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想不到一箭双雕

阿华有个死党阿明,认识了两个刚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的女孩,活泼的叫

芝,身材高瘦,样子可爱。文静的叫阿丽,虽没有阿芝高瘦的身材,但那36D

的大胸直引人垂涎欲滴。四个人泡了几个晚上的夜吧,两三次后便相识熟落。

  由于那几晚的夜吧都是阿明出钱的,阿华有点不好意思,刚好有朋友送了两

间温泉酒店的情侣套房VIP免费优惠券,便约四个人一起去泡温泉游玩。

  阿芝和阿丽当然开心,可惜出发前阿明突然有事不能去,阿华三人只好乘车

前往。谁知三人到了酒店,服务员告之要两对情侣才可用两间套房,三人的话只

能共用一间套房住宿。二女也不计较,便与阿华一同入住。

  入住之后,环境不错,几个大小各异的温泉任君选择。而且优惠券说明这里

包吃包住,不用付钱,晚上的自助餐也不错,三人算是吃得开心,玩得愉快。

  但长夜绵绵,泡了一个下午的温泉啥意思也没了。加上酒店位于郊外,只有

个小超市外,没啥夜街可逛。在外走了一圈没地方好玩,三人就闷着回酒店了。

  可能闷气,阿芝回去的时候竟然买了两打罐装啤酒和一些零食,用来打发时

间吧!

  “还以为泡温泉不错呢,可就只有温泉外啥也没得玩,连卡拉OK也没有,

华哥,这也太OUT了吧。”

  听着阿芝的怨气,阿华也不反驳。这也难怪,酒店是新开张的,除了温泉外

其他的娱乐设施还不齐全,不然怎么这么优惠给你包吃包住呢!只不过是弄弄宣

告,提高知名度吧。

  晚上才八点半,三人无所事事,玩了几把扑克,阿芝又怨声连连:“早知道

这么闷气就不来了,一点刺激也没有,真不好玩!”

  这下阿华心头就受不了了,自己朋友送的票,你来就来,来了就别怨气乱语

吧!听着阿芝怨这里没刺激,忽然灵机一动,阿华便笑嘻嘻地说:“阿芝,竟然

这里没刺激,那我们就来玩点刺激的游戏,敢不?”

  喝了啤酒的阿芝立时瞪着眼问:“什么刺激游戏?说来听听!”

  “我们就玩摸乌龟敢不?”

  “噶!我还以为啥游戏,也太无聊了吧!”

  “你先别下定论!我们抽牌,谁手上的牌先抽完他就赢了,输的两个除了要

喝酒外还要受罚。”

  说到这,阿华故意停了下来看着她俩。

  阿丽忍不住追问:“那要怎么受罚?”

  阿华抬着头想了想,故弄玄虚地就是不说。阿芝也急了,问:“别弄得神神

秘秘的,快说吧!”

  “嗯!既然阿芝你说要找刺激的,那不如我们就罚脱衣服!谁输了谁就脱!

直到脱光为止。敢不敢?够不够刺激!”说到这,阿华反过来瞪着阿芝,故意用

眼神气她。

  身边的阿丽立时红了脸,不说话。反而阿芝可能喝了啤酒来了兴致,受不了

刺激,咧着嘴说:“脱就脱,谁怕谁!阿丽,我们就联手脱他衣服,让他光着屁

股给咱们看。”也不理阿丽同不同意,便催阿华洗牌子。

  没想到阿芝真敢应战,说玩就玩,阿华一边洗牌子一边偷偷淫意地说:“喂

啊!玩归玩,你们可不能串通一气呀!”

