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大家族之危机4

只见公公的两指一进去,就开始凶勐地进再狠狠地扣出,只几下,就将她扣得双眼离,娇不已。

“啊…爸…爸…饶了…货吧…我不行了…爸爸,亲爸爸…求您了…啊…啊…”快来得很快,在公公用尽全部身体力量的高速扣下,只数十下,杨思漩在一声声尖叫中出一股股清亮的体,竟然失了,而且得又高又远,得刘凯鑫整个手臂都水长水的。

“舒服了吧,货,爸爸的二指禅可是很厉害的哈哈。”

“爸,您欺负人,人家是要您的大巴,您却用手煳,这次不算。”

“哈哈,好,不算就不算,不过今天不行了,我得马上下去了,改天我们再来。”说着刘凯鑫已经站了起来,在儿媳地帮助下整理着衣服,随后下了楼。不过杨思漩却从另一边出了湖心别墅,回到了自己家。她是没有资格参加象今天这样的家族会议的,这是家规,没有人能够轻易改变。

刘凯鑫进入会议室的时候,正好七点,点踩得够准。里面已经坐了四个人,正在融洽地交流着,他们正是刘家家族议会的主要成员,老婆武容,大儿子刘定坤,二儿子刘定海(刘海)和三女儿刘定怡。唯一没有到位的只有四女儿刘定乐,但由于她是钱文山在刘家的代表,很多事情实际上并不发表意见,对这次家族的会议影响并不大。

“爸,您坐!”见刘凯鑫来了,除了武容和他是老夫老地笑了笑没起身,三个子女都连忙起来恭敬地行礼,特别是刘定海,虽然混黑道,却最是懂得规矩,连忙起身搀扶父亲。

大家都知道刘定海是因为很长时间都难道回家一趟,借此表达下孝心。刘凯鑫也乐意接受,让他半搀扶着坐下,才拿出一份文件,没有任何客套地开门见山道:“现在开始开会,容你先把大概情况说下。”

武容下午早就接到了儿媳妇的电话,随后就开始展开她强力的外手腕,打探到很多消息,最后又同刘凯鑫换了意见,现在作为刘凯鑫的会议助理先是简单的地介绍了下下午得到的情况,最后说道:“现在得到最准确的消息是,新来的市长孙成会同省纪委副书记秦平津已经组成一个调查组,正在调查你们钱叔叔,罪名是巨额资金来源不名。”

“那证据有了吗?”刘定海混迹黑道多年,一句话就问中要害,要是证据确凿,除了马上毁灭证据就只有走关系了,而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回转的余地就要大得多了,在S市,以他们家的能量,要将钱文山洗白是件不难的事。

“就是那栋别墅和家产,也就几百万,我们都想过了,老钱都可以推到钱晓珑那里,他们找不到强硬的证据。”刘凯鑫淡淡地说话。

“那事情还能有多难,难道还有其他情况?”刘定海疑惑地问道。

“难就难在有种种迹象表明,调查组正在全力寻找钱家和我们家的经济往来,而我们对孙秦两人做的简单调查表明,两人都是不久前才空投到我市和我省的,并不是本省或本市提拔起来的,而且他们背后好象有同一个人在指挥。”武容看了一眼二儿子,眉头紧皱地说道,显然这事有点棘手。

沉默,刘家人都是精明之人,但面对一个这样的对手,他们一时也拿不出多少主意。简单地沉默一会,一直没有开口的刘定怡清脆地声音响起道:“妈说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钱叔叔,而是我们刘家,或者是我们家和钱叔叔家都是他们的目标。”

刘定怡今年35岁,大眼睛,鼻梁高而修长,嘴纯薄薄地很是清丽脱俗,这一点有点象刘定海的老婆姚兰,气质非常出众。但她却比姚兰更加清丽,身材也更加修长,任何人见了她都有一种临家女孩地感觉,却又比临家女孩更加高雅出尘,那种感觉就象你在污浊混沌的都市待得久了后来突然来到青山绿水蓝天空气清馨的幽兰之地一般,令人忍不住要同她亲近。

而且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样的保养方法,35岁的人了,外人却很难看出她的年龄的,你说她二十也可,说她三十也可,甚至如果有人认为她象个情椟初开青涩的高中生,你也不要太过惊讶,因为她给人的感觉就是那样。

此时她一说话,顿时令在坐的三个男人都眼睛发亮,惹得武容连声咳嗽,才将三人的神魂拉了回来。但是刘定怡却已是脸红云,显得比花还娇。看官看到这里如果认为刘定怡是个纯情娇羞的女人,那么你说对,她确实是个非常纯情的女人,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嫁出。

只是唯一遗憾的是,这么个纯情女子爱恋的人却是她的父亲刘凯鑫。是的,刘定怡有严重的恋父情节,因为爱而强或者说是了刘凯鑫,从而导致刘家伦相的开始。当然,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刘定怡还仍然爱着父亲,但这份爱已经不那么浓烈外,多了更多的内涵,而且由于她引起的家族伦风,使得这个纯得向清泉的女子很快将私爱变成了博爱,哥哥,儿子,女儿还有侄儿,家族的每个男人女人,都同他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当然包括体关系。

也许有人认为这不可能,这么清纯得说一句话都能涨红脸的女人怎么可能伦还同如此多的家人杂,但事实就是这样。其实这也不难理解,一个是因为女人与否和长象没有任何关系,另一个可能就同越是娇弱的女人越依赖强壮男人的情况一样,越清纯的女子也就越,这可以解释成是情释放的一种吧。

所以这个刘家最娇柔清纯的女人,实际上是刘家最的人,在作爱的时候是最疯狂热的。她平常安静的时候,是个医生,学者,静若处子,一旦起上了,那么不管和谁,男人有几个,也不管多糜,多放,她都玩得酣畅淋漓,疯狂而。

但正因为这样,她才勾得刘家男人神魂颠倒,上到57岁的父亲,下的十几岁的儿子和侄儿,都对她情有独钟,地想往她的别墅闯。只是刘定怡虽,也不抗拒同父兄子侄,却有很大定力,平常在家也多是做学问搞研究,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敢打搅她。要想一亲芳泽,只有等待她来了趣的时候才可以,这一点也是让刘家男人最觉无奈的地方。

