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春色无边

那一年,颉涛19岁,刚刚高考结束的他顺利的考取到了成都某高校,虽说

不是重点大学,但是对于颉涛的父母而言,已经算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儿子,等过两天拿上录取通知书,爸爸带你出去旅游一圈,咱们颉家在成

都还有亲戚呢,你去了那边,刚好也有人照应,爸妈也好放心」

颉涛的爸爸高兴的说道。

「幹嘛要去亲戚家,又不熟,去了尴尬的很,咱们自己逛逛就行了」

颉涛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怎麽不熟,就是去年来过这边的孙爷爷啊,你忘了,他是你爷爷的表弟啊

颉爸爸提醒着。

「哦,孙爷爷原来在成都啊,那咱们去了还得卖点咱们这�的特产吧,空着

手去可不太好」

颉涛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

「那肯定啦,明天咱们就去看着买点」

颉爸爸似乎对儿子的态度很满意,殊不知,颉涛之所以态度大转弯,并不是

因为孙爷爷,而是因为那个叫他朝思暮想的表姐。

这所谓的表姐,叫孙甜甜,父母都在国外上班,所以她一直都跟着孙爷爷住

,甜甜只比颉涛大了几个月,目前也是成都某高校的学生,甜甜人如其名,长着

一张甜甜的笑脸,去年来的时候,周围的邻居们见了是人见人夸,当然,颉涛也

是对这位表姐也是爱慕的很,但这份爱慕并不单纯,而是带着淫念。

(一)回忆春光去年的暑假某一天。

「甜甜啊,颉爷爷家的热水器好像有点问题,这样吧,你去涛涛家洗吧,反

正就在旁边,沒几步路的」

孙爷爷对着刚刚游玩回来的天天说道。

「不太方便吧,我忍忍好了,等修好了再洗」

甜甜有点羞涩。

「害羞什麽啊,都是自家人,去吧,洗完了回来刚好吃完饭」

孙爷爷有点不高兴。

「那…好吧」

甜甜应承着,转身回房间去拿换洗衣服。

「涛涛,你带你姐姐去你家洗澡吧,她沒去过,不认得路」

孙爷爷慈祥的说道。

「好,甜甜姐,咱们走吧」

颉涛对着拿好换洗衣服的甜甜说着,转身出了门。

颉涛家住的确实很近,五六分钟就到家了。

到了家,颉涛赶紧去开热水器,然后对甜甜说着「甜甜姐,已经打开了,你

进去洗吧,笼头往左边是冷水,往右边是热水」.「嗯,那我洗了」

甜甜还是有一抹羞涩在脸上,不单单是因为第一次去一个不算熟悉的人家洗

澡,更因为现在这个房子�,除了她就只有颉涛一个人在。

想到一会脱光了的她就和颉涛隔着一扇门,脸上的羞涩更深了。

走进洗手间,甜甜才发现,原来颉涛家的洗手间�安装的是类似于宾馆的那

种整体浴室,然后拉了一层淡粉色的帘子做遮挡。

甜甜似乎是第一次在別人家看见这种浴室,感觉还蛮新鲜的,顺手打开了笼

头,水从大大的花洒�喷了出来,「嗯,真不错呢」

甜甜心�想着,可她却忘记了锁上洗手间的门,更忘记了拉上那层帘子。

甜甜慢慢的脱去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青春动人的身子,一对丰满圆润的乳房

,粉粉的乳头,微微上翘的臀部,在小腹下面,却长着浓密的阴毛,正是因为这

浓密的阴毛,使得甜甜不敢穿那种略带性感的内裤,因为那样会使自己的阴毛露

出来一些,很不好意思。

哗哗的水声传了出来,颉涛站在浴室门外,却心痒难耐。

颉涛虽然还是处男一个,但是AV已经看不无数部,淫乱的画面早已在他的

脑海�根深蒂固,一门之隔,一个裸体女子,颉涛如何能淡定的起来呢。

「不行,这麽好的机会怎麽能错过?!」

颉涛一边让淫念催使着自己,一边四处看看,有沒有什麽可能,能让自己进

入浴室一睹甜甜的裸体。

「有啦!」

一个想法瞬间出现在颉涛的脑子�。

颉涛轻轻的走到旁边的液化气罐旁边,慢慢的将液化气的开关关闭。

「嗯?怎麽沒热水了」

甜甜关上了笼头,反復又打开了几次,依然只有冷水,虽然现在是夏天,可

是洗冷水澡还是吃不消啊,沒办法,只好求助于这个房子目前唯一的男人了。

「涛涛,为什麽沒有热水了呢」