  就这样玩了数局,各有输赢。本来是冬天,衣服应该穿得较多才是,但屋内

有暖气,开始玩的时候都没有穿较多的衣服,几局下来阿华脱了几件就只剩下一

条内裤,引得阿芝哈哈笑。可后来阿丽与阿芝也输了几局,只剩下一条底裤和内

衣,两人尽是春媚外露,无限风光。盯着她俩的魔鬼身材,直看得阿华两眼发亮

啊,意意淫笑。下面的小弟弟可惨了,难忍成棍,涨起了一个小帐蓬,引得阿芝

哈哈大笑。

  白天泡温泉之时就看过她俩穿泳装的样子,现在换了看她俩穿的内衣内罩却

是别有一翻风味。阿丽内里穿的只是白色内衣,那36D的巨乳透过内衣在胸前

晃来晃去,使阿华直吞口水。而阿芝也不示弱,她没有穿内衣,却是一条红色乳

罩,加上红底,一副火辣辣的身材勾着男人的心就是冰川也让你融化。

  玩到此时,大家都喝得醉意纷纷。阿芝喝得最多,也不知她是否怕再输就要

脱光身子,便借着醉意,胡乱说了几句累话,便倒在被里睡着了。

  “喂,你可别装了,怕输就说出来吧!才十点呢,睡啥觉呢!”阿华用脚踢

了几下,看着连衣服也没穿上的阿芝睡得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真没啥意思,本

还想要看看这骚女的脱光秀,挫一挫她的锐气,现在倒没戏看了。只剩下文静的

阿丽就不要欺负人家了,阿华便收拾东西准备睡觉。

  房内只有一张双人情侣床,阿华本打算睡地板的。阿丽可能心痛,便劝他也

一起上床睡觉。见人家不反对,阿华当然也不客气,扑?一声便上床了。

  寒夜虽冷,可喝了酒却是无啥睡意。况且有两个美人在旁,阿华又怎会睡得

着呢!三个人一张床有点紧逼了。加上寒夜,阿华是一个人盖一张绵被,阿丽与

阿芝盖一张,就更加拥挤了。睡不着觉,身子翻了几下,被子就翻下床去。

  阿华也不理,竟然挤进阿丽她们的被子里去取暖。这下可好,阿丽也不反对

啊,任由阿华挤进来。

  真是艳福不浅,发现阿丽只是穿着刚才那件内衣睡觉,阿华的鸡巴便硬了起

来。心里起了歪心,假装不经意地抱住了阿丽,阿丽竟也没有反抗,还是装着睡

觉。

  见人家没动静,阿华的胆子就更大了,用手慢慢移向胸前一抓,这一抓就抓

住阿丽的大乳。阿丽只是嗯了一声,只动了一下也没反抗,反而移着身子让阿华

抓得方便。

  阿华知道有戏做了,也不急着上马,先把慢慢弄着阿丽的大乳玩玩前戏。3

6D的手感果然舒服,嫩滑的乳肤揉搓起来简直是摸不释手。渐渐地摸得阿丽开

始娇气连连,又怕惊动阿芝而不敢哼声,只能轻轻地发着闷气。

  摸完大乳,魔爪开始向下延伸,摸向阿丽的小穴。一摸之下,阿丽的小妹已

是黄河缺堤,淫水泛滥,有些淫水更已流到了床单上,想不到外表文静的阿丽原

来也是骚女一名。而且令阿华更加惊喜的是,阿丽原来是一只白虎精,怪不得她

的皮肤这么细嫩柔滑。

  也不理旁边的阿芝到底是不是装睡,更不理阿丽感觉如何,阿华用右手抱着

阿丽的头部直抓着她的胸前大乳随意玩弄。左手则是一直挑弄着阿丽的小穴,后

来更忍不住用手指伸入穴内。

  当阿华的手指伸入穴内之时,阿丽为之一振,阿华却是为之一惊。原来阿华

的手指竟然摸到穴内有一阻物。

  “你还是处女?”阿华惊喜之余轻声问向阿丽。

  被摸得脸红发热的阿丽含羞答答地嗯了一声,说:“华哥,妹是第一次,你

可要温柔一点。”

  听着阿丽的回答,阿华兴奋到极点。想不到中了头奖,而且还是一只处白虎

啊。阿华兴奋之余也不心急。

  长夜漫漫,难得搞上个处的,当然是慢慢玩弄才爽。

  阿华一把扯开被单,翻过阿丽,细心地观赏着阿丽每一寸的肌肤。阿丽不算

顶级美女,却也长得标致,而且肌肤细腻平滑,是少有的嫩滑柔肌,令人摸不释

手。加上那36D的大乳,那红而透心的乳晕,引得阿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

后伏下身子慢慢地嗅着那淡淡的乳香。

  嗅着那诱人的少女乳香,阿华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先慢慢舔弄着乳晕,品

尝着少女的乳味,然后由外而内地咀啜着乳头,最后连乳晕一同深深地含在嘴里

啊。

  当阿华狠狠地吸着奶头之时,仿佛就感到有甜甜的奶汁被吸了出来。啜了良

久,“噗!”一声,阿丽的乳头才从阿华的嘴里依依不舍地吐了出来。

  这一下,闭着眼的阿丽忍不住舒服地哼了一声。含完左乳,阿华又如此嘴法

含弄着阿丽的右乳,这时的阿丽已忍不住哼声连连,娇喘吁吁。胸前两颗玉葡萄

因阿华的口弄已变得坚硬突挺,阿华更是又吮又咬忙于左右交含,贪婪的他为求

方便竟把阿丽的两只豪乳互相挤兑在一起,然后张开大口一次过咀起两个乳头。

  这种玩法也只有阿丽那对36D的大乳才能做到。

  虽然口里含弄着阿丽的乳奶,阿华的手也没有闲着。一直都是摸索着阿丽的

小穴,每当摸到阿丽的阴蒂之时,阿丽总是为之一振,连连娇动。这是女人的敏

感点,阿华怎么能不知。为了挑起阿丽的性欲,阿华更是百般挑弄,有时更探索

着阿丽的后菊,只要是阿丽的禁地,阿华当然是全不放过。

  阿丽当然从未受过如此兴奋的性爱挑逗,不用多久便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突然一手抓着阿华的手臂妖声乱哼,身子一拱,一阵抽搐,更连声说:“哥