“可能很大,这也正是我担忧的地方,如果是这样,那么对方之意图怕是很大,而且由此可以看得出对方的背景很大,所以我们要十分慎重地对待。”刘凯鑫虽然也被女儿的风情所惑,但毕竟涉世极深,很快就将心态调整到会议内容上来了。

“那这孙成和秦平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如果能找到他们的弱点,我们或有可乘之机。”刘定海提出一条路子,这种方法在他们黑道是惯用之法。

“恩,我也觉得应该这样。”武容娇媚地看了儿子一眼又说道:“我相信对方也正在寻找我们的破绽,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只要先一步找到他们的弱点,我们就能遏止他们对我们的行动,说不定就此解决了这次危机。”

“定坤,你也说说,这个家族以后是要由你来当家的,这么大的事你也来拿个主意。”刘凯鑫点了点头,随后又转头问他的大儿子,对于这个未来的家族之长,他还是很满意的,即使是现在他都没有轻易开口,这说明其沉稳已经够了,如果再能拿出合理的方案,就比较完美了。

“恩,爸,刚才妈和二弟三妹的话都说到重点了,我这里就不多说了,儿子认为既然双方都在探寻对方的漏,那么就要看谁的速度快,掌握的情报更加有力了。”刘凯鑫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从先有情报来看,孙秦二人都是空降而来,而且时间都很短,要想在他们施政上面找漏恐怕很难。”刘定坤早就了解到比二弟和三妹还多的情报,而且早知道父亲要在这种时候考验自己,所以准备得非常充分。“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从他们的生活上着手,从他们身边的人身上下手,如果找到将对方一击而倒的东西更好,如果没有,那么我们还可以制造,请君入瓮,针对他们的情爱好给他们设个套,我就不信他们不钻进来。”

“呵呵,好,大哥这方法不错,与其坐等对方漏出漏,不如主动出击,而且我们现在抢的就是时间,所以我很赞同大哥的方法。”刘定海在当初进入黑道之时就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掌握这个以正经商人立家的家族,所以从来就没有要与哥哥争夺家族族长位置的打算,此时见哥哥拿出这个方案,当然是非常赞同。

“好,定坤这个方法与我不谋而合,两位女士可有其他想法,如果没有,我们就以这个基调制定详细的行动方案。”刘凯鑫非常满意自己这个内定家族接班人的谋略,于是马上定个基调,以提高这个未来家族之长的威信。

“我没有意见。”“我也没意见。”武容和刘定怡几乎同时表示道。

“好,那我就说说这两人的情况,大家商议一下,尽快制定出一个稳妥的方案来。”刘凯鑫雷厉风行,而且现在的情况也是早一步就占无数先机,所以立刻介绍道:“孙成这个人来我市不过三个月,他的家属也都还没有迁过来,而且此人深入简出,要抓他的把柄可是比较难,唯一和他比较亲密的人就是长安集团董事长赖长安,这人和他的长安集团可以说是孙成的利益代表,其关系如同我们家和钱叔叔家一样,当然他们没有我们这么亲密。”说着他暧昧地看了自己子和女儿一眼,两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均是脸色一红,却是想起两家换换女的事情。

这是其实也很简单自然,刘凯鑫和钱文山既然能够换,自然在和儿女伦后也能够换女而,而且两家子女都长得不错,相互间也很谈得来,换而之也是各取所需,足而已。

而且这里面最经常在一起的却是刘定海和钱晓萌这一警一匪,两人在外人眼里是天敌,但在没人的时候早就得一塌煳涂,几乎每次钱晓萌去刘定海那里突击检查时,都要在刘定海的办公室中来上一次疯狂的。当然这是题外话,这里就不多谈。

“赖长安?”武容想了一下打开文件夹出刚才拿到的传真,只见钱晓萌传给她的文件中关于赖军部分还特别注明了家庭详细说明,他的爷爷正是长安集团董事长赖长安。武容大声将资料念了出来,听得在坐几人眼睛发亮,正在为怎样对付孙成而烦恼的他们同时想到了从赖长安处打开缺口的方法。

不用多说,刘凯鑫马上做出决定道:“这事就交给定海了,马上接触这个赖军,尽量从他身上多了解赖长安的情况,如果有可能和赖长安接触的话就尽量接触,这些官商,谁股后面没有一坨屎,顺便看看同他们家族往来的商家,不行就从这些外围着手,可能的话给他们些甜头也不是不可以。”

“好的,爸爸,这事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办。”说着刘定海就出会议室打电话了。

“爸,我觉得从赖军处着手查孙成,虽然是个方法,但绕的弯太多,怕的是夜长梦多啊。”刘定坤提出疑问,虽然他也赞同这个方法,但现在双方互抢时间的时候,这个方法确实有点慢。

“大哥莫非有更好的方法?”刘定怡嘴角一弯出几分笑容,整个会议室都光亮不少,看得刘定坤也心情一,正了正心神说道:“从各种迹象表明,这次孙秦二人的动作很可能有后台在指挥,而且主要负责的应该是秦平津,所以我想我们最好是能从他身上下手,这样会更进一步接触到他们背后那个后台。”

“怎样做?从知道这个人开始,我就打了几个电话,省里好多人都因为他是空降的原因,对他不了解,我看这事要查清他的底,怕是要动用到定乐的公公那个级别的人了。”说话的是武容,他对家族各方面的情况最是了解。

这刘定乐前文已经提到,她嫁给了一个军官,这个军官实际上大有来头,年纪未四十已经是上校军衔,而且是那种主力军团的特种部队的团长。年纪这么轻就有这么大成就,除了他本身努力外,当然有很大背景,他家从爷爷辈就是军人,而且是那种很有实力的老革命,现在到他父亲这辈,叔伯几人在军政界都是掷地有声的人物,而他父亲军衔也达到中将,同时是一大军区的副司令员,实力是相当惊人的。

