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濒死表演

德洛斯有些拘谨的坐在椅子山看着对面的少妇

  那是一只白嫩的雌猫,银白色的长髮直达腰际,红玉的双眸有着猫的瞳孔,纤细的尾巴随意的摇摆着。她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虽然不能说全裸,却也差之不远。

  这只母猫刚刚沐浴过,白嫩的肌肤上依然残留着水润的感觉,一件半透明的丝绸浴衣披在身上,但是却并沒有系上腰带,折让她正对着德洛斯的一面几乎毫不这样。尺寸惊人的丰满乳肉自然而挺拔,乳肉上顶着的两颗红樱桃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平坦的腹部隐约可以看到腹肌,但却更多的是柔软的肌肤。玉竹一样的大腿交叠着,遮挡住了神秘的花园。这女人的身体几乎毫不遮掩,也确实不需要遮掩——因为这是一具备完美锤炼过的战士的女体,她的四肢虽然能看到肌肉,却又恰好的保持着女性的柔弱,明明是纤细敏捷的灵猫般的躯体,却又有着丰满沈甸的果实和浑圆弹嫩的桃尻。这样的女人,无论是哪一个战场似乎都能胜任。

  理所当然的,拥有这样的女体的,也有着般配的美貌。那毫无瑕疵的精緻的面庞,红润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让她魅惑的如同一只魅魔,然而这女人最有魅力的并非仅仅是这张面容,而是那种自信的气质,对自己的美貌,对自己的力量,对自己的一切,她都充满了自信。

  因为她是柳月绫,所以哪怕她很快就会被宰杀,变成一堆肉块,她也可以如此的自信。

  毕竟这样美艳的女骑士被虐杀的场景,也绝对是迷人的吧?

  「呵呵,你好像很相信,我一定会签署这个合同对不对?」柳月绫笑着说道。

  「是的,如果不认为存在这个可能,我肯定不会来到阁下的面前。」「是么,看看你们写的条款都是些什么?」柳月绫笑了起来,可是德洛斯并沒有发现那笑容有任何嘲笑的意思,反而充满了贊许,只是他也无法确认……那到底是在赞赏他的睿智,还是在赞赏他的勇气。

  「你们希望我作为撕裂角斗场的角斗士对决你们的新招牌,重锤食人魔『战棍』?这确实不错,虽然沒有脑子但是那傢伙的实力确实值得我动手,不过撕裂角斗场……你们可不是那种正规的角斗场,而是角斗场,完全是为了演出效果而比赛的血腥舞台剧罢了不是么?你觉得身为骑士的我会去参加那种角斗么?」柳月绫说的沒错,她是被称作白玉骑士的强者,不光是卓越的实力,其自身的封号也意味身为武者的自觉。对于那些人来说,像是撕裂竞技场这样主要以表演赛为目的的角斗场,是不值一提的。

  「更何况你们是再邀请我作为奴隶角斗士参加角斗,你们真的确认么,就这样靠着一纸契约就让我成为你们的角斗奴隶?报酬虽然不错,可是,呵呵……这个契约上说的可是要我死在战棍手里?呵呵……就支付一万金币,买下我的生命和肉体,让故意在战斗中输给战棍,然后被它……戳破,撕碎,吃掉?」柳月绫的话语带着轻蔑,可双眸的眼神却带着暧昧,当她的目光移动到对她的结局的详细描述的时候,少女的双腿不安的夹紧,交换着交叠的上下位置,德洛斯可以确认的看到那粉嫩的美鲍上晶莹的蜜汁,那绝对不是沒有擦干净的水迹,他甚至看到那两颗红樱桃慢慢地鼓起肿胀,坚挺的耸立起来,雌性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

  「你真觉得我会答应?竞技场的德洛斯老闆?」她娇笑着,就仿佛是一只顽皮的母猫一样。柳月绫直起身子,向前倾斜自己的上半身贴近了德洛斯,仿佛是在逼问一样,可是这个动作却让那对丰满的乳肉被重力拉长,显得更加丰满迷人。

  「是不是你觉得我有八分之一的苍白族血统,就会像那些妖艳贱货一样恨不得倒贴呢?德洛斯老闆?我可只有八分之一的苍白族血统。大体上来讲,还是个猫人呢!」说着她站了起来,毫不介意的展示着自己的女体,俯视着德洛斯,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觉得你的身体已经很好的做出了回答。」

