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实验室的禁忌调教

他,是一个出色的科学家

他,发表了对生物界有着重大影响的论文。

《析论H病毒对肢体及器官再生的作用》。

H病毒,由中国科学家白绫所培养的特殊病毒,可以说是生物学史上的大突破。通过H病毒的注射,细胞能够重新构造,并以此再生丧失的肢体或器官。另一方面,只要稍微变更病毒的方程式,得出的构造亦随之相异。二零二二年,白绫以一只唐犬实验,首先切除其前肢,后注射H病毒,唐犬原来的前肢位置生长出人类的手臂。然而,实验固然大获成功,却被人道组织斥为虐待动物、甚至是制作生物武器,结果实验项目被迫终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尖锐的笑声徘徊在狭小的空间,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森寒。

白绫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柄肉刀,一边走去手术床前,一边笑道:“放心吧,不会痛的。很快你就会爽了,很快你就能体会到我愉悦的心情了。这一个实验,我终于快成功了”

手术床上,是一个妙龄女郎。全身上下没有半点衣物,露出洁白诱人的胴体,那一起一伏的胸脯更让雄性生物觉得动人。灯光下,白花花的一对奶子是那么耀眼夺目。女人眼巴巴地看着白绫渐渐逼近,却因为嘴部被塞进口枷而只能发出呜呜的低吟声,原本充满神彩的双目此刻却只剩下恐惧、无助、乞怜。

白绫先抹一抹刀锋,然后左手轻轻抚着女人的右腕,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女人的颤抖更是剧烈,无奈全身已被紧紧固定,即使挣扎也不过是无奈之举。

静。

房间静得实在过于可怖。

忽而,白绫手起刀落,女人右掌齐腕而断,一声尖锐却又娇媚的呻吟同时响起。

“嗯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痛入骨髓的感觉刺激着她每一条神经,流着两行清泪的眼睛只能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断腕。白绫却没有因此而动容变色,反而迷醉地看清楚那整齐的切口鲜红色的嫩肉与灰白色的骨骼鲜明地排着,源源不绝的血液如同瀑布,从床上倾泻到地上。

“美、太美了!”

白绫仿佛发现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由衷的赞叹着。说着,他不禁垂下头,伸出舌头,舔着那似乎无穷无尽的血河甜美的味觉瞬间盈满他的口腔,畅快莫名的血浆在嘴里翻滚,虽非酒,酣醉的感觉却占据他的五感。听得咕噜一声,只见白绫喉结微微一动,血浆经食道流进胃囊。

“很快就有你爽了”

舌尖意犹未尽的舔一舔嘴角,白绫才从针架上取过一支针筒。“这就是盛有H病毒的注射剂”

语毕,他把针尖刺进被切去的断腕中,姆指头慢慢按下,片刻之间,病毒尽数注射进去本应坏死的肌肉中。才不过数分钟,断腕上的嫩肉慢慢地蠕动,中央的骨质逐渐融化,仿佛有规划似的,里边的肉团竟内陷进去形成管道,而周边的肉团则向外扩张成鲍状,还生长出一个小小的肉芽。

若然是正常情形,这个奇特的部分一定是名为“阴唇”

的东西。然而,这与阴唇极为相像的小穴却是自断腕切口演变成的,实在是匪夷所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再次划破寂静的空间,看见实验展开得非常顺利,白绫再也抑制不住兴奋感,疯狂地大笑着。五年了,自从项目被终止后已经足足五年了。他隐姓埋名,以自己的妹妹白馨,作为实验体,如今突破理论,从而步入试验阶段,那种有所成就的心情决非笔墨所能形容。

兴奋感似乎未因疯狂大笑而有所渲泄,他像是要分享成果似的,一边解下妹妹的口枷,一边笑道:“亲爱的妹妹,你看如何?我的理论是对的、我的实险成功了!”

白馨泪眼汪汪,她根本想不到亲兄长会这样对自己。五年来,每天都生活在黑暗的房暗,还被迫服食奇怪的液体,最可恨的是哥哥强奸了自己的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事?我的童贞,被你夺去了;我的手,被你切下了;现在,你还做出这种事……哥哥,求求你、放过我吧……”

哀求的声调带着绝望,也许白馨在内心深处对兄长的行为早已了然:他是不会放过自己。

心如刀割,尽管右手上的血已经止住了,但心血始终继续流淌,在这五年间流淌,白白地流淌。

“难道你不开心吗?我的妹妹将是新物种、新人类,生物学的新突破!”