只是刘家人轻易不想动用这份力量而已,原因是亲家的势力是大,却终归是军方的人,手政事有很大不便。不到万不得已,刘家是不会轻易动用这层关系的。

“还没到那种地步,作为一个大家族,我们也要表现出一定的实力,否则即使是亲家,怕也会被人看不起,这事我们还是先自己来,看看背后究竟是个什么人物再说吧。”果然,刘凯鑫不愿意动用这层关系。

“爸,妈,我的意思是用我们手中的情报,看看有没有人比较了解秦平津这个人的,只要我们拿到他的情报,不用找到他的污点,只要是生活习喜好什么的,我们就有下嘴的地方了。”刘定坤的意思很明显,无非就是用钱之类的东西打动对方,只是因为有自己母亲和妹妹在场,说得比较隐晦而已。

“那秦平津做那么大的官,什么没有见过,怕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武容自然明白儿子的意思,想了想后表示作用不大。其他人也点点头,认为有理。

“这样吧,我就实话实说了,这男人无非就是爱钱财美女,吃喝玩乐而已。”见几人都对自己的说法表示怀疑,刘定坤有些急了,这种家族会议是很少开的,他作为接班人,刻意做了大量准备,就是想好好表现一番,所以说话也就没那么文绉绉地了。

“但就根本来说,男人都是好的。”说到这里,他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想着母亲道和眼还着具,心中不由一热,但马上又回复冷静地说道:“只要我们找到他的爱好,看他喜欢哪种女人,到时候就算他意志坚定,难道我们不会设个套子让他钻吗?相信无论什么类型的女人,二弟的莲花里都是有的,是吧,二弟?”

几人都是人,立刻明白了刘定坤用的是美人计,几人想了想,都点点头,这美人计看似简单,但对男人来说可是无往不利的,关键是要投其所好,找到符合对方胃口的女人。而作为经营黄赌营生的刘定海,找女人的事自然就落到他的头上。

刘定海刚打了个电话回来,还没坐上一会儿,就看见兄长又给自己找了个活,于是笑笑说道:“哥哥可真会给老弟我找事啊,就怕那秦平津位高权重,见多识广,我那里的几个货他看不上眼啊。”

“呵呵,老弟你那里的各人都有,我就不信他秦平津就没一个看得上眼的,万不得已,你不是还有三四妾吗?连老弟都那么宝贝的样子,可见绝对是绝,就不信秦平津那样的老头子不陷进去。”刘定海的三四妾,实际上就是周惠,姚兰姚梅母女这三和她们给刘定海生的四个女儿刘梅,刘,刘婕和刘蕊,三代七女早就同刘定海大被同眠了,这事刘家人都是知道的,但由于怕刘定海身份暴的问题,却一直没有让七女知道。

“大哥莫非是早就想着我那三四妾了,可惜啊,爸说我的身份不宜同家里人多走动,不然也让你尝尝弟媳和几个侄女的滋味?哈哈”刘定海调笑他一句后说道:“只是万一秦平津喜欢的不是我那几个妾的类型,而是大嫂和我侄女那样的的,大哥可舍得?”

“当然,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刘家嘛,只要他看得上,不要说你大嫂侄女,就是咱妈和…哦,也不是不可以的,是吧妈?”刘定坤本来还想加上妹妹二字,但见刘定怡面色不善,于是只说了妈妈。

“好你个不孝儿子,连妈都绕了进去,看我不收拾你。”武容脸色绯红,说着就要站起来,却突然觉得道中一阵热,接着“啪!”地一声轻响,其他人听不到,她却能感觉得到,却原来是道中的假具被水一浸,向下滑了一段,撞在木质坐椅上发出的声音,惊得她又赶紧坐了下来。虽然家里伦已经公开化,但如果被几人知道自己在开会的时候下面两还得的,一定会成为长久的笑话,所以她才嘴上说骂道,只是做个样子又坐了下来。

“好了,开会时间就不要说其他的了,这个方法最简单,也最有效,我看行,但关键是要探出他的喜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刘凯鑫作为一家之长,自然是处处以家族为重,此时见几人马上要放开来,连忙打断,将话题重新回归到正事上来。

“如果没有其他办法,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人选,或者他可以帮我们。”武容掌握着家族许多重要情报,此时既然没有直接从正道得到消息的办法,也只有走其他途径了。“是谁?是S市的人吗?”刘凯鑫问道,毕竟为了查到秦平津尽可能多的信息,他可是忙了一下午,找了好多S市的大人物,此时他实在是想不起S市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周博易,S市文化协会名誉会长。”武容随口说出一个名字,却见其他几人都头雾水。确实,作为S市首屈一指的富户,来往之人虽然也有高雅之士,却多是脑肠肥的商人和实权官员,对于一个协会的名誉会长,确实不是很了解,也不会认为他会有多大能量。

武容早料到会是这个场面,于是解释道:“周博易以前做过S市大学校长,还是全国三家名校的名誉校长,书香门第,可以说门生天下。”武容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一下,见家里几人果然都是识货之人,知道这种看上去没有多大实权的人,关系却多如麻,很多实权人物都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于是继续说道:“这人底蕴非常厚实,从他数上三代,从他爷爷辈开始,在建国前就是全国知名学者,建国后都先后任几个大学的校长,其后又是他父亲,古有一门三代都是将军或者宰相,他们家可以说是三代校长了。要说现在国家上层人物,除了那些草出生的老前辈外,就没有几个不是他们家族父辈的学生,所以此人看似没有任何职务,但是能量却非常大。”

在场几人全都惊呆了,S市有个这么大的人物,他们还是第一次知道。好半响,刘凯鑫才问道:“他这么大个人物,我们又不认识,这样贸然找上门去怕他也不见得会出手帮忙啊,而且以他这样行事的风格,应该是个低调的人,这事怕有些难度。”

“恩,我也觉得,这种人物显然不会把钱财之类的东西看得上眼,对我们的帮助怕是不大。”刘定坤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是自己拿得出手又能打动对方的。

“先别忙下决定嘛,就象定坤刚才说的一样,是人就有缺点的,只要他有缺点,我们就有机会不是?”武容微微一笑,其他几人顿时觉得看见一丝曙光。

“妈,您有啥就说吧,这里都是家里几个人,您还卖啥关子。”刘定海同黑道人混得久了,最是心直口快。

“哼,让你妈我得瑟一下不可以吗?”武容白了儿子一眼才说道:“其实我认识这个人还是多亏了定怡。”

“我?,我怎么不认识这人?”刘定怡想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人同自己有啥关系。

“都好多年了,你自然不会记得了。”武容想了想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十几年前周博易带着他儿媳妇赵雅去你医院打胎,不是你当时给做的检查吗?最后发现胎儿正常,就劝其留了下来,你不记得了?”