  「呵呵呵,确实呢,我的身体已经回答了呢!」面色桃红的柳月绫也不加掩饰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我还得确认一下那根战棍呢……」德洛斯知道柳月绫一定会答应的。苍白族的血脉既是祝福也是诅咒,不过26岁的少女就已经是名震一方的强者,当然来自于苍白族优秀的血脉,白髮红眸则是血脉觉醒的象徵,尽管柳月绫自称是八分之一的血统,但是这样的觉醒程度已经证明了一切——尽管白玉骑士柳月绫总是维持着一副高高在上凛然冷傲的态度,但她任何时候都毫不在意的展示自己的女体,缺乏羞耻之心就已经证明了她的血脉觉醒程度了。

  而这样的苍白后裔,基本上是不可能活过30岁的,基本上在24-28岁之间就会变成一块雌肉,她会有这样的结局并不意外。这也是德洛斯找上柳月绫的原因。

  确认战棍的行程很快就展开了,柳月绫本身就不是很忙,两人很快来到了撕裂竞技场。就像所有以奴隶角斗为主题的角斗场一样,撕裂竞技场也有诸多的地牢,这些地牢里囚禁的不仅仅是兇恶的魔兽,也有柔弱美艳的女性。她们有的是俘虏,有的是战奴,也有许多和柳月绫一样,是自愿加入的,尤其是那些红眸银发的苍白族,每一个都是半自愿的加入者。只不过对于德洛斯来说,强大,听话却缺乏名气的苍白族少女被战棍残忍的杀死的场景,远沒有在这一片区域相当有名气的柳月绫惨死的模样更能吸引观众,更何况这些苍白族少女也是重要的武装力量,若非每一份合约都规定了她们的最大使用时限,德洛斯肯定不会愿意处死这些听话的手下。

  白玉骑士的死亡角斗,多少把她视作偶像的人会专程赶来观看这样的比赛呢?

  德洛斯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计画能够成功,特別是现在,他已经完全确认了。

  柳月绫已经看到了战棍,三米高的食人魔只穿着一条皮革战裙。作为竞技场的新招牌,他的房间要大上许多,而且战棍本身也沒有受到束缚。当柳月绫被德洛斯带进来的时候,这只食人魔正挥舞着沈重的狼牙棒锻炼臂力。

  「大头目……带来了小女人?」战棍放下了武器说道。

  虽然战棍是被德洛斯差遣的苍白族小队捕获的,但现在这支头脑简单的食人魔已经心悦诚服的将德洛斯称作大头目了,不管怎样,有这个「大头目」在,战棍才能每隔一段就有柔嫩可口的雌性人类可以享用,哪怕是在平时也能吃饱,这对于野生食人魔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他很快就看到德洛斯旁边的柳月绫,对于这种蠢笨的大块头来说,他显然沒有衡量两人实力差距的能力。

  最初的时候,柳月绫确实是有着看看战棍的实力的想法,也许还打算交手一下试探试探吧?所以她确实是全副武装而来的。

  秘银的铠甲并沒有包裹柳月绫的全身,不如说对于她这种级別的强者来说单纯的物理防御已经沒有什么意义了,这样的铠甲更多提供的是附魔,以及装点她的女体。她那闻名遐迩的长剑也被跨在腰间,还有那面盾牌……她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战斗准备,但在此刻她突然觉得,真的不需要这些准备。

  「正好……训练完毕,娱乐。」战棍说着,一把撤掉了自己的皮裙然后肉眼可见的,柳月绫瞬间愣住了。

  「啊……啊……」她张开嘴,直愣愣的看着食人魔的胯下,那不愧是一根战棍啊……那根肉棒还只是微微勃起而已,就已经达到她的大腿一样粗细,如果完全勃起的话到底会有多大呢?她那淫乱的小穴已经开始因为渴望而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完全不顾有人在身边,自顾自的让淫水浸湿透内裤顺着大腿流下。

  不需要多做计算,柳月绫已经能想到这样一根巨大的肉棒刺入自己的体内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如果她不加抵抗的话,那就逃不过内脏碎裂,肚皮撕破的凄惨结局……然而那样可怖的结局,或许其实正是这只骚猫渴望的也说不定。

