难受……”

就这样的轻怜蜜爱,尽情挑逗,使得她淫水如泉,不停的往外流,只见她双腿乱动,时而缩并,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同时频频迎起屁股,迎合着龟头的轻送,这十足的表示她淫兴已达极点,已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明详见时机已经成熟,将含在阴道的龟头,轻轻的顶进,不时还抽出龟头在洞口捻动。

文倩此时淫兴狂动,猛地紧拥住明详的脖子,下身连连挺迎,娇喘连连的说道:“弟弟……姐姐……现在不痛了……里面很难受……痒痒地……麻麻地……好弟弟……只管用力……插进去……”

就当她咬紧牙关,屁股不佳往上挺迎的刹那时间,明详猛吸一口气,阳具怒胀,屁股一沉,直朝湿润的阴洞,猛然插入。

“叱!”的一声冲破了处女膜,七寸多长的阳具,已全根尽没,胀硬的龟头深抵子宫口。

文倩这一下痛得热泪双流,全身颤抖,几乎张口叫了出来,但却被明详的嘴唇封住,想是痛极了,双手不住的推拒,上身也左右摇动。

明详见她痛得厉害,吓得伏卧不动,而整根阳具,被小阴户紧紧的夹住,十分好受,舒服。

他们就这样的拥抱了几分钟之后,文倩阵痛已过去,里面反而痒痒地,麻酥酥地感到难受。

“姐姐,现在还痛吗?是不是觉得好些?”明详在她耳边轻柔的抚摸着道。

“好弟弟……现在好了些……只是你要轻点……姊姊怕受不了……”文倩轻轻地点头,俏脸微笑道。

明详很听话的把龟头慢慢抽出,又缓缓的插下,这是逗引女人,情欲升高的一种技术,这样轻油慢送的约有十分多钟之久,文倩已淫水泉涌,娇喘微微,显得淫狂快活,情不自禁的摇动蛇腰,向上迎送。

明详见她苦尽甜来,春情荡漾,媚态迷人,更加欲火如炽,紧抱娇躯,耸动着屁股,一阵比一阵快,一阵比一阵猛,不停的拚命狂插,不时的还把龟头抽出来用肉棱子揉搓着阴核。

就这样的继续抽送,只插得文倩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娇声轻喘道:

“弟弟……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啊……嗳……喔……渍渍……真会干……美……美死我了……”

文倩的小浪屄淫水洋溢,被龟头的肉棱冲括得“噗叱、噗叱”奏出美妙的音乐。

明详虽然没有性交的经验,但正值血气方刚,如狂蜂戏蕊,经震快活。

文倩经过这一阵狠插,性感又达高潮,两臂抱紧明详的背部,粉腿跷上紧勾着他的屁股,同时颤动臀部,向上迎凑。

明详见她春情荡漾,浪态迷人,更是紧紧抱住娇躯,用力抽插,并不时把阳具抽出,用龟头磨擦着阴核,然后又狠力的插了进去。

明详一面抽送,一面在她耳边轻声问:“姐姐,现在觉得怎么?还痛不痛?

弟弟插得舒服吗?”

文倩被插得欲潮泛滥,欲仙欲死,娇颊艳红,樱唇微开,喘气如兰,犹如一朵盛开的海棠,艳丽动人,口中娇呼道:

“亲弟弟……喔……现在……不痛了……姐姐……太痛快……舒服死了……弟弟……你也……舒服……吗?……噢……你真会……干……好……极了……”

她一面娇哼着,一面疯狂的扭转屁股极力迎凑,同时两手抱着明详的腰部,帮助他加重抽送。

明详知道她快要出精了,忙用劲抽插,一面吻香颊。果然文倩混身颤抖,阴户内缩收得紧紧的吸吮着龟头,一阵滚热阴精喷射在明详的龟头上,两臂放松,平摆在两边,同时娇喘呼呼道:

“哎唷……喔……宝贝……姊……上……上天了……太……舒服……了……美……美……死……了……”

