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蜂腰臀翘的岳母

夏天来了,热得人不想出门。可是我还是坐上了飞机,而这次的出门全是家裏的两个美人儿催促的结果。把你岳母接过来住几天,她一个人怪寂寞的。妈妈和我办事时说。老公,让我妈在这边先住上几天,等大哥他们回来再说,行不行啊?小丽的娇吟在耳边迴响。我左手搂着妈妈的细腰、右手捏着小丽的大奶子:我要有人陪我去,美人儿们,谁和哥去一趟?格格……娘俩儿笑了,一个搂着我的脖子上下起伏的运动,另一个用奶子摩着我的后背。我们谁也不去。妈妈咬着我的耳朵,算是回答。我拍了拍她的圆屁股,妈妈的身子摆动起来:小伦,你知道现在舞厅需要……嗯,小畜生……嗯……需要什么?我的手在妈妈的屁眼揉起来。小……伦,別……乱动,妈……嗯……妈又痒了……小丽从后面揽住我和妈妈的头,浪声浪气的说:需要你的两个美人支撑,很多人都在等着我们。……啊……坐在飞机上,想着两个美人儿床上的样子,心裏竟然涌动着一股欲火,我是越来越离不开她们了。事先电话裏已经告诉了岳母到达的时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所以约定她举个寻人的小牌子。眼看就要见到岳母了,心裏竟有些紧张。过了安检,候机厅裏举牌的人太多了,我正在张望着,一个女人靠过来,藉着她手裏的衣服遮掩,手竟然捏住我的肉棒:先生,喝杯茶好吗?请不要这样,我有要紧的事。一边说,我一边寻找着。岳母可能是记错时间了吧?我往出口处走去。大哥,价钱你说好啦!女人跟着我往前走,胳膊紧挽着我,身子就势靠在我的身上。她的身上传来阵阵香气,身若无骨,引得我真有些上火了。接机的人渐渐远去,难道岳母真的忘了时间?大哥怎么样?女人贴住我的耳朵,小手不经意的蹭着我的下面:你的鸡巴可在点头了,格格……跟我来吧,嗯~~?在她的挑逗下,鸡巴频频高举。岳母不知什么时候会来,要不就先打一炮?多远?我抬起胳膊看了看表,手臂蹭在她的奶子上,又软又挺,看来是真傢伙。不远,我家就在前面,来吧大哥!飞机起降的时间一过,路上的车少了起来,等了半天也沒等到,迎面开来了一辆公车。大哥,咱们坐公车去吧,一会儿就到。那好吧。我们来到车旁,刚要往裏上,是小伦吧?从车裏下来一个女人。我,你是……眼前的女人穿了件黑色的连衣裙,中等个子,看起来不像是我的岳母,因为她看起来只有四十岁。车误点了。你……你们?她指着我身旁的女人问道。大哥,快走吧!车快开了。身旁的女人拉着我的手往上走。我不去了。不去?女人不高兴了:刚刚讲好的。大姐,你可別抢我生意呀!这个女人真是胆大,这话也能说出口。你说什么?我是他妈!岳母两手叉腰,大声的喊道。你……女人还要说什么,车子已经关门开走了。小伦,什么时候到的?岳母上下打量着我,还好,她沒有提刚才的事。我到了半天了,刚才……初见岳母竟是这个情况,真是让人不好意思。沒事的,这种事常有的,先到家再说吧。岳母带着我走过公路,这回还算不错,一会儿就来了辆公车。由于计程车很少,车上可是火爆,別说坐了,连站的地方都很小,前后左右都挤满了人,好不容易给她找了个扶手的地方。小伦,你也扶着点儿吧,这条路不平。岳母站在我的前面,把手挪了个小地方,我用左手抓住栏桿,车真的一晃一晃的。妈,真是挤,您沒事儿吧?她前面还站着一个小孩儿,手放在栏桿上,身子就成了一个弧度,翘起的臀部紧紧地贴在我的下身。我的身子同样前倾,整个身子几乎都和她连在了一起,如果不穿衣服的话,就好像是后背插入的姿势了。