甜甜问道「啊?沒热水了,怎麽会呢?我看看,甜甜姐你等一下」

颉涛故意装作惊讶。

「甜甜姐,液化气沒有了,我得换一罐才行」,颉涛很快给甜甜说明了原因

「好,那你换吧,我等着」

甜甜回应着。

机会来了!颉涛在门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推开了浴室的门。

「啊!你怎麽进来了?」

甜甜被突然进入浴室的颉涛吓了一跳。

「我,我以为你锁门了,我本来想敲门叫你开门,我进去拿液化气罐的」

颉涛假装慌乱的解释着,眼睛却已经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

这是一副多麽美妙裸体啊,翘挺挺的乳房,完美的臀部,还有那浓密的阴毛

处男的反应瞬间出现,颉涛的下体将薄薄的短裤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啊!」

反应过来的甜甜慌忙将帘子扯过来,挡住了这一抹春色。

「你换液化气罐为什麽要进来啊?!」

甜甜似乎生气了。

「甜甜姐,液化气罐就在你斜对面啊…」

颉涛假装委屈。

甜甜斜眼看过去,果然有一个液化气罐,「看来还是自己沒註意啊,沒看见

液化气罐就算了,居然还忘记锁门拉帘子」

甜甜有些懊恼的跺了一下脚。

「那你快拿走换上吧,我有些冷」.颉涛赶紧走过去,拿起了液化气罐缓慢

的向门外走去,忽然发现浴室旁边的凳子上有一条小碎花的内裤,颉涛赶紧假装

换个姿势,用身体挡住了甜甜的视缐,然后悄悄的拿走了那条甜甜刚刚换下的内

裤。

颉涛出了洗手间后,将新的液化气罐装好后,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拿着

甜甜的内裤嗅了起来,内裤上有一股女人的味道,淡淡的香。

颉涛再也忍不住了,拉下了自己的短裤,将甜甜的内裤套在自己的阳具上打

起了手枪,由于太兴奋了,沒几下就一泄如註,好爽啊,虽然手淫过不知道多少

次了,但这一次是最爽的,「我要得到这个女人,一定要」

颉涛看着沾满了精液的内裤,心�暗暗下了决定。

(二)终尝性事一个人坐在飞往成都的飞机上,颉涛的父亲沒有一起来,因

为公司有事,只是匆匆的带颉涛旅游了一圈就回去了,颉涛心�不仅不失落,反

而莫名的兴奋,因为他还记得那次爽快的手淫,记得甜甜那美妙的裸体,以及那

条被自己珍藏起来的甜甜的内裤。

「涛涛,在这呢!」

孙爷爷看到颉涛从飞机场出来,热情的挥手喊道。

「孙爷爷,我可想您啦!」

颉涛高兴的说道,尤其是他看见了孙爷爷身边的甜甜。

这一年时间过去了,甜甜似乎变了一些,这纯粹是一种感觉,好像更有女人

味了。

甜甜笑着看着颉涛,似乎沒有以前的那种羞涩,似乎也忘记了那一次的浴室

春光,可她不知道,她即将沦为颉涛的性爱工具。

「走,咱们先回家」

孙爷爷热情的将颉涛领进车,「晚上爷爷请客,请你吃吃四川的美食,以后

啊,学校沒课就回家�住,甜甜也经常回家住的,你们姐弟俩多在一起,对学习

生活都有帮助…」

孙爷爷一路高兴的念叨着,颉涛压根就沒听进去什麽,除了那句「甜甜也经

常回家住」…晚饭过后,回到了孙爷爷的家�,孙爷爷指了一个房间说道「涛涛

啊,你就住这间房子吧,旁边就是甜甜的,爷爷喝了点酒有些上头了,就先睡了

,你洗个澡,解解乏,叫甜甜给你放水」.「知道了,爷爷,你快去休息吧」

颉涛边说边吧孙爷爷扶回了房间。

除了孙爷爷的房间,颉涛就听见了哗哗的水声,走进卫生间才发现,这�有

有一个大大的浴缸,甜甜正在给浴缸沖水。

颉涛向甜甜看过去,之间甜甜弓着腰,不适的用手去试试水的温度,她穿着

短裙,这一弯腰,马上就露出了淡蓝色的内裤,颉涛的脑海�马上就回想起了那

浓密的阴毛,阳具又不禁直了起来。

「好了,水温刚好,你洗吧」

甜甜弄好了水,站起来一转身,看见了颉涛的裤子有异样,脸唰的一下就红

了,「你幹嘛呢,赶紧洗吧,我出去了」

甜甜有点窘迫的出了洗手间。

颉涛脱了衣服,躺在浴缸�,浑身说不出的舒爽,看向洗漱台的旁边,摆放

着一台洗衣机,颉涛一下从浴缸�坐了起来,「那�,会不会有甜甜的内裤呢?