  看到这一幕,本来相对战棍解释说这是客人的德洛斯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

  「不,现在不能把她玩坏,战棍。」

  「好……大头目。」

  而听到这么明显的暗示,柳月绫还是无动于衷,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沾光的肉棒,发情的颤抖着,蜜汁顺着大腿不停地流淌。

  「女人……奶子!夹……」战棍发出了命令。

  而柳月绫,这位强大的女骑士,完全沒有反抗,她一瞬间就理解了战棍的意思——这个巨大的食人魔担心用肉棒会把自己玩坏,他当然不知道如果只是插一插,柳月绫完全可以靠着自己的魔能顶住。想必对于战棍来说,玩弄一个女人就是要把她玩坏,因为那样才有演出效果。

  而为了不把柳月绫玩坏,战棍决定让她乳交,确实,柳月绫那一双丰满的乳肉很适合这样玩弄,于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少女就这样解开了自己的胸甲,让那一对玉兔一跃而出。

  紧接着,战棍毫不留情的抄起了柳月绫的腰肢,她好不反抗的任由食人魔将自己的娇躯放在了桌子上。她分开两腿,柔嫩的女体摆出了一马字,战棍看了看她的花园,那光洁无毛的白虎美鲍已经满是湿漉漉的蜜汁,主动地张开了花瓣似乎在邀请食人魔,不过显然对于食人魔来说,符合人类审美的名器吸引力其实沒

  有那么大如果换了是一个人类,面对这样露骨的邀请绝对会忍不住将肉棒插入少女的嫩穴,然而对于食人魔来说,艹杀一个个美女角斗士不过是很有趣的工作罢了。

  于是他只是用粗大的手指揉了揉柳月绫的美鲍,将蜜汁涂抹在少女的腹部作为润滑剂,但就是这简单的动作就让柳月绫喷出了大股的蜜汁,那喷涌而出的数量让人怀疑几乎是在失禁。

  而后那根火热的,粗大的肉棒放在了柳月绫的肚皮上。

  就在这一瞬间,少女竟然攀上了高峰,她无声的尖叫着,渴望而恐惧的看着那根肉棒,瞬间明白了自己的生命一定会……不,一定要,被这根肉棒夺走食人魔的肉棒竟然从她的小腹直接到达她的脖颈,她只需要抬起头,就可以含住食人魔的龟头,那硕大的龟头,根本不是上面的樱桃小口可以吞下的。她可以想想自己被这根肉棒完全插入之后的可怖的结局,但这只会让苍白族淫乱的血脉更加进一步的觉醒,不等食人魔下达命令,柳月绫就用手抓着自己的奶子,夹住了那根火热的肉棒,认真而仔细的服务起来。

  「哦……哦,人类……不错!」

  「啊……啊……」柳月绫只能呻吟着,她其实无比渴望在这里,马上就用自己的生命品味那根肉棒,但显然还不是时候。食人魔看着她的眼神虽然灼热,但却缺乏那种狂热的渴望……是啊,在食人魔眼中,柳月绫只不过一个飞机杯而已,怎么可能会有多少渴望呢?但这种冰冷的蔑视让她淫乱下贱的血脉更加兴奋起来,那根纤细的猫尾巴动了起来,插入了她自己的小穴「噢噢噢噢!!」她尖叫着,一边用自己的乳肉服务着那根巨大的肉棒,一边幻想插入体内的不是自己那根纤细的毛刷,而是这根会将她的处死的巨大的肉棒,柳月绫的脑海中什么都沒有剩下,只有那种疯狂地渴望,和那濒临死亡的快感。

  「呜呜呜!!」

  她的呻吟被堵回了嘴里,食人魔抓着她的头,把她的嘴压在了龟头上,柳月绫马上心领神会,盡力地张开嘴吞下龟头的前半部分,然后用舌头舔战棍的马眼,这根肉棒实在是太大了,挣扎着,她也只是舔边了食人魔满是汗臭的龟头,而察觉到了柳月绫并非是在抵抗,战棍也停止了对她的头颅的抓握,果然,这淫乱的母猫立刻主动的服侍起肉棒来。

  「啊啊啊,吞下去……女人,全都……一点……不许剩!」食人魔磕磕巴巴的咆哮着,或许仅仅是处于一种情绪上的发洩,但是对于将这根肉棒视作主宰和夺取自己生命的生物的柳月绫来说,这就是绝对的命令。

  「噗!」

  「咕咕咕咕!!」

  她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战棍的肉棒喷出的精液实在是太多了,瞬间填满了她的口腔,普通的女人的话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吞服这样巨量的精液,甚至有可能被呛死,但是柳月绫还是要做到,她不是普通的女人,而且这是来自大肉棒主人的命令,她怎么可能不服从?

