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偶遇90后美女

原本计划按时间顺序写出自己的故事,但这个94年出生的女孩总在我意欲

提笔时抢镜头、出现在我的记忆中,难以推迟讲述和她的故事。那就由着我的性

格,就来个倒叙吧。

去年回国度假,无意间和一位曾经的铁哥们联繫上了。哥们电话里约我出来

喝酒,本来就好这一口的我欣然前往,特意带去了一瓶香奈儿5号,准备送给哥

们的夫人,约会地点在一个5星级酒店的特定房间。我的哥们早到了大约分钟,

让我这个已经被部分西化了的人很感动,可是哥们接过我的礼物时只是随口说声

谢谢放在桌子上,沒有明显喜出望外的意思。我心里想着哥们该不会太发达了吧,

看不上咱这种礼物?果然,哥们开口了:再回来打电话通知我,別瞎花钱做样子。

靠,我可是拿自己的奖学金里节约出来的钱买的,就这么不屑一顾?有点不

爽。哥们说:別不爽,就是不喜欢你装面子,在我这里你啥都行,就是別累你自

己。走,吃饭去。

看出来我这哥们不是一般的有钱,猜测他不定带我吃啥稀奇的东西,哪知他

说:吃咱小时候最爱的火锅。我心里狂喜,是啊,吃遍地球美味,也沒有家乡的

火锅最合咱的口味、最爽了。还有……很便宜,一顿两人才吃200元。酒是喝

了不少。

回到酒店我刚躺下,哥们问我:「別装狗熊了,起来,晕乎不?想不想休闲

放松一下?」

「屁话,特想沖个热水澡,这你还不知道吗?」

「嗯,成,你等等。」说罢,哥们出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睡着了沒哟,一

会儿一个姑娘声音出现在床边:「九哥,睡着了吗?」

嗯?谁?怎么知道小时候我那帮兄弟管我叫九哥?睁眼一看,不认识啊,一

个亭亭玉立的姑娘站在我床边。不由得半坐起来:「你……谁呀?怎么管我叫九

哥?」

「哦,六哥让我来的,我给九哥脱鞋吧。」说着就解我的鞋带。我懒得动,

随她。

「你叫啥?六哥幹嘛叫你来,我又沒醉。」

「不是,六哥沒说你醉了,他让我服侍你放松一下。」

我腾地做起来,仔细看看眼前这姑娘。长得有一点像谁……一时想不起来,

又觉得似乎跟哪个演员似的。大约一米65以上,身材颇佳,脸蛋也漂亮,不妩

媚但却大气温柔。我问:「六哥呢?」

「六哥休息了,你別动,我帮你脱。」姑娘不仅不忙地帮我脱去T恤,裤子,

袜子,只剩下内裤。她凑近我,接着要拉下我的内裤。我犹豫了一下,配合了她。

「九哥,先去沖个凉,好不好?」

「嗯。」我站起来,她带我去了套件里的浴室,试试水温:「九哥稍等,我

就来。」

一两分钟后,姑娘进来了,一丝不挂。美的一塌煳涂的身材,刚刚发育起来

并未丰满的双乳,稀稀拉拉的阴毛,富有弹性的长腿和屁股。我本耷拉着的鸡鸡

不由得一震,有反应了。也就是这时候,都光着脚,我注意到这姑娘和我几乎一

般高,接近一米七的个子。

姑娘取下喷头,给我从头冲起。我问:「你叫啥?」

「九哥叫我凤妹吧,六哥就这么叫我。」

「凤妹是哪里人?」

凤妹笑了,不知道是嘲笑还是真笑:「我是东北人,19岁,去年底来这里

投靠六哥的。」

哇靠。六哥呀,你这是……我想骂六哥「你玩过的姑娘让我也尝尝吗?」可

是,我不得不承认这姑娘太完美了,声音、身材、奶子、屁股、大腿……对对对,

特別是脸蛋,很想赵本山大叔电视剧里的那个大约眼睛小萌。

「小萌」帮我洗澡,却迟迟未碰我的鸡鸡,只是用水沖沖它。末了,她说:

「九哥在国外?」

「嗯,还上学呢。」

「六哥说你打小就是最聪明的,以后前途无量。」

「惬,別听六哥瞎掰,我哪有六哥能幹,要不然也早发达了。」

「不是啊,六哥说你聪明又能义气,特好。」「小萌」直到这时才抓起我的

鸡鸡,简单沖了几下,就蹲下身,一口吞进她嘴里。

我,塞,靠,操,这……我闭上眼享受着。

「小萌」并未不停地含吮鸡鸡,稍加挑逗后就又拿起来再冲。

「上床等等我,九哥。」

我躺下,「小萌」出来了,小猫似的爬在我侧位,抚摸着我的胸脯。「九哥

很健壮,很有男子汉的味道。」

「你才多大,知道什么叫男子汉?」

「我知道呀。九哥爬过去,好吗?」

我翻身。「小萌」从我身下掏出鸡鸡,捏捏蛋蛋,开始舔蛋蛋和鸡鸡,再吸

允起来。这姿势,爽!还有,她接着舔起了我的屁股,肛门。过了好多分钟,

「小萌」叫我起来,她已经坐在床边。「小萌」张开腿,好长的美腿,「求求九

哥,快插进来,妹子想让你日。」

他妈的,哥们从未受到这般挑衅,哪里经得住挑逗。我抓起她双肩,站起来,

扶起她一条美腿,就势插进去,搂住那不大但富有弹性的屁股,好一通面对面狂

插。扳过她的身体,从她屁股后面再日进去,丫头「啊」地一声。看着完美的9

4年的姑娘被我征服在胯下,好满足。可就是射不出来。也许,她屁股还是略微

显小不够丰满?

我把「小萌」翻来覆去前后插了好几次,最后还是正面姿势时射精了。小丫

头十分配合,可能有点假装,开始紧紧搂住我的屁股,最后抱住我脖子。

必须承认,这时截至目前印象最深的一个姑娘。除了她的完美,也许还有很

重要的一点,六哥说「小萌」不是鸡,是个小白领,只有六哥生意上需要时才拿

出来「用用」,他自己平时也不怎么捨得「糟蹋」。

「六哥,你他妈不是吧?腐败到这份上了?」

「磙蛋,別给我扯犊子,全世界资本主义都这样。你是圣人呀,还是我是圣

人?美国总统、意大利总统、法国总统,哪一个例外了?都鸡巴是俗人也就罢了,

別虚伪好不好!你六哥不亏待人家姑娘就是了,別的,少鸡巴扯蛋。」

……我的回忆带有忏悔色彩?我不知道,只知道说出实话的人不是傻逼,虚

伪的人才是最终的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