刘姐,你去哪儿啊?座位上有人和岳母说话。我接小丽的对象,你今天休假吧?真是女人的天性,都这么挤了,还有聊天的兴致。是休假,到南头买点儿东西。唉,这个破路。车子重重的晃着,随着波动,岳母的身子跟着摆动,本就很出色的臀部一轻一重的撞在我的鸡巴上,挑逗得它已经勃起了。岳母的裙子很薄,虽然是隔着衣服,但鸡巴的顶端不时的进入到她的臀沟裏面,每进入一次,她的身体就摆动得大一点儿。啊,真挤呀……岳母若有所指的轻哼着,两条大腿往两边稍微分开。妈你沒事吧?要不咱下车走得了。我摆正了身体,鸡巴隔着衣服深入到她的股间。噢……不用,一会儿就到了。岳母的身体一抖,大腿往裏一併,鸡巴被她夹了个正着。这小伙子还挺懂事,小丽可找了个好对象。是不错。小伦,你……扶着妈点儿,车太晃。扶?哪里能放下我的手。想来想去,把右手放在她的胯骨上:妈,这样行吗?我稍稍用力,她的屁股顶得更紧了。比刚才好多了。老张啊,买到什么好东西沒有?岳母默许了我的行动,我的手渐渐地下移,整个手掌贴在她的大腿上。真是丰满!虽然在公车上已做过多次实习,但这么丰满的大腿还是第一次摸到。买了些用的,沒想到今天这么多人。妈,还有多远?再这么持久的刺激下去,我怕要射在车上。沒,沒多远了,啊……啊……车子一个急转,全车的人大叫起来,岳母的手似乎抓不住栏桿,手一松往我的身上靠来:小伦……妈!我左手抓紧栏桿,右手一下把她抱住,恰巧压在她的乳房上。小……岳母抖了起来,屁股一前一后的顶动,妈……鸡巴在半天的磨擦之后,一下喷了出来。……岳母回头看了我一眼,她的脸红红的。等车平稳之后,她又自己扶着栏桿,大口的喘气。好不容易到了站,我们走下车来,我的裤子上湿了一块,她的裙后也有一片印迹。小……伦。她看了一眼我的裤子,把提袋递过来:你先用这个挡着点儿,到家后再换吧!妈,你真好!小坏蛋,到家再跟你算帐。我用提袋掩着裤子,和岳母并行着到了家。岳母打开冷气机,对我说:「小伦,你先坐会儿,我得换件裙子。」「妈!真是对不起,您沒事吧?」「沒事,沒事。」岳母的脸一红,沒敢看我,用手拉着后面的裙子,虽经一路风干,裙子的上面还是有一圈发白的印迹。拉高的裙子下面露出匀衬的小腿,她穿的是浅灰色的丝袜。「小伦,都是你做的好事。」岳母发觉我在偷看,不依的数说着。「妈,我也不知道会这样,车子太挤了,再说……」若不是你的屁股太翘,大腿的磨蹭,我射得出吗?「还说呢,这裙子非换不可了。」岳母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匆匆的跑到裏面换衣服。我的裤子前面湿了一大块,风干后干巴巴的,这个样子若是被家裏的娘俩看到,一定会笑成一团,但要是让她们知道是岳母的功劳,说不定老妈会掐死我。正在胡思乱想,岳母从裏面出来,手裏拿着一件灰色的短裤,腰带还是松紧型的,扔给我说:「小伦,这是你大哥的,你先穿着。」「妈,这……」这样子要穿回去,说不定连飞机都上不去。「这什么,你的那地方都那样了,快脱下来,一会儿我给你洗洗。」岳母不由分说的打开另一间卧室:「快点儿,看着都噁心。」「那,妈今晚咱还走不走?」「这样子怎么走?再说,你沒来过这儿,我明天带你转转。」岳母替我关上了房门。我把裤子脱下来,提上那条短裤,心裏舒服的做着计画,岳母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推开房门,哪有她的踪影?「妈,我换好了。」「……」沒有人回答,我大声的叫道:「妈!妈!」「我在洗手间。」岳母的声音小小的,生怕別人听到似的。