明详的龟头,被一阵热滚滚的阴精喷射着,心神震颤,从来没有的快感涌上心头,猛然打了个冷际。

“噗!噗!噗!”一股阳精,猛然射出,射进了子宫口内。

“喔……噢……噢……舒服死了……”文倩媚眼一闭,正享受着无比快感。

他们第一次初尝人生乐趣,真个是神魂显倒,飘然欲仙,两情缱卷,淋漓尽致。二人射过精后都不免稍感疲倦,但是仍然不愿分开,赤身搂抱,双双入梦,睡得份外香甜。

甜蜜的时光在愉快中轻轻地溜过,午夜里文倩首先醒来,睁眼一看,只见自己一丝不挂,脱得精光靠在明详怀里,交颈的拥抱在一起。

不知什么时候,明详的阳具已滑出自己阴户,自己大腿部及床铺,沾满了处女血液及淫水混合斑渍,粉红色的,一块块地。回忆起适才和他缠绵缱绻时,自己疯狂浪态,不禁羞红双颊,深怕他会暗地里窃责。

想不到男女性交,竟有这样无穷乐趣,难怪老爷和三姨太会那样的浪叫,狂颤,想到这里不禁心中暗笑,同时春情渐渐引发,阴户里一阵阵骚痒起来。伸手一摸,阴户竟有些发烧,从前紧合的阴唇,现在有些离开,中间现出一条小缝,里面湿滑滑的,颇觉难受的很。

灯光下,看明详,仍然好梦方甜,嘴角不时掀起笑意,他的两臂环抱自己,下面的阳具,软绵绵的贴在自己大腿边,文倩深感奇怪,这样一根柔软的东西,发起威来,竟硬如铁棍,不由伸手去摸捏。

明详被文倩抚摸,本来软绵绵的阳具,又渐渐至硬起来,又热又胀,十分粗大,文倩的一只小手竟把握不了,吓得缩手不迭,此时明详正巧醒来,刚看到这情形,又见她娇媚得可爱,忍不住捧着娇面,一阵疯狂香吻,一面把坚硬的阳具朝小浪屄乱顶。

“弟弟,不要这样猛冲,把姊姊的小屄弄痛了,放轻点,让姊姊扶着你的东西,慢慢弄进去。”文倩一面拥住他的小腹,深怕弄痛了小阴户,娇声道。

“好姊姊,弟弟听你的,轻轻的弄好吗?”明详见她说得怪可怜的,也就不忍过份狂暴,使她伤痛,以后不敢接近他,就语音轻柔体贴的说。

文倩觉得他无限轻抚蜜爱。这般体贴,心中感到甜蜜蜜的十分好受。于是用轻的扶住那粗大的阳具,引到自己的桃源洞口,心里不住突突乱跳,小手也微微的不住发抖。

明详的阳具经文倩的小手导引,龟头已插进洞口,因为有淫水的滋润,慢慢的一节一节滑进,在插进一半时候,把龟头轻的提起,又慢慢滑进。这样经抽慢插,最容易引发女人的情欲,三、五十次后,里面淫水更源源涌出。

文倩此时阴户虽仍有些胀痛,但是并没有第一次厉害,而且阴户里面渐感酥麻,情不住禁的两臂环抱着明详的背部,张开双腿,由他抽送。

明详知道文倩阴户不痛了,需要用力抽插,才会痛快,于是腰部提劲,一阵比一阵重,一下比一下深,狂抽猛插。

明详纸觉得火烫的龟头,在阴道内上下磨擦,子宫口更感酥痒难耐,全身感到无比的舒服,一阵阵热水,从子宫内涌出,情不自禁的迎着明详的阳具,扭腰摆臀,向上迎套。

“啊……宝贝……你怎……怎地会插……姊姊……美死了……嗳……嗳……姊……姊……好舒服……啊……小……浪……屄……麻麻的……舒服……”文倩娇喘淋漓,媚眼如丝,浪哼着。