  毕竟她可是苍白族的后裔,觉醒了血脉的她,那种淫贱的美丽已经深入骨髓,她自己也知道,那高冷的外表不过是个外壳,早晚有一天会被敲碎,只不过今天被敲碎的不只是外壳而已,还有她即将结束的生命!

  柳月绫大口的吞下精液,食道完全张开,只是瞬间,她的腹部就鼓了起来成了圆球,受到肠胃的挤压,柳月绫的子宫不甘寂寞的收缩着,而后一股淫水顶着她的猫尾巴喷了出来,紧接着,她抬起了臀瓣,那娇嫩的菊蕾也展开,瞬间,白色腥臭的精液从菊穴喷涌而出,然而即使如此,她的腹部也还是微微鼓起。

  「舒服……」

  战棍大吼着,然后毫不在意的拿起自己的狼牙棒继续去锻炼身体,就这样把柳月绫当做一件玩坏的肉玩具随手放在了木桌上。

  白玉骑士此刻已经变成了浸泡在精液和淫水之中的小淫猫,她双目无神的翻白了眼,嘴角和鼻孔都在流出精液,淫乱的蜜穴虽然沒有被灌满,可是从菊穴喷出的精液依然弄得她全身都是,不仅如此,尽管她四肢摊开,无力的抽搐着,可是那根毛茸茸的尾巴却仿佛在擅自行动一样,把流出的精液用猫毛收集起来,送入她的蜜穴,就仿佛这件被玩坏的肉玩具仍然在渴望着中出一样。

  「看来你并不会反对呢,柳月绫阁下。」

  「反对?什么?」柳月绫虚弱的发出了声音。接着她感觉到一个冰冷的金属落在了她的乳肉上,馀光一扫她就知道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个通用的金属项圈,厚重的项圈之中暗藏着一些简单的机关,可以瞬间用钢丝切断佩戴者的脖颈,或者缓缓的绞刑窒息杀死佩戴者,又或者用电击加以警告……这是只有女奴才会佩戴的装饰品,柳月绫已经看到了上面的铭牌,带着这个的人就是撕裂竞技场的私有财产,一个奴隶角斗士。

  她颤抖着拿起了项圈,笑了笑,沒有任何犹豫的将项圈套在脖颈上,然后咔哒一声,扣紧。紧接着她翻了个身,在桌在上如同一只母猫一样趴着,讨好的摇着尾巴,在德洛斯递过来的档上印下了自己的唇印,她根本沒有去读那个档,也根本沒必要去读那些条款。

  「无论如何,我……我都会被那根肉棒杀死,对吧?」「是的,你这只骚猫死定了。」拿着烧红的烙铁,德洛斯点了点头,而柳月绫顺势蹲坐起来,双腿分开露出了淫靡的花园和平坦的小腹,等待着那屈辱的烙印「刺啦!」肉香四溢,白嫩的肌肤放弃了抵抗,任由鲜红的烙铁在自己的身下打下淫纹烙印,那是她奴隶身份的证明,而柳月绫,这只淫猫,在灼热的刺激和精神的幻想之中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她喷着汁倒在了桌子上,迷乱的喘息起来。

  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活下去了,死亡正在等待她,正如她所期望的一样。

  德洛斯将角斗的日程放到了三天后,这样的话他将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宣传。

  而柳月绫自己也要求德洛斯尽快安排,尽管她名义上和法律上都已经是任由竞技场处置的奴隶,但是德洛斯很清楚,自己手头并沒有可以限制这位少女的有效办法。只不过很快他就觉得,与其担心发生变故,不如担心柳月绫在场上的表演能不能让观众们觉得精彩柳月绫的实力并不是虚假的,如果不加限制的话,战棍最多能对她造成一些麻烦,,但是同样他也担心那只骚猫到了角斗场上什么都不想就直接想要被艹杀,所以他必须採取点措施。

  三天后,竞技场。

  柳月绫站在赛场上,她完全听不清解说员在说什么,八成是在介绍自己曾经的丰功伟绩吧?毕竟对于男人们来说,同样是一场刺激的虐杀演出,被虐杀的是一位随便出现的女奴还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女性强者,带来的刺激是不一样的。特別是现在,自己这副模样一定是难得一见呢!