不知是在小解还是大……这样想着,竟不觉的朝那边走过去。「小伦,你站在这儿幹什么?」岳母拉开门,对着站在门口的我说。「哦,沒什么……」我摆弄着换下的裤子:「我想找地方洗洗它。」裤子被她一把抢过:「不用了,你到客厅看会电视吧。」岳母瞟了我一眼,对我的话表示怀疑。「妈,我真的沒想做什么。」「你这孩子,啥想什么?」岳母拿着裤子朝后面走去,她刚刚换上的是一条米色的筒裙,后面的开衩很高,走动间,裹着丝袜的小腿若隐若现,向上看去,屁股明显的凸起,随着前进的脚步,臀肉美妙的颤动。「妈,我自己来吧。」我跟在她的身后,不让我洗,看看总行吧?「不用,还是我自己洗好……」岳母打开洗衣机,裏面还有她那件裙子。我只得自己回到客厅,看起了无聊的电视节目,妈妈打过电话来,问了问这边的情况,岳母和妈妈说起我时,还特別的称赞了几句。吃过晚饭,岳母带着我在附近散步,她的心情格外的好,不时的问起妈妈和小丽,说着小丽小时候的事情。不知不觉,走到一家电影院门口,沒想到她还是一个电影迷,还说自从小丽大哥他们去俄罗斯后,就一直沒看。「妈,那我们今天就看一场,我也很久沒看了。」反正在家也沒意思,看看电影可以打发时间,我拖着她到裏面买票。「小伦,这裏很乱的,」岳母跟在我的身后:「平时都是你大哥带我和你嫂子来。」「乱也沒事的,咱们可买个包厢啊!」「不是,买前面的票好一点儿。」怎么会?在包厢裏看电影又沒人幹挠,乱也不怕啊。岳母沒有细说,我已抢到了前面。看电影的人不是太多,很方便的就买到了票,看到我买的还是包厢,岳母有些不太情愿:「小伦,你不知道,包厢裏才乱呢。」尽管这么说,她还是和我在包厢裏坐下来。电影还沒有开始,裏面也很安静,「沒事啊,你看在咱们坐这儿看又沒人捣乱。」我不解的问她。「现在不乱,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岳母若有所指,她的脸竟也发红了,真让人搞不懂。坐下来沒多久,电影就开始了,从隔壁包厢裏传出男女的对话声:「大哥,吹出来两百,要是打炮就得三百。」嗯?还有这种事?我不解的看着岳母,她好似沒听到一样。那边又传来男人的声音:「钱好商量,但我得先验验货。」「大哥,不会骗你的,你看……」接着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可能是那女人在脱衣服,这是什么包厢,这么轻的声音都可听到。我扬起手,想敲敲墙围,却被岳母一下抓住:「小伦,你別惹事。」「妈,我想看看墙壁是什么做的。」「哪是什么墙壁?只是薄薄的木板。」岳母小声的告诉我:「他们的话能听到,咱们的他们也听得到的,这边的人都狠,你可別惹人家。」哦,原来是这样,我又细细的打量这个包厢,又小又窄的,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就得挤着身子,真想不到还有人能在这裏打炮。「确实是真的,还不垂,哈哈哈……」隔壁的男人笑着,好像在说女人的奶子。「就是嘛,现在做这行的太多,谁敢骗人啊,大哥,是吹还是打?」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跟着又传来脱衣服的声音。「先吹后打,嘿嘿……」隔壁的动作看来要开始了,我偷偷的看了一下岳母,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银幕,由于我们紧挨着身体,她很快就发现了我的目光,轻声的叱责道:「小伦,好好看电影。」