白绫左手温柔地抚着妹妹腕处小穴,右手却拿过一件物事,塞进她的口中。

白馨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强逼吞下去了。

“这……是什么?”

目光中再次露出强烈的恐惧。

“特效媚药”

白绫吐出这四个字后,续道:“我这个做兄长的,也要让亲妹妹尝一下甜头吧?”

“你!……”

“这可是我特别制作的,让女性迅速发情,化痛感为爽快,而且药力持久,怎样?哥哥对你好吧?”

“不……”

仅仅说出一个字,白馨只觉春情汹涌,一阵搔痒的感觉自腹下开始,还迅速蔓延至全身,最让她惊慌的是,那经过改造的右腕也变得痕痒难当,还开始分泌出透明的液体。白绫心中暗爽,想不到改造得和真的尻穴几乎相同,他小心地用食指伸进小洞中试探着。从来没有体会的感觉,虽然是手腕,白馨还是觉得那是自己的私密处。随着媚药勾起身体深处的欲望与极度的羞耻感互相结合,她竟然泛起一种变态的欲望,而腕洞中释出一股淫汁。

“啊……唔嗯……”

“完美啊……”

将沾湿的食指缓缓抽出,白绫痴迷地嗅着那淫水的骚味并舔着,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撑开细洞,温柔地抽插着。

白馨不知自己的右腕为何会流出这样可耻的东西来,这种不一样的交合让她觉得恶心,她宁愿是被狠肏阴户,也不希望接受这种已经扭曲的欲望。然而,白绫制作的特效媚药实在太强大了,虚假的欲念支配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一种莫名的痛快竟让她的右腕产生高潮。

“啊!”

该说H病毒的研发确十分成功,自腕洞中喷射而出的淫汁,与正常从阴户而出的,完全是一个样子。白绫是真的疯狂了,比先前更疯狂了他脱下裤子,拿起妹妹的右腕,举起呼着腾腾热气的肉棍,朝着腕穴狠狠的顶了进去!

“不!”

一阵剧痛从腕处传来,白馨只感到腕内紧凑的肉壁被强而有力挤开,百般滋味直上心头。痛楚感让她暂时清醒过来,侧头一看,只见哥哥满脸笑意、双手捧着自己的右手,以下身的肉棍对着右腕拚命地抽插,似乎不肏死自己便不罢休。

“不、不要!放过我吧……”

“这样真的不行……”

“哥、住手……”

求饶声、乞讨声伴着从樱唇而出的悲呜,可惜,这一切只会让眼前这男人更想粗暴地折腾她。

媚药已经完全发作了,白馨竟被肏得神智模糊,舔着嘴唇呢喃道:“快……快点……”

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艳艳的脸蛋春情浓冽,似是幽怨又像难过的神色,实在令人难以想像这女人是被人狠干右腕。

白绫十指紧抓着妹妹凝脂般嫩滑细腻的手臂,胯下肉棍居高临下,每次冲刺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白馨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腕道一插到底!每当肉棍插入时,内壁上无数团软肉便紧紧粘贴住前进的柱身;当肉棍退出时,那些软肉又像许多小舌头依依不舍地刮刷着。

一但它们不肯放松,便会被白绫紫黑色的大龟头拉出来,翻得像朵嫣红细嫩的娇艳花朵,开在妹妹的两片阴唇之间。

白馨眉头轻皱,眼光迷离,发烫的美丽脸庞胡乱地左右摇摆,一头如云秀发披散开来,随着她的摇头晃脑幻化出优美的波动。

白绫右手把玩着她娇嫩的乳头,左手的两根手指则在妹妹的阴蒂花蕾上轻轻揉动,同时还不时轻柔绵密地亲吻着她的粉臂,这种多头并进的方式不消片刻便让白馨跃上了快感的巅峰,只听得她发出一种介乎于悲鸣、羞耻及喜悦之间的呻吟声,一阵强过一阵……

娇喘连连的气息,不停由亲妹妹的樱桃小嘴中发出,她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种变态的快感,欲死欲仙的感觉使她好像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

白馨终于放弃最后一丝自尊,大声叫了起来:“啊、啊!哥……我不行了!……啊……好棒……好……舒服……噢!……我快死了,我不行了,我丢了……”

她再也忍受不住那股要命的绝顶快感,只见她突然一顿,玉腕死死绷紧,刹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一直抽搐抖颤,阴户、腕穴两处同时达上绝顶高潮!

“哦啊噢我丢了!”