  柳月绫的身上已经沒有了那些盔甲,现在她只是带着项圈和沒有锁链的手铐脚镣。此外她的大臂上和大腿上也都各有一对金属环,大腿上的金属环还用细小的锁链连接着两个夹子,左右拉开她粉嫩的花瓣将红润的蜜肉露出来。这些都是为了能让这场角斗更具观赏性而准备的,虽然柳月绫觉得这样的装扮并沒有她原本的衣着诱惑,但对于男人们来说,这份装扮代表的意义更加令他们兴奋奴隶的装扮,肉畜的烙印,当这些被加诸于一个女人的身上的时候,会让她显得分外诱人,更何况,柳月绫现在是一个发情的女人……一只发情的母猫。

  德洛斯的说法是什么来着?她昏昏沈沈的大脑思考了一下,想起这是为了限制她的实力,不过更多也是为了观赏性吧?面色潮红,娇喘连连的美女角斗士,一边战斗一遍挥洒着汗水,津液,淫水和乳汁,肯定要比单纯的美女更有诱惑力。

  她还记得德洛斯担心自己会在战斗中放水,任由战棍艹杀,他是怎么叮嘱的来着?

  记不得了呢……

  她看着那只食人魔走出了铁笼,于是拔起了长剑,捡起了盾牌。

  他的理由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柳月绫自己的理由——这必将是自己最后一次的表演,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弄得华丽一些呢?

  「我宣佈,决斗开始!」

  似乎是开战的讯号,柳月绫摆起了架势,然而这样的竞技场上演的怎么可能是认认真真的战斗呢?就在这个号令下的一瞬间,一股急促的电流从她身上的圆环发出,顺着她的嵴柱,沿着她的阴唇,直击她的花园。而之前服用的药剂,很快就祈祷了作用「咕……看来这个药还真是……厉害呢……」柳月绫迷迷煳煳的自言自语起来,她的娇躯不受控制的痉挛了起来,等柳月绫回过神来,她已经双腿分开瘫坐在地,清澈的圣水不受控制的从花园之中喷洒而出……失禁了?啊……不过,这样也是不错的吧?柳月绫抬头看了看,显然观众们在兴奋的欢唿失禁的姬骑士什么的……呵呵,就当是出血大服务呢!

  柳月绫这样想着,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观众们热烈的视缐,那带着嘲弄,带着蔑视,带着狂热,带着残忍的目光,如同一条条舌头一样在他赤裸的身体上舔舐着,让她的阴道痉挛收缩着喷出蜜汁融入圣水之中。

  「一个准备交配的……母猫?」战棍挠着头,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柳月绫会有这种反应,这明明是生死的战场,但这只母猫的反应太过奇怪了,她在发情?

  战棍理解不了,也不打算理解,他用侵略性的目光扫视着柳月绫的全身,而柳月绫很快发现,那目光之中……比起情欲,更加倾向于食欲。

  「战棍是食人魔,他的审美观和人类不盡相同,就算你再怎么美丽对于战棍来说也只是好吃的飞机杯而已……你最好满足他的餐前运动。」啊,想起来了,德洛斯是这样说的!

  柳月绫笑了笑,她抬起头对视着战棍的目光,笑了起来。即使在发情之中,这样强大的骑士也能分析对手……反正,又不是一定要赢啊!

  当战棍挥舞着狼牙棒砸像柳月绫的瞬间她简单的一个侧翻躲过了轰击,而在这瞬间,那粉嫩的肉穴也甩出一条水缐,听着那欢唿声,显然是有些实力的看客们看到了自己的表演,这让柳月绫更加兴奋了起来,这发情的女体也回应着男人们的热情,进一步的燃烧起来。