「妈,他们在幹什么?」说着,我把手悄悄的移到她的身后,轻轻的揽住她的细腰。「小伦,你別乱猜,不听我的话么,要是坐到前面,就什么也听不到了。」岳母不敢扭头,这么近,一动身子俩人就能碰到一块儿。「妈,我真不知道这样的。」说着,我的手又用了用力,只一揽,就差不多环过来了。「咳!咳!」岳母干咳了两声,小手拍在我的手上,意思是让我拿开。「大哥,你……你轻点儿,快到嗓子眼了……」隔壁的女人一定吹上了,男人或许是在压她的头:「你也含深点儿嘛,老是在头上亲,不过瘾的。」「啧……啧……」「这样就好多了,再……含深点儿,哦……」男人粗声的喘着气。听到隔壁的声音,岳母拍打的手停了下来,就势压在我手上,渐渐的抓紧。「妈,他们真胆大啊!」我抓摸着岳母的小手,她的手心裏都有汗了。摸了几下后,她想抽出去,却被我攥住,「小伦,你这么用力幹啥?」岳母盯着银幕,把另一只手附在我的上面,她的身子也稍稍的靠过来,头髮贴向我的脸。「大哥,这回行了吧,我要上去啦?!」女人一边喘气,一边向男人提着建议:「你鸡巴真大,吹得我嘴都痠了……」「他妈的你还真骚啊,小屄儿水汪汪的,」男人想来是个幹家,出口都不寻常。「小……伦……」岳母抓着我的手,身子微微的抖动。「妈……」我两手环抱住她的细腰,等着她说下一句。「咱们,咱们……回去吧。」「妈,电影刚到一半儿,还是看完了吧。」「这儿……乱啊!」岳母掰着我的手,想要站起来。「啊,大哥!你別压我呀,你鸡巴这么粗,撑得屄发痛……」隔壁的女人大声的叫嚷着。「小……伦……」岳母好似受到了惊吓,身子软软的向我靠来,「妈,沒事的,有我呢。」说着,手一用力,她的整个上身就偎到我的怀中。一股淡淡的香气传过来,岳母还用了香水。「小伦,別抱妈,我自己可以。」嘴上说着,可她的身子却沒有反应。「妈,这裏沒人看见的。」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把手放在她的腿上。「谁让你慢吞吞的,竟磨不套?」隔壁的男人看来有些火气:「你要是不好好套的话,我可不给钱啊?」「大哥,不是我不套啊,总得慢慢来吧。」女人的口气软了下来:「我自己来,你別往上顶……啊……啊……」「这就对了嘛,你的屄夹那么紧,是不是想让我快点洩……」「不是啊……是你傢伙大……啊……真是大鸡巴……」听着隔壁幹穴的声音,岳母在我怀裏安静下来,两眼盯着电影,小手却在我手上不停的磨擦。我沿着她的大腿慢慢的摸向屁股,她不经意的一抬,把我的手压在臀下。「妈……电影不错啊……」我凑近岳母的耳朵,小声的和她说话,下面的手往上轻轻的顶了顶,她的身子微微一摆,然后屁股又用力的压在我手上。「嗯,小伦,你也看看电影嘛。」岳母沒反对我下面的进攻,用手拍着我的膝盖:「这片拍的是不错,嗯,嗯……」「他们在这裏办事,就沒人管吗?」「胡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到?」岳母把手放在我的腿根,继续看她的电影。「大哥,使劲儿,啊啊……好…舒服啊……」「好,夹得大哥也爽,噢……他妈的真好受!」隔壁的男女好像到了一个高潮,叫声伴随着「啪!啪!」的撞击声传了过来。「妈,你真听不到?」说着,下面的手跟着用力,手指在她的臀沟处挑动,「小……伦……」岳母紧紧的并住大腿,把头仰靠在我的肩上:「咱们还是回去吧!嗯……妈不想看了。」「再一会儿就完了,还是看完后再走吧。」我拿起她的手放在裆上,短裤的料子很薄,她应该能明显的感觉到状态。这次她沒有拒绝,在上面悄悄的一按,一下就抬了起来:「小伦,这裏太挤了。」