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借种之医师门

结婚已经七年了,传说男人有七年之痒,这我倒不担心,但是,我一直没怀孕,是唯一担心的事,不过老公却好像不以为意,我也就宽心一些,因为老公和我一直十分恩爱,平时简讯传些甜言蜜是少不了的,老公作爱也一直都能满足我,不止是姿势求新求变,连地点也能很流行的跟上车床族或高档汽车旅馆,这些都是老公和我平时看色情网路上的文章,两人一起去尝试的。

刚开始,我会有点不好意思,但一次的刺激后,发现换了地点果然特别容易高潮,那是我们看了网路上车床族的相片后,老公说他也知道一个隐蔽且夜景不错的郊区山丘,那次车床族的经验在月儿高挂及车河的景色催化下,我居然高潮了两次,是结婚以来少有的体验,所以后续我们就三不五时的尝试新的花招,也很能维持新婚的感觉。

不过,我心中还是挂念着没生孩子的事,尤其是每回看到老公在逗孩子时,就有一点遗憾,后来老公和我去找了几家不同名医,检查结果,是老公的精子活力不足,这事让老公萎迷了好一阵子,直到有一天,老公说医生有告诉他可以作试管婴儿,但我不接受,老公有点意外,因为如果依正常程序,根本不知精子主人的人品如何,有没有生理缺陷,连长相都不知,万一生下来又黑又丑还有暴力基因,那还不如不生。

约隔了一个星期,老公都没再提试管婴儿的事,在今晚两人又在客厅大干一场后,老公抱着我,一手逗着我还挺立的奶头,说他了解我的苦心,但他很想要一个孩子,如果怕试管婴儿的精子不佳,我们可以找个人品不错身体健康的人跟他要精子来用,我听了差点笑出来,

我说:“跟人家要精子?怎么要?”,

老公说:“让他看我们作爱,在一边打手枪,打出来后用杯子装着,再倒进去。。。”,

我说:“你当是在吃药喝水啊!倒进去,那么好倒?”,

老公停了一会说:“就倒在你的阴道口,我用阳具插进去不就好了”,

看来老公是被孩子欲冲昏了头,

我也顺口讲:“那就叫他直接插进来射不是更保险?”,

话讲完,才发现我好像讲错话了,老公大眼的看着我,一会儿,

他有点兴奋说:“你愿意?太好了!我本来也是这个意思。。。”,

我实在听不下去,

起身说:“你太夸张了!为了孩子让老婆给人插。。。”,

老公被我吓到的跪在地上,抱着我的腿说:“不是的,我就说你会不高兴,所以我才想到请他打手枪的方式,这是林医师教的,他说,这个方法可行”,

我一听林医师,想起他是个又高又帅的医生,也是多年的好朋友,讲话很好听,在帮我内诊时,还让我有一些性幻想,阴道分泌出一些淫液来,被他说分泌物太多了,我还在想这样不正常吗?想问时, 他的助理很暧昧跟我说:“林医师的病人被内诊时都会如此。。。”。

我回神跟老公问:“林医师还讲什么?”,

老公说:“我和林医师求过,请他帮忙,林医师人不错,只是他说。。。”

我有点好奇问:“说什么?”,

老公说:“他说因为是朋友了,就明讲,台面上法律是不行的,而且,我们俩作爱,他也不好在旁边打手枪,感觉很Low”,

我问:“那你怎么讲?”,

老公看出来我有一点心动,

老公说:“这我要问你了,你可以让他参与吗?这样林医师也比较自然?”

我一下红了脸:“这不就叫3P吗?”,

老公回答:“不是啦,只让他爱抚你,不摸私密部位,消除他只打手枪的尴尬场面”,

我有点生气,没答话,老公看起来心急了,

老公又说:“不过每回内诊或乳房检查,他不也都摸过了,你就当是一次特别的检查”,

我突然不知怎么回答,老公很诚恳的看着我,静了一下,

就回说:“你有把握就安排吧!”