  战棍的实力并不算有多强,仅仅是靠着食人魔自身气脉悠长,生命力惊人,再加上竞技场专门的训练,对柳月绫来说最多是个麻烦而不是威胁,即使在失去了装备的情况下她也可以慢慢周旋,但这样的周旋业已不是为了胜利,仅仅是为了渲染自己发情的女体而已药力随着运动扩散全身,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双峰在发热,乳汁从乳孔之中流出。而她那对丰满乳肉,则随着舞步般的闪躲跃动着,将醇香的乳汁泼洒开来。在人生最后的战斗之中,柳月绫如同一只母猫一样肆意的展示着自己的女体,吸引着男人的眼球,而后……「砰!」如果不是上级骑士的女体,这样沈重的狼牙棒一瞬间就会将她打成一团肉泥吧?饶是如此,柳月绫也被轰的倒飞出去,而且在这一瞬间,圣水和淫液都被从阴道中挤了出来……显然,这样的命中也在柳月绫的算计之中,子宫遭到直击的痛苦和欢愉让她预习了一下自己即将遭遇的结局,她瘫倒在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看到战棍已经走了过来。

  皮裙被取了下来,她又看见了战棍那根兇恶狰狞的阳物,瘫倒在地的少女刚刚用手臂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顿时就失去了力量愣在了哪里。

  「啊……啊……咳咳咳……我……」

  她说不出话来。

  她知道那就是自己的死亡和天堂了。

  只是看到了那巨物,身体不由自主地停止了行动,身体的燥热一下子爆发开来,双腿不停地颤抖着,随着清脆的声音,手中的剑也掉在了地上,面对着近在咫尺的食人魔,她停止了一切的动作,随后,跪在地上,将头深深地埋低,对着眼前这个低等的魔物,做出了顶礼膜拜的姿势。

  「认输了?白玉骑士柳月绫小姐看来已经认输了呢,是已经打不下去了还是已经不想打了?哈哈哈,看起来更像是不想要再打下去了,这只骚猫显然是看到了肉棒就动不了了啊!那么大家说说看,要不要允许她投降呢?」「不接受!」「死刑!」死刑!「」「吃了她,战棍!」最终声音汇聚在了一起,变成了柳月绫渴望的那个结局。

  食人魔粗糙的大手抓住了柳月绫的手腕,将她提了起来,少女看着眼前的食人魔露出了法子内省的笑容,赤裸的身体完全暴露在食人魔的眼前,粉红的肌肤,兴奋的女体,那浓郁的散发而出的雌性气息,沖入了食人魔的鼻腔。

  柳月绫如此顺从的反应让见惯了垂死挣扎的女性哭嚎着的模样而有些厌烦的观众们爆发出了更大的欢唿声,而食人魔似乎沒有理解那么多,只不过它依然很喜欢省事的食物和玩具。

  食人魔一只手抓着柳月绫,将她缓缓地放在了高高耸起的样误伤,那个龟头比之前看到的时候还要打上一些,完全超过了人类女性理论上可以承载的极限——一个婴儿的头颅。

  柳月绫其实很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那正是她的渴望的,她甚至忍不住用自己毛茸茸的尾巴缠着那根大肉棒,抚弄着,诱惑着,等待着插入。

  这一幕当然瞒不住观众们,顿时嘲弄的声音响起,有的人在喝倒彩,也有人在真的喝彩,但是柳月绫确实感觉得到,那些男人们都在为她的表演而感到兴奋。

  于是她对着观众席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容,尽管纤细的前臂被食人魔的双手握住,她依然用手指笔出了V 字「呜……啊,要被……要被戳死啦!」是的,要来了,柳月绫已经感觉到那坚硬火热的龟头正在刺入自己的女阴。

  上位骑士的肉体坚韧而富有弹性,强度远非常人可比,然而即使如此这样依然是一具柔弱的女体,柳月绫的女阴根本不是为这种巨大的肉棒设计的,而且虽然天生有着苍白族淫乱的血统,但到今天之前这个肉壶也沒有容纳过多少阳物,这根肉棒对于柳月绫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呜咦啊啊啊!!!」柳月绫发出了尖叫。

  什么柔嫩的女阴,什么粉嫩的花蕾对于食人魔来说都沒有意义,战棍只想要快点玩坏这件玩具,然后才能吃人肉!

  「不要那么……急……呜呜呜!!!」

  噼啪!

  啊,是耻骨被扯断了。

  虽然魔能可以让柳月绫的阴道柔软的如同胶皮,可以让盆骨弯曲展开,但是耻骨的联合始终还是脆弱太多。整根肉棒摧枯拉朽一样刺入柳月绫体内的瞬间,淫水混合着鲜血喷涌而出,就算是柳月绫这样的肉体也免不了被肉棒摧毁,这只骚猫只来得及呜咽着叫了两声,顿时就只能张开喉咙,扬起头,双目泛白的无声的尖叫起来,但那喷洒这乳汁的乳孔,那涓涓流出的蜜汁,却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这女人……不,这只雌兽,这块母肉,在享受这酷刑一样的性交!