颉涛赶紧走到洗衣机旁,打开洗衣机的盖子,果不其然,�面有一条甜甜的

内裤,深紫色的,欲火一下子沖向了颉涛的脑子,他再次将甜甜的内裤套在了自

己的阳具上,手淫了起来…随后的一段日子,甜甜领着颉涛去了不少地方游玩,

两人的关系渐渐的亲密了起来…终于到了开学的日子,颉涛去了学校报到,分完

了宿舍,领完了被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铺床了。

成都比较潮湿,所以人人都分了一床棕埝,无奈颉涛压根就不会铺床,所以

这活落到了甜甜的身上。

宿舍在6楼,孙爷爷嫌累,就沒有跟上来,进了宿舍才知道这是四人间,上

面是床,下面是桌子,铺床还得爬到上面,宿舍的其他三个人似乎很早就来报道

了,床都铺好了,颉涛便只能选择最后的那一张床。

甜甜爬上床去,叫颉涛一件一件的将东西递上来,然后细心的铺着床。

由于需要不时的递东西上去,所以甜甜每每爬到床边向下拿东西时,颉涛总

能透过领口看见甜甜胸前的春光。

甜甜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胸罩,将本来就圆润的乳房包裹的更加诱人,颉涛

的下体又不自觉的起了反应。

「唿,终于铺好了」

甜甜高兴的说道,然后准备下来,沒想到脚下沒有踩稳,滑了一下,摔了下

来。

「啊」

甜甜本能的喊了出来。

站在床下的颉涛马上张开双臂,将甜甜抱了个满怀。

「谢谢!」

甜甜心有余悸的道谢着,忽然又觉得不对劲,颉涛和自己的距离是不是太近

了一点,因为甜甜真确的感觉到自己的双乳紧紧的贴着颉涛的胸膛,甚至还有一

种压迫的感觉,而自己丰满的臀部,似乎还有一双手紧紧的贴着,小腹处更是有

什麽东西在顶着。

甜甜擡头看着颉涛,看到了颉涛眼�的欲火。

「颉涛,你,你放开我吧,我,我沒事了,唔唔」

甜甜还沒有说完,自己的双唇就已经被颉涛火热般的吻上了,甜甜想推开颉

涛,却发现自己突然间变得那麽无力,颉涛的舌头急切的想甜甜的口中激进,但

是甜甜始终就牙关紧咬。

颉涛急了,忽然间双手上移,抓住了甜甜的乳房。

就在甜甜本能的想喊出声的一霎那,颉涛的舌头终于侵入了甜甜的口中,品

尝到了那一丝丝的香甜。

当颉涛的舌头卷住甜甜香舌的瞬间,甜甜知道自己再也难以反抗了,她只能

本能的推搡着颉涛,却发现自己的上移已经被撩了起来,颉涛的双手不停的揉搓

着甜甜的乳房,甚至颉涛的手指已经捏住了她微微凸起的乳头,酥麻的感觉传遍

全身。

「难道,我的第一次要在这�,给他吗?」

甜甜心�想着。

此时的颉涛浑身的欲火,「反正宿舍的人报道完都走了,机不可失,失不再

来,我要定你了!」

边这样想着,颉涛将双手绕到了甜甜的身后,笨拙的解开了胸罩的扣子,那

对朝思暮想的乳房终于被颉涛握在了手�,好柔软,好细腻光滑的皮肤。

品尝完甜甜的双唇,颉涛直直的看着甜甜,「甜甜,我要你」「別,颉涛,

会有人来的」「不会的,它们都报道完了」「我们,我们可是姐弟啊」「那有什

麽,我们是远房亲戚,所谓血缘关系其实已经很淡了,医学上都允许结婚的」「

爷爷,爷爷还在等我们呢」「沒关系,一会我和爷爷说」「那个,那个…啊…」

甜甜还想再说些什麽,可是颉涛再也不给甜甜反应的机会,双手拖住柔软的

乳房,低下头,含住了那突起的乳头。

吸吮完右边的乳头,再换去左边的,同时,颉涛的双手慢慢的下移,伸进了

甜甜的裙子�摸了起来。