“记不起来了,妈,我一天那么忙,又过了这么多年了,打过的胎没有一万也有几千了,谁还记得啊?”刘定怡说的不是假话,出于打探消息的原因,这么多年来她亲自动手打的胎确实不知有多少,做过的DNA验证也不在少数,哪还记得十几年前的事。

“好吧,我就直接明说了吧,这赵雅当时打胎没打成,反而决定生了下来,于是按惯例,定怡偷偷给他们都做了个DNA鉴定,你道怎样,他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是周博易的。”武容见几人出会意的神情,于是继续说道:“得到这个情报,我很快派人对他的家庭做了详细调查,却原来他们家同我们家一样。”

“伦相?”刘定海嘴快,一句话将刘定怡和武容说得脸通红。

“二哥,你…你…讨厌!”刘定怡在这种场合最是脸,但话到口边却说不出斥责的话,因为他们家确实是伦相。

武容却人老脸厚,略一红就点点头说道:“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这个以研究红楼梦闻名我国的校长,其实暗中最喜欢看的却是书,特别是金瓶梅,几乎能倒背如,而且他最喜欢的就是学古人一样穿着称唿,特别是在上好的时候,更要家人用文绉绉的话互称。”

“哈哈,老婆您打探得够清楚的,是不是您想用此作要挟,让他们出手帮我们查探秦平津的情况?”刘凯鑫闻言知意,立刻想到了武容的想法。

“正是这个意思,本来我是不想惊动他们的,但既然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说不得也只有出此下策了,我想以我手中现有的证据,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应该会帮这个算是很轻松的忙的。只是唯一令我不安的是,对方这么大的势力,要是处理不好很可能给我们家树一个大敌。”武容一面说出自己的想法,一边又有些担忧。

“呵呵,妈妈不要担心,我们黑道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既然怕对方过河拆桥,那我们就把他们也拉下水就是了,他们家的事同我们家一样,是见不得光的,那么只要我们保证不暴出他们的秘密,他们就不会铤而走险,到时候我们只要表现一点诚意,说不定很快我们就又会有一个强大而亲密的友了。这事要是父亲同样,就由我出面吧,儿子保证他们事后不会有报复的想法。”刘定海混黑道多年,对人的黑暗面了解得很深,所以对此非常有把握。

“好,既然定海如此有把握,就由你亲自处理这事,一会让你妈把周博易的资料全部给你一份,注意不要失到外面了,最好看了就销毁了,你那里不比家里安全。另外还需要什么,尽管说出来,家族会全力以赴给你援助。”刘凯鑫一句话就定下了处理事情的办法,时间紧急,他们可没有多少时间商量来商量去的。

“得令!”刘定海见问题解决得差不多,玩笑了一句,惹得大家都轻松地笑了起来,就是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刘定怡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了,事情这样处理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剩下的就是定坤的事了,从明天开始,你同你老婆全力清查内部帐目,一定要做到滴水不漏,不能让对手有一点机会,知道吗?”

“知道了,儿子保证他们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刘定坤坚定地说道。

“好了,既然这样,问题就解决了大半,大家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有就乘早一起说出来,大家在一起商量着解决。”刘凯鑫见问题得到比较完美的解决,询问了下大家,准备散会。

“我有个问题。”刘定海见大家都没什么问题了,于是说道:“老爸,我那三四妾你们也是知道的,跟了我有十几年了,我看她们对我也是死心塌地地,所以我想是不是该让她们认祖归宗了。”刘定海说着这话,却不停地瞄刘定怡。

“看我做什么,你要把你的老婆孩子…哦不是,是妾接回家,问爸爸就是了,我没有意见,也不该我做主。”刘定怡知道自己这个二哥一直爱着自己,但自己却不可能接受他,虽然两人连女儿都生了,但至今却是各住各的,除了爱,却不住一起。

“我赞成,多少年了,一直听说弟媳长得既美貌又有气质,几个侄女也是千娇百媚,我是早就想见识见识了。”第一个赞同的就是刘定坤,他想念弟媳和她的母亲妹妹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去,大哥,你安的可不是什么好心。”刘定海嘴上反驳,神情却浑不当回事,家族里伦早被视为夫间的生活一般,他不仅不介意大哥和父亲同自己的三四妾爱,反而有几分期许。

“二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你大嫂和侄女你都了多少回了,难道大哥这点要求你都不能体谅一下?”

“了多少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年回家的次数一只手的指头都数得过来,而且每次就几个小时,好多时候还碰不上面,哪又能上几次。而且最令人不的是,说是你的女儿,除了刘薰和刘晴,哪一个又是你的亲生女儿了,我那四个女儿可全是我她们妈妈出来的亲生的,说起来你占了好大便宜。”刘定海说的刘薰,其实是刘定坤同妹妹刘定怡生的女儿,而刘晴却是刘定坤同他妈生的女儿,他同杨思漩只生了个儿子刘超翰,没有女儿,这一直是刘定海嘲笑他哥哥的话题。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说起来也该将定海的老婆女儿接到莲花别墅来了,这样吧,等这事情过去了,你就对她们说,如果他们愿意来住,就住你那个别墅。”刘凯鑫不原看见两兄弟为了这种小事斗嘴连忙打短了他们的话,说完叹了口气又补充道:“说起来你马上也就四十了,在黑道混了也快二十年了,而且爸年纪也不小了,我早就有这个想法,应该早点将家族事务放手给定坤了,你也是该回家帮助你哥处理下家族事务的时候了。”

“爸…”三兄妹同时喊道,却被刘凯鑫伸手止住道:“这事我自有决定,你们不要多管,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另外就是定海现在就应该注意一下接班人的问题了,多看看,首选的当然是我们家族直系的子侄,就算家里没有合适的,也一定要选一个听话的,这事你慢慢来不急。”