明详听了她的浪叫,更感到畅快,心像火烧的欲火,令他快马加鞭,拚命抽插,坚硬炽热的玉茎,在紧凑而温暖的阴户内,上下抽送,既温柔又舒适,便急急说道:

“姊姊!舒服吗?你的小屄真好,紧紧地,温暖地,我好痛快……哦……”

这样的抽送了近半小时,肌肤碰触声“啪!啪!”作响、水搅动声“咕……吱……吱……咕……”与“吱……喧……嗯……哼……嗳……”声合奏成美妙的交响乐。

“弟弟……你……太好了……嗯……姊姊……太……舒服……了……弟……弟……再重……些……喔……插……死……浪屄……小浪屄……好……好美……哟……快……快……用……力……些……姊……姊……要上……天啦……”

果然一股热暖暖的精水由子宫阵阵涌出,烫得明详混身酥麻,心神震颤狠狠抽插几下,猛然打个冷战“噗!噗!”一股阳精,夺关而出,同时射进文倩的花心。他们这再度缠绵,两情更加缱卷,淋漓尽致都达到了颠峰,射精后,两人同感疲倦,互相拥抱,交颈而睡。

自此以后,文倩对明详的照顾,服侍更加无微不至,不在话下。

(四)

日子过得真快,又到了端午节时,老爷与夫人午饭后便一起出去访友。顺便至邻县,夫人到妹妹那里小住几天。明详因喝了一点酒,感到闷热,便回房想淋浴,冲冲身子,凉爽一下。

一进浴室,原来文倩早已脱得精光,泡在浴池里,好一付少女戏春水。明详三两下便把衣服脱了,也跳进浴池。

“喔!弟弟来帮我擦背好吗?”文倩说道。明详便移到她的背后,抚摸着她的背部,细腻的皮肤,优美的线条,使他回忆着,与她性交时的情景浮现,阳具渐渐勃起,龟头顶着她的屁股,很难受,便由背后一把抱住,两手将她的乳房握着正满,顺着便抚摸起来。

文倩被他由背后的拥抱以及双乳被握个满怀,心神一震,再加上热炽的阳具在屁沟上一顶一颤的。内心充满的欲火,浑身软绵绵,红云涌上双颊。

明详右手顺着小腹渐渐的往下移,移至她的阴户。慢慢的在阴核扭、捻、搓揉了一会,阴户便充满淫水。

“好姊姊,我们就在浴池里干好吗?”明详道。

“嗯!浴池里可不可以呢?”文倩娇媚问道。

“试试看!”明详说着便将文倩放正,张开她的双腿,手扶着阳具,对准阴户洞口慢慢地往里面插入。

“嗯!”文倩闭着媚眼,屁股用力抬高,迎接着他的龟头。

“噗!”的一声,全根尽入,直抵花心。

“喔!”文倩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抱住明详,两眼如丝,两颊通红,全身微抖,正享受着性交的趣乐。

明详那根足足七寸长的阳具,被文倩的阴户紧紧包住,暖和和、酥麻麻,便将她在水中抱个满怀,一动也不动的体会其中滋味。

“嗯!好弟弟,我很难过!”文倩被明详的阳具顶着,酥麻麻的很难过。

“哪里呀?”明详装傻着问道。

“人家……痒……死……啦……里面……像……”文倩羞道。

“啊……呵……原来是痒啊……什么地方痒呢?让弟弟替你抓……抓。”明详见她有点难为情,故意打趣着她,好在文倩性情温婉,不容易生气。

“傻弟弟……坏弟……弟……人家是……里……面……痒……啊……你……怎样……抓……啊……”文倩越来越难过,骨软筋酥,麻痒难当,况且明详一只手正按在她的乳尖上捏着,便按着他的手喘呼呼道:

“求……求……你……不要……再……捏弄了……姊姊……受不了啦……”

“真糟透了,原来里面痒,那该怎么办呢?抓又抓不到,聪明的姊姊,想个办法吧!好让弟弟有服务效劳的机会。”明详见她说他傻,索兴装疯卖傻,引逗她发发娇嗔。

果然她被引逗得急啦,娇嗔大发:

“坏弟……弟……坏透……啦……不来……了……不同……你……好啦……看……你……还会……调……皮否……”说着,故意站直娇躯,要离开的样子。

明详真怕文倩认真,心里有点发慌,忙抱紧娇躯,央求道:

“好姊姊,千万别生气,饶了弟弟吧!弟弟以后再也不傻不坏啦!弟弟向你陪个礼!”

