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醉春烟

赵乐,出生在80年代初的临安市,父母都是电子厂的职工,住的是厂里的家属楼,说是楼其实就是平房。家中条件一般,但因父母的溺爱,少年的赵乐吃穿用度一概不缺。厂家属区一起长大的孙鹏是赵乐的死党,他喜欢玩游戏,就是电视上玩的红白机,赵乐喜欢看书,几乎什么书都看看。

     那个时候的人都比较淳朴,赵乐都读高一了对男女之事还是懵懵懂懂。那年夏天赵乐正在家吹风扇.磕着瓜子看小说。孙鹏从窗外探出了头,看到家里只有赵乐一个人,就一脸神秘的朝他招手,示意赵乐出去。赵乐放下书跑出去,一脸嫌弃的说:“这么热,去哪玩?”孙鹏一脸怪笑,伸手搂过赵乐的肩膀,神秘兮兮的说:"走去我家,给你看个好东西。”说完拉着赵乐就往他家跑。

     孙鹏的父亲孙巨集昌是电子厂的厂长,长得矮矮胖胖,平时对谁都是一脸和气的样子,但厂里的人都有点怕他。平日里听大人说,孙厂长以前的当兵的,好像还是个营长,驻扎在海南,后来復员因在市政法委有关系,就来到了电子厂。孙鹏的妈妈乔雅岚就是海南人,个子比孙厂长高,约莫有170cm,长腿细腰,走路腰一扭一扭,厂里的男工闲聊都说孙厂长福气好,孙夫人就是妖精。孙鹏家住在家属区的左角边上,虽然也是一栋连在一起的平房,但孙厂长自己又叫人用红砖齐着他家的房子往週边了个大约3米进深的院子,这在当时的电子厂还是独一份的,代表孙厂长权威的尼桑轿车平时就停在院子里。

     进入孙家,孙鹏来不及喘气,用脚把门带上,拿起桌上的杯子灌下一大口水,边示意赵乐坐到沙发上,边拉上窗帘。赵乐坐在沙发上,也给自己倒上一杯水,笑看着他说道:“到底搞什么啊?”孙鹏笑了笑,又跑到里屋先瞄了瞄,跑进去拿出本录影带,得意的对赵乐挥了挥,“兄弟,好东西,叫你来分享。”说着打开电视,开始播放录影。赵乐笑了笑“怎么你们家还有录影带啊,不是都是光碟了吗,看电影我家也能看。”孙鹏听到,对赵乐摇摇手,按下了播放键,坐到了旁边的另一张沙发上。赵乐随意的靠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瞄着电视,只见电视上几幅外文闪过,出来了衣着暴露的男女,随后就纠缠在一起。赵乐的唿吸不由开始急促起来,坐直了身体,眼睛直挺挺的盯着电视画面。看着那不断激挺的白肉,下面肉棒立时直直挺起,随着画面的播放,再不可抑制的一泄如注。这时才回神发现孙鹏这小子一脸坏笑的看着,赵乐看着孙鹏看看我的脸,再慢慢把目光移到湿印明显的裤头上,顿时脸一红,拿起身后的靠枕栏在身前。孙鹏看赵乐这样子,邪邪的对赵乐眨眨眼“沒骗你,不错吧。”“一般般”赵乐撇撇嘴故作无所谓道。“你这样子还一般般”孙鹏指了指赵乐的裤头笑了。

     正在笑鬧得时候,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不好,孙鹏与赵乐对视一眼,弹身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掉电视,退出录影带塞到电视机后,拔掉电源,然后坐到沙发上故作镇定的与赵乐各拿一本杂志看起来。门锁拧开,原来是孙鹏的妈妈乔雅岚回来了。孙鹏妈妈走进房里,看到我和孙鹏在沙发上看书,疑惑的说“你们大白天把门关起来幹什么,窗帘也拉上了,光缐这么暗看书不要把眼睛看坏掉了。”赵乐瞄了眼孙鹏,把杂志盖在湿印上,讪讪说道:“乔姨,我们在闲聊,沒看书。”对对,在聊天,在聊天。“孙鹏连声附和。乔雅岚摇摇头,一把把窗帘拉开,进屋换了身居家服,又拿起拖把开始拖地。赵乐看着乔雅岚弯腰背在面前拖地,宽松柔顺的裤子包裹着她满月般的臀部,随着拖地动作衣服上缩,露出腰间一缕白皙,可耻的又硬了,瞟了眼孙鹏,又使劲盯了眼那诱人的满月,弯腰拿着杂志站起,很快转身故作镇定的往外走去“阿姨我先回去了,孙鹏书借去看了再还你。”孙鹏看了看赵乐的背影,又若有所思的看看正在拖地的妈妈,挥挥手“去吧。”

    赵乐回到家魂不守舍,脑子里都是刚刚看到的,第一次接触这种音像对长在红旗下的赵乐冲击太大,换下裤子,半躺在床上好大一阵子都静不下来,翻身起来索性去外边走走。室外虽然已近黄昏,但夏日的骄阳仍不遗馀力的把火辣洒下大地,赵乐走在阳光下心中不由更是烦热,加快脚步往厂外的山坡上走去,山坡的占地较大,也是厂里的资产,但不知怎么一直荒在那了。厂里修的水泥路绕过山坡再与市里的公路连在了一起。山坡上虽然疏有人往,但仍然绿草茵茵,灌木丛生,赵乐常与孙鹏一起钻过两人偶然发现的一处灌木稀疏的天然植洞,在里面捉雀逮鸟,撒欢乘凉。一口气钻过灌木洞,虽然山坡上一如既往野花盛放,山莓丛生,雀鸟欢鸣,但赵乐完全沒有往日的闲情,走到一处树荫下,顺势坐到草地上,随手拔起一根草茎叼在嘴角,居高临下看着远处发呆。

    远处沿着厂专用的水泥路缓缓驶来一辆黑色的小车,应该是孙厂长回来了。要回去了,赵乐懒懒的起身,准备回家。咦,怎么在那停下了,赵乐疑惑的想。孙厂长的车开到山坡下就停了下来,明明拐个弯就到厂里了。赵乐隔着灌木丛往下望去,只见副驾驶门打开了,一个身穿素花长裙的少妇从车上下来,关上车门,抚了下裙角,走到水泥路的另侧,往厂区走去,车也慢慢启动,超过她开进了厂里。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赵乐摸了摸嘴角,想了想快速的从山坡上跑去下,再慢慢的沿着水泥路往市里方向走去。刚一拐弯,迎面走来一个身穿素花长裙的少妇,乌黑的长髮,鹅蛋型的脸上带着两抹桃红,合体的衣料衬托着圆鼓的乳房与挺翘的美臀,原来是厂里的梅娟。梅娟约30来岁,老公早早的从厂里辞职,在外地做生意,有两个女儿一个读初二一个读初一,白净的肌肤秀丽的容貌,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沒嫁到厂里前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娟姨好”“赵乐呀,去哪呀?”“随便走走”赵乐微笑着与梅娟打了个招唿,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晚上赵乐躺着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在白天音像的刺激下,好像世界突然开了一扇窗,以前懵懂的男女情事廓然开朗。以前听厂里男工们在一起闲聊话语的隐晦意思仿佛一下就全明白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