“是的爸,其实我看好超品的,超凡也不错,就是年纪小了点。”刘定海说的超品叫刘超品,名誉上是刘定坤和杨思漩的大儿子今年十八岁,但他实际上是武容同刘定坤生的。刘超凡却是刘凯鑫同大儿媳生的儿子,只十六岁。

话说刘家人伦多年,其中怀孕的也很多,但是好多都由于先天有缺陷而被打掉了,生下来的也因为年纪的原因,全部算做刘定海和杨思漩的儿女。这样算来,老大夫妇就有六个孩子。

最大的是刘凯鑫同儿媳妇生的女儿,今年已经19岁的刘欣,说起来她实际上应该是定字辈四兄妹同父异母的妹妹,但是由于年纪太小,被规划到第三代里去了。老二就是刘超品,18岁,老三叫刘晴,是刘定坤同母亲武容生的女儿,老四就是刘超凡,才16岁,老五才是刘定坤同他老婆杨思漩生的儿子刘超翰,老六是杨思漩刚刚才生了不两岁的女儿刘妍,这也不是刘定坤的种却是他父亲下的种。

几人在商量着接班人的问题,在刘定坤的别墅中却上演着一出三英战吕布的好戏。三英正是几人正说到的刘超品,刘超凡和刘超翰,而他们同时面对的对手却是他们的母亲杨思漩,当然其中刘超品不是亲生的,但也叫她妈妈。

“妈妈,儿子的巴硬不硬,烫不烫?”此时杨思漩正跪坐在地上,衣服还是刚才同公公在一起时穿的衣服,下面却换上了的吊带丝袜和一双红色丽的十二厘米高跟鞋。

只见三个儿子围成一个半圈,站在她面前,一丝不挂,三支红得发亮的大巴高高起,几乎贴着肚皮,却在杨思漩双手和嘴巴地动和下摇来晃去。巴上显得润光滑,能明显地看得见她的口水。

“妈,该我的了,我要您把下面的卵蛋也进口中含下。”说话的是站在左边的超品,三兄弟事先早就商量好了的,一个人三十下,他是老大,为了公平,他可一直数着数。

“恩,你们这些可恶的儿子,就使劲耍你妈吧,这样了三轮了,也了,还让妈。”杨思漩故作不,她本想几下将儿子的巴硬了好多下她的,但这样转了三圈了,三个儿子都了一次,却还没有想她的打算。

“妈,你说我们了了,那我们的在哪里呢?怎么我们三个人都没看见。”站在中间的是杨思漩同刘定坤生的儿子超翰,别看他人才15岁,巴却快赶上他父亲一样大了,而且最近也不知道在哪里学的,越来越会作人了,上午的时候才了自己的亲,走的时候还将假巴在的里,说是回来要检查,结果回家看见两个哥哥正和母亲搂做一团,扣摸玩得不亦乐乎,于是立刻加入进来,早将他忘到九霄云外了。

“妈…妈…刚才不是下肚了吗?你这坏儿子,转眼见就不认帐了。”杨思漩想着刚才将三个儿子的巴得硬梆梆后又一个一个让他们,随后全部一滴不留地食干净的样,心中不由一个灵,随后就感觉到的道一阵痉挛,出一股清,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

心中一激动,杨思漩也不管刚才同三个儿子约定的一人三十下的协议了,伸手将三支坚巴拉得靠在一起,尽全力张大朱,将三个红的头全都含进了嘴巴,同时伸出舌头在三个头上不停转动挥舞,那样子如同将舌头当成掸子,在掸去头上的灰尘。

“哦…妈…慢点,再这样又要了。”站在右边的超凡是她同公公生的儿子,才十六岁,但是生活已经了三年,技术也有很大长进,本来他还算能忍的,但是一边玩着母亲的大房,一边被如此狂热地,他却有些招架不住了。

“你们不是说刚才没吗?现在妈就叫你们再一次,这次你们可不许再耍赖。”杨思漩话是这样说,但她知道三个儿子还小,得多了有伤身体,而且她还没足呢,怎么可能自断其乐,所以借着说话的时候,也只是用手轻,不再增加刺的力度。

“妈,请妈妈嘴下留情,这话是翰弟说的,我们可没有说,要不您将翰吹爆得了,让他今天不成你的,教训教训她。”刘超品可是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妈妈的厉害的,他可不想再一次货,那样今天怕是没机会这个丰感的妈妈了。

“妈妈饶命,儿子给你道歉了,这次吹箫就到次结束吧,下面要怎样玩,我们完全听妈妈的吩咐就是了。”刘超翰也来了意,但他知道自己今天从早上起来到现在,已经了三四次了,再可就只有看着两个哥哥母亲了,于是连忙认错道。

“啊,翰弟,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好妈妈先服侍我们,好了才让我们服侍她,你自己不行了,就拉我们哥俩一起放弃妈妈服侍的权利啊,你真是太自私了。”超品不愿意了,他在三人中最大,体力和耐力也最好,此时他还没有那么想的感觉,很希望母亲为他再多一阵。

“哦,超品看来还有些本事,来让妈看看,你究竟能坚持多久。”杨思漩说着就拉过超品德巴要含住,吓得超品连忙后退道:“算了,算了,谁不知道妈妈口舌厉害,儿子就这么一说,按规矩来,该我们服侍妈妈了,是不是啊,两位弟弟?”刘超品见杨思漩要单独对付自己,连忙投降。笑话,在刘家,最疯狂的要算他们的姑姑刘定怡,但是最厉害的却非杨思漩莫属,她曾经有一人撂到全家男人的记录,当然不是那种每人一次的记录,是那种每个男人都得硬不起来的记录,由此可见她有多厉害。

“好吧,看你们小,妈就放你们一马,现在该你们服侍妈了。”杨思漩可不想他们,真要认真地搞得三个小男人了,自己可找不到人玩了,现在公公他们还在开会,哪有时间来足她的。