说话间,已抽出扬具,用劲一插。接着二话不说,加紧抽送,重振雄威。

文倩也摇恍着屁股,迎合着抽插。

只见浴池中的水,翻滚着,打着漩涡,明详借水的浮力抽插着,所以不感到用力。文倩浑身泡在水里,二人如此的缠绵,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哗啦……哗啦……”滚动的水声声作响。

“啪……啪……”肌肉碰出声。

“咕……吱……咕……吱……”淫水搅动声。

“哎……喷……嗯……哼……”多种声音合奏成美妙的交响乐曲。

明详两手紧抱腰肢,运用全身动劲,疯狂抽送,势如狂风暴雨,全力攻击,猛勇如狮。

文倩经明详这一阵疯狂抽送,热潮凶涌,全身酥麻,阵阵轻松舒适快感,直透神经中枢。

“好姊姊……舒……服……吗……里……面……还……还生……弟弟的……气……吗?……”

明详虽说年青力肚,但是为讨好文倩,用尽了吸乳力气,咬力猛干,不免气喘如牛。

文情本来温婉柔顺,哪会真的生气?此时见明详刻意费力为自己鞠躬尽瘁,累得喘呼呼的,上气不接下气,心中无限痛惜的道:

“好弟弟……你……太好了……谁叫你……你……出这么大……的气力……累成……这……样子……姊姊……心里……好好……不……难过……姊姊……现在……里面……不怎么……痒啦……好些啦……喔……喔……哎呦……舒服……嗯……唤……姊……并……没……生气……啊……”

“好……姊姊……只要……姊姊……不生……弟弟的气……弟弟……比……什么……都……都高兴……弟弟……并……不……累……嗳……才用……这……么……点……气力……哪算……什么……倒……是……你……大概……酸麻……啦……浴……池……太硬……了……让……弟弟……抱你……上床……”

说完,拔出阳具,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此时两人混身湿透,明详取出一条毛巾要替文倩揩擦。

文倩深情激动的赶紧反过身来接着毛巾,自行揩擦起来。

明详另外又取了一条毛巾,慢慢揩抹,一面欣赏着她丰柔而雪白的胴体。

少女的身体,结实挺突,本已处处含有诱惑力,尤其文倩,肌肤胜雪,润滑如脂,丰臀柳腮,两腿不瘦不肥,真是迷人。看得他如婉如醉,神魂颠倒。

文倩揉搓完了,同过身来,发现明详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羞红双颊,喜喜娇笑。

明详被文倩这一笑,才觉察到一时失态,难以为情,含笑道:“文倩,你真的太美丽了!”

文倩听明详赞美她,心中乐融融的十分受用,同时一见明详俊秀,胯下玉茎粗硬如铁,仍然跷得高高的威风八面,使人又怕又爱,顿心中突突乱跳,同时面红耳赤,如小鸟依人般的倚在明详怀中。

两人相拥,走回房中,情不自禁的互相抚摸,一阵甜蜜的香吻,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两人都沉醉在爱河里。

两人肌肤相接,明详热腾的龟头顶住文倩的阴户口,昂头摆尾,跃跃欲试。

明详将她的腰肢稍为提高,一手扶着阳具朝阴门一挺,那粗壮的阳具,借着滑润的淫水,已一举插入。

明详就这样的把文倩抱到床上,文倩此时也春潮泛滥,娇留微红,脸上微笑着,任由明详轻薄。

明详见文倩,娇艳如花,浪态十足,不禁欲火上升,紧抱娇躯,拚命狂插,只见他屁股一起一落,快速无比。

由于淫水不断涌出,阳具抽送及更加快滑,一下下深抵花心。文倩被明详不断地疯狂抽插,只觉得浑身酥麻,舒服若狂。

“嗳……嗳……好……好舒服……喔……呵呵……姊姊……太……舒服……了……哟……噢……美……极了……要升天……了……快……快……快用力……啊……”