老公一听很感动动的用力抱着我,亲我,他手指探到我的阴部,

说:“啊~老婆你真会装,都已经思春了哦!阴部已经这么湿了”,

我不好意思的推了一把老公的阳具,老公阳具也立刻挺立起来迎合我,老公把我抱起来,和他面对面,他高挺的阳具顶着我的阴道口,我顺势的坐下,阳具就直挺挺的插入阴道,由于刚才的高潮,阴道还很敏感,老公阳具插进来,阴道把刺激的电流送到臀部,臀部一个收缩,让阴道紧紧夹住了老公阳具,老公很爽的“啊!”,他又把我稍稍抬起再松手,如此阳具就在我阴道里抽插了起来,我整个人快要溶化的呻吟着

“哦~哦~哦~啊~~快~~溶~~快~~溶~~化~好~~~哦~~”

老公的优点就是体力好,可以抱着我干十几分钟,这个体位,配合他坚硬又粗的阳具,除了塞满阴道的快感,那粗大的龟头在抽插间刮着阴道,像是发电机送出一波一波的电流,在我体内到处流窜,最后让人溶化掉,不过,这种体位我也知最累人,所以老公也不随便用,通常都是要奖励时才有而且都是出其不意的用。我的快感充到了脑门,全身好像都爆炸一样,死抱着老公,老公用力顶了几下突然停下来,

“涮~”一声,

我潮吹了,我的淫液喷了一地,老公抱着我,走到沙发椅坐下来,我仍抱着老公,感受着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夹住那粗硬阳具的快感,突然,老公阳具又动了起来,他每一回的向上突刺,都让人刺激又有点痛的兴奋,因为阴道在用力的收缩,又被撑开,让高潮的感觉一直停不下来,我开始抖动,老公更是兴奋的抽插,在几十下后,他顶高着下身,像是要把全身精子喷入我子宫里,我知道他也射精了,热热的精子一阵喷向阴道里,我抱着老公,享受着高潮,但眼里居然流下泪来,因为老公的阳具虽然粗,却短了一点,虽然他每次最后用死命顶着我阴道,想把精子送进子宫里,但我只能在阴道里感受到他射精,在色情文章中子宫颈里顶开的感觉似乎从来没有,可能也是如此,所以,我很难受孕,而如今我却因为如此要让外人参与我们的作爱而兴奋,老公也因此而拼搏高难度的高潮作爱,真是百感交集。

接下来几天,老公似乎心情不错,看的出来是因林医师的事,直到星期三晚餐时,老公说他已经和林医师约好在星期天下午,去隔壁市区最高档的汽车旅馆“就医”,我不好意思的低头也没回话,老公以为我又不要了,就一直求情着说就委曲我一次,我点了两下头,老公没敢太张扬,只是激动握着我手,但我心中其实也是五味杂陈。

星期天午后,本想去洗澡换套衣服再出门,老公说,那汽车旅馆有最高级的沐浴乳,去那里再洗,我就换上了新买的内衣裤,老公看了两眼发直,我悄皮的推他一把,说:“有外人在,不好意思穿太随便”,

那新内衣裤,是白色蕾丝丁字裤,前面也是全镂空只有在阴毛到阴户的地方有加一层布,为此我还特地修剪了一下阴毛,让它们不会看起来杂乱,而胸罩只是简单的线条,想说反正脱快点,在乳房也只有少许布料托着我的C奶。下了交流道,依约接到了林医师,他一付打高尔夫球的装扮,上了车,就直喊:“明哥好,大嫂好。”

老公笑说别客气了,就叫:“小玉吧!”,

我没回话,老公一路上和林医师聊到怀孕时男人要注意的种种,我想八字都没一撇,就想到怀孕,我一路上没答腔,很快的进了汽车旅馆,尤于是老公在网路上订的,也缴清费用,所以只拿了钥匙和送的周年庆赠品就进去房间,老公开了门,引我和林医师进入,突然叫了一声:“哇按摩棒,还是有螺纹的”

还没讲完,我瞪了老公一眼,老公停了下来,倒是林医师很君子的坐在贵妃椅上,问说要先洗个澡吗他们的沐浴用品很顶级,我不知如何回答,老公看着我,意思好像是要我也一起洗,林医师看出来我的不安, 就说:“我先洗好了,不过我想泡一会澡,你们先忙。”

说完林医师就走到浴室旁脱衣服,老公则还在把玩按摩棒装电池,我不好意思的欣赏房间装饰,是日式和风墙上还有大幅的浮世绘,是一男对二女的淫图,但又不会很恶心的画作,再一转头,林医师衣服已经脱光,在浴池边放热水,然后进到水花洒冲洗时,看到他的裸体,全身无肥肉,相当健美,身材比例也很好,而他的阳具,似乎不大,但有点长,是兴奋吗,不过怎么是垂头的,不知等会挺起来时,会是什么样的景色,这也是我看过第二根成男人的阳具,我一时看了出神,老公拍了我一下肩膀, 说:“偷瞄男人哦”,