“妈,您想我们怎样足您老人家啊?”超翰人小嘴却最甜。

“恩,就这样吧。”说着话杨思漩身体朝后一仰,就躺了下去。“就这个位置,超品给妈左边,超凡妈的右边,从脚到房,都要到,乖儿子,你就妈的中间,要是把妈出高了,就算你们过关了。”

杨思漩话音一落,三个儿子,立刻扑了上来,超品抱着她的脚,从高跟鞋细长的跟开始,到丰的脚被,修长圆润肌肤匀称的小腿,再到丰腴肥美的大腿,然后向下亲吻妈妈的丰股,纤细的,向上过腹,肚脐眼,再到丰的巨,最后是颈项耳垂,然后一口吻着妈妈的丰,伸出舌头和妈妈一阵舌吻,食了妈妈的口水后,再往下亲吻过去。

四人伦不是一两,配合自然十分默契,右边的超凡却从母亲的嘴巴开始,先是同母亲一阵狂吻,最后才一路向下,直到母亲的脚,部位同他哥哥超品一样,只是方向相反而已,这样就不会出现两人同时争夺母亲嘴巴或者头碰头的情况了。

超翰却不用那么麻烦,只是向母亲的下一趴,就将舌头伸进了母亲红光亮,却漉漉的道,只这一下,就将杨思漩得闷哼一声,感觉到一股热出,但她经验何其丰富,大唿几口气,硬生生地将快了下去,现在可不能让儿子感觉到自己来了个小高,她还没享受够呢。

刘家的女人除了那几个小的长着稀疏的几绒外,成年的女人都将得一干二净,为的是让家里的男人看了自己的的户而起,所以每个人下面都光秃秃的,显得丰腴而又肥美,如同包子一样,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杨思漩人本就长得丰,所以她的户也比别人更加,感十足,这让刘超翰喜爱至极,一会儿将舌头伸进母亲的道不停搅动,一会儿又咬住她肥厚的用力往外拉,将本来肥厚的扯得大开大张,疼杨思漩不停叫喊着轻点。但这个刘超翰好象有点待倾向,不但不轻,反而一口下去,又将母亲涨得手指细的蒂一口含住,在嘴里拉来扯去地。

“啊,不行了,换人,换人…啊!受不了了。”杨思漩知道再这样来几下,怕高马上就要来到了,于是连忙喊换人。

“妈妈耍赖,看着高就来了却要换人。”刘超翰不地说道。

“哼,这是妈妈的权利,现在是你们服侍妈妈的时间,三个儿子各有不同,妈妈自然要都品尝一番。”杨思漩可不管儿子的抗议,脚一伸将超翰赶出双腿之间道:“超凡,你来妈妈的,轻轻地,女人喜欢温柔,知道吗?妈这是在教你们,要是你们以后娶了媳妇,她们才会高兴。”

“哼!”刘超翰哼了一声道:“我看女人都是喜欢男人勐点吧,不然咱家女人哪次不是高声喊到:亲爸爸,亲爹,使劲,狠狠地啊!是不是,妈妈?”

“去你的,女人只有在高来的时候才会那样,一般的时候她们还是喜欢温柔的,这样做才有感觉知道吗?”杨思漩骂了一句,见刘超翰还想还嘴,于是不耐烦地说道:“你要记着,现在是妈妈控制节奏的时间,快过来,给妈好好,来嘛,你看妈妈的大子,又开始了,来妈给你喂一口。”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是个刺头,于是半惑地说道。

果然,超翰见母亲的房虽然躺着也不见下垂,如同两个排球在口滚来滚去,头上还不时出白色的体,顿时大发,一口就将母亲的头含住,不住地咬含,同是双手抱住一个球狠狠地捏,好象要将母亲的汁全部挤出来一般。

“哦…啊…死儿子…你就不能轻点吗…看看你超品哥…得妈妈多舒服…你就不能学学吗…啊…”杨思漩大叫一声,声音震彻整个别墅,却原来在三个儿子的舌头下,来了一次烈的高。

“啊,妈妈高了,妈妈高了,该妈妈服侍我们了。”刘超凡正将整个嘴巴罩住母亲的道口,不停地进又不停地往里面吹气,却突然一下被母亲里面出的水灌了个口,他先是一楞,随即站起来大声喊道,浑然不顾嘴腥味和脸如同雨淋过水。

“该我们了,该我们!”刘超翰早就等着这一刻,一见自己哥哥脸母亲的水,马上认识到该自己舒服了。

“好,等一会儿,让妈休息下,妈得没力气,都怪你这小子,又是咬又是扯的,就象狼见了一样,这是你妈的和子,不是猪蹄子,死儿子。”

“两军战,当奋勇尽力,儿子这也是让妈舒服嘛,再说了,时间还早呢,今天我们至少要每人三次,妈妈不努力,怕是晚上十二点都睡不成的。”刘超翰年纪最小,接触到还不两年,所以特别心香。但为快乐,他把和母亲爱当作了对抗一样,却听得杨思漩不停摇头,只是此时没有力气说话而已。

母子四人在家战,湖心别墅的会议室也接近了尾声。刘凯鑫最后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到此吧,定坤你明天就开始布置内部查帐的事,这事要快,知道吗?”

“放心吧,爸,一会我就去公司一趟让他们加班,这事越早处理好对我们越有利。”刘定坤对家族事业还是上心的,况且现在正是他这个未来家族之长表现的时候,连二弟都领了两个重要任务了,他自然不敢怠慢。

“好,如此就好,等这事完了,大家再好好在一起叙叙旧吧。”刘凯鑫见大儿子同母亲和三妹打过招唿后就走了,于是又转身对二儿子说道:“你也随你母亲去拿周博易的材料吧,完了去你妹妹那里,好好陪陪她,这么多年你也很少回来,你妹妹一个人也很孤寂。”

“爸,我知道了。”刘定海看了一眼妹妹刘定怡,却见她低眉顺目地不敢看自己,脸色却已经红云上腾,心知今夜有戏,于是连忙点头答应了一声,随即同母亲走了出去。

房间中就剩下刘凯鑫同女儿刘定怡两人,气氛顿时有点僵气,但很快刘凯鑫就打破了僵局道:“你二哥对你一往情深,这么多年虽然在外面有许多女人,却始终不愿意带回家来,其实他心里一直给你留着一个位置的。”