  「啊……唔……等一下……不……我会配合的……唔啊啊啊!!!!」柳月绫呻吟着,但是战棍完全不打算配合,他只是试探的让肉棒继续探索柳月绫的体内。对于人类来说,柳月绫是个完美的性伴侣,但对于食人魔来说,这不过是个好玩的肉玩具罢了,对于他来说这确实也可以算是发洩,但更多的是餐前运动。

  他只是在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刺入少女的子宫——尽管战棍并不理解,但他很清楚许多来这里的观众最喜欢看的就是自己的肉棒套着女性的子宫从她们的身体里刺出来。

  「啊……知道……嘻嘻……我知道的,唔……唔噢噢噢噢!!」是的,柳月绫是知道战棍在找什么的,但她和那些被强行抓来的女奴不同,和那些无可奈何来参加角斗的冒险者不同,她是自愿的,她渴望着那样的结局,肉棒蹂躏蜜穴的快感已经让他几乎昏了过去,如果不是这撕裂的痛苦她恐怕已经真的失神了,她终于理解为什么同样具备苍白族血脉的少女都很难活过自己的少女时代……因为,就算这样被艹杀,也沒什么不好的啊!

  所以她主动的配合,子宫下降,亲吻着战棍的肉棒,子宫颈也缓缓地主动张开……但是,战棍根本沒有给她那个馀裕。

  「唔呕!」

  乳白色的牛奶从她的嘴里泛出,这么几天来,为了保证演出的效果,柳月绫沒有吃任何食物,只饮用牛奶,这一下肉棒直接吧剩馀的牛奶从她的胃里面和肠子里面挤了出来,甚至在观众们无法看到的角度,她的菊蕾也溢出了乳液。

  「啊……哈……」

  十指松开无力的垂下,绷紧的脚趾也失去了力量,柳月绫的头随着重力摇摆着,尾巴也从食人魔的肉棒上落了下来,这位美艳的女骑士此刻终于被死亡的快感冲垮,失去了神智。但是这肉棒的折磨才刚刚开始,就算昏迷也无法让她休息太久。

  「吼!!」

  战棍怒吼起来。

  虽然仅仅是把柳月绫当成一个飞机杯,但是这个少女显然也是飞机杯之中的极品,那些其他的女性这个时候大多已经大出血陷入昏迷,就算是有着高强实力的女性也不可能做到柳月绫这一点——即使这只母猫已经昏迷过去了,那些阴肉依然贪婪的吸允着他的肉棒,甚至刺入子宫的龟头也被那层肉壁温暖的包裹着按摩着,这样舒爽的感觉,简直就像是那些白髮红眸的女性将他引诱进角斗场时候体验过的一样。

  「吼!」

  抓着柳月绫纤细的腰肢,战棍把少女如同飞机杯一样在自己的肉棒上套弄着,这样粗暴的动作很快让柳月绫的内脏痛苦的破裂开来,很快就让她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咳咳咳……」

  嘴角流出了血液和内脏的碎块,火烧一样的痛苦和肉棒填满腔内的喜悦同时冲击着她的脑髓,柳月绫的脸上露出了迷醉的表情啊……就这样……就要死了呢,真是不错的结局,真是相当适合自己这种雌兽的结局!

  砰……砰……砰……

  观众们的欢唿好像越来越远,但她却能更加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听到自己的骨骼被粗暴的蛮力弄得噼啪作响,听到自己的血肉被冲撞发出的啪啪声。巨大的肉棒如同打桩机一样砸入她的体内,她感觉得到自己的阴道被拉长,延伸,若非是上级骑士坚韧的肉体此刻早已阴道断裂了吧?她的子宫被那个巨大的龟头填满,柳月绫甚至能感觉到前列腺液已经流入了自己的卵巢。她也听得到自己的腹腔内的水声,那不是水,而是柳月绫的内脏被巨力碾碎变化成的流质。

  啊,真的要死了呢……

  她露出了迷醉而满足的笑容,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被巨大的肉棒顶的凸起开来,她仔细地感受着自己的肌肉被一点点扯断,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破土而出了。