文倩渐达高潮,更需要明详加重抽送,才会过瘾。

“喔……弟弟……好……好……太好……了……姊……姊……美……死……太……鸡巴……又……粗……又硬……又……长……唉……插……得……真……好……舒服……真过瘾……快……快……要……丢了……说罢两腿用力一夹,浑身一颤抖,屁股拚命后挫。

一阵热流如汤的阴精,喷射而出,口中娇喊:‘哎……晴……上……天……了……美死了……弟弟……谢谢……你……给我……嗯……好……舒服啊……’

明详的大龟头被热精一洗,腰眼一紧,打了个冷噤。‘噗叱!噗叱!’一股阳精冲出马眼,射进文倩子宫内。

两人这一次忘命大战,将近一个多小时,都达到了颠峰状态,忽而宣泄,便相拥而眠。

(五)

一个小时后,文倩醒来,见明详睡得那么熟,不忍叫醒他,便自个穿好衣服走出西厢。

不久,四姨太手中端着一碗人参汤走进西厢,地想,中午明详喝了一点酒,直到现在还不见人影,本来约好一起去看龙舟竞赛的,可能有点醉意,这碗人参汤,可叫他解解酒。

一踏入房内,刹时定住,两眼猛瞪着,只见得明详全身赤裸裸一丝不挂地仰卧在床上,而那雄姿昂昂的阳具,直立在那儿,足足有七寸多长,还在那里一动一动地,像是在同她打招呼,看得她心猿意马,芳心跳个不停,面部通红,想走过去替他将被子盖上,可是两腿发软,浑身无力,好不容易,将手中人参汤放在地下,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他的身傍,坐在床沿。

‘唔!好姊姊,你舒服吗?弟弟插得好吗?我的鸡巴好不好?’忽然间明详发着呓语说。

这一说,使得四姨太更加忍不住,淫水流得三角裤湿透透地,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握住明详的阳具,一握之下,手几乎把握不住,足足露出大半节,心想,多年来,从没有被如此的大鸡巴插过,想不到明详小小年纪,竟有足够的本钱,如能尝尝它的滋味,那不知……想到这里,不由地自言自语:

‘唉!我是怎么搞地,六神无主地乱想!’

说罢正欲起身离开时,忽然明详一把将她抱住,并将她推倒,正巧脸对着他的阳具,那七寸多长的雄伟物正顶着她的脸,一颤一颤,马眼里含着粘液,接触着,一丝丝地沾着。

刚好明详此时醒来,在蒙眬中还以为怀抱着文倩,就伸手去摸她的阴户,顺便扯下三角裤。

四姨太被明详抚摸着,刹时淫水流得更多、更急,两腿更是开张,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屁股,气喘喘地:‘唔!嗯!哎晴!’

明详一只手在阴户洞里,插、抽、挖、捻、弄。一只手却去扯她的衣服,将地也脱得精光,刹时才发现不是文倩而是四姨太。

‘呀!四姨是你!我还以为是……’

‘宝贝!你以为是谁呀?’四姨太羞红地问道。

四姨太翻过身躯与明详并齐躺着,抱住他的脸频频吻着。

明详本来深怕四姨太责怪,但见四姨太这样轻浮,也就忘了恐惧,反而用手紧紧抱住她的身躯,与她热吻起来,过了一会儿,明详右手有如魔鬼般的往四姨太神秘处探讨去了,软绵绵的乳峰下有个滑溜溜的平原小腹,平原下长满了细细丝丝的草丛,草丛护盖着深沟,深沟里隐藏着一块嫩嫩的小石块,石块下的热流把明详整个神经系统给迷住了。