我还没回话,老公一把扯开我的洋装,我叫了一声“啊~”,

然后把我推倒在床上,我还没回神,洋装已被拉到腰部,露出了C奶,

我问:“开始了吗?”,

老公压在我身上说:“我要教训你这个荡妇”,

我有点莫名奇妙,以为老公在吃醋,

忙着解释说:“我不小心看到的”,

老公没理我,头已经埋在我的C奶大口大口吸吮起来,然后一只手伸入洋装裙内掐揉着我的臀部,动作粗鲁,我想争脱,但老公已拉破新的胸罩丢到一边,然后大力的脱下我的洋装,我反抗的好像被强暴手被老公压着,只有脚乱踼,但老公很快脱掉裤子,然后又一阵吸吮,我的下身虽还在争扎,但已感觉到老公的阳具己坚硬无比,想说不会是今天要玩强暴风格吧?既然如此,我就配合演出,

我口里喊着:“不要~不要啦~~”,

老公一听似乎兴奋了,用口封住我的口,吸吮我的舌头,我的身体被老公紧紧的拥抱着,老公下体坚硬的内棒则顶着阴穴摩着让我有了感觉,就迎合着老公的口及肉棒磨,完全忘了浴室里还有别人,他可以透过透明的玻璃对我们一览无遗。

老公的肉棒很快的推开了丁字裤,从布和肉体间钻到了我的阴道口,因为没有刻意的要插入,肉棒就在阴户上从阴蒂到阴穴顶着磨着,肉棒的温度愈磨愈高,我阴户的淫水就不停的分泌,搞的我好难受,我自己开始移动下身去调整阴穴,好对准老公肉棒一次插入,但老公不知是故意还是心急,肉棒也一直在左右上下的磨擦着也撑开又推挤阴唇,我想叫老公放开我的手,我来调整,但口被老公吸吮的啧啧作响,无法开口,手被压的无法活动,身体就觉得像蚂蚁在爬,一下子性欲就升了上来,我不管了,把脚大开来,又夹住老公下身,然后抬起臀部,好让肉棒能顺利插入,老公也很有默契的稍微的调整一下角度,“唧”的一声,肉棒就插入了满满淫液的阴道中,

“啊~喔。。。”我爽快的呻吟,

真是爽快的一刻,在身子里爬的千万蚂蚁,一下全被快感消灭,老公用最让人兴奋的九浅一深配合左冲右突,把整个阴穴的能量全灌到了脑门

“啊~~啊~~~”我失神的呻吟,

乳房又被老公全力揉搓,我只剩一丝力扣住老公的腰,希望他能再深入些去解决阴道深处那闭合已久的肉穴,老公也一直配合我冲刺,我不停抬臀去迎合,

“啪啪啪~”肉体相撞声响,更让人疯狂,我脑子一阵空白,发出长长的呻吟,老公知道已经高潮,他则用更快的冲刺回应,让我高潮持续下去,最后,老公一个力顶把我压陷入床,我阴穴的肉急速收缩,把肉棒里的精子挤进阴道里,敏感的阴穴肉壁感受到了热热的精子,脑子又是一阵空白。

不知多久,老公起身,我才张眼回神,头一偏,啊,忘了林医师还在,他坐在浴缸里轻松的望着我们夫妻俩,我不好意思的用被巾覆着全身,老公则坐在我身边,抚摸着我的头邀我去泡澡,我说林医师还在浴缸里,老公表示浴缸够大可坐的下,然后老公就拉开我的被巾,一把抱起我来,走进浴缸,就把我放在他和林医师的中间,我低头脸红热红热的,看到阴穴中有一点白色透明的液体流出,我想是老公的精子和我的淫液。

林医师开口说:“喔~这么淡,难怪不易怀孕”,

老公回应:“可是我已经六天没作爱了,这色算是很浓的,老天也太爱开玩笑了”,

林医师说:“老天很公平,没有几个男人在作爱时能那么强烈的抽插20分钟以上,小玉都失神了”,

啊~连我失神都看的一清二楚,他刚才全程监看,

我急说:“你都看了?”

林医师:“是啊~这是治疗的一部份,不过,老实说我也兴奋一些”,

老公:“那你射了没?”