  马上……

  「噗!」

  「唔噢噢哦哦哦哦!!!!!」

  柳月绫尖叫着,满面潮红的泛起了狂乱的笑容,痛苦和快感击垮了她的理智,而观众们也仔细地看着这发狂的一幕:那根巨大的肉棒终于戳坏了少女柔嫩平坦的腹部,那些久经锤炼的腹肌在主人的意愿之下变得不堪一击,刹那之间她的腹部就仿佛绽放出了一朵血红的莲花一样。

  「啊……这就是……呵呵……这就是啊……」

  柳月绫迷醉的呻吟着,挣扎着抬起了手。

  她白嫩的肌肤上,鲜血蜿蜒成了溪流,破碎的肉片飞散的到处都是,她甚至感觉得到背后的食人魔粗重的喘息,食欲和性欲已经不知道哪个才是那只食人魔的最主要目的了。果然是苍白族不分种族的魅惑力么?可是最终,柳月绫觉得自己还是要被吃掉的,啊……那也不错嘛!

  她伸出手指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子宫,那个小小的尚未能够孕育生命的器官被食人魔的龟头充满,鼓胀了起来,变得比一颗头颅还要大。柳月绫抱住这颗肉球,她揉捏着,按摩着,手指带来的压力让子宫壁摩擦着肉棒,给予她更大的刺激,让她的蜜肉不由自主的收缩,同时那熟练地手法,也让食人魔渐渐感觉到了发射的冲动。

  「吼……哦!」

  「不要急……不要急……啊!」

  急切的魔物,用它粗大的手几乎要把柳月绫的纤腰握断,但那种痛苦已经无所谓了,柳月绫全身都沈浸在自己淫乱的死亡即将逼近这个事实上,用盡最后的力量和手段,让那个巨大的阳物发射出致命的弹药。她已经感觉到那脉动,那颤抖了……「唔诶……」

  「吼!!!」

  食人魔和少女一起发出了高潮的呐喊,一瞬间,那颗肉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大量的精液让子宫如同水气球一样鼓起,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的混合物从两人的交合之处喷出「啊啊,戳死我,戳死我吧!就这样用力!哦哦哦!」感觉到握着自己腰肢的双手正在下沈,柳月绫兴奋的呐喊着,看着子宫继续被顶起,感受着自己的阴道逐渐断裂,她瞬间有了一个疑惑。

  是自己的阴道先被撕断,还是自己的子宫先被戳破呢?

  「嘭」

  就像是香槟的瓶塞被打开的瞬间一样,精液的喷涌而出,只不过香槟被喷出的是软木塞,而此刻随着痛苦的欢愉席捲全身的是飞出去的子宫啊……结果还是阴道不够坚韧么?

  柳月绫看着自己的子宫在半空中旋转着甩出一圈白液,跌落在尘土之中,女性最宝贵的器官就这样如同垃圾一样随意的扔掉,真是……暴殄天物啊……「真棒呢……战棍先生……嘻嘻,现在,请……请处死我吧,嘻嘻……」柳月绫虚弱的笑着,她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然而她很清楚,竞技场要的不是虚弱而死这么普通的死法,肯定……会有很新奇,很有趣的方式在等着自己。

  「诶?!」

  食人魔抓住了自己的脑袋,向上拔,另一只手则按着肩膀,向下扯。

  「不是……咬碎?啊……啊啊啊!!」

  「女人……好看,收藏。」

  「啊……收藏呢……是的……我……我会是很好的战利品」柳月绫说不出话来了,她感觉到自己的骨骼正在断裂,终于在某一个瞬间,她感觉到自己的视野忽然变高了。

  母猫白嫩的女体鲜血淋漓,无意识的抽搐着,少女的头颅被巨大的手掌抓在手中,战棍炫耀一样的咆哮着,挥舞着自己的战利品,柳月绫的长髮和连在脖颈下的那一段颈椎骨甩来甩去,她的表情定格在最后一刻,那是淫乱而欢愉的笑容,那是被玩坏的肉玩具应有的笑容,然后她那红玉般的双眸变成了了无光泽的红玻璃。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那已经和柳月绫无关了。无论是之后她的肉体被清洗干净然后被战棍连骨头都咬碎吃掉,还是她的头颅被装裱挂在战棍的卧室里当成战利品,又或是围绕着她留下的遗产发生的争执,都已经和这只可爱的小母猫毫无关系了。

  因为她已经不在了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