“爸,我知道…但是我心里也一直留着一个位置…”说着刘定怡走到父亲面前,轻轻地依偎进父亲的怀抱。

刘定怡停了一下又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了,其实我们家象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有我们的儿子陪着,时不时还能得到爸爸的安慰,哥哥们也时常来慰藉,女儿没有半分寂寞,所以爸您就不要担心我了,二哥难得回家一次,我自会好好待他。”刘定怡说的我们的儿子,其实就是她同父亲生的儿子刘超正,在她家占老二。

“那就好,刘艺在家吗?如果不在家就打电话让她回来,她父亲难得回来一趟,她总不能不回家陪陪。”刘凯鑫说的刘艺就是刘定怡同自己二哥刘定海生的女儿,今年18岁,在定怡家占老大,经常在外面疯。

“爸…您说什么呢?让女儿陪二哥就好了啊,还要叫上您外孙女啊!要不把薰儿也叫上?”刘定怡娇嗔道,完了又小声地补充道:“艺儿和薰儿都在家呢,您放心,女儿会让您儿子满意的。”说完整个人已经娇羞得脸通红,将自己整个头都埋进了父亲宽大的怀里。

“恩,委屈你了,乖女儿。”刘凯鑫对这个女儿是又爱又心疼,不过想到自己家中的情况,他又释然了,有这么多男人在家,女儿也不会寂寞,而且家中的钱财就是用十辈子都用不完,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想到这里,他抱着女儿娇柔身躯的手也越来越重了,轻轻用手抬起女儿尖的下巴,望着女儿微闭而又不停闪动着睫的眼睛,他忘情地吻了下去,并很快将女儿的朱用舌头撬开后,伸出舌头追逐着她柔的舌头。

话到此处简单地解释下刘凯鑫同二儿子三女儿之间的孽情。当年刘凯鑫同钱文山换,的开放程度是很大的,作为他们的女儿,刘定怡可谓是耳濡目染,见过许多次四人在家的情景。

刘凯鑫当时也没当作多大的事,直到有一天发现女儿有强烈的恋父情节后,他才认识到事情比较严重。

那时候刘凯鑫虽然很好,但对伦还是有很大敬畏的,所以当女儿向他表达爱意时,他本能地拒绝了。但是没过多久,在一次家里就他们两人的时候,刘定怡给他父亲的饭里下了药,就这样,刘定怡在父亲不知道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处女身献给了父亲,她以为这样就能得到父亲的爱。

但刘凯鑫却拒绝承认这段孽缘。当然这也不您怪刘凯鑫,毕竟那时候刘定怡才刚15岁,刘凯鑫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不愿意女儿陷入伦的泥潭。

但是好死不死,就这次,刘定怡就怀上了父亲的孩子,她通过DNA验证的方法,拿出了十足的证据证明自己怀的是父亲的孩子。她本意是让父亲承认这段情,但当时却差点没将她父亲吓死,这要万一被外人发现,那他们家可就完了。

基于如此考虑,刘凯鑫更加避女如蝗,着女儿将胎打掉后,他也尽量避免同女儿接触,这令刘定怡相当伤心,整以泪抹面。也就是这个时候,一直暗恋着她的二哥刘定海出现了,在他精心照顾下,刘定怡的情绪好转了不少,同时两人的关系也逐渐亲密,随后亲兄妹很快转化为情侣一般的关系,并且很快突破了最后一关。

不久刘定怡再次怀孕,并且很快被家人知道。而且这次无论家里人怎么说,她就是坚决地要生下来。其实这个时候刘凯鑫已经让当时还是自己秘书的杨思漩生了一个孩子,也就是现在的刘欣。而刘定坤也同母亲武容伦相而怀孕,为了自己今后有好的说词,几人也没有全力反对刘定怡生下同哥哥的孩子,于是这个后来名叫刘艺的女孩就来到了人间。

后来刘定海奉父亲的命令到外面混黑社会,很难同刘定怡在一起,于是不久刘定怡对父亲的情又死灰复燃,而这次刘凯鑫没有在拒绝,两人很快在了一起,一年后产了一子取名刘超正。

到此时刘定坤家其实早就得一塌煳涂了,开始时是刚过门的而媳妇杨思漩是带着公公的孩子嫁给刘定坤的,而结婚后不久,他的母亲就为他生下了儿子刘超品,而自己的妹妹却几乎同时产下了自己二弟的女儿。一年后刘定坤的母亲又为他生下女儿刘晴。

随后一年,在妹妹生下父亲的儿子的同时,自己的媳妇也同时生下同公公的儿子,而后家里就混乱不堪,伦成半公开化,这样不久刘定怡也为大哥生下一女,也就是刘定怡的二女儿家中的老三今年才15岁的刘薰。

父女俩口舌相,很快两人都情动起来,刘凯鑫开始抓女儿的房,将浑圆的房捏得不停变化着形状,更是将女儿捏得哼哼唧唧,所有的声音都从鼻孔哼出来一样,更加起了刘凯鑫的望。

要说刘定怡的身材那是远没有儿媳妇和自己老婆武容那么丰,但她的身体却是属于圆形的,骨骼修长而匀称,咋一看上去略显纤细,仔细一看却不是枯柴形,该有的地方绝对是丰腴的。就拿房来讲,33C的房在现在女人身上看起也就不失而已,比起杨思漩和武容自然没办法比,但是由于她的肩部很巧狭窄的原因,两个不大的房却特别显身材,配上她清纯的样貌,正是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

所以说女人并不一定要房越大越好,虽然许多男人都是喜欢越大越好,但也要看长在什么人身上,如果象刘定怡这样清纯而又气质高雅的女人,略显瘦小的身躯上却夸张地长着两个E或者F罩杯的大子,那样就显得太了,虽然可能起男人一时的兽,却又怎及得上现在这样让男人一见就想疼爱呵护抱在怀中慢慢亲吻更人心呢。

父女两的热情很快升温,刘凯鑫拉开子的拉链掏出肿大起来的巴对女儿说道:“乖女儿,帮爸爸含下吧。”