林医师:“没有,说好要留给小玉的”,

我抗议说:“我又不是工具,管你留给谁”,

林医师说:“小玉身子这么敏感,也是天生丽质,明哥真是幸福,不过小玉你应当也是爽上了天”,

我不好意思的,用水泼了两个男人,要起身,却被老公拉住,

老公说:“我去拿啤酒,大家喝点酒,泡起来像在日本渡假”,

说真的,这浴室面对另一边是不错的日式庭园造景,雾气中看起来真像是日木温泉,林医师不知何时靠着我的身体说:

“我家浴室也是这种设计,不过这浴室没有自动蒸气和加精油功能”,

我有点好奇,那是什么功能?林医师说着说着,手已绕过我背后摸着,我有点紧张,但背被林医师抚摸时,心中又有点荡漾,忍不住享受着这一种感觉,像偷情,但是老公却会生气,林医生很健谈,从日式园艺到生荤笑话让人放松不少,我也开始自在的放松,因为刚才和老公的淫战,有点累,好想把头找个肩膀依靠,却想起这是外人的肩膀,回头看老公怎么拿个啤酒,那么久,才发现,老公已不在房间里,林医师说:

“刚才你老公说房间里啤酒那口味不好,他去买好一点的,你没听到吗?”

我是没听到,可能是刚才太紧张了。林医师又聊到老公的用心,老公甚至不惜花个数十万买精子,所以林医师被感动才愿意帮忙,但我想起来自己也很委曲,所以没答话,林医师真的很会安慰人,他又补充说,怀孕最辛苦的是女人,当然要尊重女性的意见及作法,他不会勉强的,听到这里以为林医师后悔了,又露出紧张的表情,林医师又说,别担心的,他会帮忙到底的。

然后话题转到了我身上,

林医师说:“你老公不在我才敢问,你不好意思回答没关系,你老公射精时,是不是都没射到最里面?”

我犹豫了一下,

林医师又说:“你们作爱那么狂烈,应该有高潮,阴道壁应该会感受到一股热流喷到哪?你可以大概指出来吗?”

我大概比了一下位置,

林医师说:“这就对了,这么短的位置,再有活力的精子也游不到,我可以帮你内诊一下,看刚才精子游到哪?”

我点点头,林医师要我躺在浴缸边,然后我把脚张开,林医师看了一下,

他说:“这样子不行,阴道太干,这里润滑剂不好,我帮你按摩一下,用自已身体体液比较好”,

我点点头,林医师开始先从头帮我按摩,他的手劲不错,一下就让人放松了,按到肩膀更是忍不住嗯了几声,而林医师裸体就在帮我按摩时,在我眼前,不只是身体受了刺激,视觉上也很享受,而他的阳具,虽然没老公粗但长度较长,还没勃起就和老公差不多了,不知被这阳具插进去,会顶到哪里?

想着想着,林医师手肩膀绕到腋下,他会攻击我的敏感乳房吗?这样我一定沦陷,想用手去护着时,林医手就滑到了腰,他按了几下

说:“你的子宫没问题,应可以怀孕,但要有精子才能配合”,

说着说着,他就把我臀和腰部都抬高一些

又接着说:“如果精子进去时,这个姿势会比较容易让精子游到子宫颈里,就很容易受孕”,

说着,手又游移到了臀部,几个手势揉搓都让手指摸到了肛门口,让我菊花不自主的收缩,医师的手又绕回侧面捉着大腿然后滑向小腿,有种失落感,怎么重点部位被忽略了,林医师很用心的两腿交互按渐渐又回到了大腿我居然自己将大腿打开一些,好像企图告诉林医师的注意阴穴就在眼前,林医师在大腿跟推了几把,中指果然就碰到大阴唇,我嗯的一声,是期待也是一种满足,

林医师说:“体液已分泌不少,我要内诊了”,

我点头示意准备好,其实别说内诊,阳具插进来我都好。林医师手指撑开了阴穴,似乎不顺利,他手指进出了几回,我阴穴开始痒起来,他用了另一只手的手指帮忙在阴道穴肉刮着,哦~我忍不住的叫出来,

林医师说:“忍一下,快好了。”,

我手想捉个什么东西,没得捉,有点难受,因为林医师的手指一回开一回合上,另一只手指还在肉壁里探索,突然阴道被撑了有点开,林医师的手指深的很里面,我不由自由的“啊~啊~~”叫了出来,

林医师说:“这里没有精子,很少被撑开哦~我帮你撑开一点,不然精子游不过去。”

我没回答,林医师似乎看出我心痒难耐,居然捉起我的手,放在他腿上,

说:“你捉着吧,几一下就好”,

林医师又开始二手指几个抽插就滑入了阴道,然后撑开,再用另一只手的手指,从穴口慢慢螺旋状刮着壁肉,这哪是医疗,跟本是高段的调情,

“喔~~啊~啊~~”碰到G点了啦,

要命的手法,让人忍不住呻吟起来,我突然看到林医师的阳具挺立起来了,就在我捉着的大腿旁,

“啊~啊~~”让人受不了要呻吟,

林医师改用二只手指在阴道深处转起来了,那里是老公从没到过的地方,好敏感

“啊~嘶~~啊~~”

他的手指一下突进,那是哪里,怎么,这么强电流冲上身,林医师手指还留在阴穴中,

他回过头说:“敏感哦?你太少被碰到了,很强烈的感受,要继续吗?”