而白绫也因为腕穴的强烈抽搐,夹得肉棍畅快莫名,一声大喝之下也射得妹妹满手白浆。

【完】

他,是一个出色的科学家。

他,发表了对生物界有着重大影响的论文。

《析论H病毒对肢体及器官再生的作用》。

H病毒,由中国科学家白绫所培养的特殊病毒,可以说是生物学史上的大突破。通过H病毒的注射,细胞能够重新构造,并以此再生丧失的肢体或器官。另一方面,只要稍微变更病毒的方程式,得出的构造亦随之相异。二零二二年,白绫以一只唐犬实验,首先切除其前肢,后注射H病毒,唐犬原来的前肢位置生长出人类的手臂。然而,实验固然大获成功,却被人道组织斥为虐待动物、甚至是制作生物武器,结果实验项目被迫终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尖锐的笑声徘徊在狭小的空间,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森寒。

白绫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柄肉刀,一边走去手术床前,一边笑道:“放心吧,不会痛的。很快你就会爽了,很快你就能体会到我愉悦的心情了。这一个实验,我终于快成功了”

手术床上,是一个妙龄女郎。全身上下没有半点衣物,露出洁白诱人的胴体,那一起一伏的胸脯更让雄性生物觉得动人。灯光下,白花花的一对奶子是那么耀眼夺目。女人眼巴巴地看着白绫渐渐逼近,却因为嘴部被塞进口枷而只能发出呜呜的低吟声,原本充满神彩的双目此刻却只剩下恐惧、无助、乞怜。

白绫先抹一抹刀锋,然后左手轻轻抚着女人的右腕,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女人的颤抖更是剧烈,无奈全身已被紧紧固定,即使挣扎也不过是无奈之举。

静。

房间静得实在过于可怖。

忽而,白绫手起刀落,女人右掌齐腕而断,一声尖锐却又娇媚的呻吟同时响起。

“嗯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痛入骨髓的感觉刺激着她每一条神经,流着两行清泪的眼睛只能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断腕。白绫却没有因此而动容变色,反而迷醉地看清楚那整齐的切口鲜红色的嫩肉与灰白色的骨骼鲜明地排着,源源不绝的血液如同瀑布,从床上倾泻到地上。

“美、太美了!”

白绫仿佛发现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由衷的赞叹着。说着,他不禁垂下头,伸出舌头,舔着那似乎无穷无尽的血河甜美的味觉瞬间盈满他的口腔,畅快莫名的血浆在嘴里翻滚,虽非酒,酣醉的感觉却占据他的五感。听得咕噜一声,只见白绫喉结微微一动,血浆经食道流进胃囊。

“很快就有你爽了”

舌尖意犹未尽的舔一舔嘴角,白绫才从针架上取过一支针筒。“这就是盛有H病毒的注射剂”

语毕,他把针尖刺进被切去的断腕中,姆指头慢慢按下,片刻之间,病毒尽数注射进去本应坏死的肌肉中。才不过数分钟,断腕上的嫩肉慢慢地蠕动,中央的骨质逐渐融化,仿佛有规划似的,里边的肉团竟内陷进去形成管道,而周边的肉团则向外扩张成鲍状,还生长出一个小小的肉芽。

若然是正常情形,这个奇特的部分一定是名为“阴唇”

的东西。然而,这与阴唇极为相像的小穴却是自断腕切口演变成的,实在是匪夷所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再次划破寂静的空间,看见实验展开得非常顺利,白绫再也抑制不住兴奋感,疯狂地大笑着。五年了,自从项目被终止后已经足足五年了。他隐姓埋名,以自己的妹妹白馨,作为实验体,如今突破理论,从而步入试验阶段,那种有所成就的心情决非笔墨所能形容。

兴奋感似乎未因疯狂大笑而有所渲泄,他像是要分享成果似的,一边解下妹妹的口枷,一边笑道:“亲爱的妹妹,你看如何?我的理论是对的、我的实险成功了!”

白馨泪眼汪汪,她根本想不到亲兄长会这样对自己。五年来,每天都生活在黑暗的房暗,还被迫服食奇怪的液体,最可恨的是哥哥强奸了自己的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事?我的童贞,被你夺去了;我的手,被你切下了;现在,你还做出这种事……哥哥,求求你、放过我吧……”

哀求的声调带着绝望,也许白馨在内心深处对兄长的行为早已了然:他是不会放过自己。

心如刀割,尽管右手上的血已经止住了,但心血始终继续流淌,在这五年间流淌,白白地流淌。

“难道你不开心吗?我的妹妹将是新物种、新人类,生物学的新突破!”