“爸,一会人家还要陪二哥呢,现在人家就想回去先洗个澡。”刘定怡为难地说道,她这人答应了人的事就一定会努力做到,她怕现在和父亲得忘了一会同哥哥的约会,所以有些有犹豫。

“乖女儿,你就帮爸含一下吧,你二哥难得回家一趟,肯定同你母亲有许多悄悄话要说,我们父女俩也好好亲热下,不耽误你们兄妹欢乐的时光。”

“哼,你们男人啊,真是巴一硬,六亲不认,就这一会儿,也不舒服啊。”话是这样说,刘盯怡还是将父亲的巴一口含住,开始飞快摆动起脑袋来。

刘凯鑫看着自己的巴在女儿优美的嘴中进出,怀地高兴,一边摸着女儿的头前后摆动一边说道:“男人是硬了六亲不认就往里,女人不也有一句话叫里冒水,管他是谁吗?这说明女人起来了也是不管对方是谁的,只要能她那小,管他是爷爷还是爸爸,儿子还是孙子,谁都行的。”

“爸,您再说我不给你了啊!”刘定怡同父亲伦也多年了,但是只要一说话就脸红耳赤,血沸腾,止不住地上涌,要放在平时自然没有什么,但是今天她怕耽误了同二哥的好,所以现在极力忍住。

“好了,爸不说了,只是一会你二哥走了,你可要安慰下爸爸,要不今天晚上爸上你那里去可好。”刘凯鑫知道自己女儿的命门,于是不再挑逗她,但却提了个要求。

“不好,今天可不是星期六,您在我那里睡会影响艺儿他们的学习,要不今天晚上我到您那里吧?”

“好,就这样,今天晚上你大哥也到公司忙去了,到时候我把你大嫂也叫来,咱们也好久没有一三好了。”刘凯鑫想到儿媳同女儿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美女一起服侍自己的样子,巴腾地一下就了起来。

“爸,就这样了吧,再可就出来了,今天晚上还怎样一三好?”刘定怡见父亲象是憋不住了连忙停了嘴。

“哎,老了,要是以前,爸就是和你们三个一整晚也没关系的,现在却不得不节约子弹啊!”刘凯鑫没办法,为了晚上一三好,他不得不现在忍耐下。

刘定怡一边服侍父亲将巴收好一边娇笑道:“爸,您就别叹息了,要是白天没有和其他女人过,我才不信你晚上会痿,怪只怪您自己不节制。”刘定怡是学医的,而且经常对父亲的身体做健康检查,更是经常同父亲上,又怎不会知道父亲的能力,所以只一句话就猜到父亲白天又同其他女人过了。

刘凯鑫知道瞒不过自己女儿,他除了下午过自己儿媳妇外,其实早晨晨运的时候,同自己孙女刘晴(其实是大儿子同他母亲武容生的女儿)在树林中来了场野战。算起来今天已经打过两炮了,晚上还能再战,作为57岁的老人已经很不错了。

刘定怡并没有责怪父亲的意思,但是出于对父亲身体的关心,她还是叮嘱了两句,随后才和父亲吻别,转身回自己的别墅,准备精心打扮一番,好接一会二哥的爱抚。

湖正北刘凯鑫两老夫的别墅中,还是在下午刘定坤同母亲的屋中,此时正如同刘凯鑫对女儿说的那样,许久不见的母子二人正在沙发上亲密交流。交流的方式同下午差不多,母亲还是那个母亲,唯一不同的是大儿子换成了二儿子。

刘定海没有拿一份文件,他已经将周博易一家的所有资料背了,现在只是同母亲说着家常话。“妈,您的子好象又大了不少,恐怕咱刘家的女人这辈子都望尘莫及了。”他一边将母亲的两个子拉出象睡袍一样宽松的衣服,一边又将手探进母亲的下,抓着反穿的假具扯了扯惊异地问道:“妈,您这是穿的啥情趣内啊,这东西连我都没看见过,来让儿子好好观赏一下。”

“恩…哼…别扯了,儿子啊…这个就是…就是女人穿来女人的假茎。”

“那茎在哪里呢?我咋没看见?”其实刘定海一听就明白怎么会事了,他们家只有他一巴,七个女人怎么够分,所以这个假茎各种各样的他们家可不少,只是象这样反穿却还是第一次看见,所以他故意逗他妈呢。

“在妈的里面呢,所以看不见。”武容是老货了,面对自己的儿子,又怎会害羞,随口就说了出来了。

“咦,妈这后面怎么也堵住了,您老就不怕您这两个通道发臭了吗,时不时的还是要通一下啊!”刘定海随手摸向母亲的门,却发觉此路也不通,于是笑话他妈道。

“去你妈的,妈倒是想让人通通,可你看你们几个儿子孙子,有几个回来帮过忙,就是回来了,也只知道围着那几个,妈是没人要咯。”武容说着就来气,其实他的并不是没人,儿子和几个孙子也经常光顾,只是她年纪大了却越来越强,在家空闲的时间又多,这才感觉没人陪。而且今天刘超翰说好了晚上来检查,自己戴着假茎一天了,想要给孙子一个惊喜,他却不来了,这才让她心中不快。

“妈来,儿子既然回来了怎么也不能让妈寂寞了,儿子现在就给你通通水。”刘定海说这话时心中在血,本来说好一会和妹妹亲热,这时要是在母亲这里了货,一会可就不那么尽兴了。但是母亲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不有所表示确实说不过去。

好在武容也就这么随口一说,见儿子来自己的假茎,于是连忙制止道:“算了,这个假茎大得很,了一下午了现在取出来道也半天恢复不了,你着没快,这一干又不知道要干到什么时候。而且你一会还要去定怡那里,可不能在妈这里了。”

“妈,没事的,儿子身体这么强壮,到时候自然能让妹妹高连连,儿子多未回,孝敬下您老是应该的。”刘定海话是这样说,却也没有强要去除母亲的假茎,只是手却抓着基座不停地前后动,在小范围内做快速移动。

“哦…儿子…好儿子…真会,就这样也能将妈出水了啊。”武容已经夹了这个子一天了,一直持续地这样不痛不,早就处于临界点,此时被儿子这么随便一,水就止不住地了起来,快自然也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