啊,不要停,好舒服……”说完便高潮迭起,泄了出来。

  阿华知道阿丽泄了,眼意淫淫地看着喘息未定的阿丽,轻声问道:“舒服吗

啊?阿丽。”

  “舒服极了,哥,妹从来未试过如此舒服的,你太好了。”说完紧紧地抱着

阿华,情意绵绵地吻了他一下。

  难得遇上一只白虎又是未开苞的,阿华当然要使出浑身解数,尽情玩弄此等

尤物。第一波玩弄刚完结,阿华便开始准备第二波。

  阿丽紧紧抱着阿华之时,感觉耳垂被阿华舔弄着。然后阿华慢慢往上移动,

经过面额,最后与阿丽四唇交接。阿丽当然不拒,深深地与阿华接吻起来。

  可能阿丽还未试过接吻,显得有点笨拙。开始时也不知如何迎合,只是任由

阿华吸舔。后来阿华用舌头顶开阿丽的牙齿,与阿丽舌与舌互舔起来。

  在阿华的带动下,阿丽竟然也兴奋起来。她吸着阿华伸过来的舌头,上下左

右回旋翻动,双手紧紧抱着阿华的脖颈不舍放手。阿华见此,忽然起了歪念,故

意在舌头上渗出大量口水任由阿丽咀吮,阿丽竟然不觉恶心,全部一一吸吮。

  看着阿丽的激情,阿华反而冷静下来。因为今晚他要好好玩弄阿丽,又怎能

被阿丽所带动呢!不然一轮情迷激情后,还未插进去就被冒失送水,那岂不浪费

了吗!

  想到此,阿华把舌头抽了出来,然后开始往下吸吮。颈部,胸前,36D的

大乳,肚脐,小腹,最后就是阿丽的神秘地带。

  看着阿丽的神秘小穴,阿华并不急着玩弄,而是和刚才一样,打开手机的照

明灯,慢慢欣赏着这难得的白虎小穴。

  果然是处女小穴,加上一丝阴毛都没有,更显得细嫩无暇。那幼嫩阴蒂因为

兴奋的原因而涨得通红,而那大阴唇则是羞答答地合上起来,仿佛就是不让你轻

易看见内里的秘密。

  令阿华觉得惊奇的是,阿丽已是淫水泛滥,本应是骚臭浓浓。可阿华一点也

不觉得臭,反而只有一种令人心切欲动的骚味。

 

 

 此刻阿华忍不住了,伸出舌头舔弄着阿丽的小穴,开始品尝这难得的极品。

  阿丽也领会阿华的心意,尽量张开大腿,好让阿华好好品尝自己最贞贵的地

带。因为她知道,今晚她只属于阿华一人,自己已成他的玩物。

  当阿华舔弄着阴蒂之时,阿丽又是一阵骚心的触动。那是女人的敏感部位,

阿丽又如此放浪,怎能没有感觉呢!此时的她不由自主地又哼起那情欲和骚心的

娇声了:“哥,不要停,好舒服,好爽呀!抠进点,里面痒呀!”

