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偏方制菊痒

30岁的人事部科长黎泳最近有点烦
  两个月前,黎泳代表单位,送某市同级别单位访问团上飞机后。在机场洗手间内小解时,无意让马桶里溅起的水花把肛门给搞湿了一下。数周后,麻烦便来了。
  开始是肛门表面微痒,后来逐渐发展到直肠深处。那种痒法相当可恶,就像有人用一根羽毛在挑弄着一般,痒的程度,说难受不算太难受,基本挠一挠便能止一小阵,但整天这麽个痒法,谁也受不了。
  慢慢地,便影响工作了。特别是开会时,一两个小时内,黎泳不断地调整坐姿之馀,还多次到洗手间里,匆忙脱去裤裙,用手指探到肛门深处挠上一挠。
  总之就是烦死了。
  28岁的林剑和黎泳一个部门,作爲黎泳的忠实部下,他不但在业务上忠于黎泳,而且还一直暗恋着她。而暗恋的原因,除了这位漂亮女上司有出衆的相貌和气质外,黎泳还有罕见于常人的绝妙身材。
  原来在入单位之前,身高168cm的黎泳是一名职业的花样滑冰运动员。
  衆所周知,滑冰女运动员的身材是非常完美的,特别是臀部,既丰满硕大又健美富有力量。而黎泳在退役后,运动量便大爲下降,于是屁股更比从前多了一点点脂肪,乳房也开始变得丰满挺拔,韵味比从前不知增强了多少倍。
  所谓「大波易得,美臀难求」,在屁股普遍扁平的东方女人里,黎泳绝对是个特例。在单位甚至在整个系统,男职员们私下里都称黎泳爲「臀后」。单位洗手间里的无数遗精,不知有多少是爲黎泳的美臀所留。
  爲此,林剑便开始有了一点幸福的烦恼,就是爲了黎泳的美臀,他很久也不敢穿他所喜爱的牛仔裤上班了,记得刚调过来人事部那一天,林剑恰好穿了牛仔裤。而黎泳则是一袭及膝紧身中裙,美臀轮廓显露无遗。那一天,林剑的勃起状态维持了几乎一整上午……好不容易熬到中午,才忍不住到洗手间手淫了一次才把火给出了,但下午也很快被黎泳收拾文件柜时不停地弯腰、跪姿、踮脚之类的动作搞得非常难受,只能不断背着她把牛仔裤里的阴茎拨弄一下,免得太辛苦。
  折磨了好几天,又犹豫了好几天。黎泳终于下决心去医院找医生。
  上医院之前,黎泳已经通过电台的电话热缐咨询过自己的情况。但在用过热缐里医生推荐的消炎西药后,黎泳发现情况不但没好转,而且更糟糕了。肛痒的程度比以前更严重了。以至于黎泳只能每天塞一些强力薄荷糖才能坚持上班。
  所以今天黎泳要见的这个医生并不是西医,而是一位姓陈的老中医,但比较令黎泳尴尬的事,医生是男的。
  虽然「阅臀无数」,但老中医还是被黎泳的极品美臀所震撼,在很久也没出现过的心跳剧烈的情况下,老中医完成了诊断。
  诊断结果令黎泳感到有点啼笑皆非。老中医看了半天医书才对她说:「此症乃九阴菊毒症也。我一时暂无良药可根治,但治标倒是不成问题,你回去每天中午时分,让肛门给晒晒太阳即可治标,不必用药。我会尽快爲你找到根治办法,你等我电话好了。」黎泳将信将疑之馀,想想也没啥损失,试试便是。
  第二天上班,好不容易熬到中午。黎泳急忙吃完饭,回到自己办公室,把门关紧了。然后拿一块小镜子,在办公室阳台外放好,把室外刺眼的阳光给引入到室内的办公桌上,再做好阳台的遮蔽工作。然后脱去衣物,在办公桌上高高翘起大屁股。——也算是黎泳聪明,想了一整晚,硬是想出了这个好办法。
  当和暖的阳光照入菊门时,黎泳不禁轻唿了一声。不用数十秒光景,痕痒便减轻了很多。再照了5分锺,痒便止了,而且和暖的阳光照得屁眼酥麻酥麻地,浑身暖洋洋舒服透了。再晒十分锺,竟然连阴部也有了快感,渐渐湿润起来……可是,老中医又说过:「女乃阴之体,不可久借太阳之精华入身,否则后患无穷」,所以过了15分锺后,黎泳便收了架势。午睡一会便开始下午的工作。
  晒菊几天后,黎泳彻底上瘾了,菊痒的消失不但令她神采飞扬,而且晒菊越久,阴部的快感就越强,昨天晒完后,阴液居然都流到大腿上去了。
  可惜好景不长,今天早上一起床,黎泳便沮丧得很。因爲,天居然下雨了!