我偏过头去,不知如何表达,

林医师说:“不好意思,这很难控制,你的呻吟,让我一下也勃起了”。

我说:“你继续好了,我也可以。。。帮你”,

林医师拿起我的手去握住他阳具,感觉有点温热而坚硬,我的手一碰阳具回应的涨大一些,林医师请我上下的撸起来,然后他侧身将手指又探入了阴道,这回他因要配合我的手,只能用一只手的手指深入,但已经够销魂了,虽然老公也用过手指帮我,但没这么强烈,我的臀不时受到刺激而上抬,

林医师说:“我要再深入一些,好撤底打开”,

林医师跨过我身子头朝向脚,他的阳具就在我脸上差一点距离,我突然有想用口去含含看,林医师的手更深入,

“啊~啊~~不。。。行~~”

感觉好像要第二次破处,好敏感又刺激,臀部已不自主的抬高好迎合手指更深入探索,而林医师下身也就自然放下而让阳具可以碰到我的嘴,我自然的张开了口含进去了,

“喔~”我和林医师都出声,

这是我含的第二根男人阳具,老公的粗而龟头较大较软,林医师的长龟头比较小而圆,我本能的去舔马眼,老公说那样最让男人受不了,林医师果然是被我刺激到,他头上扬了一下,又把手探入了阴道深处,

“喔~喔~喔~喔~~”我受不了含着阳具呻吟,

林医师说:“子宫颈到了”,

然后用手指再深入,

“啊~啊~~”我真的又失神了,

从来没有过的敏感电流冲击,不得不张开口淫叫,林医师突然把手指抽出,我用手去捉着,想阻止他,他手指又插回去,

“啊~~”,然后又抽出,我的手紧握着他手捥,

林医师说:“这时候受孕最好,子宫颈开了,精子一定可以顺利游进去,”

他手指插着然后起身转个180度,

看着我说:“我打手枪射进去吗?”,

我没回应只把脚张开,意思是自己选啦,在这么刺激的时候,给我就对了!林医师也懂我意思,就把手指抽出,跨在浴缸边抬着我大腿,拉向他下身,他把阳具在阴穴口磨了几下,一个下身,

“啊~~~嗯。。。”,

阳具终于一寸一寸的插进阴道,我应该已经快高潮了,阴道紧紧包着阳具,但那阳具比较细,没像老公那样紧实感,

“啊~啊~~啊~啊~~”已经好深入了,新的电流发出,我上身也挺起来了,抱着林医师脖子,

“啊~啊~~”林医师一个上顶,

“啊~~”好强烈电流就在体内四散乱窜,阴道的深处被顶开了,是林医师刚才说子宫颈的地方吗?阳具还在深入,我已全身紧绷的高潮了,

林医师说:“我要动一下,才能射精”

我点头,林医师才抽出一点,

我爽的“啊~啊~~”兴奋吟叫,

感觉阴道深处很快闭合,林医师又插回来,又撑开了,

“啊~啊~~人~家,快~~死~~啊~~快~~啊~~”,

我疯狂的要求,林医师仍是一点抽出一点点插回来,没有太大的动作,但每一回插入,感觉像通过高压电,我全身都硬了,不出几回,我已经无力的躺在地上,我已经失神失禁了,任由林医师抽插,林医师动作也愈来愈大,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再度响起,林医师捉着我的推送抽插然后他一个全力顶入,

“哦~~~”,我身子又直了,子宫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然后一股热流就喷在体内,林医师又几个推送口中发出

“鸣~鸣~”的声音,

他把阳具一次又一次配合喷出的精流推送,几下后,我的人就全失神去了,只感觉林医师身子压在我身上,然后舔着我的乳房。

不知过多久,林医师抽出已软的阳具,又回到浴缸似乎是洗了一下就把水放掉,接着把我抱到浴室淋浴冲洗身子,我都无力的被他抱着,虽想起身,但想到身子被一个不太熟的男人撤底的解放,他的精子还射到最深处,又羞又有点气,这个男人怎么不是我老公?我怎么让老公以外的男人插到那么深的地方,我像孩子躲在他怀里,他很温柔的用毛巾包着我又抱着我到床上休息,然后他又回到浴室去把浴缸放满水,我侧躺着看他,又想起老公,眼泪就流了下来,也许太累,我竟就如此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