四姨太全身被明详抚摸戏弄着,更加欲火难耐,浑身颤抖,娇气喘呼呼地。

‘宝贝,好宝贝,快用你这东西来……’四姨太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抓住他的阳具轻轻的拨弄。

明详如奉圣旨,翻身就起,一手拨开她的阴毛,一手扶着龟头,用力一挺,‘叱’的一声,在淫水的润滑下,全根尽没了。

‘喔!好舒服,宝贝,太好了,太棒了!!’四姨太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

‘快!快用力插吧!’四姨太舒服地浪叫道。

明详觉得鸡巴在她阴户里,滑腻腻地,淫水很多,非常舒服,不像文倩的,紧紧地包裹,使鸡巴有点痛,便不由自主的用力抽送起来。

四姨太两腿夹住明详的腰肢,屁股用力往上抬,配合着他的抽送。

‘啪……啪……啪……’肉的碰击声。

‘咕……吱……咕……吱……’淫水的搅动声。

这样的狂插了三百回合,两人全身酥麻,热血奔腾,欲火再度更加的升高。

于是明详耸动屁股疯狂抽送起来。真如出笼雄狮,饿虎扑羊,凶狂无比。

四姨太也施展全身招数,奋勇迎凑,战况空前紧张,只见屁股翻腾,臀浪如波,地动天摇,风雨急骤,大龟头把淫水括动得‘咕嘟咕嘟’直响。

‘喔……喔……宝贝……亲宝贝……好……过……瘾……呀……大……大鸡巴……插得……很好……哼……快……快……再……重……些……小浪屄……要要……升天了……快……’

且说四姨太年近三十一、二了,本在风尘中打滚,自被老爷看上嫁过来后,再也没被如此大的鸡巴插过,况且老爷又不常在家,就是在家也不能每晚都陪着她,何况老爷年老精衰,小小的鸡已,插不到十分钟就泄身了,每每弄得她欲火难耐,久久不能成眠。现在好了,有了明详的大鸡巴抽插,而又这么会干,这么有力,哪能不便她浪态十足呢?如久旱逢甘霖,大地回春,娇媚万分。

再说,明详自从同文倩性交后,虽已有点经验,但是像四姨太这样的沙场老将,配合着那么密切,那么巧,岂不令他更加卖力,再看到她那熟透的身体,全身白里透红,一颤一抖,丰满的娇躯使他垂涎,忍不住地欲火更加升高。

‘喔……喔……好……宝贝……你真……能……干……嗯嗯……我……美死了……四姨……美……死……了……好宝……贝……真……行……哼……哼……小……浪屄今……天……可尝……到……大……鸡巴……啦……小……淫妇……又……舒服……又痛快……啊……宝贝……小……我的……,亲……丈夫……亲哥哥……大……鸡巴……快……’四姨太浑身颤抖浪叫道。

忽然,一阵一阵的阴精涌出子宫口,四姨太忙叫道:‘快……宝贝……快吸气……不要动,摒住呼吸,你就不会射精……啦……’

明详一听忙吸一口气,一动也不动的抵住花心,居然固定精关,没把阳精射出,这样过了一会儿。四姨太说道:

‘宝贝,你累了吧?换我在上面!’

说着便抱着他翻过身子,两人上下交换,四姨太就在上面耸动起来。

这种姿态,男人最舒服不过了,不必动,阳具被套住,非常舒服,一边又可欣赏女人的曲线,弯着头可看到阳具在阴户里,一进一去地,明详得痛快,又伸手去把玩弄那二颗软软鼓鼓的奶子。

四姨太在那儿,闭着媚眼,双颊通红,两手扶着膝盖,屁股一上一下,忽浅忽深着,全身犹如盛开牡丹,艳丽媚人,阴户里的浪水,泊泊涌出如泉,顺着明详的大鸡巴,流到他的小腹,阴毛湿得一大片了。

‘宝贝,这样……你……舒……服……痛快……吗?……’

‘四姨,我很……痛快……你真……好……让我……感到……真舒服……四姨……你呢……’明详道。

‘我……也……很……舒服……啊……你……可知……四姨……很久……很久……没……没这么痛快……地……被……大鸡巴……操……操过了……哼……哼……’四姨太断断续续地浪叫着。