岳母动了动,又把手放在我的身上。「妈,您要是累的话就靠在我身上好了。」一面说着,两手一搬她的大腿,岳母半似挣扎半是配合的侧坐在我的腿上:「妈,这样是不是好一点儿?」「嗯……」岳母的手轻轻的抓住鸡巴,盯着前面说:「只是……」一面说,她的手竟跟着滑动。本就膨胀的鸡巴怎禁得住她的逗弄,笔直的翘起来,把短裤顶成了一座小山。岳母不好意思再摸,又把手移到我的大腿上,「妈,只是什么?」这么好的机会岂能放过,我在下面捏住她一掇臀肉,岳母一面扭摆着,一面轻轻的呻吟:「只是你要累一些,嗯……嗯……小伦,你不要使坏……」隔壁的游戏到了高潮,肉体的撞击声伴随着男女的淫叫传过来:「大哥……哦……加油……」「好……骚屄,你真浪啊……再叫两声好听的!」男人粗声的叫嚷,然后是「啪!啪!」的拍打声,可能是在打女人的屁股。「啊……大哥,好大哥……啊……」在这样的环境下还看什么电影?岳母侧头瞄向我的下身,我装做沒看到似的用力挺了两下,鸡巴顶着短裤跳动。岳母发现了我的不轨:「小伦,你可要注意点儿。」「妈,我怎么啦?」「你自己知道!」「我真不知道,难道和岳母看电影也不对吗?」不知她是真生气还是假的,又要挣脱出去。「妈你別这样,我有什么不对您就直说嘛,我一定改!」我继续环住她的细腰,任由她在怀裏扭动。「你看看你的裤子,有你这样的女婿吗?」岳母指着我的下身,脸却转到前面:「你自己说,这样对吗?」「这……我也不想这样的,」我贴向她的耳边,小声的说:「谁让他们那么大声,再说我岳母又……」说到这儿,偷偷的观察她的反应,岳母注视着前面,好像根本就沒听到我的话。看来她是真生气了,我从下面想抽出手来,岳母却不动,柔软的美臀故意往下压,突的冒出一句:「你岳母怎么啦?她碍着你了?」「她沒碍着我,但是她有责任的。」我含住岳母的耳轮,用力的吸了两下:「谁让我岳母这么迷人,又诱惑人、又吊人味口的……」「小伦,你这坏孩子,看我不告诉小丽!」岳母不依的侧过身子,用手揪住我的耳朵,小手在上面轻轻的捻动,抿嘴笑着说:「你再坏,我就回家了。」「妈,我说真的,你真美,又漂亮又性感!」我直视着她的眼睛,岳母毫不让步的瞪我,对视了有半分钟,见我并不闪避,又哄我道:「小伦,摸归摸,可不准乱想啊!」岳母长得非常白,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不可侵犯,一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的上翘,眉眼间別有一番风情,看得我食指大动,左手用力一揽,照着她的脸蛋亲过去。「小伦!」岳母娇声的叫着,小手往脸上一盖,我的嘴就吻在她手上,顺着手背吻向手指:「妈,你手也很美。」岳母任由我在她手上舔弄,哧哧的笑起来:「这是什么女婿呀?连丈母娘的手指都吃,格格……」「谁让你那么诱人,我就要吃!」我用力的舔了几下后,又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傢伙上:「妈,你也摸摸我吧,要不就给我找一个替身……」「你敢!」岳母放下了架子,小手一面抓弄,一面教训我说:「你要找小姐的话,我就报公安抓你。」「那我可不敢了,只要妈给我抓几下就行。」找不找小姐已经不重要了,岳母在我的怀裏偎着,小手在鸡巴上磨擦,这样的东北之行对我已经够了,只希望能让她摸上一夜。隔壁的炮火悄然结束,电影也终于完了,而我和岳母正在情与欲之间挣扎,岳母拉着我站起身,朝着出口走去。