  舔着阴蒂,阿华挠动舌头,开始移向小穴的内部。滑过阿丽的尿道口,然后

小心翼翼地翻开小穴的大阴唇,再推开小阴唇,然后直接用舌头伸进小穴的阴道

中。阿华竟然用舌头当成鸡巴,在小丽的阴道中进进出出,弄得阿丽欲火焚身,

两手抓着床单想挪动身子避开,却一来被阿华死死地抱住了腰腹不能挪开,二来

又怕惊动阿芝只能禁声强忍。

  也不知阿华的舌头过长还是阿丽的阴道过浅,只要阿华伸尽了舌头,就可以

舔到在阿丽阴道内的处女禁物,这令阿华既兴奋又担心。这禁物肯定是要自己来

破才可以,但破这禁物当然是由盘古以来,天地万物中只有唯一的破具才合适。

  阿华当然不敢随意破处,还是把舌头缩回来,回攻阿丽的敏感之地——阴蒂

啊。

  而且他感到阿丽已是娇喘吁吁,只要再经挑逗,很快就要再泄身了。所以阿

华使出解数:舔、挑、啜、吮,吸,咬,连翻攻击。

  阿丽肯定受不了阿华的连番挑逗,虽然刚才泄了一次,但处女的阿丽哪能经

得起老练的阿华如此性欲挑逗呢!而且小穴阴道内不知何故变得奇痒无比,弄得

阿丽欲火烧心,想挪开身子,双手却不听使唤而大力按着阿华的头不让离开,任

由阿华随意舔啜吮咬自己的小穴。

  但阿华越是撩动自己的小穴,阿丽越是性痒难受,最后身体一拱,又是一阵

子的抽搐,阿丽又泄了。因阿华的头面还被阿丽死死地按在小穴中,离不开。不

知为何,可能是处女关系,阿丽的淫水并不骚臭,只带有点咸味。而阿华此时也

有点情迷失乱,竟把阿丽流出来的淫水全数舔吮吸光。

  第二轮的攻势完满结束,阿华甩开阿丽的双手,趴在阿丽的胸前吸着大气,

口淫的他也不忘吮着阿丽的大奶,吸着她的乳头。而阿丽则是躺在床上娇喘连连

啊,任其玩弄。

  阿丽还未破处呢,怎能就如此结束今晚的作战呢!但阿华可能因刚才过于激

动,本还坚硬如铁的鸡巴此时已软了一半。

  面对眼前的处女,休息了片刻的阿华怎能就此放弃呢!就在想挑起第三次床

上大战之时,阿华忽然感到有只玉手正摸向他的鸡巴。原来是阿丽的玉手!想不

到这丫头竟然作出主动,要来挑战阿华。

  阿华暗暗自喜,先不回手,他翻过身子,只抱着阿丽假装欲睡,看其阿丽有

何动作。

  刚才受到阿华的情火攻击,阿丽感受了前所未有的性爱乐趣。但她还未试过

被插的滋味,所以对阿华的鸡巴起了莫大的性趣。刚才阿华还未动用鸡巴就已使

自己欲仙欲死,那么用鸡巴插自己又是何等滋味呢!

  阿丽也偷看过A片,知道男欢女爱之事,但想不到阿华的床上功夫如此了得

啊,不用鸡巴就使自己连番泄欲。阿丽当然知道阿华的目标是自己的处女之地,

但见阿华已是过累欲睡,竟有点担心阿华还能不能作战下去给她开苞。

  内心挣扎的阿丽竟无声无息地俯下身子,学着阿华刚才的做法,用被子盖着

自己,打开手机照明灯来观看阿华半硬半软的鸡巴。阿丽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阿

华的鸡巴,看着半软半硬的鸡巴,竟一时兴起,用手开始摸弄起来。阿华本是装

睡的,哪经得起阿丽的抚摸呢!没多久,鸡巴在阿丽的手中硬了起来。

  阿丽看着鸡巴硬了,哪不知道阿华是在装睡呢!心中便窃窃偷笑起来。但令

她又惊又喜的是,想不到阿华的鸡巴竟是又粗又大,比她看过无码A片的男主角

还要粗大。她看过A片,知道什么是“口交”,为了“回敬”阿华,阿丽竟然学

着A片的女主角一样含起阿华的鸡巴呢!

  阿华想不到阿丽会为自己口交,可她的口技还很生疏,有时还弄得疼痛。但

阿华并不介意,忍受着痛楚,慢慢享受着阿丽的“贴心服务”。

  就在此时,阿华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阵娇喘声,是阿芝那边传来的。阿华

感到奇怪,用手摸了阿芝一下,才发现阿芝的身体有点发热。这下阿华明白了。

  原来阿芝一直都在装睡,刚才看见阿丽被阿华弄得欲仙欲死,性欲难耐的阿

芝竟玩起了“自摸”。

  当阿华伸手摸向自己时,阿芝吓了一跳,也顾不了其他,还是侧着身子,背

对阿华他们一动不动,继续假装熟睡。

  阿华此时已被阿丽的口交弄得欲火上升,也不理阿芝真睡还是装睡,伸出魔

手慢慢摸向阿芝的背部,然后向下延伸,一直摸向屁股。整个动作,阿华是故意

抬起大腿才伸手摸动的。目的是为了不让阿丽察觉,女人嘛!多少是有点小气的

啊,还是当心点好!在为自己的男人服务,却发现男人偷玩着别的女人,就算心

态再好,也是有妒忌心吧!

  事情想不到如此顺利,阿丽没有察觉之余,阿芝竟也没有作出反抗的动作,

一直装睡而任由阿华摸着自己。

  今晚真是中奖了,还是连环中大奖。阿华当然是老实不客气,从屁股后侧一

直摸上阿芝的小穴。哇!阿芝刚才的自摸肯定已泄了一次,那些淫水都沾满了大

腿内侧,连内裤都湿透了,有些都流到了床单上。那淫水泛滥的程度比起阿丽是

有过之而无不及。

  阿芝和刚才一样,一直只穿着一件乳罩和底裤睡觉。阿华也不理那条湿透淫

水的底裤,翻开内底直接摸弄着阿芝的小穴,他是想对比一下这两个尤物的小穴

有啥不同。但靠抚摸是分不清的,不过有一件事情阿华可以肯定,今晚是色起风

云连环中大奖了。

  别看阿芝身材高瘦,样子甜美可人。可她的小穴阴毛长得却是特别浓郁,所

谓阴毛长、性欲强。这种女人只是被挑逗一弄,肯定是小穴离不开鸡巴,是男人

的都叫老公的淫娃荡妇。

  果然,当阿华的手一触摸到阿芝的小穴,阿芝明显地全身一颤,那小穴的淫

水便开始涌流。

  想不到阿芝如此淫荡,阿华乘机用手指伸入穴内,不过并没有预想中的连连

中奖,因为阿芝的小穴是畅通无阻的,已肯定不是处女了。

  但阿华根本就不计较这些,他的目的是要彻底征服此女,等日后多添一名啊

“炮友”。

  就在此时,鸡巴传来一阵疼痛。那是阿丽的牙齿再次咬疼了阿华的鸡巴。这

疼也使阿华清醒过来,因为今晚他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先占领阿丽处女地。长夜漫

漫,阿丽是主菜,阿芝就等着宵夜吧!