多有弹性的臀部啊,隔着内裤,颉涛就已经感觉到了,他慢慢的拉下了甜甜

的内裤,摸到了那一抹浓密的阴毛。

「甜甜,你知道吗?那次你在我们家洗澡,我是故意关掉了液化气罐,故意

进去看你的」

颉涛凑在甜甜的耳边说道。

「什麽?你,你,你怎麽能这样,你…啊…」

甜甜本想质问一句,可是她忽然感觉到了一只手已经覆在了自己最隐蔽的地

方,更可气的是,自己体内好像有一股热浪,想通过自己的下面流出去。

「还有,那次你洗完澡是不是沒有找到自己更换下来的内裤,因为我偷去了

,我拿着它裹着我的鸡巴手淫」

颉涛进一步告诉了甜甜一个事实。

「你,你实在是…啊…太,太过分了…啊…」

甜甜已经有些气喘了。

「自从我住进了爷爷家,每天晚上洗澡都会拿着你放在洗衣机的内裤手淫,

你知道吗?」

说着,颉涛含住了甜甜的耳垂。

「你,你…」

甜甜已经崩溃了,她想不到原来眼前的颉涛已经做了那麽多事情。

颉涛用拇指和中指分开了甜甜的阴唇,食指慢慢的往�进入,拨开阴唇的剎

那,淫水已经顺着甜甜的大腿流了下来,突然间,颉涛摸上了甜甜的阴蒂。

「啊…你,你別…」

甜甜抖了起来,开始语无伦次。

颉涛知道,时机成熟了,他麻利的褪去了自己的短裤,露出了粗长的阳具,

他拉过甜甜的手握住了自己的阳具,「你看,它已经那麽大了,憋得太久了」.

说着,颉涛把甜甜抱了起来,放在了桌子上,将自己的阳具抵在了甜甜的蜜穴口

知道自己就快要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时,甜甜似乎清醒了一点,她想要离开桌

子,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她又怎麽能推得开颉涛呢?「甜甜,我是第一次,虽然

我谈了几次恋爱,但是从来沒有发生过性爱,我的第一次就想和你,给我吧」

颉涛说着,便扶着自己的阳具,慢慢的往蜜穴�送。

「他是第一次?」

甜甜有些不太相信,现在的男孩子,这个年纪还是处男的基本上沒有,「难

道,他说的,真的只是想和我吗?」

甜甜知道,颉涛有过几次恋爱的,但是却不知道颉涛至今还是一个处男。

当颉涛的龟头沒入三分之一时,感觉被什麽顶住了,此时颉涛知道,甜甜也

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颉涛更加兴奋了,一只手捏起了甜甜的乳头,嘴则吻

在了另一侧的乳头上,同时下神一用力,整个龟头便进入了甜甜的蜜穴。

「唔…好疼啊…」

甜甜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有点湿润了,可是她喊不出来,因为颉涛的

嘴紧紧的贴着她的双唇,两条舌头也卷在一起。

颉涛慢慢的就爱那个阳具整根进去甜甜的蜜穴�,本想慢慢的抽插,可是快

感马上就来了,他知道,要射精了,赶紧将阳具拔出来,由于速度太快,甜甜又

疼的闷哼了一声,瞬间,喷射而出大的精液都射在了甜甜的阴毛上,两个人互相

望着,都沒有说话,甜甜的下身,开始一点点泛出醒目的红色。

(三)春色无边经过宿舍的初次性爱后,甜甜开始刻意避开颉涛,这让颉涛

很抓狂,却又沒有办法,每次回去孙爷爷家,甜甜总是呆在学校不回来,偶尔回

家碰见,甜甜也是匆匆吃了饭便离开。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得想想办法,让甜甜不能老这麽躲着我」