明详看见四姨太气喘呼呼地很累,业已套弄了将近四、五百回合了,娇躯通红,秀发如草,香汗滴滴,便怜惜地道:

‘四姨……你……你……累了……要……不要……换我……’

说完便想与四姨太交换一下。

四姨太叫明详等一等,便揩干阴户,覆在床沿,跷起屁股,要明详后面的屁股沟,插入她的阴户。

明详抱住她的小腹,从后面插入阴户里,大龟头住花心,揉擦几下。蓦地抽出阳具又狠狠插入,抵紧阴户用力磨擦一会。

这种插法,女人最是舒服不过,男人的阳具可以更深入,而且阴毛在阴户四周磨擦,发生电热作用,另有一种快感传遍全身,果然不一会儿,四姨太淫水如黄河缺口,一阵阵涌出,沾着大腿,流了一地。

明详更抱紧四姨太的小腹,狠狠抽送起来,每一下都探抵花心。

这样连续抽送了十几二十分钟,一下比一下狠,只插得四姨太娇躯一阵阵轻颤,阴户里骚痒得如虫蚁爬行,忍不住口中娇哼:

‘嗳……噢……宝贝……亲宝贝……呵呵……好……好舒服啊……小王……子……大……鸡巴……真会……插得……四姨……美得……要……上……天……了……嗯……嗯……’

明详大展神威,疯狂猛插,一面喘呼呼道:

‘四姨……真……好……好……你……真行……懂……懂得……这么多……这样……干……我也……不累……也很舒服……痛快……’

四姨太忽然深吸一口气,把阴壁收缩得紧紧的,吸吮着大龟头。颤声道:

‘宝贝……四姨……用力……给……你……夹……夹……得……你……从来……未曾……有过……的滋味……’

‘好……舒服……四姨……你真……有……一套……喔……喔……我……从不……知道……有……会……吸……鸡巴……的小浪屄……’

明详赶忙不顾命的用劲抽送不停。

四姨太浑身一阵颤抖,下面阴户,忽然不断摇动,屁股拚命后挫,一阵热流如汤的阴精,喷射而出,口中娇喊着:

‘哎……唷……要上……天……了……美死了……谢谢……你……宝贝……给……我……痛快……嗯……好……舒……服……啊……’

明详的大龟头被阴壁一夹一吸,加上热精一洗,心神一头,腰肢一紧,猛然打了个冷噤。

‘噗叱!噗叱!’一股热和和的阳精,喷进了四姨太子宫内。

两人精疲力倦,浑身无力,相拥地躺在床上,脸上均露出满足的笑容。

(六)四姨太自从与明详有了关系后,终日喜气洋洋,人也显得更加娇媚,生气多了。一日她到二姨太房话家常聊聊天。

二姨太长得像古曲美人的样子,瘦瘦的身子,瓜子脸,细细眉毛,大大的眼睛,钮小的嘴巴不时不大喜欢说话,倒是跟四姨太最好,没事时总是跟她在一起谈天说笑,今天见她来了,很是高兴。

‘四妹,看你最近总是心境欣悦,也显得漂亮多了。告诉我,你是施什么法术?’

‘二姊,哪有什么法术呢?你倒说说笑了。’四姨太回答道。

‘你还说没有,前天晚上,到你那儿,你在睡觉,还说着梦话呢?’

‘我说了什么?胡说!’四姨太羞红的说道:

‘还说没有,我都不好意思听下去,什么大鸡巴啦!好舒服啦,操死我啦!

快!用力啊!说,倒底你同谁好?’二姨太红着脸回答。

四姨太本来不想告诉她,虽然平时与她情同姊妹,但这事总不好意思起口。

现在既然她已有点知晓,况且她也同自己一样,渴望着那种妙事,不如拖她一起下水,只是便宜了明详这小鬼,不过这样也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我告诉你,可别让别人知道啊!是明详,你不知他长大了、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