白绫左手温柔地抚着妹妹腕处小穴,右手却拿过一件物事,塞进她的口中。

白馨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强逼吞下去了。

“这……是什么?”

目光中再次露出强烈的恐惧。

“特效媚药”

白绫吐出这四个字后,续道:“我这个做兄长的,也要让亲妹妹尝一下甜头吧?”

“你!……”

“这可是我特别制作的,让女性迅速发情,化痛感为爽快,而且药力持久,怎样?哥哥对你好吧?”

“不……”

仅仅说出一个字,白馨只觉春情汹涌,一阵搔痒的感觉自腹下开始,还迅速蔓延至全身,最让她惊慌的是,那经过改造的右腕也变得痕痒难当,还开始分泌出透明的液体。白绫心中暗爽,想不到改造得和真的尻穴几乎相同,他小心地用食指伸进小洞中试探着。从来没有体会的感觉,虽然是手腕,白馨还是觉得那是自己的私密处。随着媚药勾起身体深处的欲望与极度的羞耻感互相结合,她竟然泛起一种变态的欲望,而腕洞中释出一股淫汁。

“啊……唔嗯……”

“完美啊……”

将沾湿的食指缓缓抽出,白绫痴迷地嗅着那淫水的骚味并舔着,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撑开细洞,温柔地抽插着。

白馨不知自己的右腕为何会流出这样可耻的东西来,这种不一样的交合让她觉得恶心,她宁愿是被狠肏阴户,也不希望接受这种已经扭曲的欲望。然而,白绫制作的特效媚药实在太强大了,虚假的欲念支配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一种莫名的痛快竟让她的右腕产生高潮。

“啊!”

该说H病毒的研发确十分成功,自腕洞中喷射而出的淫汁,与正常从阴户而出的,完全是一个样子。白绫是真的疯狂了,比先前更疯狂了他脱下裤子,拿起妹妹的右腕,举起呼着腾腾热气的肉棍,朝着腕穴狠狠的顶了进去!

“不!”

一阵剧痛从腕处传来,白馨只感到腕内紧凑的肉壁被强而有力挤开,百般滋味直上心头。痛楚感让她暂时清醒过来,侧头一看,只见哥哥满脸笑意、双手捧着自己的右手,以下身的肉棍对着右腕拚命地抽插,似乎不肏死自己便不罢休。

“不、不要!放过我吧……”

“这样真的不行……”

“哥、住手……”

求饶声、乞讨声伴着从樱唇而出的悲呜,可惜,这一切只会让眼前这男人更想粗暴地折腾她。

媚药已经完全发作了,白馨竟被肏得神智模糊,舔着嘴唇呢喃道:“快……快点……”

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艳艳的脸蛋春情浓冽,似是幽怨又像难过的神色,实在令人难以想像这女人是被人狠干右腕。

白绫十指紧抓着妹妹凝脂般嫩滑细腻的手臂,胯下肉棍居高临下,每次冲刺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白馨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腕道一插到底!每当肉棍插入时,内壁上无数团软肉便紧紧粘贴住前进的柱身;当肉棍退出时,那些软肉又像许多小舌头依依不舍地刮刷着。

一但它们不肯放松,便会被白绫紫黑色的大龟头拉出来,翻得像朵嫣红细嫩的娇艳花朵,开在妹妹的两片阴唇之间。

白馨眉头轻皱,眼光迷离,发烫的美丽脸庞胡乱地左右摇摆,一头如云秀发披散开来,随着她的摇头晃脑幻化出优美的波动。

白绫右手把玩着她娇嫩的乳头,左手的两根手指则在妹妹的阴蒂花蕾上轻轻揉动,同时还不时轻柔绵密地亲吻着她的粉臂,这种多头并进的方式不消片刻便让白馨跃上了快感的巅峰,只听得她发出一种介乎于悲鸣、羞耻及喜悦之间的呻吟声,一阵强过一阵……

娇喘连连的气息,不停由亲妹妹的樱桃小嘴中发出,她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种变态的快感,欲死欲仙的感觉使她好像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

白馨终于放弃最后一丝自尊,大声叫了起来:“啊、啊!哥……我不行了!……啊……好棒……好……舒服……噢!……我快死了,我不行了,我丢了……”

她再也忍受不住那股要命的绝顶快感,只见她突然一顿,玉腕死死绷紧,刹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一直抽搐抖颤,阴户、腕穴两处同时达上绝顶高潮!

“哦啊噢我丢了!”

而白绫也因为腕穴的强烈抽搐,夹得肉棍畅快莫名,一声大喝之下也射得妹妹满手白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