  虽然不舍,阿华还是抽回插在阿芝小穴上的手指。此刻那手指已是湿润无比

啊,完全沾满了阿芝的爱液。

  阿华故意把那手指移近阿芝的鼻孔,好让她嗅闻一下那爱液的淫味。阿芝是

在装睡的,哪不知阿华这是在挑逗自己呢!立时羞得把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枕头

之中。

  阿华偷偷淫笑起来,忽然又起了歪念。他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口中,竟然咀吮

起来,还故意发出吱吱的淫声。

  听着淫声,阿芝羞得面红耳热,心口跳得比刘哥的跳栏还快,可心头却是乐

滋滋的欢喜。若不是阿丽在旁,阿芝恨不得立即翻开被子,与阿华大战三百回合

啊。

  听见阿华的响声,阿丽莫明地从被子中钻出来看个究竟。阿华知道时候到了

啊,他把阿丽拉上来,把她翻躺在床上,然后深深地给她一吻。

  与刚才一样,由上而下吻了起来:越过颈部,经过胸口之时不忘再一次深深

地吸吮着那对36D的大乳,然后是肚腹,最后也是再一次深深的吸吮阿丽那啊

“贞贵”的处女地,还伸出舌头去摸索那处女“禁物”。

  这是阿华要好好品尝阿丽最后的处女之“味”。阿丽当然明白阿华的意图,

闭着眼好好地享受着阿华给自己的一切。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吻完小穴之后,阿华在阿丽的耳边情意绵绵地说完

了一句。阿丽立时涨红了脸,幸福地回了一句:“哥,我就做你的女人。你就干

我吧!”

  想不到文静的阿丽竟会说出这种淫话,鸡巴立时笔直地涨了起来。

  阿华当然要好好地享受破处的滋味,他坐正身子,扶正鸡巴,对准阿丽的小

穴,然后慢慢插进去。

  阿丽的小穴刚刚被阿华“深情”地咀吮过,现在还流着不少的淫液,虽有淫

液滋润着,可还未“开荒”的处女地根本是承受不了阿华那粗大鸡巴的插入。

  小穴前所未有的涨痛立时使阿丽痛得满泪盈眶,额头上的汗珠如雨点般渗出

来。为了强忍疼痛,阿丽紧紧的闭咬着口唇,双手紧抓着被单,由于用力,口唇

竟被咬破出血。

  阿华当然知道女人的第一次是很痛的,心性淫邪的他竟为了享受这破处的滋

味,要感受这女人一生只得“一次”的被破过程。阿华竟不顾阿丽的痛楚,只把

鸡巴慢慢地插入,他要全程慢慢感受处女膜被撕裂的感觉。

  可能是阿丽过于紧张吧,小穴口一直处于紧缩状态。当鸡巴插入之时,感到

阿丽的小穴一直是那么的紧窄,不像刚才用手指插弄或嘴巴吸吮时的柔软。可阿

华就是喜欢这感觉,越是觉得艰难困阻,就越要占有征服。他知道阿丽这种文静

的女孩,只要是为了心爱的男人,什么痛楚都可以忍受的,所以阿华更肆无忌惮

随心所欲地享受这一过程。

  阿华是坐直身子插入鸡巴的,一来是感受鸡巴插入的感觉;二来当然是要亲

眼目睹这一难得的过程。(阿华早已不理身旁的阿芝,打开床头灯,把灯移至近

前,好让他看得清楚)

  阿华看着阿丽的小穴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大鸡巴,那阴道内壁实在是意

想不到的紧窄,裹着的鸡巴竟有着难以形容的紧痛,而这种紧痛却又无比地刺激

着阿华兴奋的神经。

  不知是不是阿华的鸡巴过于“粗长”,只是艰难地插入了四分之一,便感到

阿丽的阴道内有一“阻物”阻碍着前进。阿华的心情立时兴奋到极点,鸡巴更是

涨得前所未有的“硬直”。那就是阿丽的“禁物”,只要再往前推进,阿丽就完

全成为自己的女人了。

  抬头望向阿丽,看见她的娇脸因疼痛而变得有点扭曲。这是自己的女人,为

了给自己最“贞贵”的一刻,竟可以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痛楚,如何铁石心肠的男

人此刻也心软了。

  阿华停止推动,把鸡巴轻轻地抽出些许,别让阿丽的小穴被插得那么逼紧。

  然后双手用力地揉搓着阿丽的双乳,还趴上去用口舌撩吮着那坚挺突出的乳

头,希望以此分散阿丽的注意力。

  良久,阿丽的表情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痛苦,双手紧紧地揽抱着阿华,准备好

承受一切的痛楚后,对阿华再一次轻声而说:“哥,妹准备好了,你就插吧!干

我吧!”