回到家裏,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关上房门,我从背后抱住岳母,在她的耳边要求:「妈,我受不了了。」「快点儿放开我,哪有姑爷这么对丈母娘的?」岳母大声的喘气,心裏想必也在挣扎。「妈……真的不行么?」「小伦,摸也让你摸了,射也让你射过了,放过妈吧,我……」岳母掰开我的手,独自跑到卧室裏。「妈……」我跟着往裏走。「小伦,你別……別进来……」岳母无力的躺在床上,红着脸,求救似的说道。看来是不可能了,我脱掉背心,走到浴室裏沖凉,心裏乱乱的,不知该怎么办好,她毕竟是我岳母啊,真要是让她生气,不仅得不到老婆,就连妈妈也会不满。我把水温调低,用水沖洗着肉棒,想让它快点冷静下来,可却无济于事,脑子裏满是岳母的倩影,回忆着在公车上的感觉……洗了有半个小时,岳母该睡了吧,我只穿上内裤,悄悄的从裏面出来,是该睡了。拉开浴室的门,把我吓了一跳,岳母只穿着贴身的内衣裤,站在门口。「小……伦……」岳母喘着气,凝视着我的眼睛。「妈您……」她总是忽冷忽热的对我,让人不敢乱来。「抱……抱我到床上去……」「妈……我明白了。」我奔向岳母,横着把她抱起。岳母闭着眼睛,轻声的继续说:「你不是想我吗?那就快点儿……」我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沒想到岳母反而骑到我身上来:「小伦,你这坏女婿,气死妈了……」岳母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胸罩上,让我帮她解下来。米黄的胸罩下面,一对浑圆的奶子呈现在眼前,随着她的身子抖动,「妈,你的奶子真美。」我用手握住,酥白的奶子在手中滑滑的。岳母伏在我的身上,喘着气说:「小伦,你舔舔……」我含住她的乳头,舌尖围着乳晕划圈:「妈,我好想,我真的好想我的丈母娘啊……」岳母回手探到我内裤裏面,小手攥住鸡巴揉搓:「我……也是,都是你这坏姑爷害的,在车上就……射我……」「妈你別怨我了,还不是你的屁股又圆又翘的,还老是夹我。」嘴裏含着她的奶子,手向下摸去,隔着她的丝质内裤顶在小穴上。岳母扭动纤腰,小穴磨压着我的手指,嘴裏却不饶人:「还说呢,就是……再翘,你做女婿的也不应该,哦……小伦,你真是我的剋星……」「妈,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我用手拉下她的内裤,抚摸着她的屁股说:「妈,你这裏长得真诱人。」岳母不依的扭动,把鸡巴从内裤裏拽出来,小手在上面忙着套弄:「都是你这根东西惹人,在车上就敢幹丈母娘,让我想躲都躲不开……」「妈,说真的,刚看到你,我还以为你是小丽的嫂子呢!」「胡说!我哪有那么年轻!」岳母受用的脱下内裤,她那屁股像水密桃一般又白又嫩,我急的坐起来一阵大摸,岳母笑着躲闪:「这是什么女婿,在丈母娘身上乱蹭什么?」「妈,你比小丽的还棒啊,再让我摸摸……」岳母板起脸来:「你要了我的女儿,还想上我?」「我怎么敢上您呢,您上我吧!」「混蛋!再说,我打你啦!」岳母杨着手,就要打下来。「那就打这儿好了。」我抓着她的手放在鸡巴上。岳母拍了两下,又板着脸说:「一会儿可不能太勐了,听到沒有?」「听到了,我的好丈母娘,你姑爷的鸡巴可硬了哦……」「硬了倒不怕,」岳母分开腿,坐在我的膝上,小手在肉棒上慢慢的套动:「可別刚进去就软……格格……」我的欲火被她逗得老高,再不上马的话,真可能让她摸出来。我半坐起身,拖着她的手:「妈,软不软一会儿就知道了,你快点上来……」「这么快就忍不住?」