颉涛心�念叨着。

机会很快就来了,寒假将至,孙爷爷告诉颉涛,自己要出去攀枝花过冬,寒

假就只有甜甜一个人在家了,颉涛马上给家�打了电话,告诉了父母这个暑假就

不回家了,要在这边实习实习,顺便陪甜甜过春节,颉涛的父母还以为儿子真的

是要实习,也沒想太多,就应承了颉涛的要求。

终于放寒假了,颉涛发短信告诉甜甜,寒假就在学校住了,甜甜也对颉涛实

习的理由信以为真。

这一天晚上,颉涛来到了孙爷爷家楼下,擡头望去,孙爷爷家卫生间漆黑一

片,知道甜甜还沒有洗澡,于是,颉涛耐心的站在楼下等。

二十分钟过去了,卫生间的灯终于亮了,隐约能看见甜甜的身影,颉涛看了

看表,决定在等十分钟。

十分钟又过去了,颉涛大步的走上楼去,轻轻的打开了房门,一进门,就听

见了卫生间�洗澡的水声。

颉涛悄悄的走到甜甜的卧室�,快速的把自己拔了个精光,然后慢慢的走到

了卫生间门口,忽然间,他擡起一脚,将卫生间的门跺开。

「啊!是谁?!」

甜甜本能的喊出来,仔细一看,发现浑身赤裸的颉涛,「颉涛,你,你怎麽

回来了,你要幹什麽?」

此时的甜甜已经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颉涛沒有回答甜甜,他大步的走到甜甜面前,一只手按住甜甜的后脑,狂热

的吻上她的唇,一只手揽住甜甜的腰身,将甜甜抱出了浴缸。

这麽久以来的欲火这一刻终于要爆发了,颉涛沒有那麽多的怜香惜玉,将甜

甜抵在�上,双手使劲揉捏着甜甜的乳房,紧接着,他低头咬住了甜甜的乳头,

用两个虎牙摩擦着,「啊,疼…疼啊」

甜甜略带哭腔,可是此时的颉涛又哪能听得进去?颉涛的一只手忽然握住了

甜甜的脖子,然后向后一顶,甜甜的头便靠在了�上,另一只手直接就摸了甜甜

的蜜穴。

此时甜甜的脑海�面早就一片空白,任由着颉涛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摸够了甜甜的蜜穴,颉涛双手攀上甜甜的两条大腿内侧,顺势向上一顶,甜

甜便双脚离地,后面紧靠着�,呈现出一个「M」

的姿态,甜甜的下体早已经流出了淫水,颉涛的龟头顶住蜜穴入口的一剎那

,突然说道「你记住,你就是我的女人,我想什麽时候操你,就什麽时候操你,

你只能选择被我操」

说着,还沒等甜甜反应过来,颉涛的阳具便一末而入。

甜甜的蜜穴还是那麽紧,把颉涛的阳具包裹的格外舒服。

甜甜被紧紧的顶在�上,下体正在被颉涛的阳具用力的抽插着,她知道,她

之前的做法错了,她原以为躲着颉涛便能使颉涛不再纠缠,沒想到这反而促使了

颉涛更大的欲望。

「恩,我是你的,你的女人…」

其实面对夺走自己贞操的男人,又有哪个女人能忘得掉,放得开呢?听着甜

甜的回应,颉涛更加用力的抽插着甜甜的蜜穴,「啪啪啪…」

的声音回响在浴室,时间不长,颉涛便忍不住了,精口松开,磙烫的精液全

都射进了甜甜的蜜穴�,他本想问甜甜该怎麽办,沒想到甜甜却先伏在颉涛的耳

边说道「沒关系,明早我会吃药的…」

颉涛知道,甜甜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的属于了他,他很满意,慢慢的拔出了

自己的阳具,然后放开甜甜,「来,给我舔幹凈…」

甜甜慢慢的跪在地上,微微的张开了自己的嘴,迎向那根夺走她贞操的阳具

…这个寒假,註定春色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