不能再犹豫了,阿华急急再次扶正阿丽,把鸡巴慢慢地插入刚才那四分之一

的位置。看见阿丽的脸孔因疼痛再一次皱了起来,心痛的阿华为了不让阿丽再咬

破自己的嘴唇,只好趴了上去,紧抱着她,然后上身挺直,好让阿丽能咬着阿华

的肩膀用来转移痛苦。

  这个动作,阿华只要抬起屁股,用力往下一插,便能夺取阿丽最“贞贵”的

“禁物”,可惜的是不能亲眼目睹这个过程。

  此刻的阿华已兴奋得有点不能自控,他已被阿丽的“禁物”诱发出男人本能

的原始兽性,能不能亲眼目睹已是其次,现在想的就是要痛痛快快地“大干”一

场。

  一切准备就绪,今晚最难得,最期待的一幕就要上演。阿华全神贯注,注意

力完全集中于龟头之上。终于“启动”下身,阿华“狠狠”用力地把屁股往下一

沉。阿丽立时紧皱秀眉,“呀”的一声,痛得她眼泪直流,忍不住狠狠地回咬着

阿华那宽厚的肩头。感觉到阿丽的“禁物”终于被自己的大鸡巴猛烈地冲开,最

后深深地停留在阿丽的阴道尽头,阿华心头充满着无比的喜悦和刺激。

  不知是阿华的鸡巴实在过于“粗长”,还是阿丽的阴道天生就是浅短,鸡巴

竟然只插入了三分之二就到了尽头。这样更使阿丽觉得小穴无比的涨痛,双手紧

紧地揽着阿华,咬着阿华肩头的唇齿久久不能松开。

  阿华明白阿丽的第一次肯定是充满着痛楚和忧虑。也不急着抽动鸡巴,一是

先让阿丽适应被插的感觉;二来也让自己感受一下处女紧逼的感觉。

  良久,阿丽终于慢慢地松开咬着阿华肩头的玉唇,然后喘着气,娇声滴滴地

说:“哥,小穴好像没刚才那么痛了。你就动一动,试一试吧!”

  听见阿丽的劝说,阿华显得无比兴奋。他轻轻抽动鸡巴,然后偷偷抬头望向

阿丽,看见她并没有刚才那么痛苦的脸色,知道她开始适应被插的感觉了,可以

进行下一步的活塞动作。

  不知是不是过于兴奋或刺激,此时的阿华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先把身体坐直

啊,打开了手机的摄像功能对着他俩交欢的汇合之处竟然录影起来。

  然后慢慢地抽出他那粗大的鸡巴,在灯光的映照下,可以看见阿华那鸡巴已

被阿丽的“禁物”染成红色。再看阿丽的小穴,也被粗大的鸡巴打开了一个穴口

啊,看着有丝丝的血迹渗了出来,这就是处女之血,这证明了阿丽的禁物已被阿

华所破,阿丽终于成为自己的女人了。这“贞贵”的历史一刻当然要摄录下来才

行。

  阿华挺着鸡巴,然后再重新插入,为怕阿丽还不适应鸡巴的插入,阿华只是

慢慢地抽插起来。由于阿华的鸡巴过于粗长,竟然只插进三分之二便到达子宫了

啊,顶得阿丽哼哼乱颤。一下、两下、三下……就这样抽了二十来下,阿丽的神

情开始从痛切皱眉而变得舒展悦色。

  知道阿丽已开始感受到男女交欢的性乐,阿华不禁又喜又急。因为这二十来

下的“慢动作”真使他急切难受,背脊早已汗流如水,心头当然是想大干一场。

  “哥,你快点呀,妹穴痒得很!刚才是痛死我了,现在却是越插越痒。”

  阿丽的催促声就像爆发的指令,终于可以一展所长,阿华调整了一下阿丽的

身体,挥动着鸡巴开始快速地抽插起来。

  “嗯,爽……快干我吧,爽死了,哥!深……进点……大鸡巴好厉害哟,好

深……再来……不要停……好涨呀。”纯情的阿丽现在只是一名淫妹,已不顾身

旁还有一个阿芝的存在,淫意荡漾的她已被阿华干得语无伦次。

  阿华已经停下了摄录,集中精力大干这个小淫女,开始的时候还是九浅一深

控制情欲,现在却是奔放自如尽情狂享。每干一下都深深地插进阿丽的穴B,有

时还故意顶着子宫旋转磨拭。双手也不闲着,一把抓按着她的两只大乳,一手一

只,时重,时轻,时圆,时扁,十只手指深深地印在上面不舍离去,更俯上身前

吸吮着那两粒粉葡萄。

  突然被阿华豪情狂干热火朝天,初尝性欢的阿丽怎么受得了这炮弹式的轰炸

啊。

  “呀……嗯……痛……轻点……用力……太深了……小穴被你涨破了……痒

啊,好痒,不要停,老公,快干死我吧!”