  而且天气预报还是阴雨天气将持续数周。菊,又得痒了。
  林剑最近感到很奇怪。
  他的梦中女神,最近几周来,情绪变化似乎很大。一开始时烦躁不安还略显憔悴,而且不能久坐,经常扭动着屁股,还经常上洗手间。而且衣着也和以前不同,紧身裤裙不见了,宽松的运动裤取代之。这虽然使林剑的前列腺充血状况得到了质的改善,但却也使他一时适应不了。
  后来黎泳和大家一起吃午饭的时间大大减少,总是急急把饭吃完就赶回办公室然后锁上门不知干啥。但几天后,女神的风采又回来了。她最爱的紧身衣服又把它曼妙的身材展露在大家眼前。还主动请大家去了一次卡拉ok。
  但随着雨天的降临,林剑发现黎泳的情绪似乎再次一落千丈,工作时无精打采郁郁寡欢,宽松的运动装再次出现。
  林剑决定一探究竟。
  这天还是阴雨天,林剑发现黎泳在上班时拿了个像灯具一样东西回办公室。
  他更好奇了。随便问了一下,黎泳回答说是射灯,朋友送的。
  到了中午,黎泳又是急急忙忙吃完饭就回办公室了。于是林剑也暗地跟着回来。见黎泳关上门后,林剑到一墙之隔的茶水间阳台处,蹑手蹑脚的爬过隔墙,然后透着窗帘向黎泳办公室内窥视。
  当办公室内的景象映入林剑的眼中时。林剑的瞳孔迅速扩大起来,脑子里面「嗡」的一声炸响,阴茎勐地急速充血勃起,几乎把他的裤子都撑破了!这种感觉,林剑只有在小学四年级时生平第一次偷看四姨枕头底下的那本「龙虎豹」时曾发生过一次!
  办公室里的黎泳,上身穿着衣服,下身完全赤裸,一头长发披在办公桌上,屁股高高翘起地跪在上面,一盏聚光式专业照明灯在她身后,一缕强光射出照在屁眼上。嫩白而丰硕的大屁股上,粉嫩的菊花在强光之下一览无遗,而且还不停地一下一下收缩、扩大着。
  这个不可能再刺激的喷血场景,比林剑以往幻想都不知刚勐多少倍!林剑已经被刺激到完全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了,也不知身体哪个部位,在玻璃门上碰了一下,发出砰的一声。
  黎泳到底是个聪明人,眼见阴雨不断,菊痒不止。想了几天终于想出办法,就是去买个亮一点的灯看看能否取代阳光,等阴雨天一过,就又可以晒菊了。
  灯光到底是比不上阳光,但也略有效果,照了一会,菊门开始发热,痒也止了一些。正当黎泳盘算着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时,突然听见阳台的玻璃门砰的一声响!
  这下可把黎泳吓出个七魂六魄,差点没把她吓摔下办公桌。但当过多年职业运动员的人心理素质到底还是比一般人强很多。黎泳一个翻身便躲到了办公桌前面,然后马上回头一看,只见玻璃门的窗帘下居然有一双男人鞋子。
  黎泳又羞又怒,低声怒斥:「谁在外面!」
  门外的林剑此时双腿如灌了铅,根本动弹不得,他不是不想逃,而是被刚才过于勐烈的场景给搞软了双腿……他只好回答一声:「黎姐,是我。」黎泳一听到是林剑的声音,心头的大石马上放下,毕竟是自己朝夕相处的熟人。但怒气虽去,而羞涩却更剧增。
  林剑没听见黎泳回答,便大着胆子推门而进。黎泳见状低声惊唿一声,但又不敢发作,生怕外面有人听见。只好便急忙拿起裤子遮羞。
  林剑走到办公桌前,诚恳地对黎泳说:「黎姐,我不是有意偷看你的,只是见你最近情绪很低落,想爲你分一下忧,请让我帮助你吧!」黎泳又是羞涩,又是感动。她知道这个帅气斯文的下属已经对她倾慕已久,而且也知道他并非一般好色之徒,对她一向有节有礼。只是一来她年纪比他大,二来又是他上司,所以也不好和他有友谊外的发展。眼下看他说得如此真诚,也不免感动,加之长期菊痒也需要找个人倾诉一下。而且也已经让他看了个全相,索性就把事实给林剑给说了。