岳母捉狭的还想继续玩弄,被我用力拽过,大鸡巴顶在她倾着的小腹上,两手紧紧的揽住她的上身,岳母的唿吸跟着加快:「小……伦,你……轻点儿。」「妈,再不……上来,我可要射了……」我贴住她的耳根,手在光滑的粉背上乱动。「那,我自己来吧……」岳母垂着头,用手扶正鸡巴,身子往前一蹭,龟头正抵在穴口上。「小……伦!啊……小伦!」她闭着眼,两手搭在我的肩上,却不敢往下用力。「妈,快点儿……快让我插进去。」我把手放在她的臀峰上,轻揉的捏弄。「小伦,你可不要笑话……我……哦……」岳母睁开眼,深深的盯着我,屁股前后移动,龟头拨开湿润的阴唇,被她的小穴包围住。「哦……唿……小伦……胀得慌……」岳母的小穴紧紧的夹住鸡巴,让我找到了和妈妈的感觉:「妈,你別怕,再……往下来……」我搬动着她的屁股,下面往上一送,她颤抖着叫喊:「小……啊……慢一点儿……」随着她的套坐,整根鸡巴都刺到裏面。「妈……哦……你真紧啊……」「我有几年……沒有过了,」适应后的岳母开始上下提拉:「要不是你……哦……你手別动……」岳母拿开我搬动的手:「让……我自己来……哦……真舒服……」「妈你这么年轻,又性感……怎么不再找……」「又再胡说,我都快抱孙子了……哦哦……还找什么找……哦……」「妈……那以后我孝顺您吧……嗯?」我捉住她的两个奶子,在上面抚弄起来。「嗯!嗯!小伦……哦……好小伦……快抱妈……」听了我的话后,岳母双手更用力的缠上我的脖子,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下套:「好……小伦……妈的好姑爷……」「妈,你也是我的好岳母…哦……夹得鸡巴真爽……」配合着岳母的动作,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随着她的起落在上面勐摸。「小伦,你……不嫌我老吗?……」「谁说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眼裏……哦……她又美又风骚……」「真是我的冤家…•啊啊……你这大鸡巴的姑爷真……会讨人喜欢……」岳母高兴的更加卖力,不住的催促说:「妈的…好姑爷,用力操……哦……好姑爷……」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孩子一样了,声音也变得嗲起来,这更刺激我的欲火,手指在她的臀上、大腿上游走:「好丈母娘……你真会玩儿……伦儿的鸡巴快爆了……」「姑爷……哦……好小伦……你丈母娘还未够……哦……」「妈,你真能幹……」「哦……小姑爷,等一下再从后面来……啊……」岳母骑跨在我身上,停止套动,轻轻的在我脸上吻了一下,半带娇媚的说:「从后面来,好不……好?」她发情的样子和妈妈一样诱人,我托住她的俏脸,回吻在她的鼻子上:「好啊,我可以一面幹,一面摸你的美屁股,嘿嘿……」「臭姑爷……!」岳母娇嗔着扭了一下我的鼻子,从我身上下来,转到旁边趴好,高高耸起的臀部下面,红嫩的小穴微微张开,诱人的流着淫水。岳母见我看着不动,扭头说道:「再不进来,我又生气啦!」碰上这样的岳母,除了大幹之外沒別的选择,这一夜,也是我自从做爱以来最爽的一次。本来是说好当天就回的,可这件事我和岳母谁也想不起提它,直到妈妈打了五次电话,我们才不得不坐上飞机。飞机上,我偷偷的把手伸向岳母的大腿,沒想到她竟抬起了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