  二人现在是水火交融,都是汗流满面浑身是火。阿丽更被干得神魂颠倒高潮

迭起,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淫水,那床单已是粘湿了一大片。

  面前的阿丽已完全放开了自己,阿华知道这个女人已逃不出自己的掌心,更

加随心所欲地操干着她。处女的感觉实在太好了,穴B操起来非同一般,虽然淫

水连连,可穴内还是紧巴巴的一点也不宽松,小穴的紧迫快感一浪接一浪,使阿

华不由得直喊过瘾,关口难忍。

  正当享受着处女的快感之时,阿丽的双手突然一伸,紧紧地捉着阿华手腕情

欲彰显,又再一次高潮上涌了。

  阿华抓紧时机俯前抱紧,鸡巴已极速之态猛操猛干,每次都是一插到底直顶

凤宫。阿丽哪受得了阿华猛烈的操插,双手抱紧他的颈背,疲软的身躯突然向上

一弓,穴B一泄;而阿华的鸡巴又再一次感受到穴内的突然收窄,一股激流火辣

辣地刺激着鸡巴的马眼,然后有节奏地由快而慢地一阵阵地收缩。

  这一下阿华也顶不住了,马眼一松,精如潮涌地射向阿丽的穴B,很明显地

感觉到由于自己强烈的精射,阿丽竟然迎合着浑身一颤一颤的,直至精停为止。

  已经不记得阿丽是第几次高潮了,只是这一次之后,她的整个身子一动不动

地瘫软在床上,除了呼吸的触动之外,只剩下微哼之声。

  这只是阿华今晚第一次的射精,虽然现在不到十二点,也玩了个把小时,阿

丽当然疲累不堪。可阿华是夜精,只射了一次当然觉得不够味。看着床上瘫软无

力的阿丽,那对魔眼已转向身旁的阿芝,魔爪悄然伸了过去……

第二章

  阿华睡在二人的中间,阿丽早已累得呼呼入睡,就算在继续操她也是索然无

味,目标当然转向还在假装熟睡的阿芝。

  阿芝的身材属高挑瘦长,没有阿丽那般波涛“胸”涌的身段。但她的样子的

确甜美可人,比那些AV女优还要诱人犯罪。刚才试探式地搜入摸索,已然知道阿

芝的桃源密林是属于那种性欲好强的女人。性欲强、索求高,要挑起这种女人的

性欲很容易,但要满足她们索求,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刚才阿华在操着阿丽的时候,故意把被单掀起,那时就看见阿芝虽然还在装