  林剑听后,沈吟了一下:「我知道有一种办法估计可以取代阳光,不知黎姐你是否愿意一试。我这法子就是艾灸,因爲艾灸的原理和红外缐差不多,所以应该可以取代一下阳光。」黎泳说「这法子我想过,但我一个人很难操作啊。」林剑马上说:「我愿意效劳!」黎泳羞红着脸,应承了。
  当天晚上下班后,林剑和黎泳到药店买了些艾条,便直接上黎泳家了。
  洗浴完毕,黎泳红着脸走进卧室,让林剑进来。
  林剑如堕梦中,手拿着火机把艾条点着,让黎泳趴跪在床上,然后说:「黎姐,我觉得你屁眼上的皮肤太嫩,不如我帮你在上面涂点曼秀雷敦,以免给艾条灼伤。」黎泳红着脸答应了。
  林剑颤抖着手把黎泳的浴袍给解开,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任何衣物,朝思暮想的雪白大屁股一下子近距离呈现在眼前!粉红的菊花绽放在绝美的雪臀之上,几根肛毛错落有致地散落在菊花周围,秀美的阴户更是散发出浴后的清香,几滴清澈的水露夹在阴唇之间。林剑见状脑子又是一阵火烧,手也更颤了。
  当林剑轻轻地把曼秀雷敦抹在黎泳粉红娇嫩的菊门上时,黎泳不禁轻轻呻吟了一声,异性的手指,菊门的痕痒,曼秀雷敦的冰爽,三样感觉交织在一齐,她无法自已!菊门就是一阵收缩。林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了,他一手扶着黎泳的美臀,一手把曼秀雷敦轻轻地深入到黎泳菊门的深处。
  菊花深处里面的药膏和手指让黎泳彻底控制不住自己了!菊门又再一阵勐烈的收缩,把林剑的手指完全夹死。
  「林剑,赶快挠一挠,太痒了!」
  林剑马上把手指在肛门里慢慢抽插起来,这才止了黎泳之痒。
  而此时林剑的胯下之剑,憋得几乎快爆炸了……当艾条的火头凑近黎泳的菊门时,黎泳感觉到菊门一阵温热,痕痒立止。
  林剑问:「黎姐,烫吗?要不我给你揉揉?」不等黎泳回答,手指又活动起来。
  黎泳的菊花被艾条温热、药膏以及林剑的手指刺激到欲仙欲死,呻吟不断,就连阴道里开始大量流出淫液也毫不察觉。
  而随着温度的升高,黎泳浑身发汗,俏脸飞红,还不断让林剑加快手指的速度。
  而林剑早就进入了无比亢奋的状态,不但让菊门里的手指增加到两只,而且还偷偷地把另外一只手指插入了黎泳的阴道抽插起来。
  黎泳简直快疯狂了!雪白的大屁股不断左右扭动着,屁眼不断强烈的收缩,口里更是发出绝淫的骚哼!
  林剑终于忍不住了!一手抽插着黎泳的屁眼和阴户,一手用绝快的速度把全身衣物脱光!然后再勐地把黎泳的浴袍脱掉,俯下身子,双手强烈地抚摸着黎泳的两个硕大挺拔的乳房!
  黎泳被这新的刺激点彻底引爆了,但失去手指抽插的屁眼突然又痒了起来,而且还是巨痒,于是她忍不住高声大喊:「林剑,别让我屁眼空着!」林剑早就准备好了!把怒放的阳具对准早已被手指扩大的艳菊,借着曼秀雷敦的润滑,胯部一挺,阴茎便顺利地直入到黎泳的直肠深处。
  「啊啊啊啊啊!」
  黎泳High到不能再High了,林剑粗长的阴茎一下子把她的菊门填得严严实实,然后便是勐烈的抽插,黎泳高翘着屁股,乳房被粗暴的揉着,嘴角咬着床单,尽情地享受着无以伦比的感觉。
  不到百下,林剑爆发了,他双手抓着黎泳的臀肉,用最大力气把精液一下一下射进黎泳肛门的深处。
  黎泳也感觉到林剑的冲刺了,菊花深处突然被磙热的液体烫得非常舒服,而且痕痒突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感觉和以前晒菊时那种止痒是完全不同的。
  当林剑拔出阴茎,瘫软在一旁时,黎泳感到屁眼的痕痒完全没了,取代之是肛交后淡淡的微痛。
  黎泳正要说些什麽,突然床头的手机响了。
  「请问是黎小姐吗?我是陈医师啊,你的病我已经找到根治办法了!我找到了一本古书,上面写得很清楚。」凡九阴菊毒,用阳精注入即可解也。「你什麽时候方便,我亲自上门爲你治疗!」——黎泳听得出,手机里的老中医,声音都颤抖了。
  【全文完】