睡,她的一只手却伸向自己的屄B 自淫起来,那淫水早已顺着大腿间流滑而下沾

湿了一大片。当发现被单被掀起之时,除了停止动作继续装睡外,却舍不得把手

抽出。

  这么淫乱的女生,今晚若然停手那真暴殄天物。所以阿华毫不犹豫地靠上去

为所欲为,心知这淫女为了假装熟睡而不怎么理会自己的“合理”动作。

  身子凑前,率先享受着阿芝那种与生俱来发自体内的诱人淫香,魔爪徐徐摸

索她的臀部。刚才试探之时,就发现阿芝没有阿丽那傲人的身段,但她那圆圆屁

股却是滑不离手,又圆又滑,为她提高了不少“补救分”。

  一下子屁股被摸,阿芝只是颤了一下,还是没有太大的反抗动作,阿华不理,

继续在阿芝的臀部间游离。臀肤嫩滑,又够圆润,只手感的触觉,就让男人产生

诱性淫想。淫手一丝丝地摸遍那里的每一寸地带,还不经意地掠过“菊台”;然

后下移大腿间,再反过来上移小腹,在经过那片桃源密林间时胡乱搜索了一下,

却并不伸向深处,让其憧憬遐想。过程时快时慢,时而又扯着那浓密的阴毛不放,

直撩得阿芝欲火焚心,呼吸声又重又急,脸色尽已潮红。

  长夜绵绵,当然要慢慢享受。阿华也不急着探索诱人期待的桃源屄B ,看着

阿芝还是没有动作,决定继续往上移动,开始侵蚀对方的另一端的敏感地带。

  攀过小腹,越过肚脐,一把便抓向上胸。这下阿芝虽已猜想,却还是有着少

女的矜持,本能地作出反抗。可阿华也早料到,决定开干了。用力把阿芝的身体

反了过来,双手按着对方,然后俯上前就是一个深吻。阿芝并没有料到对方有此

一吻,惊慌之余竟然任由阿华强吻。

  阿芝还不敢放开,唇齿间依然矜持地半闭半合般挡着阿华的诱惑亲吻,双手

却是矛盾地反过来紧紧地抱揽着阿华的头颈,不让其放开。阿华暗暗偷笑,推开

阿芝的唇齿,非常轻易地直探对方内舌,二人的舌头如灵蛇般缠绵地交织在一起。

  阿华可是接吻高手,知道阿芝这种淫女是强索型,只要把这种女人的欲火撩

起,那今晚她就飞不出掌心了。所以阿华也使出本领,吸、吮、咬、舔,什么推

动挑逗,轻舔吸舌、滑动吸吮,全是一浪接一浪地强烈性诱。

  随着对方的不断侵入,阿芝哪压得住性激素的上冲,终于被撩得心痒难耐,

反过来主动吸吮对方,更把香舌深入对方的重地,索吮对方的涎滋。

  阿华慢慢松开阿芝的香唇,开始轻舔着她的面额由下而上直达耳垂,然后向

着耳孔轻轻吹气,时而更轻啮耳廊,以舌探入耳内,直使阿芝销魂入骨。哪受得

了这般挑逗,阿芝被诱得欲火急升,不自觉地伸手索向阿华已经变硬的鸡巴。

  “啊,这也太粗了吧?刚才你干了这么久,怎么还这么精力充沛的?”想不

到阿华的鸡巴又粗又长,摸得阿芝又惊又喜。

  心头偷笑,阿华特意在她耳边轻问:“那你喜欢不?比你那些男友怎样?”

  “什么男朋友的?现在就只有你在身边嘛!”知道阿华在嘲弄自己,阿芝一

句娇嗔回应。

  “哦,你不喜欢吗?那我把它给软回去。”

  “这也太壮了吧,跟你相比真是小儿科。我不来了,骚B 会被你插破的。”

口硬心软,阿芝的手还是来回捉摸着鸡巴,生怕它真的软了下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把阿丽给开苞了,她可是处的呢!你现在泡我,

怎对得起她呢?”阿芝的理性还在,似乎不想对不住阿丽。

  到手的美玉怎能罢休,说着甜话又哄又骗:“我会好好对待阿丽的,也好好

对你,你想我操你,我就来操,包操得你死去活来,淫水骚骚!”

  “你才骚,死鬼,说的话就骗得了阿丽……嗯……不要!”还没等阿芝说完,

阿华下手便直捣凤巢摸索阿芝的骚B ,上面兵分二路吸吮着阿芝的奶头。

  阿芝的骚胸并没有阿丽那么丰满,可乳头异常涨大,咀吮起来另有一番滋味。

看着骚胸一起一伏,阿华故意轻咬着乳头一拉一扯,然后舌头舔着乳头吸吮打转。

左乳数下,右乳一会,吃着阿芝的奶子,真是又甜又爽。嘴唇感触着柔软之物慢

慢变硬,这是阿芝发骚的生理反应。

  上面忙着两乳,下面也不闲着。手一摸,就是一滩淫水,暗暗发笑:“还不

是骚货!”

  拔开密林,直索阿芝的阴蒂。当一手触,阿芝立时淫颤不已,娇声连嗔:

“别弄那里,不要……停……手!”

  “到底是不要?不要停?还是不要停手?”看着阿芝开始淫迷意乱,和阿丽

一样都是神智不清了,阿华还是淫笑讽语。

  “去你的,弄得人家全身骚痒,还要嘲笑人家。”

  “哪有笑你,那是问你到底是停手呢,还是不停,是上面停呢,还是下面停。”

阿华得势不饶人,就是爱捉弄阿芝。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不停地在阴蒂与阴

唇间来回滑动。有时还掀开外阴唇,摸索内阴唇,两唇间又来回摩擦。

  “别弄那里,痒,痒死了……舒服。对!就是那里……麻,屄B 怎么这么麻

的,麻死了……轻点,别那么快,爽死了……别停嘛!”

  这种手技阿芝还是第一次享受呢,被摸得酥痒无比呻吟连连,有气无力地软

瘫在阿华的怀中只能任其摸弄。而玉手不停地揉搓那坚硬如铁的大肉棒,希望从

中得到精神慰藉。

  随着阿芝对自己肉棒的快速揉动,知道她快要高潮了。突然伸出手指,用食

指与中指插入阴道,再用拇指贴住阴蒂,时而直指抽插,时而弯曲撩拔,时而振

动整个手掌刺激着阴部。

  这一来,阿芝更顶不住了,咬着唇边希望尽量不要发出声音怕惊动熟睡的阿

丽,但最后还是敌不过阿华的挑逗,忍不住娇声乱哼:“呀……喔……老公,你

的手指好厉害,好舒服……不要停,不行了,要死了。我是你的女人,我愿被你

玩,被你操。爽死了。”在享受阿华疯狂刺激的同时,身子突然一弓,一阵抽搐

过后,一股阴精从小屄口内渗了出来。

  看着小屄口一张一合如鱼嘴般张开或收缩,知道阿芝已经高潮来了。抽出手

指,上面还沾有阿芝刚刚射出的阴精,伸向她的面前故意问道:“哟,上面的味

道也太骚了,到底是啥呢?”

  阿芝一个粉拳轻打在阿华的身上,娇声说:“都怪你,弄得人家死去活来的,

还笑弄人家。你男人呀就是想把所有的女人都变成淫娃荡妇,占了便宜还卖乖!”

  “哦,还未操你就已经死去活来了吗?那你还想不想我的鸡巴插你呢?”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